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雪鷹領主 > 第十八章 沒法指點你
“魯莽,哪里魯莽?”司空陽觀主皺眉道。
    “修行者辛辛苦苦才跨入超凡,他人憑什么定一個方向?”池丘白說道,“如果方向錯了,誰來負責?”
    司空陽觀主一愣,跟著嗤笑道:“前輩幫定一個方向,成功把握更大。自己盲目修行,失敗可能更大。”
    “自己選擇錯了,自己承擔,無話可說!前輩直接定一個方向,憑什么,我辛辛苦苦成為超凡,憑什么我修行方向要所謂的前輩來定?”池丘白反問道,“東伯雪鷹他成超凡,他自己的路,就該自己走。為何要逼迫他?”
    司空陽則是道:“明知道他要走彎路,眼睜睜看著他走?”
    池丘白聲音很輕:“若是連自由都沒有,超凡還配叫超凡嗎?當個凡人,都比當超凡自在吧!若是給我機會,或許我寧愿當個凡人。”
    司空陽觀主沉默了,他明白池丘白的心情,因為他記得那個持著長刀在暴雨中凄厲狂笑的身影,記得那個一夜白頭的身影。
    “唉。”司空陽心中嘆息。
    “諸位。”
    池丘白掃向眼前十一人,目光中帶著壓迫力,“我,池丘白,在接下來半年時間會指點你們。我這人很干脆,能指點你們的,我不會藏著。可我也提醒你們,多多思考參悟,因為你們的路是你們自己走的,不管走的好與壞,最后的代價都是你們自己承擔的。”
    “張鵬,擅長空間刃奧妙?”池丘白看向張鵬。
    “是。”
    一眾人中,張鵬有些緊張。
    “我的空間切割真意,和你的空間刃有些類似之處。”池丘白微笑,“你出手攻擊我,全力以赴。”
    ……
    池丘白是一個非常稱職的引領者,至少比宮愚、司空陽稱職多了。
    這也是眼界的不同。
    宮愚、司空陽他們領悟的都是比較弱的真意,在面對三品真意、二品真意的奧妙指引上,最多拿他們的一些經驗來說罷了。
    “張鵬,我覺得你的空間刃頗有靈性,卻霸道不足。”池丘白微笑道,“在霸道上你可以多花費點力氣,當然這僅僅只是我的一些建議,聽不聽在你。你要記住……任何一個決定,終究是自己決定的,決定了,就要無悔走下去。”
    “嗯。”張鵬點頭,眼睛都很亮,似乎想明白了些事。
    “余風,你來攻擊我。”池丘白說道。
    余風出手。
    僅僅片刻。
    “嗯,有意思。”池丘白有些興奮,“你的陰影空間奧妙非常神奇,我覺得這種頗為陰險的攻擊方式,你得更加發揚光大。”
    “發揚光大?”余風有些疑惑納悶。
    “對,你得沉浸進去,讓自己仿佛陰影空間的一份子。”池丘白說道,“到時候你的攻擊將會更加悄無聲息,更陰險更毒辣。到了那份上,估計你也能掌握陰影空間真意了。嗯,這僅僅是我的建議。該怎么做,你自己決定。”
    余風當即若有所思的點頭。
    很快濮陽波又來攻擊。
    “濮陽波?”池丘白疑惑問道,“我感覺你在瞬移上非常有天賦,而且施展時很靈動很自在,你應該很喜歡瞬移吧?”
    “嗯。”濮陽波連點頭,“我最喜歡瞬移,生死搏殺,我不太喜歡。”
    “那你怎么現在嘗試攻擊了?將空間奧妙用在攻擊上?”池丘白反問。
    “不攻擊,我實力太弱啊。”濮陽波疑惑,
    “你現在還沒掌握真意。”池丘白說道,“還屬于修行的早期,這個時候不必追求實力多強,你既然喜歡瞬移,在瞬移上也有天賦,那么所有心思都用在瞬移上!在瞬移方面達到極致,那也將是非常恐怖的,完全有望掌握真意。。”
    瞬移,也有高低之分。
    比較弱的,像一些半神都是先撕裂空間,撕裂出一條通道,而后穿梭抵達另一處。
    厲害些的,憑借感應鎖定遙遠另一處,而后瞬移過去。
    更厲害的,一念瞬移。
    更妖孽的……即便戰斗時空間震蕩,也能瞬移!
    “最后一個,司徒鴻。”池丘白說道。
    司徒鴻當即全力以赴出手,他乃是萬物境第三層次,明顯厲害不少。
    片刻后,他頗為自信的收手。
    “長風,司徒鴻是這四個擅長空間奧妙中境界最高的一個,都萬物境第三層次了。只差一步,就能掌握真意了。”旁邊的司空陽說道,“你可得好好指點。”
    司徒鴻越加期待看著池丘白。
    池丘白沉默。
    “長風前輩?”司徒鴻忍不住喊道。
    池丘白皺眉,沉吟道:“我沒法指點你。”
    “沒法?”司徒鴻愕然,“長風前輩,你怎么可能沒法指點我,你境界比我高這么多。還請你簡單指點一下。”
    “長風,你就說說他的缺點吧。”旁邊的司空陽觀主也皺眉開口道,他是很看好司徒鴻的,因為司徒鴻是除了東伯雪鷹以外唯一一個萬物境第三層次的。
    司徒鴻也渴望看著池丘白。
    “好吧。”
    池丘白沉吟著,終于開口道,“司徒鴻,你的問題在于心!”
    “心?”司徒鴻疑惑。
    “我一直覺得,道得與心合。”池丘白說道,“可你……道和心,卻并不合!”
    “什么,道與心合?”司徒鴻納悶。
    “長風,道與心合有那么重要么?僅僅掌握一種真意罷了。”司空陽觀主皺眉,‘道與心合’是凝練出本尊神心所必須的!他就是凝練出本尊神心的大能,很清楚這一點。可僅僅掌握真意罷了,有必要上升到‘道與心合’這么高的要求?
    池丘白搖頭:“我覺得很重要,如果是很普通的奧妙,難度低也就罷了。可空間裂真意乃是三品真意!如此艱難的真意,如果心不誠,想要悟出來?難!”
    “什么道與心合?”司徒鴻急切連問道。
    “道與心合,就是你修行的道,是你心中堅持喜歡的。”池丘白說道,“即便過去不喜歡,在修行過程中也逐漸的改變想法,讓自己真的全身心投入,真的喜歡上這一種奧妙。”
    “我很喜歡啊。”司徒鴻急了。
    “我問你……你真的發自內心的喜歡空間裂奧妙?”池丘白看著他,目光仿佛穿透了他的靈魂,“而不是僅僅將它當做一種修行手段?”
    “我……”司徒鴻想要撒謊,可在池丘白的目光下,他撒不出慌。
    “撒謊很容易,可戰斗是無法掩飾的。”池丘白搖頭,“從你戰斗風格來看,你本性偏陰狠狡猾!陰狠狡猾的半神乃至神靈,乃至大魔神都是有的……可空間裂奧妙,是一種堂堂正正正面碾壓類攻擊奧妙,首先心境就得堂堂正正。”
    “你本性偏陰狠狡猾,和堂堂正正碾壓類的空間裂奧妙,根本就不適合。”池丘白搖頭,“所以說你的修行路會越走越窄。”
    **
    第三更!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