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159章 不死金皮!
    對于其他人來說,這是罕見的地脈巔峰潮汐,這幾千年來,只有八百年前血溪宗的無極子,成功開啟了九次潮汐。

    可對白小純而言,這不僅僅是地脈巔峰潮汐,這同樣也是他不死長生功的一次飛躍!

    從不死銀皮,踏入不死金皮的過程!

    他的身體,盡管有李青候送出的保命法寶形成的黑色覆蓋,可依舊阻擋不住白小純全身的皮膚,逐漸散發出的璀璨金芒。

    不死長生功,不死卷的第一層,在這一刻,白小純即將修煉成功!

    他的生命第一層桎梏,已然突破,這種事情,多少年來雖罕有,可卻不是沒有人做到過,畢竟不死長生功的不死第一卷,其目的就是突破桎梏。

    可……白小純卻是第一個,在突破了桎梏后,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于突破后,再次猛進!

    生命五大桎梏,一層層之間沒有太多的關聯,都是單獨存在,如同一個個原本固定了大小的圓圈,可這一瞬,這固定的圓圈,在白小純身上,在這猛進中,突變的膨脹擴大!

    驚天動地!

    轟鳴巨響在他體內回蕩,他的皮膚金色光芒越來越多,不死長生功的全面運轉,更因生命桎梏的突破,使得他體內的第九層潮汐,使其轉動速度加快不知多少倍,從而牽引了蒼穹上的第九輪漩渦,讓這漩渦在猛烈的加速下,吸來的地脈之氣更為驚人。

    如同一個良性循環,更多的地脈之氣,讓他體內第九層靈海塑造加快,使得不死皮的金光更多,加速了第九輪潮汐的轉動。

    這個循環,在這一瞬,仿佛沒有止盡,越來越快。

    在白小純加快速度的同時,宋缺用近乎透支的手段,施展血溪宗秘法,借助他之前布置的陣法節點,去抽吸地脈之氣,一樣加快速度。

    對其他人來說,潮汐的時間是固定了,可這一次,在白小純與宋缺身上,這固定被打破,對于他們而言,只要有了足夠的地脈之氣,一瞬間吸來或者是一個月吸來,沒有區別。

    就在這時,宋缺所在之地,巨響滔天,他的第八輪潮汐漩渦,盡管有鬼牙在四周試圖轟開防護干擾,可依舊還是成功!

    瞬間,他體內第八輪潮汐爆發,宋缺在閉關之地,眼中露出癲狂與激動。

    “第九輪潮汐,開!”

    隨著低吼,宋缺閉關之地外面的鬼牙,面色一變,立刻就看到天空上,宋缺的八輪漩渦上方,此刻赫然出現了……第九輪漩渦。

    天無二日,但這一瞬,隕劍世界的蒼穹中,卻是同時存在了兩輪九層潮汐漩渦,觸目驚心,撼動心神。

    整個隕劍世界的所有人,全部轟動,而其他幾個包括上官天佑在內的,依舊試圖維持潮汐開啟的弟子,在這一瞬,面色全部蒼白,絕望中,他們的潮汐不受控制的枯萎終止。

    根本就無法去與那如王者般的兩大九輪潮汐去比較,更不可能在出現了兩個九輪潮汐后,還能去吸收地脈之氣。

    “我不甘心啊!”上官天佑牙齒都要咬碎,嘶吼瘋癲,他的潮汐,中止在了第五輪,選擇筑基之后,他眼中殺機滔天,他有無盡暴虐要去宣泄,此地人多,他不能選擇白小純,于是與鬼牙一樣,選擇了宋缺。

    此刻咆哮,筑基之后驀然沖出,直奔宋缺所在之地。

    “白小純,你去死吧,宋缺,你也去死吧!”他的心底怒吼,筑基速度全面爆發。

    還有趙柔,此刻也苦澀的不得不放棄,五輪潮汐,一樣五輪潮汐的,還有許小山。

    而其他幾人,都是二三不等。

    此刻整個隕劍世界內,還在地脈筑基的,只有白小純與宋缺!

    這些最后一批潮汐枯萎的弟子,一個個也都帶著怒意與憎恨,要么選擇白小純,要么選擇宋缺,可總體來說,選擇白小純的多了一些,畢竟墻倒眾人推,如今的白小純在所有人看去,已然是岌岌可危。

    而丹溪宗趙柔選擇的,是擊殺白小純,可就在她結束潮汐的剎那,卻突然發現,被自己煉制成傀儡毒尸,放在此地守護自己的公孫婉兒,居然……消失了。

    無影無蹤,沒有任何痕跡,就連感應,也都消散,這一幕,讓趙柔內心一震,不敢深想,帶著驚疑不定,立刻飛奔白小純那里。

    “再快一些!”白小純閉著的雙眼內,血絲彌漫,他焦急,他要更快一些,他不能讓洞府外的同門,為守護自己而付出生命。

    就在這時,洞府驟然震動,如地動山搖,白小純所在之地,被一股股大力,直接轟開,外面符箓組成的防護光幕,此刻直接四分五裂。

    在如此多人的圍攻下,白小純的符箓能堅持這么久,足以超越其他天驕的陣法以及其他準備,可眼下,還是崩潰開來。

    隨著陣法的崩潰,外面的三宗弟子,直奔白小純這里而來,一個個展開神通,轟向白小純。

    好在方林以及九島,被北寒烈與侯云飛阻擋了腳步,無法第一時間到來,再加上靈溪宗的弟子也有另外兩人地脈筑基,一起圍攻,使得此刻出現在白小純四周的,絕大多數是凝氣弟子。

