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跳出棋盤的棋子!
    三人同時嘆息,這還真說不得錯了,當真就只能說明,天意弄人,或者天是故意!

    眼前這個時機當口,天唐城所有的那些巔峰高手氣息,全數消失;或者更正確一點說,整個天唐城,修為最高的,直接就是畢先生手頭的這些人了。

    就只是為了對付一只小老鼠,我派出了十只貓。

    夠不夠?

    隨便一想,就知道,夠了!太夠了!

    難道對付一只小老鼠還要出動四頭大老虎不成么??

    但問題恰恰就出在這里,誰能想到,十只貓……居然就沒能拿下那一只小老鼠?

    這事情,向誰說理去?

    誰能看得出來那只小老鼠,骨子里竟是吃貓鼠,有毒啊!!

    “你們可還記得當我拿到這一本棋譜的剎那,我們四個人同時吐了一口血嗎?”畢先生道。

    “記得,如何不記得。”

    畢先生慘笑一聲:“我們修煉的乃是同心同命,四方神煞神功;這套功法的優勢就在于一榮俱榮,修行進度是常人的四倍乃至十六倍,可謂罕世奇功,然而缺陷卻也在于此,一旦有損亦是俱損,因為咱們四個人的命脈等同是合為一個人的命脈了。”

    “一旦有任何一個死了,其他人誰也都活不成,無有例外。”

    “咱們兄弟的存在……有很多人知道,我有替身之說,更加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卻又哪里有人知道,咱們這四個人,事實上是死一個就等同四個全死……”

    “倒也不必太過悲觀,畢竟我們聚在一起,尤能發揮單一一人十六倍的威能。”另一人道:“以咱們四個人綜合起來的戰力,就算是面對凌霄醉,也能正面搏殺之。”

    “那是以前,現在注定是不成的了。”畢先生苦笑,臉上有慘然之色:“這一本棋譜,已經引動了我體內的禁制;我們已經發揮不出多少力量了。”

    “所以我才說……是我……連累了三位兄弟。”

    他歉然的看著自己的三個兄弟:“對不住。”

    三人同時熱血上涌:“大哥,你這是什么話!咱們兄弟縱橫一生,快意江湖,早已經夠本了,猶有許多富裕。生死同途,才合兄弟之意!說什么對不住,那可不是生分了么?”

    畢先生欣慰的點點頭,隨即皺起眉頭:“只是,我尚有一宗疑問想不明白……”

    他并沒有說下去,卻在心里尋思:這件事尚有一個蹊蹺之處,難以理順。因為這本棋譜的原主乃是那個人啊!現在,怎么就到了云揚的手中呢?

    云揚握此棋譜,以此為媒介找上自己,反倒可以理解……畢竟自己的愛好就這么一點,許多人都知道,而自己的棋藝,在天唐城一個極小的圈子里也算是有名的;所以說,這本棋譜如何會落到云揚手中,反而是一件難解之謎!

    至少在畢先生的認知中,這本棋譜的主人,與云揚無論如何都不該是朋友,甚至不該有交際!

    格局相差太大,甚至,該說是絕對敵對才是!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這本棋譜竟會落到了云揚的手中?

    若是那人有心想要讓我死,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只要其心念一動,自己也就灰飛煙滅。

    但是……這樣做,又有什么目的呢?

    然而不管如何,畢先生仍能確定一件事,就是從棋譜落入自己手中,引動禁制的那一刻開始,自己,無論如何也是活不成了的!

    因為,真正想要自己死的,并非是敵人,而是……那個人!

    只要那個人想要讓自己死,那么縱使自己逃出了天唐城,逃出千萬里去,也無用處。

    可是,那個人為什么想要我死呢!?

    而且,看這樣子,自己勢必是死在云揚手中!

    但是這一點,不可理解啊。

    “你辛辛苦苦建立四季樓,卻又眼睜睜的看著四季樓的外圍力量一點點的被蠶食……眼睜睜看著四季樓的人才,一個個的死……卻又是為什么?”

    “這么多年,四季樓笑傲風云,執天下江湖牛耳,為何要在今時今日自毀根基?”

    “這一切的終點,到底是什么呢?”

    畢先生想著想著,只感覺渾身上下血液莫名地開始快速奔流,一時間,只覺得頭暈目眩,兩眼發花,登時忍不住哇的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來。

    身后三人,也盡都同時噴出一口血,一個個身子搖晃,神色委頓。

    “我始終,便如一個棋子,任人操縱。想不到,就連我的死,也要被人操縱!”

    “若是有來生……”畢先生微笑道:“我一定……要做那個下棋的人!”

    “絕不甘心……只做一枚棋子!”

    他慘然笑了笑,道:“兄弟們,看來是時候了,咱們上路吧。”

    三人嘴角血跡宛然,抬頭看著他,眼神格外復雜。

    “難道還要等人來殺了我們,助其完成一樁功績?”畢先生淡淡的笑著:“他想要讓我這么活著,我自然可以這樣活著;但是……他想要我這么死……我卻猶有不甘,不能決定自己的生路,這死路,還是想要做最后一次主的!”

    三人身子一震:“方運呢?”

    “方運……”

    畢先生閉了閉眼睛:“他已經帶著我的一些東西……遠走江湖了!今日你我雖然注定難脫死厄,但我們的仇,未必沒有了結之日,彼時,定然會有人為我們雪恨的。”

    他淡淡的笑了笑:“我雖然是四季樓的棋子,但是……方運卻不是。”

    “咱們,上路吧。”

    “最后一次,自己自主選擇上路的時間,不因他人意愿!”

    “這一次,我偏偏要……跳出這個棋盤,嘿嘿,嘿嘿……”

    “以生死為代價,跳出棋盤!”

    話音未落,畢先生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可是其絲毫不見頹勢,反而哈哈大笑:“純金璞玉紅塵中,建功立業人中龍;惟惜不得天命主,震蕩江湖一抹紅…………”

    笑聲中,一團火焰,莫名地升騰而起。

    隨即,整間書房就此陷入沖天大火包圍之中!

    之后不過半盞茶的功夫,整個府邸全數被熊熊烈焰吞沒。

    火光沖天,全然無法遏制,竟將半個天唐城的夜空都染得通紅!

    ……

    夜色中,云揚與計靈犀,還有十殿閻君等人,正在向著這邊急速趕過來。

    原本決戰之地,卻已然淪為一片火海!

    “起火了?”云揚一皺眉,本能的感覺不對勁:“大家加快速度!!”

    眾人如流星一般的劃過夜空,飛速而去。

    …………

    <寫今天更新,寫廢了一次。一開始寫的是戰斗之后;但,寫完發現味道不對。于是將心比心代入的想了想,如果我是一個這樣的人,我會不會被人如此操縱?

    所以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大家看著,還喜歡?>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