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727章 我最恨耍賴的!
    白小純好心的提醒了一句,這話語里說出的數字,不但讓粉衣青年內心狂震到快暈了,就連四周的眾人以及外面的那些魂修,也都一個個倒吸口氣,實際上煉靈十四次與十五次,的確完全不一樣。

    要知道十五次,就已經是具備了天人之力,甚至可以讓元嬰大圓滿的修士,以此去感悟天地了,所以這種煉靈之寶,任何一個都價值極大,甚至幾乎絕大多數,都被掌握在各個煉靈家族以及權貴世家手中,輕易不會流放出來。

    且數量很少,畢竟能煉靈成功的幾率,也是極低,如巨鬼王那里,白小純立下那么大的功勞,甚至還肩負去煉魂壺的重任,關乎巨鬼王的功法缺陷,他當初也只是給了一把煉靈十六次的長槍。

    不是他吝嗇,而是對他來說,煉靈十五次以上之物,也都沒有多少,更不用說其中幾乎都是適合天人使用。

    所以,煉靈十四次到十五次這種事情,若是用魂藥去計算,沒有人能說的清,到底多少是適合的,白小純這里開價八千多萬魂藥,這價格的確夸張,可仔細一想,眾人也都明悟,這畢竟不再單純是一件法寶,而是給人一個去晉升天人的機會!

    蠻荒晉升天人,就是去借助煉靈十五次以上的法寶,感悟天地,讓自己天人合一。

    “你還是考慮一下吧,你看,就算你現在說滿意了,按照你的十倍價格來算,你最多才給我……咦,也是八千多萬啊,你完了……”白小純嘆了口氣,覺得這粉衣青年有些可憐,好心的說道,可說到一半他反應過來,看向粉衣青年時,更為同情了。

    白浩魂聽到“十倍”,心底長嘆,暗道自己這師尊真夠敗家的了,算錯了帳,一下子就少了六千多萬魂藥啊……

    而那粉衣青年聞言更是暴怒吼道,“你閉嘴!!”,整個人好似抓狂,雙目如要滴血一樣,白小純的話語在他看來,就是在嘲諷戲弄自己。

    “我不滿意,你給我繼續煉,繼續煉!!我就不信,你這第十五次能成功!!”粉衣青年歇斯底里一般,大吼大叫起來,可他身邊的那兩個老者,此刻早已面色煞白了,他們覺得膽戰心驚,此刻連忙上前拉住粉衣青年,紛紛勸阻。

    “給我滾開,白浩,我繼續和你賭!”粉衣青年已經抓狂了,他不能不賭,賭的話他知道自己有可能會贏,可若是輸了,他就徹底大敗,那代價太大,他承受不住,死都不能說滿意。

    白小純深深的看了粉衣青年一眼,沒有繼續開口,而是拿著玉佩,轉身踏入內屋,他的身影被無數目光與神識鎖定,此刻這里所有人,都是內心狂跳不已,他們看著白小純的身影消失,想要繼續觀察,卻發現白小純的內屋里,有禁制光芒閃耀,不但阻擋了所有的神識,甚至在這禁制光芒內,還有一股讓人哪怕動用了手段,也都難以看清的隔膜!

    這隔膜,自然是面具之力,若有人具備足夠的實力,將這阻隔破除后,能看到白小純正常煉靈的一幕畫面,只不過有資格看到這個畫面的,唯有半神修為。

    這也是白小純刻意而為,畢竟單純的禁止觀看,不是最好的掩飾,這種掩飾中存在的畫面,可以打消那些強者的疑慮。

    從一開始,白小純就是這么設置的,依靠面具之力,化作他最好的掩護,而眼下,在白小純這里煉制時,外界來臨的魂修數量已越來越多,密密麻麻,不但八十九區都滿了,就連半空中也都是人,黑壓壓一片。

    各種議論,鼎沸的聲音,此起彼伏,形成嗡鳴,傳向八方。

    “這白浩必定是玄品煉魂師,而且還是玄品中的巔峰!”

    “任何玄品煉魂師,都有一些特殊的手段,去讓自己的成功率加大,只是這煉靈十四次到十五次,那些手段就算再厲害,也都只能去撞大運一般!”

    “實際上,這一次的豪賭,已經不是去看煉魂師的手法了,這就是在比運氣啊……”

    “不過不管如何,這一次之后,這天下第一煉靈鋪,哪怕不算徹徹底底的名副其實,可也必定轟動魁皇城了!”

    在這眾人討論時,粉衣青年身體顫抖,面色蒼白毫無血色,腦海里一片空白,這件事太大了,他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整個人都要崩潰。

    “怎么會這樣……”

    “按照我的計劃,是沒錯的……可他怎么能次次都成功?我已經準備了這么多的魂藥應該夠了的啊,可他竟沒有失敗一次!”

    “這一次,他必定失敗,只要失敗了,我就成功了!”

