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降仙人?
    另一邊的天唐城,同樣處在悲喜兩重天之中。

    無數的民眾,也在翹首以盼。

    盼望勝利的隊伍回歸。

    但一個個心中,也是說不出道不明敘不盡的擔心忐忑,始終縈繞心頭,那在軍中的親人,現在如何了?

    是否尚且安然?!

    然而更多的人卻是喜悅,勝利的喜悅,還有從此再沒有威脅的放松!

    那是全身心的放松,徹徹底底的安全了,所謂平安喜樂,不外如是!

    整個天唐城更是披紅掛彩,城門處鑼鼓喧天,大隊人馬大張旗鼓的準備迎接凱旋歸來的戰場勇士,

    長長的紅地毯,從城門處一路鋪出去,一眼看不到頭,似乎是綿延無盡。

    這一日,皇帝陛下親自率領文武百官,前往迎接老元帥秋劍寒回歸。

    此次出迎,已經不是單純的城門相迎,甚至不是十里之外的相迎,而是直接離城百里的遙遙相候!

    能夠讓天子出迎,本身就已經是殊榮,一般來說,光只是在宮門口出迎,便已經算是極大的禮遇了。

    而去到城門出迎,非莫大功勛者不可得。

    至于到城門外十里相迎,卻非衛國衛民之蓋世軍功者莫為,一國之主往往經歷一朝也未必會有此一朝。

    而如玉唐皇帝陛下這般的百里出迎……卻是自古至今,從未有過,亙古未見!

    后無來者不敢說,卻一定是前無古人的!

    本來皇帝陛下提出來此次出迎百里迎候歸來將士的時候,朝堂上大把人予以反對,尤其以禮部中人為甚,直言此法實在太過破格;然而皇帝陛下乾綱獨斷,直接一錘定音,將所有反對聲浪悉數下去,生生地壓了下去!

    “破格?怎么就破格了!玉唐邊關四方鏖戰,此役之下超過百萬將士戰死,百萬忠魂歸來;朕,哪怕是千里相迎,那也是理所應當!朕添為玉唐之主,豈能只顧安享太平?合該貪萬民之生,怕一子之死!不過區區動身迎候,何足道哉,我尤嫌禮遇不足,寒了忠魂之心,此后這萬里疆土,還有誰肯舍生忘死?!”

    寒風呼呼,朔雪飄飄。

    皇帝陛下一身明黃色衣袍,負手站在風雪之中,看著那風雪茫茫的前路,紋絲不動,靜候保家衛國之勇士來歸。

    ……

    云揚與云侯方墨非白衣雪一路劫掠,哦不,一路替天行道,劫富濟貧;終于快要到天唐城地界了。

    “往前五百里,大抵就是天唐城地域了,這條路終于要走完了。”

    云侯滿足的笑了笑:“這一路走下來,還真被咱們湊夠了十萬萬兩白銀……這就足夠了。就地休息片刻整頓行裝!大家都將自己整得精神一些。等到了臨近的位置,再休整一把。之后一定要以最飽滿的精氣神,進入天唐城,決不能失了銳氣!”

    “好!”

    相信經過這兩次休息休整,整支歸來軍隊的軍容軍貌一定可以煥然一新,重回巔峰狀態。

    “對了,別光顧著拾到自己,記得將隨軍旗子都洗一洗,干干凈凈的才好。”

    云侯道:“既然是大勝而歸,那就不容許出現任何的污點!那種烽煙戰火的痕跡,不必再留在上面,咱們是勝利者,是贏家,方方面面都要做到周正。”

    對于云侯的這個做法,云揚簡直想要拍掌叫好了,端的無聲勝有聲,高明至極。

    歷來大軍凱旋回歸,主將往往都會做一件事:全然不加以整頓軍容,帶著傷痕累累的軍隊回歸,旗幟軍械乃至兵器馬匹上,血跡污痕斷裂比比皆是。

    讓所有人都看到這一支軍隊,曾經經歷過多么殘酷的廝殺!

    此為,表功!

