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057、圍困
    轟!
      可怕的力量在原始森林之中瘋狂地爆發。
      人影乍分。
      青牛道人的右手指尖,一縷鮮血流淌下來,右拳上有一道道的裂縫,皮開肉綻,右臂下垂,微微顫抖,右臂上有雷電的光紋流轉,最終被他震飛震散。
      “你輸了。”
      對面的天空中,雷道祖山第一傳人白如霜傲然屹立,淡淡地道。
      青牛道人低頭看著自己的右臂,沒做說話。
      “道宮第一戰將,不過如此。”
      白如霜淡淡一笑,嘴角翹起,充滿了嘲諷。
      青牛道人依舊沒有說話。
      白如霜又俯瞰下來,道:“這么多年的不為不爭,道宮早就已經不復昔日榮光,可嘆你們還沉浸在昔日的榮光之中,就連百族圣戰,都要李牧這樣一個外人頂替一個名額,我應該說可憐呢,還是可悲?”
      青牛道人抬頭看著白如霜,眼眸中,有一抹怒色凝聚。
      “怎么?我說的不對嗎?”白如霜的笑容里充滿了嘲諷和譏誚,淡淡地道:“武道之路,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道宮沉浸在昔年人族第一圣地的榮耀中,號稱無為,實則無力,這些年,道宮衰落到了什么程度,偏偏你們還沾沾自喜,所謂大道爭鋒,只在一線之間,你們,注定成為大時代的棄兒。”
      青牛道人右臂恢復正常。
      他做了一個攻擊起手式。
      白如霜的身形緩緩后退。
      “今日事已畢,只分勝負,你不是我的對手,令我很失望。”
      青牛道人見狀,也不追,身形猶如閃電,朝著會寧城的方向飛去。
      勝負或許很重要。
      但救人更加重要。
      “現在去,已經遲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李牧已經死了。”白如霜道:“你以后會知道,為什么李牧必須死,這就是道宮不爭的下場。”
      青牛道人頭也不回,聲音遠遠地傳來:“圣戰擂臺見。”
      ……
      ……
      嗡嗡嗡!
      劍光流轉,劍氣在虛空之中震動。
      帝者交鋒的可怕力量余波,被小心的控制在方圓十里之內,未曾散發波及出去,但十里內的空間,簡直就像是毀滅混沌灰層亂流一樣,虛無的力量流轉,所有的靈氣能量都化作了湮滅之力。
      帝者之下,進入其中,瞬為齏粉。
      千焱圣地之主面色清冷,渾身發光,體型輪廓似是銀光描繪,隔絕一切滅殺之力,越發襯托的他像是一尊得道仙人一樣,只是一截白色的長發,在他的肩頭滑落,飄散在虛空之中。
      帝者之發,哪怕是斬落,于湮滅亂流之中,也絲毫不損。
      兩大帝者的身影,在半空之中對峙,爭鋒相對,氣機恐怖。
      “再不退,千焱圣地,將迎來帝隕。”
      劍君手中握劍,面容淡漠,眼眸之中,殺意像是快要處于臨界點的沸水一樣,就要開始沸騰。
      兩大帝者一戰,劍君劍斬千焱之主的白發,勝負初分。
      “天下第一劍仙,果然是名不虛傳。”千焱之主深吸一口氣,臉上的清冷逐漸散去,淡淡一笑道:“不過,請問藏劍海后人如何?可有如劍君者?”
      劍君道:“千焱傳人,想要試劍?”
      千焱之主道:“半年之后的圣戰,五戰之約,如何?”
      “好。”劍君點頭。
      千焱之主微微一笑,道:“希望除了李玄君和蘇漢偉之外,藏劍海還能有一人可堪上圣戰擂臺。若是藏劍海贏,我千焱圣地自此之后,但凡見到藏劍海的人,便退避三舍。”
      ……
      ……
      “李牧,我必殺之。”
      雷祖的面色陰沉。
      這一次雷道祖山付出巨大代價,才得到了機會,沒想到非但沒有殺掉李牧,反而是損失了兩大傳人,在剛才那一瞬間,他就知道了最終的結果。
      “就憑你?”老神棍冷笑道:“這一次不行,下一次,你會更慘。”
      雷祖道:“不只是憑我,還憑雷道祖山這四個字。”
      “你可以試試。”老神棍伸了個懶腰,道:“你走不走?不走,咱們再來打一架?”
