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第907章 如魚得水
    甚至在這玉簡上,也有記錄在白小純之前,這悠久歲月里,曾有三位星空道極宗如今已經隕落的天人老祖,也修煉過此法。

    里面也有這三人的一些修煉心得,其中大都是語帶遺憾,更有一人說出,如這日月長空訣完整,以此修至半神,那么哪怕在半神中,也都可以成為強者!

    實在是此法太過霸道,與其他天人道法完全不同,煉化天地靈力存于體內,在自身體內形成日月,不斷地蘊養后,一旦日月從體內升起,就可讓蒼穹多出一輪太陽,多出一輪皓月!

    其威力之大,足以讓人驚心動魄!且修煉此法,不需要有任何提前的輔助之功,只要到了天人境,就可修煉,如能包容萬象,可與任何功法完美契合。

    只是其缺點一樣讓人無奈,只有前三層……甚至這第三層,還是后人推衍出來,與真正的第三層,必定存在一些偏差。

    而一旦修煉,要么就是此生終止在了天人中期,要么就需要在天人中期時改變功法,所以至今為止,也就只有三人修煉,且最后都是在天人中期時,換了神通。

    “其他的不適合,不如就修煉這個……我雖沒有后續的功法,可我那弟子身為冥皇,無所不能更是聰明絕頂啊,說不定他能給我推衍出后面的那幾層。”白小純仔細的衡量之后,一咬牙,拿起日月長空訣,一晃之下,走出了星空閣。

    出現時,已回到了其居所之處,立刻就閉關研究起來,越是深入了解這日月長空訣,白小純就越是心跳加速,覺得此功不應該叫日月長空訣,如此厲害應該起名叫日月驚天訣才對!

    “前三層都是養月篇,直至第三層大圓滿后,就可讓體內蘊養之月橫空出世!”

    “而中間缺失的三層,應該就是養日篇……”

    “這么來看,最后的三層,莫非就是日月同出,輝煌蒼穹天地!”白小純吸了口氣,感慨之余,也開始嘗試修煉。

    同樣的,對于修行不死血所需的生機之力,以白小純現在的身份,直接就從星空道極宗內,調出了大量擁有旺盛生機的草木。

    更是以其太上長老的身份,發布了宗門的一道任務,使得整個星空道極宗的丹道修士,都來為他煉制丹藥。

    只是那些人煉出的丹藥,差強人意,白小純還是覺得自己煉制的會更好,可他糾結了好久,最終只能長嘆一聲。

    “我不敢煉啊,每次煉丹都出點意外,如今我在這宗門內,上面還有半神老祖呢,一旦出了事,就麻煩了。”白小純覺得有些遺憾,只能勉強用那些弟子的丹藥,雖如此,可在量大的情況下,也使得他在修煉不死血上,有了突飛猛進。

    可他心底,還是糾結自己沒法親自去煉丹的事情。

    時間流逝,轉眼過去了三個月。

    這三個月里,白小純沉浸在修煉中,無論是不死血還是日月長空訣,都不斷地提高中,他也終于感受到了身在一個大宗門內,且處于近乎巔峰的地位后,能享受到無與倫比的修煉資源。

    可以說這三個月,他消耗之大,若是放在逆河宗,不說把逆河宗吃空,也必定讓逆河宗元氣大傷,但如今在星空道極宗,這些損耗,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要知道在長城沒有崩塌前,長城上的消耗要比白小純這里大了太多太多,就算是那樣,星空道極宗也都能始終源源不絕的供應,可想而知星空道極宗數萬年的底蘊,其深厚的程度,實在是難以想象。

    甚至白小純對比之下也已發現,同樣是半神,可魁皇城的四大天王,與通天河區域的源頭宗門之間,差距不小。

    先不說兩個半神個人之間誰強誰弱,僅僅是從勢力與資源上,源頭宗門就足以碾壓魁皇朝的天王,不過雖如此,可白小純在如今這個高度后,也同樣發現了通天河區域的弱點所在。

    那就是……戰意與彪悍!