    時間慢慢流逝,鋪子外來的人越來越多,可卻沒有人不耐,實在是煉靈十四次到十五次,在眾人的認知中,本就耗費時間,此刻雖在議論,可他們的目光與神識,卻是緊緊的盯著內屋的大門。

    白浩魂面無表情的飄浮在一旁,可心中卻是連連嘆息,他覺得自己這個師尊,實在是太吸引仇恨了,而且更擅長絕地反擊,這一次就是這樣……

    看著粉衣青年那披頭散發的樣子,白浩魂都覺得有些同情了,暗道你找誰麻煩不好,偏偏來得罪我師尊……

    直至過去了一個時辰,白小純依舊沒有出來,實際他進了內屋后,盤膝坐下就開始吐納了,沒有去煉靈,直至過去了三個多時辰后,白小純長長吐出一口濁氣,睜開眼后,琢磨著時間差不多了,這才搖了搖頭。

    “我真不想坑你,可沒辦法,我都勸你別繼續了,你非要堅持,我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的。”白小純覺得自己還是很純潔很善良的,嘆息中開始煉靈,很快的,他手中的玉佩,就出現了第五道金紋,更是有一股天人的感覺,隱隱在這玉佩上彌漫,其內那條蛟龍,也都更為清晰,甚至給人一種好似天人魂的錯覺。

    “是個好寶貝啊。”白小純很是心動,這玉佩在他手中連續煉靈后,已經被他琢磨透徹,知道一旦發動,就可讓其內那條蛟龍虛影幻化出來,威力不俗。

    把玩一番,白小純這才起身,深吸口氣后,他裝出一副精力消耗極大很是虛弱的樣子,額頭帶著汗珠,甚至身上都充滿了汗味,面色蒼白的走出內屋。

    在他走出的瞬間,無數目光神識,剎那就凝聚過來,尤其是看向他的手掌,在看清他手掌中的玉佩后,外界剎那就安靜了。

    這短暫的寂靜之后,爆發出的,是驚天動地的驚呼喧嘩之聲。

    “天啊……這……這……”

    “十五次!!我感受到了上面的天人氣息!!”

    “成功了,他居然真的成功了,這可是煉靈十五次的法寶啊!!”無數人眼熱。

    “這種煉靈十五次的法寶,任何一件都能在拍賣會上拍出無法想象的天價,這白大師,他竟親手煉出!!”四周的聲音化作音浪,一**不斷地掀開,轟鳴小半個魁皇城,更是將粉衣青年的聲音,也都完全壓了下去。

    “不可能……不可能……這不是真的……”粉衣青年目光渙散,整個人哆嗦中連連后退,仿佛絕望一般,先是失魂落魄的喃喃,而后整個人如發狂般,發出咆哮嘶吼。

    “你看,我剛才都好心好意的勸你了對吧,讓你別繼續了,你卻硬是不聽。罷了罷了,我這人就是心軟啊,打個折零頭抹了你給我八千萬魂藥好了……誒,不對,還有你說的滿意了要給十倍的,八億魂藥……”白小純眨了眨眼,被這個數字震了一下后,眼巴巴的期盼著看向粉衣青年。

    “你可千萬別再繼續了啊……聽話……別鬧!”

    這一幕,也讓一旁的白浩魂,心底越發古怪,他此刻對于師尊是真的算錯了帳還是故意挖坑,實在拿不準了,只覺得師尊高深莫測,等閑猜測不透。

    “白浩!!你坑我,你一定沒算錯帳!!你是故意的要坑我!!”粉衣青年噴出一大口鮮血,心底哀嚎后悔,他之前本打算退縮,是決定白小純算錯帳,這次繼續要求煉靈,可眼下的結果,讓他決定自己一定被對方耍了,心底怒意滔天,身體卻驀然倒退,居然要逃出這店鋪,他已不敢去繼續賭了,這代價之大,別說是他,就算是他的家族,也都承受不起,此刻他一想到那八億魂藥,心神都顫抖,腦海里唯一的念頭,就是趕緊離開!

    “我坑你?什么意思,你別跑,把魂藥結清,你敢賴賬!!”白小純一愣,琢磨對方什么意思,自己算錯帳了嗎?他是真的沒意識到自己算錯了,正納悶時,眼看對方要跑,白小純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怒了,他覺得自己之前好心勸說,這家伙不領情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誣賴自己算錯帳,太欺負人了。

    “我最恨耍賴的!”白小純大喝一聲,身體剎那一步走出,那粉衣青年身邊的兩個老者經歷這一幕幕后,早就擔驚受怕的嚴陣以待了,此刻上前阻擋,可相互在碰觸的瞬間,這二老就噴出鮮血,身體倒退而去,白小純速度飛快,沒有絲毫停頓,直接就出現在了粉衣青年的面前,右手抬起,直接一巴掌掄了過去。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