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十四篇 第十五章 翻臉
    玉牌散發的白色光芒中,那古老異獸虛影俯瞰著秦云,開口發出聲音:“得我寶物,受我因果。”

    說完后,古老異獸虛影便又投入玉牌中,耀眼的白光也消散。

    秦云握著玉牌,更感覺到有訊息涌入腦海。

    “原來是這樣。”秦云心中了然。

    其實在異獸虛影顯現時,秦云就猜出這玉牌是什么了,畢竟他也翻看過碧游宮萬法閣無數典籍,知曉諸多秘辛,也知道這玉牌的故事。

    “雷獸府,白玉令?”楊崧仙人氣息衰敗,看到這幕卻忍不住搖頭贊嘆,“這運氣可真是……讓人羨慕啊!”

    “那頭混沌雷獸遺留下的白玉令?”葵食宮主看到這幕,不由眼紅,“雖然我們魔道一脈沒法使用這白玉令,可還是能賣出個高價的。”

    嗖。

    葵食宮主毫不猶豫,依舊以極限速度飛來。

    “雷獸府白玉令?那寒鯊宮大宮主身上,怎么會有白玉令?”木龍護法驚愕萬分,一時間他情緒復雜之極,關于戰利品分配,是他自己主動選擇二宮主的。誰想大宮主那邊的寶物更驚人!那可是白玉令!多少仙佛眼饞?

    懊惱、不甘、后悔,噬咬著他的內心。

    “本該是我的!我的!”木龍護法內心在咆哮。

    ……

    只見半空中,遙遠處葵食宮主在迅速朝這趕,而獲勝的楊崧仙人、木龍護法也飛來。

    秦云翻手將玉牌收起,再無心思查看,一般強者隨身佩戴之物都是極為珍視的重寶,所以秦云才一件件查看,看有無儲物之寶、罕見寶貝。哪想原本以為那塊符牌是‘玉清心符’,秦云都打算隨身佩戴了,可剛一觸碰就引起異象,卻是雷獸府白玉令。

    玉清心符,也是珍寶,價值媲美極品靈寶。

    可雷獸府白玉令……相比就珍貴多了,秦云這般身份實力都覺得有些燙手。

    “收。”秦云不再查看,將剩下諸多寶物全部收起。

    一眼看去,葵食宮主還在朝這趕來。

    “還好,他至少得五個呼吸才能飛到這。”秦云暗道。

    嗖,嗖。

    木龍護法實力絲毫無損,自然速度頗快。而楊崧仙人氣息衰敗飛行速度也慢了許多。

    “哈哈哈,秦云,你這運氣可真是了不得!那白玉令落到魔道手里,根本不引起任何異象,寒鯊將軍那蠢貨還將它當成尋常的玉清心符呢。”木龍護法一邊飛來,一邊朗聲笑道,“說起來,我都羨慕的很。”

    秦云笑笑沒多說,瞥了眼遠處,楊崧仙人也迅速飛來。

    木龍護法飛到近前,笑道:“等楊兄過來,我們就可以走了。”

    “嗯。”秦云點頭。

    “轟。”

    毫無征兆。

    飛到近前的木龍護法,手中持著的木棍陡然就是一戳!

    古樸的木棍,陡然暴漲,長棍威勢更是攪碎了虛空,長棍頂端更有血光顯現,威勢之強,甚至比之前和木龍護法和魘龍將軍搏殺時還強上幾分。

    顯然不出手則罷,一出手,這木龍護法就拼了老命,傾盡絕招欲要一擊致命。

    距離夠近!

    秦云身體又脆弱的很,只要反應慢上一絲,就得丟了性命。

    “我這一擊,有九成把握,能破他護體神通。”木龍護法眼中滿是兇芒。

    他當初可是妖龍,兇名遠播,罪孽深重,后來被佛門大能收服,為了活命他只能憋屈當個坐騎!

    他可從來沒甘心過。

    “嘩。”秦云體表卻是顯現出了一層灰蒙蒙的光罩,如幽暗混沌,又有煙雨蒙蒙之感。秦云看向木龍護法的眼神中都滿是冷意。

    “轟!!!”

