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四篇 仙人洞府 第二章 玉清妹子
    元符宮主很快也冷靜下來,坐了下來,朝秦云、洪九二人笑了笑,慨嘆道:“有些失態了,讓兩位小友見笑。”

    “元符前輩也是心牽掛宗派未來。”洪九則道。

    “是啊。”

    元符宮主點頭,“老道我年齡大了,怕也見不到我景山派重新成為道家圣地的那天。可只要諸多典籍回歸,我景山派就能不斷變強,一代強過一代,數百年乃至上千年后,景山派定能重新成為道家圣地。”

    秦云、洪九二人點頭。

    其實天下大勢力,對景山派傳承并不是太在意!一是因為景山派不可能將典籍給外人。二是各大勢力也有自己的傳承。就像秦云,他修煉的乃是劍仙傳承,體內法力都是劍仙法力……根本沒法轉修其他流派的。像伊蕭也是如此,修行雷法,也是沒法轉修的。

    反而修煉很粗淺法門的,倒是有可能用強大法門強行轉修。

    而越是頂尖法門,越是無法轉修!

    “兩位小友,我也不瞞你們。”元符宮主道,“另外五塊符牌也的確早有歸處,都不在我景山派內,我景山派和他們五方都有約定!每一方都最多派出兩位修行人,而我景山派則是派出三位修行人,不過,我們景山派早就宣布過,景陽洞府內的寶物,我們只要典籍!其他靈寶法寶等物……任由六塊符牌擁有方去爭,誰爭到歸誰。”

    “可典籍,卻是必須歸于我景山派。景陽洞府所在,我景山派早就布置下重重法陣,沒我景山派允許,就算有符牌也進不去。”元符宮主說道。

    景山派雖然沒符牌。

    可卻將景陽洞府看的死死的!

    “我一個劍仙,也沒法轉修其他法門。”秦云說道,“我們自然不會拿其中任何一份典籍。”

    “我也相信秦云小友。”元符宮主點頭,“只是有些話得提前說清楚,還有,另外五塊符牌的歸處……我也可以簡單告訴你們,有一塊在皇宮內,有三塊分別屬于三個千年大家族,還有一塊符牌,也是在一位先天金丹修行人手上。”

    “這五方,來頭可都不小。”元符宮主笑了笑,“景陽師祖所留寶物讓朝廷,讓那些千年大家族們都眼饞的很,元神仙人也想得到。不過景陽師祖布置的陣法也極了得,完全禁止元神仙人進入,至于先天金丹境進去,卻是有生命之危。”

    “除了危險,就算最終得到寶物出來了!得到的寶物一般就罷了,若是你們得到靈寶?秦云,恐怕朝廷、各方大家族都會想要從你們這強行奪走。”元符宮主說道,“即便你們愿意賣給任何一方,靈寶換得的寶物也太多,也會惹太多人或者妖族眼饞。”

    “沒實力,可護不住寶物。”元符宮主笑看著秦云。

    “元符前輩,你的意思是?”秦云看著他。

    “我景山派只要典籍,不要寶物,如此方才超然。其他各方才不和我們爭。”元符宮主說道,“我說那些,是提醒秦云小友,沒足夠實力,是護不住寶物的!便是先天金丹修行人,除非是最頂尖的那幾位,否則也不敢說能夠獨占一件靈寶。”

    “而秦云小友你的實力,怕是一件‘一品法寶’都是護不住的。”元符宮主說道,“畢竟,一品法寶大多在元神仙人手里。”

    “而進入仙家洞府,冒那么大風險,得厲害寶物又護不住,得普通寶物又不值得。所以我覺得,秦云小友……可以將這符牌賣掉!賣給朝廷,賣給千年大家族等等。”元符宮主說道,“這樣,又沒危險,又悄悄的得到大筆寶物,外人又不知。”

    “這符牌能換多少寶貝?”秦云問道。

    “估計一件三品法寶,還是能換到的。”元符宮主說道,“多了怕就難了!畢竟進去一趟,冒大危險,也不一定得到更好寶貝。”

    秦云和洪九相視一眼。

    “不用換。”洪九傳音道,“你我聯手,得到的寶貝一定比這多多了!而且我們悄無聲息得到的寶貝,只要不說,不公開示人,誰知道是我們拿的?”

    “我們還是打算進仙人洞府瞧瞧。”秦云說道。

    元符宮主見狀,點頭:“也好,六塊符牌如今聚齊,我景山派也得準備下,你們打算什么時候進去?”

    “如今已是四月底,便六月份吧,或者六月往后。”秦云道。

    “好,我現在就回去,并且和其他五方也談好,一定定好日子,便通知你們。”元符宮主說道,“你們這邊,是你們兩位進去?”

    秦云帶洪九來見他,元符宮主就有所猜測了。

    只是他有些疑惑……秦云為何帶洪九去仙人洞府?不請更厲害高手?難道是覺得洪九實力弱好壓榨,好一人獨占更多寶貝?

