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022、帝火真氣
    這可真的是意料之外的收獲。
        說實話,李牧這一次來參與不死天帝傳承之事,是抱著壞別人的事的目的來的,只要阻礙雷道祖山以及域外天魔的勢力,不得到不死天帝的傳承就可以。
        至于自己能否得到,他其實并不怎么抱有太大的希望,也不是很有興趣。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機緣在此,竟然在這炎池殿中,吸收帝火而突破了。
        不但境界修為晉入到了大道一重天境界,連體內真氣的性質,好像都發生了變化。
        李牧運轉真氣,渾身頓時有金黃色的火焰流轉。
        一拳擊出,帝火澎湃,真氣化作火焰狀,帶著恐怖的炙熱之力,與之前的五彩帝火有一些相似,雖然沒有五彩帝火那種可怕的灼燒萬物的威能,但也遠超一般的神火異火。
        咻咻咻!
        打神鞭第三形態的飛刀旋轉飛舞。
        與以前不同,刀身上繚繞著金色火焰,附著著李牧的真氣,殺傷力遠超昔日,猶如赤火流空,似是隕星亂墜,飛刀斬過,在半空之中,都能留下一道火焰痕跡。
        “聚!”
        李牧清喝。
        嗖嗖嗖!
        滿天金色流火飛刀匯集而來,化作一柄完整的巨刃。
        這巨刀足足三米多長,半米寬,赤金色,鋒刃森寒,刃口宛如波浪一樣起伏,一面是利刃,一面是寬十厘米的刀背,刀身上有如游龍一般的血槽。
        “這應該是打神鞭的第四形態了。”
        李牧揮動赤金巨刀,如臂指使,流暢順利到了極點,有一種一刀斬出,可以開天辟地,斬滅一切的力量感,尤其是運轉真氣的時候,赤金巨刀燃燒著金色的熊熊烈焰,連虛空都能撕裂,簡直恐怖到了極點。
        “混沌世界的各大強者,將四刃傷神刀稱之為打神鞭,也許并不完全準確,他們可能見到的是它的第二形態,四道黃金鎖鏈刀意宛如鞭子一樣,但實際上,它的形態并不固定,第一形態是四刃怪刀,第二形態是黃金刀鞭,第三形態是一百二十柄飛刀,第四形態是一柄赤金巨刀,會不會有第五形態?現在開始覺得,這柄神兵,絕對不簡單。”
        李牧適應著手中的巨刀,若有所思。
        他感受著體內經脈通道之中的橙黃色火焰真氣,領悟其中妙處。
        自從融合了五彩帝火之后,李牧的真氣就自動轉化為這種色澤形態了,蘊含著五彩帝火的部分威力,運轉真氣時,火焰效果無比霸氣炫酷。
        “以后,就叫它【帝火真氣】吧。”
        李牧以前修煉的是五帝長生經,五種真氣最終化作一縷混沌氣,之后又化作了黃金符力,真氣的性質在變化,威力也一直都在提升。
        到如今,全部真氣化作了【帝火真氣】。
        這種真氣無疑是所有屬性的真氣之中,威力最強也是最霸道的一種。
        除了真氣化作了金黃色的火焰帝火真氣之外,李牧還察覺到,在自己的丹田之中,有一顆五彩色的小火苗,微微閃爍流轉,正是之前被自己吞噬掉的五彩帝火的樣子。
        他倒也不是特別驚奇。
        這是沒有被完全煉化的五彩帝火的具象化。
        李牧很清楚,等到自己將體內的五彩帝火完全煉化之后,丹田中的這顆火苗就會消失了。
        用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李牧完全適應了自己的新力量。
        “時間差不多了,先離開這里,找到其他人才是要緊。”
        李牧心里牽掛清風明月和菜菜袁吼等修為不足的朋友,因此不再運功煉化五彩帝火的力量,而是轉身離開。
        如今他身具帝火的力量,根本不用懼怕其他的神火和異火,身形躍起,駕馭赤金巨刀,在火海上空飛過,因為不辨東西南北,所以只能到處亂找。
        片刻之后,李牧誤打誤撞地找到了炎池殿的后門。
        門外傳來打斗之聲。
        李牧心中一動,直接沖了出去。
        ……
        “呵呵,人族軍部明夜司三大掌劍使?太好了,將你們埋葬在這里,等于是削弱了人族的力量。”
        一個白面雙劍書生模樣的年輕人,臉上帶著凜冽的殺意,一劍刺穿了嬴冰的左肩,一腳將他踢飛。
        宋別已經傷勢頗重,正盤膝而坐在門口運功療傷。
        另一邊的離殤傷勢也不輕,在于另外一個黑衣長槍的對手對峙換招。
        那黑衣人槍法如龍,極為精湛,氣勢狂暴,一槍強比一槍,將離殤的雙劍完全壓制,時而在離殤的身上,留下一簇簇血花。
        離殤只能勉強做到要害部位不被刺穿。
        他不能后退,因為運功狀態之中的宋別就在身后。
        “域外天魔?留下名字來。”嬴冰雙劍揮舞,勉強格擋,怒吼道。
        白衣雙劍年輕人淡淡一笑,道:“呵呵,怕你們不成,殺你們的,是【黑白雙魔】,到了地獄,記得向閻王說清楚,嘿嘿。”
        域外天魔與人族是死敵,一見面就是殺。
        離殤和嬴冰知道這一次遇到了發麻煩。
        二人拼命抵擋。
        但是無奈之前剛剛逃出炎池殿的時候,猝不及防之下,被對方偷襲了,宋別瞬間重傷,他們兩個人也被動搖了功體,被對手占了先機,在白衣雙劍和黑衣長槍的搶功之下,已經是搖搖欲墜。
        噗!