    相對于蠻荒內艱苦歲月成長起來的魂修來說,通天河區域的修士,大多數都如同溫室的花朵,無論是血性還是野心,都不如蠻荒之修。

    或許也正是因此,才使得雙方處于某種程度上的平衡,只是如今隨著長城的崩潰,很難說這件事情對于蠻荒以及通天河區域,哪一方有利。

    此事太大,白小純只是略一琢磨,就覺得頭痛無比,索性不去考慮,安心修行,同樣的,在這三個月里,他麾下的勢力增長也是驚人。

    張大胖與許寶財二人,不愧是在星空道極宗混了這么多年,雖平日里都是小心謹慎,可終究還是有屬于他們的人脈。

    短短的時間,就拉攏了大量的星空道極宗內原本不得志的弟子,成為了白小純這第六位太上長老的勢力。

    其中元嬰長老,足有九位之多,馮有德正是其中之一。

    至于結丹以及筑基修士,更是數量龐大,隱隱的已在星空道極宗內,出現了自成一脈的氣勢,這方面實際山要歸結于白小純當年在空城時的經驗,使得張大胖與許寶財收獲多多,幾乎就是拿著照搬出來,同時推陳出新,才使得勢力的建立速度如此之快。

    而李顯道那里給白小純的交代,也有了結果,李顯道對于這件事情很是果斷,原本他也沒打算那么狠厲,可在了解了真正的情況后,他心知肚明,自己一旦沒處理好,怕是之前的化解就會成為泡影不說,與白小純之間的關系,也將更為惡劣。

    而他身為天人老祖,子嗣眾多,自然果斷,直接就將那位對張大胖與許寶財出手的元嬰長老的人頭,送到了白小純的面前。

    至于李元圣,則是被廢了修為,關押在原本關押張大胖與許寶財二人的牢獄之中,此事做的讓白小純也都說不出什么,張大胖與許寶財更是滿意。

    如此一來,也就緩和了關系的同時,多多少少也化解了之前因逆河宗而起的摩擦。

    與此同時,隨著白小純的地位的穩固,隨著勢力的擴展,根本就不需要他去說什么,空城內他的客棧茶館,被鳩占鵲巢的天空會,恭恭敬敬的歸還。

    而天空會當年的那位大頭領,也都哆哆嗦嗦的親自求見白小純,那一臉恐懼忐忑的樣子,生怕白小純不悅。

    其心中的感慨更是無限,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這當年與自己天空會爭奪空城資源的白小純,在數十年后的今天,搖身一變,已成為了需要自己仰望的星空道極宗第六位天人太上長老。

    對于天空會大頭領的求見,白小純欣然接受,也沒有去多說什么,他覺得自己在這天空會身上,還是學到了不少學問的,否則的話在魁皇城時,面對九幽王世子的刁難,面對那兩個玄品煉魂師,他還真沒辦法去處理。

    不過他越是沒說什么,天空會的大頭領就越是緊張,離開后全身被汗水浸透,風一吹就忍不住涼颼颼的,與他一起到來的許寶財眼珠一轉,立刻就恐嚇了幾句,嚇的天空會大頭領回去后,趕緊送來了一大筆賠償,這才讓張大胖與許寶財滿意。

    時間再次流逝,又過去了數月,白小純在星空道極宗,已徹底站穩,其勢力也成了規模,其名氣已然傳遍通天河區域,被其他三脈源頭宗門也都知曉。

    甚至蠻荒中,也都聽說了星空道極宗的這第六位天人白小純,一時之間,蠻荒內人人咬牙切齒,可心中多少都覺得這個白小純神出鬼沒,要知道在他們的認知里,對方這些年可都是在蠻荒中,可到了最后,也都沒人找出這白小純的一絲蹤跡。

    而知曉白小純在蠻荒身份的那些高層強者,一個個都心中感嘆無限,尤其是大天師,在其天師殿內,拿著有關星空道極宗的情報,良久不語。

    巨鬼城內的巨鬼王,也在知道了這件事后,嘀咕了幾句。

    “小兔崽子,臨走前也不和我說一聲,等我下次看到他,非揍死這小崽子不可!”

    與此同時,在蠻荒的蒼穹中,虛幻里似有一條長河,河水深處有一座黑色的宮殿,此刻穿著帝袍,帶著帝冠,一臉威嚴的白浩,其臉上的顏色與冷漠,只有在看向星空道極宗的方向時,才會化作柔和與孺仰。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