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二章 山腹囚徒
    董齊天有些失落。

    我當年可是此世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來著……這才多久不現塵寰,居然都沒人提起了,世事無常,造化弄人啊……

    于是開始正事,發誓約,天道認證。

    董齊天心情低落的發誓,隨著天空中一道驚雷乍響,誓言被天道承認。

    至此,云揚終于放心了。

    此世天道已然承認,那么就證明這個名字不是假的,而這件事,也是可以相信的。

    既然如此,也就沒有什么后顧之憂了。

    云揚又再休息了片刻,將自身狀態調整至最佳,這才開始埋頭干活。

    本來對于他來說,若是能夠動用土之力可以以最便利的方式完成這個工作,但現在重傷稍愈,

    雖然行動回復自如,但不管是玄氣還是神識還是體力,仍舊還處在自身最虛弱的時候,所以云揚的進度很是緩慢。

    所幸董齊天那邊也不著急,并無任何催促,很是耐心的等待著。甚至在等著云揚往里面挖掘的過程中,還不斷地有一搭無一搭的跟云揚聊天起來。

    “現在外面什么情況了?”

    “還那樣。”

    “還那樣是哪樣?”

    “山還是青的,水還是綠的,江湖也還是你殺我我殺你的,人在江湖,就要身不由己,我剛才不是提到過么……”云揚言簡意賅。

    “廢話!”

    董齊天鼻子都要氣歪了,外邊的這個小混蛋說話簡直是氣不死人不算完。

    “這個,你在這里貌似也待了不少多年了,就只遇到了我自己?怎么沒有讓別人救你?憑你開出的條件,動心者該當不在少數吧?”云揚問道。

    “別人?”董齊天不屑的哼了一聲:“你以為這里是隨便什么人都能來得了的嘛?”

    “幾個意思?”

    “意思就是說……你是這些年來,能夠來到這里的唯一一個人!”董齊天滿肚子委屈。

    他剛開始的時候也是這么打算的,只待有人到來,自己許諾求救,早早脫困,逃出生天。

    可是這么多年下來,但凡他感應到人略略接近這里一些,就會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又或者是莫名的繞路而行……

    總之就是在云揚之前,愣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靠近過這座山!

    云揚聞言不禁愣然,單是這件事情,貌似也是奇葩至極的說!

    董齊天再也再三確認,這座山的周圍,分明沒有設立過任何禁制,也沒有什么遮蔽陣勢,至于什么古怪力量云云,更加半點沒有!

    但為何這么多年下來,始終就沒有人能過來呢?

    這件事情竟是百思不得其解!

    董齊天在常常思量這個問題的同時,還有考慮另一個問題:自己在這里面,到底已經被封禁了多久?

    真的只有幾十年么……貌似不止!

    有時候自己強迫自己關閉外查神識,靜心閉關修煉,一次閉關下來也許十年,或者更多。甚至有時候睡一覺,時間只怕也是不短……

    還有自己潛心究武學的問題,一招一式的精研過去,推敲細微末節,消弭破綻……這個中消耗的時間,也如如同沙漏一般的悄悄溜走。

    更別說,自己無所事事的時候還要更多……

    這么一想的話……自己在此間被囚禁的時間,幾十年?

    或者再加個十倍……也許還不夠呢!

    “小子,今年是哪一年?”董齊天終于有些猶豫的問道。

    “這個我還真不是很清楚……”云揚道:“但總歸還是玄黃歷多少年吧。”

    董齊天險些一口血噴出來:“廢話!這玄黃界自從存在于天地之間,就一直是玄黃歷!不是玄黃歷還能是什么別的歷法!”

    “我是真的不知道更詳細的,等下你脫困了,找其他人問道。”

    云揚這句話,竟沒有讓董齊天再感覺不爽,因為他驀然感覺到,云揚……貌似距離很近了!

    幾乎就是在下一刻,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山腹被破開了一個大洞,真正與外界連通了。

    煙塵彌漫之中,云揚一步走了進來,來到董齊天的身旁。

    “這么快……”董齊天對于這個破山過程頗有幾分意外。

    在他想來,對方修為淺薄,就算是有神兵利器在握,也不該這么快挖掘到這里。

    云揚笑了笑:“大抵是中間有一段全是泥土,無形中快了許多。”

    他抬頭打量著這位“齊天而立”,不由點點頭,別的不說,光是這個身高,已經不愧這個名字了。

    云揚個子已經算是高挑的了,足有七尺半高下。嗯,大約在一米八二左右。

    但這位董齊天,看起來最少也要九尺!身長腿長,好一條魁梧大漢。

    只不過,這位魁梧大漢,現在的樣子可是很有點凄慘。

    正如董齊天之前所言,此山的山腹整個中空,足足四五十丈方圓的空間。

    而在這空間最中間的位置,設置有一個奇怪的臺子,質地非金非玉更非石質;隱隱散發出暗淡的光芒。

    那臺子上立有一條柱子,只有人的大腿粗細,而那董齊天,整個人就被鎖在了這個柱子上。

    一條鐵鏈,從其兩邊琵琶骨洞穿穿過,繞個圈,在脖子上纏了一圈,終端連接在那柱子上端。

    另一條鎖鏈,從他的左側腰間穿過,又從他的右側腰間穿出,似乎是將他的脊椎骨纏繞了一圈,再纏到后面的柱子上。

    兩只腳八字分開,兩道鐵鏈分別拴住兩只腳的腳踝,一雙手倒是沒有被鎖在柱子上,而是平抬往兩邊,手腕上各自有一條鐵鏈,彼端則是在兩邊的石壁之上。

    云揚仔細一看,彼端的兩邊石壁肯定一邊一根柱子,這才能確保不失。

    總體來說,這位董齊天大人,整個人就呈“太”字型,被困此地,除了能左右的小幅度轉轉頭,側側臉,扭扭屁股之外,基本就再也無法動彈了。

    云揚心中不禁一陣震驚。

    “被這樣鎖著,居然還能活下來這么多年?看來這個董齊天還真的不是一般人物,只怕大有來頭的說!”

    當然,觸目所及最不一般的大抵還是董齊天的胡子和頭發,烏黑烏黑的胡須,一直拖在了地上,頭發更是拖在地上足有好幾丈那么長。

    撘眼看去,整個人就像是落在一堆雜草之上,而雜草猶在茂密的生長。

    所幸那一雙眼睛在胡子與頭發包圍之中,仍舊熠熠生輝,顯露出仍自旺盛的生機。

    “真是慘啊!”云揚嘆口氣:“哎,董前輩,恕我直言,估計一只猴子現在都比你好看。”

    董齊天怒道:“你把猴子這樣鎖上幾年你試試?”

    ……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