    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有著挾功請賞的意思;而皇帝在看到之后,必然會大加封賞;本來只升一級的,往往升兩級;本來只賞賜一千兩的,往往會到五千兩。

    但這種做法,軍中固然歡呼雀躍,但皇帝卻未必心甘情愿,起碼也有“被人脅迫不得不然”的那種隱隱的不舒服存在。

    而往往有些所謂的“功高震主”的罪名;便也是由此而埋下禍根。

    而云侯之做法,看似是反其道而行之,卻不為失智,只會更加能收到震撼人心的效果!

    而且,皇帝陛下看到這一幕,除了賞心悅目之外,還不會生出“挾功請賞”這樣的心思。

    端的一舉數得!

    嗯,不知道是否還有一層效果,云侯跟云揚這對沒有血緣只有名義上的父子,都是人樣子極為出眾的角色,只要條件允許,他們會慣性的展現出自身最出色的狀態,這點,也有促成兩人當前共識的部分因素!

    死愛漂亮不是女人的專利,男人也是愛帥愛靚的!

    而大軍這邊才剛剛駐扎下來不久,云侯便即急不可耐的催促著云揚道:“現在還有一點點緩沖時間,咱們再干上最后一票,你也說了,越是靠近京城的地界越是有錢,相信附近肯定有大把的油水……全是肥羊啊,放過豈不可惜?”

    云揚一時間瞠目結舌,啞口無言,半晌無語。

    敢情您在這個時候停下來,竟然還存有這等心思?

    再說了,油水……肥羊……這等說法,是能用在這里的么?

    我還真以為您有多么高大上的政治覺悟呢……

    但下一刻,在場的四個人同時皺起了眉頭。

    這四人齊齊感應到一股龐然氣勢,全無征兆的到來了,宛如從天而降,驀然顯臨。

    云侯一步邁出,將云揚擋在身后,腰間長劍“鏘”的一聲出鞘,斷喝一聲道:“何方高人,前來我玉唐軍營一會?”

    半空中驟起一聲吟哦:“千古興亡誰能定,江山社稷落誰家;誰將浮云聚做筆,誰能摘星吞煙霞……”

    來人話語聲音淡然,充滿了超然出塵脫俗之氣。

    云揚的嘴角卻是即時抽搐了一下。

    這突然到來的人還不知道是什么來投,但是……那股濃濃的逼味兒卻已經先一步撲面而來!

    “不裝逼能死啊!”

    一邊的冬天冷撇撇嘴翻著白眼,替云揚道出了心聲。

    幾乎在同時,一道冷電一般的目光宛如透過了無邊雪幕,從半空云層之上,直射下來,盯在冬天冷臉上。

    但旋即移開,未做絲毫停留,忽視不屑與一只螻蟻兜纏糾葛。

    下一刻。

    天際風雪翻涌,一片黑云也似的黑幕突然從天空落下,定睛觸目仔細看去,那黑幕乃是一個身披黑色大氅的人,身后的那領黑色大氅便如無窮黑云翻滾,憑空生出來一股子宛如要遮蔽掉整片蒼穹的微妙感覺!

    那人從空中緩緩落下,仙味似乎更濃郁了一分,便如一片雪花,在空中輕盈的往下墜落,速度極慢;黑發高冠,黑衣黑袍黑披風,腰間一把劍,一只白玉一般的手,就按在劍柄上。

    來人面貌清癯,容貌高古,下頜三縷黑髯,輕輕飄動。

    讓人搭眼一看,就感覺此人不是塵世中人,端的陸地神仙,不墮凡塵。

    而且此人的修為,更是已臻登峰造極之高深層次。

    嗯,這個不是憑氣機感應出來,那人從高空云層之中緩緩飄落,到了離地三丈的地方,赫然生生地頓住了,就這么站在虛空之中,憑虛而立!

    任何人看見,都不免要嘆服其玄功超妙,修為精深,極為了得!

    然而云揚心下卻又自腹誹了一句,裝逼上癮了么?真以為自己是神仙,不染紅塵啊?!

    卻見來人仍自虛空屹立,還淡然地向前踱了兩步,一如腳踏實地一般,這才淡淡開口道:“此地誰是玉唐皇族中人?”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