    他們人數雖多,術法雖多,可在轟來時,卻被白小純身體外的神鶴盾,急速的阻擋。

    可侯云飛與北寒烈,他們在凝氣時就不如方林與九島,此刻筑基,一樣不如,哪怕依靠人數圍攻,以牽制為主,依舊還是險況連連,受了重傷,可哪怕吐著鮮血,侯云飛也依舊瘋狂的阻擋。

    北寒烈遲疑了一下,嘴角鮮血彌漫,體內傷勢很重,略微退后,他來幫助可以,但不愿為白小純這里付出性命,此刻眼看洞府崩潰,他覺得大勢已去,立刻后退。

    方林沒有追殺,而是瞬間直奔白小純而去,與其他凝氣弟子一起,要去轟開白小純身體外的神鶴盾!

    “找死!”九島眼中殺機一閃,他筑基不久,不敢動用太多修為,擔心道基不穩,可眼前這個侯云飛,似乎毫不在意道基是否會不穩而崩潰,如瘋了一樣出手,這才讓他被牽制。

    此刻低吼時,他心中惱火,泯滅之力爆發,四周形成一片滅絕之意,向外猛地擴散,直接落在了躲避不及的侯云飛身上。

    侯云飛鮮血噴出,身體倒卷而去,全身骨頭碎裂不少,口中鮮血止不住的溢出,想要掙扎的站起,可卻做不到,只能悲哀的躺在那里,望著遠處,被上百人圍攻,已看不見身影的白小純的方向。

    “小純,都怪我沒用……”

    至于其他靈溪宗的弟子,此刻一個個也都重傷,好在此地的三宗弟子,都是爭奪時間去滅殺白小純,無心死戰靈溪宗弟子。

    畢竟這些三宗弟子,都想第一個滅殺白小純,因為靠的越近,白小純死亡時,爆發出的地脈之氣,吸收的就越多。

    而這些近乎力竭的靈溪宗弟子,沒有多少戰力,只能看著被上百人圍攻的白小純,苦澀中露出悲傷。

    巨響驚天,方林與九島,本就是天驕,又是七輪潮汐地脈筑基,帶著上百凝氣弟子,在這轟擊下,白小純身體外的神鶴盾,快速的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白小純,你去死!!”

    “將你的地脈之氣回歸世界,方某雖無法繼續潮汐,可卻能讓我丹溪宗弟子,再多幾個地脈筑基!”

    “白小純,決不允許你成功凝聚!”四周眾人低吼出手時,那神鶴盾轟的一聲,直接崩潰爆開。

    這掌門師兄送給白小純的法寶,在碎裂的剎那,突然的,里面傳出一聲鶴鳴,神鶴之魂,驀然飛出,籠罩白小純,再次阻擋四周眾人。

    可卻飛快的黯淡,就在完全黯淡的一瞬,最后一批潮汐枯萎的三宗弟子,也出現在了此地,加入到了圍攻中,這些人,盡管最多的只是五輪潮汐,最少的只有一輪,可畢竟都是地脈筑基,他們的出現,僅僅是一次出手,就立刻讓那神鶴發出一聲悲鳴,直接潰散。

    尤其是丹溪宗趙柔,出手極為狠辣,此刻在神鶴碎滅的一瞬,直接一指點出,要穿透白小純的眉心。

    “你就算現在九輪潮汐被中斷,以八次潮汐筑基,也都難逃一死,靈溪宗……都該死!”趙柔絕美的容顏,此刻露出怨毒,剎那碰到了白小純的眉心。

    可她想象中白小純頭顱爆開的畫面卻沒有出現,而是被一股大力猛地彈開,退后數丈,此刻其他人的攻擊也陸續的落在了白小純身上。

    轟鳴滔天,白小純全身黑色的皮膚散出黑芒,全部阻擋。

    “該死的,他居然還有防護!”

    “這白小純的防護準備,如此深厚,他一定是斷定自己可以九次潮汐,知道會引起眾怒,所以來的時候,才準備了這么多!”

    “多少都沒用,今日他吞了多少地脈之氣,就要吐出多少!”

    術法擴散,七八個筑基修士同時出手,上百凝氣弟子全力轟擊,即便是李青候送給白小純的保命之寶,也快速的扭曲,在堅持了少頃后,“咔”的一聲被打散,重新化為白小純腕上的手鐲,其上幾道裂紋顯現,若非這些人剛筑基不敢用出全力且各有打算,怕是會徹底碎滅。

    在這黑芒消散的同時,也露出了白小純全身上下,一片金光無盡!

    如同金身!

    “殺!”趙柔目中露出快慰,瞬間臨近,右手食指抬起,正要繼續一指穿透白小純的眉心,可就在她靠近的剎那,白小純的雙眼,猛的睜開!

    那是一雙……野獸般的雙眼,帶著無盡的瘋狂,更有滔天的怒意,這一刻,似乎整個世界,都瞬間凝固!

    -----------------

    大家呼聲這么高,那就今晚約!!不會等到12點,估計10點左右吧,順便呼喚自動訂閱~~~(未完待續。)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