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十六章 心細入微
    帶著這股執著,白小純躺在院子里,身體雖然酸軟,可他隱隱看到皮膚上似乎明顯的堅硬了一些,這一幕,讓他對于成為藥師更期待了。



    直至在院子里躺了大半個時辰,那種酸軟感才消散,白小純立刻爬起來盤膝坐下,目光閃動時從儲物袋內拿出了成為外門弟子后得到的那瓶丹藥以及香藥。



    仔細的看了看后,他深吸口氣,又四下瞄了瞄,這才轉身回到木屋內,直接就取出了龜紋鍋。



    “這些丹藥眼下可以使用了,煉靈之后,應該可以讓我修為從凝氣三層,突破到凝氣四層去,可惜二色火的材料太貴了,火灶房雖有,但我如今不是火灶房的雜役,有些不大方便。”白小純如今對丹藥興趣極大,略一思索,不在遲疑,取出了一色火的木頭。



    “就煉靈一次好了!”他立刻點燃了木頭,頓時一色火燃燒,龜紋鍋上的一條線很快明亮,白小純直接將丹瓶打開,里面有三粒龍眼大小的丹藥,分成三次進行煉靈。



    陣陣銀光閃耀,不多時,三枚有銀紋的丹藥,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手中,直至他又將那根青香也煉靈后,望著面前這四種被煉靈一次的靈藥,白小純盤膝坐下,將清香放在面前后,拿起三粒丹藥,全部扔在了口中。



    隨后擺出紫氣馭鼎功第四幅圖的樣子,按照口訣修行,很快的,他的體內就有靈氣翻滾,這一次他堅持的時間明顯多了一些,體內的修為也在這一瞬活躍,開始了增加。



    一炷香后,他體內的靈氣小河,已是奔流全身,越發的狀態,他開始沖擊凝氣第四層。



    “再堅持一百息,就可達到凝氣第四層!”白小純咬牙忍著第四幅圖的動作,身體幾乎都擺成了一個球,全身傳出咔咔之聲,汗珠子不斷地落下。



    可就在這時,突然的他體內的靈氣出現了一些枯竭,白小純雙眼一凝,突然張口向著面前的青香,吐出一口靈氣。



    這靈氣剛一碰到青香,此香立刻自行燃燒,散出一縷縷青煙,這些青煙如一條條青蛇,在出現后直奔白小純,順著他的七竅以及汗毛孔鉆入,在他體內化作了濃郁的靈氣,使得那條靈氣小河直接膨脹了一倍。



    轟的一聲,一股氣浪從白小純身上三開,擴散木屋,散出院子內,仿佛這里吹起了大風,白小純雙眼內露出喜悅,笑了起來。



    “凝氣四層!”



    他立刻就感受到,體內的靈氣此刻帶著濃濃的生機,在不斷地游走下,全身輕靈無比,低頭時,他看到無數的黑色污垢粘在身上,知道這是體內的雜質再一次被逼出。



    身體一晃,飄出木屋,在院子里清洗一番,白小純神清氣爽,右手掐訣一指,立刻一把木劍從他儲物袋內飛出,直奔前方,速度之快化作一道長虹。



    操控木劍,在這院子內來回飛舞數次后,白小純目中滿意之色更濃,他這口木劍本就不俗,配合凝氣四層的修為,已然具備了一定的肅殺之意。



    “煉靈不錯,若有三色火就好了,可丹藥一樣厲害!”白小純越發覺得靈藥神奇,不管是丹還是香,都是修行的必備之物。



    “一定要成為偉大的藥師,煉制出長生不老丹,然后煉靈十次……不對,煉靈一百次!”白小純心底對于成為藥師的念頭,更為強烈,想到這里,他一拍儲物袋,從其內取出一枚玉簡。



    這玉簡是之前侯云飛帶他去萬藥閣時取來的,里面有一萬種草木的介紹以及圖文,這是唯有香云山才有的特殊典籍,是身為靈童必須要掌握的。



    而僅僅是一萬種草木還不夠,白小純想起侯云飛曾說,只有記住這一萬種后,才可以去換取下一卷。



    他打起精神,體內靈氣運轉,腦海里漸漸浮現出種種不同的草木,他越看越是新奇,仿佛是打開了人生中的另一扇們,這里面甚至還有他換取延年益壽丹所需的那些草藥。



    粗略看了全部后,白小純覺得如果想要將這一萬種全部記住,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可他是什么人啊,他的目標是成為能煉制出長生不老丹的偉大藥師。