    恐怖的長棍,戳在秦云體表的灰蒙蒙光罩上。

    轟隆隆——

    肉眼可見的沖擊波朝四面八方波及。

    “木龍,你在干什么?”正在飛來的楊崧仙人見狀,不由怒喝。

    木龍護法持著木棍,盯著秦云:“你在防著我?這么近的距離,我突然偷襲,你都來得及施展飛劍……顯然一直在防備我。”

    秦云的飛劍護身……可是能抵擋半步祖魔葵食宮主的。

    只要秦云一心防備,木龍護法自然沒希望。

    “哼。”秦云看著木龍護法,冷笑道,“對付寒鯊宮兩位宮主之前,你可是怎么都看我不順眼。反而我得到了雷獸府白玉令,你卻變得客氣的多。你這么客氣,我怎么敢放心呢?當然得防著一二。”

    秦云可不是那種埋頭苦修的修行人。

    他年少時就看盡人情冷暖,行走天下就被各種算計過,知道人心的可怕。

    如今他得了雷獸府白玉令……就是師兄弟他都不會絕對相信,又豈會相信一個之前就頗為不善的木龍護法?

    為了寶物,同門相殘,甚至背叛師門,在三界都是有的!絕對相信他人,就是將性命放在他人手里。

    “哼哼,你這心思果然夠深。”木龍護法冷聲道,“此次對付寒鯊宮二宮主,你僅僅在一旁負責牽制。我才是出了大力氣的,這白玉令的好處,你至少得分我一半。”

    “這次出大力氣的,是楊兄。”秦云嗤笑,“更何況,白玉令的好處分你一半?你想的可真美。”

    木龍護法越加惱怒。

    “木龍,你竟然對同伴下毒手?”楊崧仙人飛來,怒喝道。

    “對付寒鯊宮兩位宮主,我們是同伴。既然已經殺死了,就不算同伴了。”木龍護法冷聲。

    “你這妖龍……”楊崧仙人暴怒。

    本是一起行動的同伴,都下死手,還如此無恥嘴臉讓他真怒了。

    “楊崧,你如今實力大減,還是別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木龍護法淡然道。

    楊崧氣的牙癢癢。

    “楊兄,這妖龍雖皈依佛門,但依舊兇性不改,我等也無需理會他。”秦云說道,忽然皺眉俯瞰下方,一揮手,頓時三百六十柄星光之劍俯沖而下,轟轟轟,失去了兩位宮主,寒鯊宮好些陣法都沒了主持者,輕易就被攻破。

    陣法一破。

    星力降臨!恐怖的星力鎮壓,一瞬間就令大多數天魔們直接斃命了。

    極少數殘存的,也遭到星光之劍追殺,那些無辜可憐人則是被星光裹挾到一處。

    “這寒鯊宮內還有些無辜,還請楊兄救他們一救。”秦云說道,他可不會大挪移。

    “交給我。”楊崧仙人點頭,“我現在就收縮陣法,你們倆還是趕緊走,葵食宮主馬上就到了。”

    “好。”秦云點頭。

    楊崧仙人的周圍有五桿陣旗浮現,原本籠罩周圍足足萬里范圍的陣法,卻是有部分區域迅速收縮了。

    葵食宮主所在區域,依舊籠罩著。

    而秦云、楊崧仙人、木龍護法所在區域,陣法的壓制卻迅速撤去。

    “告辭,我們玉鼎門再見了。”秦云向楊崧仙人說道,跟著蒙蒙清光降臨,他便消失無蹤,直接前往碧游宮了。

    木龍護法看著楊崧,嗤笑道:“你若是不放他走,他想要走也沒那么容易。再怎樣,也得逼他拿出點好處來。”

    “我可沒你那般無恥。”楊崧仙人說道,“你趕緊離開,我殿后。雖說你無恥,但不管怎樣你們倆都是我請來的,我會先送你們離去。”

    “哼哼。”

    木龍護法看著楊崧仙人,“真是蠢,你為了一個死去的女人自毀前程,更是蠢。懶得和你多說。”

    嘩。

    有蒙蒙黃光降臨,籠罩木龍護法,他同樣消失無蹤。

    “蠢么?”楊崧仙人都有些茫然,那么多年就是為了今天的報仇,可當仇真報了,他心中那塊大石是沒了,輕松了,可他也茫然了。

    楊崧仙人輕輕搖頭。

    一邁步,他就大挪移進入了寒鯊宮內,去救寒鯊宮內那些可憐人們。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