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十四章 十萬兩銀子
    秦云、田波二人騎馬離開,最終分開各回各家。

    而在他們剛剛路過的那條花陽河上,那艘畫舫也終于緩緩靠岸。

    “虞白兄,告辭。”

    “王兄,天已黑,路上小心。”

    虞白大才子和另一位好友分別。

    虞白容貌頗為俊美,風流倜儻,只是帶著一絲頹廢之氣。他剛要帶著仆人護衛離去時,那畫舫上卻是走下一位老鴇,老鴇連道:“虞公子。”

    “哦,何事?”虞白大才子淡然道。

    這老鴇連賠笑道:“我家如夢閣主對虞公子仰慕已久,也一直極喜公子的詩詞,不知虞公子可否和閣主一見。”

    “我來廣凌,還有要事,恕不能去見閣主了。”虞白大才子淡然道。

    “我家閣主真是極仰慕虞公子,虞公子何不一見,以慰我家閣主相思之苦?”老鴇連道。

    “不必了。”虞白大才子見對方還要說,直接轉身離去。

    老鴇在后面看著,只能一跺腳,無奈回了畫舫。

    虞白大才子帶著仆人護衛,悠然而行。

    “主人,那位如夢閣主可真有手段,已經數次邀請主人了。連主人應好友之邀來這畫舫上,畫舫的老鴇都是她的人,都來邀請。”護衛笑道,“且至今她本人還沒現身。”

    “如夢閣主。”虞白大才子笑道,“本是京城的一位名妓,不過在京城她也沒什么名氣!可京城之地,高官權貴更多,她這些年倒是積攢些銀子也有些高官人脈,年齡漸長后返回家鄉廣凌郡,建了如夢閣!自為閣主,聽說前年選花魁,她動用人脈傾盡全力,硬是奪得花魁之位。”

    “若是她年輕時就罷了,還算實至名歸。可她已經不年輕了,已經不如當年了,追逐她者并不多了。她前年奪得花魁之位,廣凌郡很多人都很是不平,覺得不公!”

    “她是想要我幫她,可我為何幫她?”虞白大才子隨即哂笑,“女人啊,得看清自己,年齡大了,就別和那些小姑娘爭了。”

    “主人,那如夢閣主今年多大了?”護衛問道。

    “雖有煉氣延續青春,可也三十有五了吧。”虞白大才子搖頭,“對一個名妓來說,太大了。”

    “這么大?”

    “比我都大十幾歲,都跟我娘差不多了。”旁邊另一仆人也驚詫。

    虞白大才子笑笑。

    ……

    一路閑走,畫舫靠岸處就離暫住的客棧近了,虞白大才子很快帶著仆人護衛到了客棧。

    “主人,主人。”客棧門外一位等候的仆人連跑來。

    “何事大驚小怪。”虞白大才子道。

    “主人,我打聽到修仙人的消息了。”仆人激動道。

    “修仙人?”虞白大才子眼睛一亮,“快說快說,是哪一位修仙人,叫何名,在何處?”

    “從燕鳳樓聽到的消息,是一位叫秦云的修仙人。”仆人連道,“聽說就是廣凌郡當地人,他十三歲時就人劍合一煉氣九層,六年前離家游歷天下,如今歸來已然叩開仙門,是神仙中人!就今晚剛剛在燕鳳樓,這位修仙人‘秦云’將這廣凌郡的劉家劉琦公子直接扔下了樓,摔的滿臉血!這位修仙人還說了‘塵霜姑娘是我的妹妹,得罪塵霜姑娘,便是得罪我秦云’。”

    這仆人還故意學了一遍。

    “燕鳳樓,塵霜姑娘?”虞白大才子心中一動,連問道,“這位秦云修仙人,居住在何處?”

    “他是廣凌郡城人,就在秦府。”仆人連道,“整個廣凌郡,稱得上秦府的就一個,是銀章捕頭‘秦烈虎大人’的府邸。這位秦云便是秦府的二公子。”

    虞白大才子點點頭:“阿福,你明天便拿我的帖子送去秦府。”

    “是。”仆人阿福恭敬道。

    虞白大才子雙眸幽深,心中卻默默道:“不知這位秦云修仙人,和那位名妓塵霜姑娘有多深的感情,也不知他有沒有能耐幫我!”

    “還有,你現在就去給我打聽,這位秦云修仙人和那位塵霜姑娘到底有何等交情。”虞白大才子吩咐。

    “主人盡管放心。”仆人阿福連道。

    ******

    第二天清晨時分。

    秦府,練武場。

    秦云在悠然練劍,依舊不快,只是劍光迷蒙,如夢如幻。如果說塵霜姑娘的‘劍舞’是劍術和舞技的結合,給人以美的享受。那秦云則純粹是劍術本身,能讓觀看者仿佛進入一個夢幻世界,情不自禁為之沉醉,這已經超出‘技藝’的范疇。

    “呼。”收劍入鞘,去吃早飯。

    喝著厚厚的米粥,忽然聽到外面傳來談話聲音,很快就看到秦烈虎和秦安一同走過來。

    “爹,你都兩夜沒回來了。”秦云笑道,“趕緊喝一碗粥。”

    秦烈虎一屁股坐下,當即便連喝了幾口,一大碗粥就喝了小半,這才吩咐道:“其他人都下去。”

    “是,老爺。”伺候的丫鬟連退下。

    廳內只剩下秦烈虎以及兩個兒子。

    “大哥,你把妻兒都帶過來了?”秦云笑道,昨晚回來的晚沒發現,今早才發現。

    “妖怪之前盯上我,雖然二弟你說解決了禍患,可我怎能安心?我一個人死了也就罷了,可我妻兒若是有任何不測……”大哥秦安連道,“還是回來,這里有爹,還有二弟你!在這里我也更安心。”

    “嗯。”秦云微微點頭,是了,大哥終究是普通人,怎能不懼妖怪。

    秦烈虎卻是看向秦云:“云兒,聽你大哥說,你回來那天夜里,暗中去查,解決了禍患?可是那老妖褚庸?”

