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我們可以死!
    云揚在那噬魂樹之上足足依附了一天一夜之久,以確保萬無一失。

    一直等到綠綠一棵樹一棵樹的吸取生機,將數千棵樹吸取了一遍之后,反復確認,的確是再也沒有吞噬的功能,方才罷手。

    那尖端的嫩芽兒,此刻似乎是失去了一點色澤,但是卻還是嫩綠挺直,看不出什么異樣。這才放心下來。

    及至下來的時候,在下方守候的幾個老者早已等的是望眼欲穿,急不可耐,見到云揚歸來,一個個神情急迫的沖了上來,滿臉寫滿了焦慮不安。

    云揚乃是此境建立以來,首個讓他們感受到最接近事實真相的人,他們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只不過在迫切之余,還有幾分對于未知的恐慌!

    我們的猜測,是對的么?真的從我們身上吸走了什么嗎?

    “怎么樣?可是有任何發現么?”

    云揚吸了一口氣,道:“我們猜的沒錯,事情就是出在這些樹的身上!”

    眾人臉色登時一暗:“愿聞其詳。”

    “這些樹非是看起來的那么簡單,隱藏有一種特異的功能,就是……所有在樹下修煉,或者進行敦倫之舉……都會被抽取當事人的一點點精純生命本源,神識感悟,以及天運旗的天運之氣……對于吸取男女敦倫之時所流溢的生命本源創造之氣尤其顯著。”

    他每說一個后果,在場眾人的臉色就難看一分,說到最后,一個個都是失魂落魄。

    一老者面色黯然,卻自小聲嘟囔道:“當真如此么,可是我等在此境已經駐留了許多歲月,除了修為少有進境之外,并無其他負面影響啊,而你所說我等流失的盡都是生命修行中最精華的部分,我等怎會幾無異狀?!”

    云揚搖了搖頭:“其實諸位的異狀早已顯現,不過一葉蔽目而已,請諸位回想一下,是否諸位彼時都是出身門派的個中翹楚,一時之選,但你們在這個境地之中,修為進境又是如何,縱使此地非是玄黃界,非是修行佳所,但諸位的修為層次該當僅止于目前么?!為什么會如此?然后是諸位的后嗣子孫,他們的天賦資質又是如何,可有幾人是天賦異稟之輩!?為什么會如此?還有諸位的天運旗,號稱永不磨損的天運旗竟會出現損耗,為什么會如此?這些豈非盡是明證?!”

    聽罷云揚之言,眾人的臉色愈發黯淡。

    不錯,這些,都是可以看得到的,而不應該出現的異常!

    云揚不動聲色,臉色沉重:“我之前所言之弊端,還都只是于諸位而言,而據我所知,玄黃界天罰圣地有一處天妖門戶,此天妖門戶乃當年玄黃分辟之時所遺,每隔百年歲月都會開啟一次,大抵就是妖族從那邊進攻,戰略目的基本與血魂峰這邊類似,只要成功破門而出,便是踏足玄黃大地,妖臨玄黃,然而天罰圣地的無數玄獸數萬年如一日的守護此門,妖族無能越雷池一步……然而最近的一次開啟,妖族運用天運旗的天運之力,偷天換日,將開啟時間提前了整整三十年……打了天罰圣地一個措手不及!險險就淪陷了……”

    “即便天罰圣地豁盡所有,勉力守下了這一波的進攻,亦是元氣大傷,對于是否能夠在下一次的百年圣戰之前回復元氣毫無把握,尤其可慮的還在于,百年圣戰的百年之說,是否還能作準,也許就不再是百年,是七十年又或者更短呢,而一旦天妖通道淪陷,就是在玄黃界內部,屆時……”

    “而妖族的天運之力從何而來……”

    云揚嘆了一口氣,不再往下說。

    等候云揚的那十幾人臉色盡皆灰敗,傻在當場。

    事情已經明明白白的擺在眼前,哪里還有任何質疑的余地。天運旗缺角暗淡,乃是眾人親眼見證的事實,自己等人修為進境緩慢更是明證,還有后嗣子女的天賦問題,這點更是眾人早已疑惑不解的難題……而這一切卻都直接間接的證明了,妖族養著自己這些人,其目的,就是從自己這些人身上抽取生命本源之力,抽取天運旗之力,破開玄黃通道!

    “想不到……我等一直在被妖族利用卻渾然不知!枉我們一個個自認鐵骨錚錚,氣節無愧,卻沒有想到,就是我們這些個茍且偷生貪生怕死的敗類,時時刻刻都進行著危害人類福祉的大事!”

    一個老者仰天長嘆:“老夫是第一批被擄掠到這里來的……一直到今天,老夫已經為妖族提供了多少反攻玄黃的能量?”

    他說著說著,突然間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其他人也都是一臉的悲戚,莫可名狀。

    “茅老,現在追悔有何意義,咱們之后該當怎么辦?”一個中年人陰沉著一張臉,終于問出了眾人最難以面對的問題。

    茅老深吸一口氣,眼神中露出決絕之意:“還能怎么辦,咱們這些人已經危及到了整個玄黃人族的安全!兩個辦法同步進行,首先自然是要將這些樹全數毀掉。然后……然后就是將我們自己毀滅!”

    茅老此言一出,滿場登時陷入鴉雀無聲的氛圍之中。

    有人忍不住扭頭,看著夜幕中彼端閃爍的萬家燈火。

    那里,有自己的家人,孩子,妻子。

    雖然自己一家子都是囚徒,卻也得享天倫之樂,這一大家子的牽掛,豈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全部殺死?

    談何容易?!

    “豈是這兩個辦法,雖有先后主從之別,但歸根到底,我們這些人都是必死!一旦將樹毀滅了,妖族自然會知道我們這些人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秘密,絕不會再留著我們的。”

    “此地的八萬三千多條性命,都是注定必死的前路。”

    另一人低聲呢喃著。

    茅老猛然轉頭,怒道:“要不然怎么辦?繼續裝糊涂?繼續在這里茍延殘喘下去?繼續充當妖族的充能機器,為妖族提供能量嗎?等到妖族收集到足夠攻潰玄黃門戶的能量么?!”

    “我們可以死。但是讓沒有修煉的孩子活下去吧!”一人眼中含淚,希冀的說道:“孩子是無辜的。”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