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章 白衣雪身后的人
    白衣雪不禁后悔,在最初接戰之時,便該施展辣手,一照面就出狠招干掉一個兩個,哪怕重創一二也好,便不會陷入如此惡劣的局勢之中,

    就以這八個人的配合默契程度,就算是自己萬全之時,只怕也需要一番鏖戰,才能斬殺其中一個兩個,乘隙遁走,絕不可能將八人全部擊殺。

    而現在的局勢卻是反過來一面倒的險象環生

    對方八人之中,固然也有多人受傷,但他們彼此配合起來,卻是如同嚴密無比,自己愣是找不到較弱的一環。

    “他么的,我這是又被坑了……”白衣雪一邊竭力招架,反擊,一邊心中憤恨不已。那混蛋,說什么簡單任務,只是讓自己來殺一個老朽儒生……

    但這里分明就比自己見過的所有龍潭虎穴都要兇險!

    兇險得多!

    便在這時,一股更加危險的感覺油然升起。

    白衣雪大吼一聲,一劍分出八道劍光,同時擊退八人,這才轉頭看去。但見一個老者,滿頭白發,站在院子里,負手看著自己。

    那老者自然而然地流溢出一股偉岸如岳,深沉如海的氣勢,真實不虛。

    白衣雪直至此刻才真正的大吃一驚,因為他只是憑著這股氣勢的感應,就已然判斷出,對方的修為居然還要在自己全盛時期之上!

    這人是誰?

    只聽那老者淡淡的說道:“老朽就是何漢青本人,但不知道白衣雪白大劍客,卻是為了什么要殺我?”

    白衣雪一顆心冰涼的往下沉。

    他么的!

    被坑了!

    那個小白臉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果然是小白臉沒有好心眼!

    一個這樣的……尤要超出自己極限層次之外的超逸強者,手下還帶著八個強橫至斯的護衛,居然讓我單槍匹馬的來刺殺……

    這他么的分明就是讓老子送死么……

    事已至此,必須當機立斷,立即離開。

    否則,恐怕自己就真的死在這里了。

    一念至此,白衣雪大吼一聲,突然間整個人極速旋轉而起,整個人的身子便如一只飛速旋轉的陀螺,周身劍光閃爍著密密麻麻的寒芒,越來越見激烈。

    與此同時,雪山巔峰的寒風亦隨之空前猛烈的呼嘯起來。

    白衣雪一聲長嘯:“擋我者死!”

    聲未落,人已至,白衣雪整個人宛如一道滾筒也似的匹練劍光,沖天而起,向著位于墻頭位置的三個人急沖而去!

    是生是死,在此一舉!

    若是這一次還沖不出去,那么自己這一回,就真的要在這里結束了!

    周圍五個人同時大吼一聲,刀槍劍錘棍同時向著那滾筒一般的匹練劍光狠狠砸落!

    顯然是意在阻敵,消弭白衣雪劍勢鋒芒,

    白衣雪對于這五道來襲攻勢全然不閃不避,方向亦是不改,長龍一般飛射而去,所有兵器,砸在這身劍合一的劍光上,只砸出來一陣水波一般的顫抖,卻并未能夠阻止其去勢分毫。

    “閃開,讓他走!”

    何漢青一皺眉,喝道。

    他的真實修為更在白衣雪之上,自然看得清清楚楚,白衣雪是在拼命了!

    若是墻頭上的三個屬下強行攔截,固然有很大機會能夠將白衣雪截留下來,但那三個人卻亦是必死無疑,且之后參與圍殺的人手還得再帶進去兩三個,這樣的損失,他,目前損失不起!

    而自己受了凌霄醉重創之后,一直到現在傷勢沉重,只能以氣勢壓人,目前根本不能出手。

    墻頭上三人悶哼一聲,同時向著兩邊分開,但手中兵器卻紛紛脫手而出,以乾坤一擲之勢。生生轟擊在那一閃而過的劍光之上。

    劍光再現一陣散亂,白衣雪亦揚天噴出來一口鮮血,但,劍光走勢反而更速,便如同天空中流星曳空而過,一閃而逝。

    轉眼,天空中再復一片寂靜。

    白衣雪在最后時刻,還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那何漢青并未出手,頓時放了心。只要這個老頭兒不出手,那么我今日活命而退的把握,就多了八成。

    白衣雪已經在遠方消失,速度快到了便如流星趕月,八個人都知道,已經是追之不及。而且,對方真實修為遠在己方任何一人之上,就算真有一兩個人追上了,唯一結果也不過是給對方送菜而已。

    “不用追了。”

    何漢青嘆了口氣,眉頭深鎖。

    “這白衣雪已然受了重傷……最后時刻強行突圍,明顯是亂了方寸。”一個護衛說道:“縱然留下一條命,相信短時間之內也再難有什么作為了。”

    “不過,他為什么要來?矛頭更是直指何老本人!”

