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超級神基因 >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 不能言之名
    寶兒眨著眼睛看著洛基德,許久才問道:“你認識我?”

    “是……不不不……”洛基德有些語無倫次。

    “到底認識還是不認識?”寶兒皺著眉頭問道。

    “在下知道大人的存在,但是從未見過大人的真容。”洛基德連忙說道。

    “哦,那么你認為我是誰?”寶兒瞇起眼睛看著洛基德。

    洛基德苦笑著說道:“在下不敢說也不能說,若是說出大人您的名字,怕是這世界都要翻天覆地了。”

    “這是什么意思呢?”寶兒眼睛中閃爍前奇異地神色。

    “大人,請您務必相信,我洛基德是忠于您的,只要您愿意,在下可以為了大人您粉身碎骨靈魂俱滅也在所不惜。”洛基德認真地說道。

    “你這樣說話寶兒很不喜歡,如果你再這么和我說話,我就把這張紙人撕成兩半。”寶兒拿著紙人,作勢欲撕。

    洛基德卻是一臉的平靜:“如果這樣能夠保住大人的秘密,洛基德愿意獻出自己的生命。”

    說罷,洛基德竟然閉上了眼睛,一副從容就義的模樣。

    “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人?”寶兒的小臉陰沉了下來。

    “能夠為大人您而死,是在下的榮幸。”洛基德誠懇的說道。

    寶兒盯著洛基德看了好一會兒,突然拿起手中紙人對著洛基德一招,洛基德的身體頓時向著紙人飛了過來,而且身體越來越小,最后和紙人合為了一體。

    原本只是一個剪影的紙人,這時候有了五官和色彩,變成了一個彩色的紙片人。

    “等你什么時候想說了,再來和我說話。”寶兒有些氣惱的拿出一本書,把洛基德所化的紙片人夾在了書中。

    做完這一切,寶兒推了推臉上的墨鏡,喃喃自語道:“這個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起來好像真的不怕死一樣。”

    龍女仆奉命在鳳家古堡外等待韓森,看到韓森從古堡內出來,就走過去淡淡地說道:“想要見寶兒就跟我來。”

    “好。”韓森也沒有多說廢話,直接點了點頭,跟在龍女仆的身后走去。

    龍女仆開啟了空間通道,帶著韓森一起穿過了通道,來到了那座山巔的紙神廟前。

    “你先在此等候。”來到神廟前,龍女仆停了下來,然后躬身對著紙神廟內說道:“部長大人,韓森來了。”

    可是等了一會兒,卻沒有聽到洛基德的回答,龍女仆不由得微微皺眉,再次躬身道:“部分長大人,我把韓森帶來了。”

    依然沒有人回答,只是神廟的紙門被人推開,一個可愛的女孩從中走了出來。

    龍女仆看到寶兒走出來先是一楞,然后像是想明白了什么,頓時暴怒而起,一手抓向寶兒,同時喝問道:“你把部長大人怎么樣了?”

    嗡!

    一只木劍從寶兒身上飛了起來,橫在了她的面前,那木劍普通無比,可是劍上的劍意卻猶如神祇一般神圣不可侵犯,竟然硬生生令龍女仆落在了地上,脊背都無法直起,好似被恐怖重劍壓在背上一般。

    “爸爸,你來的好慢啊。”寶兒撲到韓森懷里,抱怨道。

    “我怕來的太快,你玩的不開心。”韓森笑道,見到寶兒沒事,他心中也松了一口氣,又問道:“洛基德呢?”

    “他在這里。”寶兒把懷里的書打開,然后把洛基德的紙片拿了出來。

    “這是洛基德?”韓森有些驚訝地看著紙片人,模樣到是洛基德的模樣,惟妙惟肖,只是迷你了很多,怎么看都只是畫上去的紙人。

    “看什么看?如果不是寶兒大人在此,今天你死定了。”洛基德被韓森這樣看著,頓時氣惱萬分。

    “是真的唉,還會說話。”韓森感覺好趣,伸手捏住了紙片人的腦袋,手感果然就是一張紙而已。

    “放放放……開我……”洛基德羞憤地大叫,可是他現在被困在紙片里面,根本沒有抵抗能力,被韓森提起腦袋提了起來。

    “放開部長大人!”龍女仆憤怒地大吼,挺硬著想要站起身來,可是在那劍意的壓迫之下,她全身的骨骼咔咔作響,仿佛就快要斷掉一樣,還是沒有能夠站起來。

    “好厲害的劍意,劍先生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一些,不愧是曾經的大秦第一劍客。”韓森看著木劍,心中驚訝。

    那龍女仆的實力恐怕和斷頭皇后相差無幾,竟然被一柄木劍上的劍意壓制,這劍意的主人之強實在讓人感覺恐怖。

    “他怎么會變成這樣?”韓森把紙片人洛基德還給了寶兒,有些好奇地問道。

    寶兒推了推臉上的墨鏡笑道:“我只是模擬了他的能力,然后用在了他自己身上而已,沒想到他的力量還挺有趣的。”

    “我到是把它給忘記了。”韓森這才想起來,寶兒身上還有墨鏡那件寶貝,只是沒想到墨鏡的能力在帝國大宇宙也一樣有用。

    寶兒神色有些古怪,把洛基德說的那些話告訴了韓森。

    韓森聽了也是驚訝,看著紙牌人洛基德問道:“洛基德,你知道寶兒的出身?如果你肯說出來,我可以答應放了你。”

    洛基德不屑地撇了撇嘴說道:“你沒有資格和本大人說話。”

    “好好和我老爸說話。”寶兒伸手在洛基德臉上拉了一把。

    “疼疼疼……”洛基德頓時慘叫起來。

    “算了,先回去再說吧,把劍先生的木劍收回來,想必那是對他來說極為珍貴之物,回去之后要還給劍先生。”韓森說道。

    那木劍雖然是凡物,但是劍上卻寄托著劍不孤的劍意,等若是劍不孤的本命劍器,只是韓森不太明白,劍不孤怎么會用這么一把普通的木劍做本命劍器。

    這把劍的劍意再怎么強,本身卻不堪一擊,若是遇到境界足以和劍先生抗衡的強者,這柄劍就連一點用也沒有了。

    寶兒收了木劍,龍女仆頓時恢復了自由,身體瞬間化為了黑色的巨龍,怒吼著向韓森和寶兒撲了過來。

    嘭!

    韓森凝聚力量,一拳把龍女仆轟的倒飛了出去,那巨大的身軀砸的整座山岳都搖晃了一下。

    “不要殺她!”洛基德叫道。

    “老爸,饒她一命吧。”寶兒眨了眨眼說道。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