     “藏身在大哥宅院的是一頭貓妖,藏身有半年之久。”秦云喝了兩口粥,笑道,“她也是奉命行事,指使她的就是那妖怪頭領褚庸,那一夜我抓了貓妖,便順藤摸瓜去了老妖褚庸的地下宮殿,老妖褚庸也承認,是想要讓將大哥變成妖仆,借此來威脅爹,知曉一切后,我便將那些妖怪包括老妖褚庸,給一鍋端了!”

    “還真是你干的。”

    秦烈虎感慨,“我當時看到地下宮殿,知曉是老妖褚庸,我當時就想過,會不會是云兒你動的手!不過我當時想云兒你太年輕,叩開仙門也沒多久,應該敵不過這等老妖。”

    “爹,你小瞧二弟了。”一旁秦安道。

    “六年了,云兒實力比我預料的厲害啊。”秦烈虎笑道。

    “老妖褚庸的皮是挺厚,就是萬箭齊發,甚至一些勁弩,都是破不了他的皮毛的。”秦云感慨一句。

    “云兒,是為我廣凌郡城除掉一大患。這老妖盤踞在此,為禍極多,就在他那地下宮殿內便有白骨坑,都是他們吃人剩下的白骨。”秦烈虎搖頭,“這些妖魔,當真該殺。”

    “吃人?白骨坑?”大哥秦安吃驚。

    “人吃牲畜,妖怪也有吃人的,這很常見。”秦云說道,“妖怪也分善惡,也有好妖怪。不過,老妖褚庸這等,的確該殺。”

     “安兒,你二弟殺妖怪褚庸的事,切勿外傳。”秦烈虎囑托道。

    “我懂。”秦安連點頭。

    ……

    而此刻郡守府,郡守府因為駐扎有六百名親衛,自然大的很。

    一位錦袍男子緊張的站在一處小院內候著。

    “郡守大人突然召我,不知何事。”錦袍男子心中發慌,沒辦法,他雖然乃是整個廣凌郡出名的一方豪族‘劉家’的族長,劉家更是被稱作廣凌郡三大家族之一。可這位劉族長卻清楚,他們劉家仗的是郡守大人的勢!在郡守大人面前他們劉家就是一條狗!

    狗,忠心耿耿看家護院。

    主人扔一塊骨頭,狗就搖頭擺尾,歡快的去吃。

    有一天,主人要殺狗了!狗也只能受死!

    “沒做錯什么呀,郡守大人吩咐的事,都做的極好了。”錦袍男子腦海中一個個念頭浮現。

    “劉族長,隨我來吧。”一位老仆走來,笑道。

    “王管家,不知郡守大人突然相召,是何事啊?”劉族長討好的上前,同時朝劉管家手里塞了一張銀票,劉管家瞥了眼是一張一百兩的銀票,露出一絲笑容,這才低聲道:“放心,主人他心情挺好,怕不是什么壞事。”

    劉族長松口氣。

    很快,被引入一花園內。

    一位穿著樸素的灰袍老者和一位青袍人相對而坐。

    “拜見郡守大人,方統領!”劉族長一來,就立即恭敬行禮。

    郡守大人就不必說了,整個廣凌郡掌握絕對權勢的存在,軍政大權于一身,沒誰敢違背他的命令,七品以下先斬后奏,七品以上也是可直接扣押,為了對付妖怪,必須保證‘郡守大人’的一言九鼎!像一些地方豪族,郡守大人隨便找個由頭,便能破家滅族。

    而那位青袍人,則是廣凌郡明面上的第一高人,乃是先天虛丹境強者,為郡守大人的親衛軍統領!

    “你們劉家今年需上供的銀子,就別等年底了。”樸素灰袍老者隨意道,“我半個月內需要,能湊齊吧?”

    劉族長心里疙瘩下。

    劉家,仗郡守大人的勢,大把賺銀子,每年自然是要上供。不過一般都是每年年底,如今這才三月啊。

    “對了,我需要十萬兩。”樸素灰袍老者又加了一句。

    劉族長眉毛一挑,平常每年不是八萬兩銀子嗎?怎么增加了?

    “郡守大人放心,半個月內,十萬兩我一定湊齊。”劉族長卻是根本沒絲毫抱怨。

    “嗯。”灰袍老者微微點頭,“聽說昨晚你家的劉琦,在燕鳳樓沖撞了那位秦府的二公子?”

    “是是是。”劉族長連道,“我已經狠狠責罰了。”

    “運氣不錯,那位秦府二公子沒下狠手。”灰袍老者隨意擺擺手,“行了,下去吧。”

    “是是。”

    劉族長立即乖乖退去,只是心中有諸多疑惑盤旋:“郡守大人怎么突然提到那位秦府二公子了?就算叩開仙門,未入先天,也不算什么吧,方統領還是先天虛丹境的仙人呢!”89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