    另一個護衛滿臉疑惑,看著何漢青。

    “據說白衣雪目前乃是寒山河的貼身護衛,專門保護寒山河在玉唐的安全,舉凡寒山河動作,盡都形影不離……但這位寒山河的護衛,為什么要來刺殺老大你?”又一個護衛問道。

    何漢青沉默了一下,道:“阿三,你持我的名帖,前去請寒山河來我這里一談。”

    那阿三苦笑說道:“老大,這件事情只怕不好辦,若是寒山河做的他怎么敢來?若不是他做的,他更不會來!”

    何漢青淡淡道:“錯!不管是不是他做的,他都一定會來的!”

    他的眼中,有陰郁的黑氣一閃,那是一股森然的殺機。

    淡淡道:“縱然此事不是寒山河所為,但他寒山河也一定知道,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需要知道!他必須知道!”

    何漢青此際的聲音倍顯森冷,便如是地獄之中飄出來的陰沉沉的鬼聲啾啾。

    ……

    寒山河剛剛躺下午睡,還未來得及睡著,就在才剛剛開始迷糊的當口,突然間接天樓的大門被人一腳踢開。

    一個毫無顧忌的聲音大喊道:“東玄帝國寒山河何在?!”

    寒山河的八大護衛同時起身,循聲而往。

    看著走進接天樓的兩個人,都是一陣憤怒:“你們是什么人?怎敢這般大呼小叫!”

    來人居然就這么大咧咧的叫出來寒大元帥的名字,簡直是沒有半點家教!

    門口那人冷冷道:“奉何老大人之命,請寒山河,寒大元帥過府一敘。”

    說著,一張名帖就遞了過來。

    寒山河看著送進來的名帖,一陣詫異。

    何漢青?

    這位玉唐帝國的文人領袖,一代儒學宗師,怎地會無緣無故地找上自己!?

    而且,態度還這么的不禮貌……

    這件事,不但稀奇。更透著古怪!

    無論怎么說,對于何漢青的這次邀請,寒山河終究還是要去的。

    無論如何詬病對方的邀請方式,還是來下請柬的仆從,就只論對方乃是文壇巨匠,儒林領袖的這重身份,以及主動相邀的禮節,寒山河便不得不去,不去就是失禮,而且還不是寒山河一個人失禮,是整個東玄帝國失禮,畢竟寒山河現在最直接的官方身份乃是東玄帝國軍方賀禮代表。

    然而寒山河在真正看到何漢青之后,卻瞬時明白到,自己這一次竟是來錯了。

    就算如何失禮也好,總勝過涉身險地,直面殺機!

    兩人照面,會談展開得很迅速,一開言,何漢青便直接進入了主題——

    “說來慚愧,剛才老朽這里遭人刺殺,這樁事想必寒大元帥還不知道吧?”何漢青一邊沏茶,一邊輕言漫語道。

    寒山河愣了愣:“刺殺?”

    事情剛發生,何漢青的人就到了客棧。

    寒山河畢竟是在玉唐國內,消息哪里會有這么靈通?

    所以,這個消息肯定是不知道的啊!

    但,這何老何來此一問呢?

    “居然有人敢刺殺何老,真是膽大包天。不知道那刺客可抓住了沒有?”

    寒山河關切問道。

    以他的老辣如何聽不出來何漢青的說話頗有些意味深長,更看出來何漢青的神色,似乎是并不怎么好,但寒山河就算是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會是與自己有關。

    “抓住?哪里抓得住啊!”

    何漢青搖頭嘆息:“那刺客自恃修為高深,來行刺之時正大光明,堂皇而入,若非老朽這里有幾位義士舍命維護,這才勉力保得不失,沒有讓那刺客將我這顆已經糊涂了的腦袋當真摘了去!”

    “啊?正面行刺?那刺客真真是大膽,可知那刺客身份為何,合該通報緝捕歸案才是啊……”

    寒山河感慨道,他現在更加不明白何漢青請自己來的目的,你招惹刺客能跟我個他國元帥扯上什么關系,難不成刺客是我派的?!

    “緝捕?談何容易,老朽乃一介文弱,于武修所知極淺,僅記那刺客曾自報家門,名喚白衣雪,此行與其他人無關,就只欲殺我何漢青一人,剛剛相護的那幾名義士卻言,此人乃是當世有數劍客,于天下劍客排行榜中名列前茅,他們能夠勉力周旋,不過是僥幸而已……”何老娓娓道來。

    看似老眼昏花的兩只眼睛,閃爍著幽幽的森冷,看著寒山河的臉。

    “白衣雪?當真是他?”寒山河卻是一陣懵,下意識的追問一句。

    “寒大元帥也感意外嗎?當真就是這一宛如傳說中的劍中頂峰存在。”何漢青溫煦的說道:“只是不知,老朽到底是如何得罪了這位高士,竟致如斯!”

    刷!

    寒山河心念轉動之際,一下子就冒了出來一身冷汗。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