        長槍洞穿了離殤的大腿,猛地一震一挑,將他直接挑飛出去,朝著炎池殿大門后的火海摔去!
        同時,白衣雙劍強行破開了嬴冰的劍架,劍尖宛如毒蛇,直刺后者的咽喉!
        一瞬間,死亡降臨。
        嬴冰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只能閉目等死。
        離殤看到這一幕,目齜欲裂。
        但他身體失控,朝著火海之中墜落,自己已經是死在眼前,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根本無法救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昔日并肩死戰的袍澤,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
        而就在此時,奇跡降臨——
        “回去。”
        一個稍微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離殤只覺得自己后背,一只炙熱的大手出現,將他托住,然后巨力涌來,將他一下子推出了炎池殿火海。
        同時,一道金色流光從身邊流射而過。
        空氣瞬間著火。
        炙熱的炎力爆溢。
        離殤只覺得視線之中金光一閃,一切驟然靜止。
        然后他驚喜若狂地發現,嬴冰沒有死。
        因為一個身著白龍甲胄,面帶賞善罰惡神面,渾身燃燒著金黃色火焰的人,擋在了嬴冰的身前,手中握著一柄巨大的有些夸張的赤金巨刀,一刀就將刺向嬴冰的長劍斬為猩紅色的鐵水,像是鮮血一樣,滴答滴答地墜落地面。
        “你……”白衣雙劍年輕人亡魂大冒,急速后退:“什么人?”
        黑色長槍年輕人也是萬分警惕,沒有貿然出手。
        李牧一眼掃過,看到三大掌劍使都受了傷,道:“這是怎么回事?”
        嬴冰一聽這聲音,這才難以置信地反應過來,眼前宛如神兵天降一樣出現的人影,好像是自己家新任的司主大人?
        但,不會吧?
        司主大人之前一直都是王者境的弱小修為吧,成為明夜司司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打神鞭和陣法手段厲害,剛才那一瞬間展現出來的實力,令道尊境的嬴冰,也感覺到了一絲絲恐懼。
        “嗯?”李牧看嬴冰和離殤都楞在原地,哼了一聲。
        “啊?”嬴冰回過神來,連忙收攝心神,行禮回答:“回稟大人,此兩人乃是域外魔人,我們出殿的瞬間,被他們偷襲了。”
        域外魔人?
        域外天魔嗎?
        李牧之前不明情況,所以沒有下殺手。
        此時一眼掃過去,他看到對面這一黑一白兩個人,實力都頗為不弱,道尊境的修為,一看便是久經戰場殺伐,戰斗經驗極為豐富之人,只是,域外天魔果然是和人族的長相,一模一樣啊。
        “人族明夜司,什么時候,竟然有了新任司主?”黑衣長槍微微皺眉。
        “不知道。”白衣雙劍道。
        黑衣長槍仔細觀察,旋即冷然哂笑道:“還以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不過是一個大道一重天的后輩而已,也敢在我們面前現身,哈哈哈,正好殺了,大功一件,要比殺三個掌劍使有意義多了。”
        白衣雙劍剛才和李牧對了一劍,因此知道不簡單,重新取出兩把劍握在手中,提醒了一句,道:“小心,此人有點兒邪門,你我一起聯手。”
        殺!
        兩人聯手,施展極道之招,聯手圍攻李牧。
        “大人小心。”
        嬴冰和離殤兩個,不顧重傷,強行催動功體,想要幫助李牧。
        這時,李牧身形一動,手中的赤金巨刀,直接一刀斬出。
        帝火流轉。
        嗤!
        黑色長槍直接被從槍尖正中央一刀劈開,就像是一塊豆腐一樣,全部地劈成了兩片。
        然后,李牧又是一刀。
        嗤!
        雙劍就像是兩截樹枝一樣,被瞬間斬斷。
        白衣人也被刀光卷過。
        “你……這是……什么力量?”
        黑白雙魔僵立在原地,死死盯著李牧,四只眼睛中迸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話音落下,焰光驟現。
        兩大強者的身體里,都燃燒起橙黃色的火焰,不過是一瞬間而已,兩大道尊境的強者,就像是烈焰之中的紙片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作了飛灰。
        兩刀,灰飛煙滅。
        兩大域外魔人強者,到死都無法相信這樣的戰斗結果。
        剛才那兩刀,刀勢普通,但太過于犀利,燃燒著金色火焰的赤金巨刀的鋒利程度難以形容,瞬間就斬斷了他們的兵器,而金色的厚顏則是斬滅了他們的肉身和靈魂!
        這是什么樣的刀?
        這是什么樣的火?
        他們無法理解。
        同樣無法理解的還有離殤嬴冰,以及剛剛壓住傷勢才來得及睜開眼睛的宋別。
        在三大掌劍使的印象之中,李牧的戰力根本不值一提,最多也就是因為鬼星陣法而讓他們以為司主大人可能是一個大陣法師而已。
        但是沒有想到,正面交戰,司主大人竟然是如此彪悍。
        兩刀而已,就把在整個混沌世界各大種族之間頗有點兒名氣的黑白雙魔,直接斬為飛灰。
        原來,這才是司主大人的真正實力嗎?
        三人心中,都深深敬畏了起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