      雷祖冷哼一聲,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李.大.師,牧哥哥那邊到底怎么樣?”王詩雨第一時間沖上來道。
      此時,東星村中的眾人,也漸漸明白了過來。
      花想容,葉無恨等女也都緊張地圍過來。
      老神棍咧嘴一笑,道:“放心吧,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那小子命硬的很,我死了,他都不會死,這一次,他又占便宜了。”
      眾人這才放心下來。
      老神棍打了個哈欠,回到村里,看到薩摩耶還在長生樹下打單機,過去就是一個巴掌,拍在哈士奇后腦勺,道:“都什么時候了,就知道玩手機……”
      “汪汪。”薩摩耶回頭一口就咬在了老神棍的手腕上。
      老神棍跳著腳甩手,道:“住嘴,快松口,有大事要你去辦。”
      這副模樣,讓周圍原本都用很崇敬的目光看著他的‘村民們’,都有些無語,一個個捂住了自己的額頭,說實話,如果不是剛才親眼看到老神棍與雷祖大戰時那毀天滅地的畫面,實在是很難相信,這個被狗咬的跳腳的猥瑣大爺,真的是一尊武道皇帝。
      “什么大事?”蠢狗送開口道。
      老神棍道:“去獸族,召集你的小弟們,等我消息,準備裝逼救人。”
      蠢狗眼睛一亮:“聽起來很好玩。”
      “那當然,這一次,我們一起做一票大的。”老神棍笑起來的時候,連嘴里的那一口黃牙,都流露著猥瑣氣息。
      一人一狗湊在一起,也不知道商議了一些什么,最終蠢狗騰空跳起來,就像是扎猛子一樣,一個扎進虛空壁障之中,消失不見了。
      村民們不禁又瞠目結舌。
      這條狗……好像也有點兒東西啊。
      怪不得一口可以咬住一尊武道皇帝的手腕。
      怪不得以前李牧大人對于這一人一狗,都頗為放縱客氣,不管怎么說,村子里面有一尊武道皇帝,還是讓無數人都松了一口氣,也無比振奮,一下子就覺得底氣足了很多。
      ……
      ……
      “諸葛前輩,我還有事,告辭了。”
      飛星圣子面色尷尬,向諸葛云行禮之后,轉身離開。
      諸葛云也顧不上再攔住他追問,而是立刻帶著人,趕往明夜司。
      這時他已經反應過來,飛星圣子向他請教所謂的修煉問題,都不過時拖住他的借口而已,實際上因為介于之前他與李牧之間的親密關系,所以飛星圣地想要牽制住他而已。
      甚至這一次飛星圣地向神工部定制的靈器,也是因此而起。
      雷道祖山設計伏殺李牧,飛星圣地也參與其中,這件事情,只怕絕對不如表面上這么簡單。
      諸葛云現在迫切地想要知道,李牧到底如何了。
      片刻之后。
      他到達了明夜司浮山堡壘外面。
      “對不起,諸葛大人,我家司主有令,外客一縷不見。”段骰帶人守在堡壘大門口,出聲阻攔道。
      這時,李牧的聲音,從里面傳來,道:“ 諸葛前輩不是外人,快請。”
      段骰帶著諸葛云進去,最終來到了明夜大殿中。
      “諸葛前輩,恕我有傷在身,不能多禮了。”李牧斜倚在玉石劍座上,微微拱手。
      諸葛云上下打量,只見李牧面色蒼白,一臉倦容,失去了往日那種顧盼生輝英氣勃勃的氣質,氣息孱弱,生命波動竟是遠不符實際修為,只怕是雷火大營一戰,傷及到了本源。
      不過,即便是如此,李牧的傷勢,還是遠比諸葛云想象中的要輕很多。
      “李牧,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諸葛云落座,迫不及待地問道。
      李牧道:“以神工部和神機百煉圣地的地位,前輩您一點兒風聲都未聽到嗎?”
      諸葛云將今日自己被飛星圣子纏住的經過說了一遍,道:“完全沒有任何征兆。”
      李牧點點頭,道:“雷道祖山想要殺我,不過,被我反殺了林羽泉和白如云。”他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其中隱去了關于云家秘寶【星辰之心】的片段,只是說自己依靠帝器天地環和神火,在關鍵時刻,反殺了這兩大雷道祖山的傳人。
      他說的輕描淡寫,諸葛云卻聽得一臉驚心動魄。
      在確定了林羽泉和白如云的死訊后,諸葛云立刻就意識到,事情鬧大了。
      “雷道祖山必不會善罷甘休。”諸葛云道:“何況還有三十六部之一的雷火部的毀滅,這件事情,一定會鬧到十老會上,由最高層來確定是非,小友,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局勢對你很不利。”
      “是他們設計要殺我們大人,難道還是我們做錯了?”段骰忍不住道:“難道要讓我們明夜司的人,站著給雷火部的人殺不成?”
      諸葛云苦笑道:“可是最終的結果,是雷火部毀了,林羽泉和白如云死了。”
      李牧道:“老哥哥好意,我知道了,我會小心。”
      諸葛云起身道:“我這就回神機百煉,至少說服師門會站在小兄弟你這邊,也會廣邀好友……道宮和藏劍海應該會站在你的立場上,其他圣地就難說了,小友,你有什么人脈或者是依仗,最好準備齊全,否則,這一關,只怕是你很難過去。”
      說完,直接就走了。
      “這個諸葛云,還真的是挺夠意思。”
      李牧心中暗道。
      正說著,突然外面傳來了轟隆隆戰鼓之聲。
      一股無形的金戈鐵馬肅殺之氣撲面而來。
      宋別快步進來,大聲道:“大人,治安部、律法部和刑部的大軍,將我們明夜司圍住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