    “我們倆。”秦云道,“元符前輩,關于我們的消息最好保密。”

    “放心,不過等進入那天,你們六方見面,就沒法保密了。”元符宮主說道。

    “那都是進去之時了,自然無需保密。”秦云道。

    “好,那我便先回去,這次真謝謝秦云小友你們了,讓我景山派得到遺失傳承有望。”元符宮主端起酒杯,秦云二人也端起酒杯。

    喝了杯中酒。

    元符宮主便起身,推開一旁的門,走到外廊道上。跟著嘩的,化作一道雷霆劃過長空,就消失在遠處天際,直奔景山派方向。

    “好快。”洪九也起身走到外廊道上,扶著欄桿眺望遠處,“論飛遁之術,在江州,元符前輩當屬第一了吧。”

    “對,這遁術的確江州第一,被他盯上,妖魔們可都逃不掉。”秦云也走到欄桿旁。

    “馬上就要進仙人洞府了,真有些緊張啊。”洪九道。

    秦云看了眼身旁的洪九:“你如今實力,就敢進仙人洞府,我都有些佩服你。”

    “不是扯著秦云兄你的大旗么。”洪九笑道,“秦云兄,我們現在回廣凌?”

    秦云卻瞥了眼遠處,若有所思。

    “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些事。”秦云道。

    “好。”

    洪九當即悄無聲息離去。

    秦云則是看著遠處,略有些驚訝:“我應該沒看錯。”雖然隔著好幾里地,可秦云視力非凡還是看清了對方模樣。

    當即一邁步,就消失在這酒樓,當然酒樓的酒錢也早付了,他們修行人可不會做出吃霸王餐那等事。

    秦云行走街道人群中,也自然施展著神隱術,周圍行人根本沒注意秦云。

    他隨意行走,速度卻極快,轉眼已是數里之外。

    “嗯?”

    在喧鬧人群中,秦云看著前方,“沒看錯,的確是玉清妹子,只是玉清妹子怎么落到這般地步了?”

    秦云少年時在西山劍園練劍,當時有近四十號人,幾乎都是少年,少女極少。玉清妹子便是其中之一。

    “不是說玉清妹子她父親調任南明郡,她也隨之去了南明郡,并且嫁給南明郡豪族‘歸海家’的病公子了么?”秦云暗暗疑惑。

    ……

    街頭上。

    黎玉清裹著頭巾,穿著普通布衣,穿著布鞋,身后背著一個小娃娃。

    她腰間有著一柄劍,此刻眼神凌厲掃視周圍,周圍早有一群護衛攔截,在正前方正站著一名三角眼青年,這三角眼青年臉上還有一顆黑痣,此刻冷笑看著黎玉清:“弟妹,你可真能逃啊,這都逃到容壇郡了!不過,你以為你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嗎?”

    “歸海程,我夫君剛剛身死,你便這么逼你弟弟的妻子?”黎玉清咬牙。

    “我那三弟都死了,你還想要一輩子給我那病死的三弟守貞潔?”三角眼青年嗤笑,“而且我是他兄長,他死了,我照顧他妻子女兒有錯嗎?”

    “你這是逼我。”黎玉清咬牙道。

    “你劍術挺不錯,可在我面前,你以為你能反抗?”三角眼青年嗤笑道。

    黎玉清看向周圍一個個攔截住的護衛,鏘的一聲拔劍,直接橫在脖子前。

    “你要再逼我,我便自盡于此。”黎玉清眼中有著淚花。

    三角眼青年卻連道:“怎么,你不要你女兒了?”

    “我會帶著女兒一起死。”黎玉清盯著道,眼神中有著決絕。

    三角眼青年看著眼前女子,自從他三弟娶了這個弟媳,他就看上了。弟媳是真美!不同于青樓名妓,不同于常見美女,弟媳‘黎玉清’因為喜劍術,且劍術頗高,自有一股劍俠氣質,加上容貌極美。讓他一直心癢癢的。

    盼來盼去,病懨懨的三弟總算死了,黎玉清的父親也在對付妖怪時身死,沒了依靠,這朵花終于要落在自己手了。只是誰想她竟如此剛烈。寧愿帶著女兒逃離家族,都不愿從了自己。

    “李兄,你有把握拿下她嗎?可別讓她死了。”三角眼青年傳音道,他也是修行人。

    “這娘么劍術頗高,不過我現在離她很近,突然施展法術,有九成把握拿下她,不讓她自殺。二公子,可要出手?”另一位修行人傳音道。

    黎玉清此刻緊張萬分。

    她感受著背后的女兒的體溫,女兒如今才一歲多。

    “蓮蓮,別怪娘。”黎玉清眼中含淚,低聲道,“娘也很想照顧你長大,可娘做不到了。”

    她低聲說著,同時也小心注意著周圍。

    “玉清妹子,好久不見!”一道聲音響起。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