    所以他性格中藏著的那股狠勁,就再次爆發出來,不是去簡單的記住,而是每一種藥草都觀察的極為仔細,要將每一種藥草,了解到極致的程度,才會去看下一種。



    當年在許寶財的壓力下,白小純可以瘋狂修行小半年,此刻于這偉大的理想下,他一樣爆發了這種潛力。



    那一株株藥草的圖文,被他研究到了甚至近乎入微的程度,只要一閉上眼,就可以在腦后里將藥草直接形象的勾勒出來。



    甚至覺得還不夠,感慨沒有實物,否則的話他很想將其直接拆開來從內部觀察的更徹底,沒有辦法下,他只能越發看的仔細,無論是紋路還是枝葉,不研究透徹決不罷休。



    最后覺得還是不夠,于是白小純連根部,果實都不放過,如同是將那些藥草在眼前放大了無數倍,去一點點的挖掘。



    甚至還覺得不放心,到了最終,他居然將每一個植物上的絨毛以及毛下的小孔,都進行了深刻的探索。



    時間流逝,很快就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來,白小純每天都在修行紫氣馭鼎功的第四層,體內的修為終于松動了一些,同時不死長生功他也沒有停下,每天都忍著劇痛,一邊在院子里來回奔跑,一邊拿著草木玉簡在默默記住種種藥草,此刻的他已經做到腦海里的草藥開始對比的程度,這已經是玉簡內所沒有記錄的了,他只能自己去摸索研究。



    除此之外,他每次于院子里奔跑時,都會在院子的右上角停頓一下,那里有一片靈田,這些靈田內他種植了十粒草藥的種子。



    這種草藥名為靈冬竹,是他半個月前外出,去了香云山外門弟子的任務石碑下,好不容易尋找到了一個沒有任何危險的宗門任務。



    李青候的話,白小純不敢不放在心上,宗門弟子每半年,至少要完成一件任務的規定,白小純已牢牢記住。



    他選擇的這個任務,貢獻點給的不算少,甚至按照最終交出的品質,貢獻點還會提高,畢竟雖然簡單,可卻要消耗很多時間,至少要在手中種植三個月才算合格。



    而且這靈冬竹可以用自身靈氣去催化,能讓其生長速度加快,只不過白小純實在沒時間去照顧,于是取回來后,就扔在了靈田里。



    “長的好慢。”白小純看了眼靈田,皺起眉頭,他從草木玉簡內看到過對于靈冬竹的介紹,知道這種藥草對于靈氣要求很高,如果沒有靈氣濃郁的土地,那么最好的養殖方法就是以修士自身的靈氣為養分。



    “應該是我這院子的靈田,靈氣已稀薄了很多,所以使得這些靈冬竹的種子生長緩慢。”白小純蹲下身子,抓起一把靈田的土,半晌后喃喃低語。



    “有什么辦法,可以讓這靈田的靈氣更濃一些呢……”白小純想了想,忽然神色一動,右手抬起一指時,龜紋鍋無聲無息的出現。



    看著此鍋,又看著靈田,白小純目中的露出光芒。



    “這口鍋什么都可以煉靈,那么……靈土是否也可以煉靈?”白小純想到這里,頓時好奇,將那些靈冬竹的種子從土里取出后,立刻挖下不少靈土扔在了龜紋鍋內,又取出一色火的木頭,開始嘗試。



    很快的,銀光一閃,龜紋鍋內的靈土,竟一樣出現了煉靈一次的銀紋,只不過更黯淡,可這鍋里的土,明顯靈氣濃郁了太多。



    白小純頓時樂了,也不嫌麻煩,倒出一鍋,又扔進去一鍋,如此循環,用了大半個時辰后,當他的一色火木用的差不多時,這一片靈田已被他全部煉靈一次。



    只不過煉靈的土都是表面的一層,深處的地方他木頭不夠,也就沒有去煉靈,使得此地靈土無根,難以長久保持,隨著時間的流逝會漸漸恢復平凡。



    雖然這樣,可這靈田的靈氣,已經與之前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靈氣之濃,甚至聞起來都有清香彌漫。



    白小純趕緊將靈冬竹的種子種下,站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著,很快的,他就看到一根根綠芽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突破而出,瘋狂的生長起來。



    那生長的速度,眨眼間就到了三尺多高,若是有宗門內專門種植藥草的弟子看到,必定會倒吸口氣,因為就算是修士用自身靈氣去滋養,也很難生長的這么快。



    畢竟……放眼整個修真界,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奢侈到,將煉靈用在了土地上,只是為了種植十株靈冬竹……



    即便是負有盛名的煉靈宗師,也絕對不會這么去做,這實在是太浪費了。



    眼看這些靈冬竹長的不錯,白小純這才滿意,轉身不再去理會,繼續于院子內奔跑,繼續去詳細入微的學習玉簡內的草木知識。



    夕陽西下,隨著天色漸暗,白小純院子中靈田里的那些靈冬竹,已然暴漲到了近乎三尺的高度……而且看起來,似乎還遠遠不是極限,不知三個月后,會生長到什么驚人的程度……



    也是在這一天夜里,白小純放下了手中的草木玉簡,玉簡內的一萬種草木,已被他憑著那股狠勁,徹徹底底的全部記住,且每一株都做到了細致到驚人的程度,甚至還看出了玉簡圖文內對個別藥草的介紹,似有矛盾的地方。



    “明天一早,我就去換草木第二篇,不知道萬藥閣用什么方法考核一個人是否有學習第二篇的資格,莫非是背誦?”



    白小純抬起下巴,小袖一甩,剛想發下一番豪言壯語,但又覺得不放心,干咳一聲,拿起玉簡,再次溫習起來,很擔心明天換取草木第二篇的考核出現問題。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