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一十五章 小樓
    “他這準太初境,如何有資格成為一等弟子的?”
    “若是連此人都能成為一等弟子,那為何我們卻是不行?”
    “......”
    鋪天蓋地的質疑聲爆發開來,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是義憤填膺的望著這一幕。
    那些被評為二等弟子的人,更是感到極為的不爽,畢竟連他們都未曾被評為一等,為何一個準太初境的小子卻可以?
    三等弟子更是羨慕嫉妒,眼睛都有點紅。
    唯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一等弟子,冷眼旁觀,不過那看向周元的目光,依舊算不得太友好,那種感覺,就猶如一群虎豹中混進來了一頭癩皮狗一樣...
    那名為陸風的白衣青年,神色淡漠的望著這一幕,視線只是瞥了周元一眼便是收了回去,顯然并沒有太過的在意。
    而在臺上,周元面對著那諸多質疑聲,倒是神色平靜。
    那陳猿面帶笑顏,待得質疑聲差不多了后,方才伸出手掌壓下眾多聲音,道:“這位新弟子情況有些不一樣,有一位大人為他做保。”
    此話一出,廣場中先是安靜一下,然后便是爆發出了更大的轟然聲。
    “嘁,原來是一個靠關系走后門的...”
    諸多新弟子皆是暗自搖頭,臉龐上有著不屑流露出來,雖然他們內心深處也在期盼著這一幕,但眼見到這種情況落在別人頭上,便是忍不住的開始嘲諷了。
    那一身紅衣,身材修長火辣的顧紅衣剛開始倒是饒有興趣,因為她也很想知道為何一個準太初能夠成為一等弟子。
    不過眼下聽到陳猿此話,紅唇小嘴便是輕撇了一下,什么嘛,原來是個關系戶...
    她失望的搖搖頭,便是眸子轉開,再不去看那周元一眼。
    “好了,你下去吧。”
    在那臺上,陳猿對著周元揮了揮手,笑瞇瞇的道。
    周元淡淡的瞧了他一眼,如何不知曉這家伙是故意為之,不過他也沒多說什么,因為他看上去畢竟只是準太初,不管何時成為一等弟子,都會引來非議。
    而對付這種非議的辦法,無非便是證明自身,這一點,之后自有機會。
    于是,他直接在那諸多目光中走了回去。
    那原本站在周元他們身旁的羅松等人,此時也是恢復過來,他干笑一聲,皮笑肉不笑的沖著周元道:“沒想到這位朋友關系這么硬...”
    “不過這樣一來,反而討不到好處,以后怕是沒多少弟子愿意和你接觸了。”
    他身旁的眾人也是點點頭,雖然心頭冒著酸氣,但面上依舊是在義正言辭的指責著周元竟然走關系的行為。
    夭夭柳眉微蹙,微微偏頭,露出完美精致的側臉,肌膚猶如泛著玉光。
    那羅松瞧得夭夭首次看向他,頓時一喜,然而還不待他說話,夭夭便是紅唇微啟:“滾。”
    羅松面色頓時僵硬下來,他身旁那些人也是嘴角抽搐,顯然沒想到這個看上去跟仙子般清冷的女孩,一開口便是如此的簡單粗暴。
    他們面色青白交替,但最終還是不敢多說什么,畢竟夭夭可是貨真價實的一等弟子。
    那羅松暗恨的目光掃了周元一眼,便是訕訕的退開。
    臺上,陳猿瞧得還是在喧嘩的眾人,淡淡的道:“你等不必不滿,我蒼玄宗規則公正,并不會偏袒誰,你們若是覺得不服,自可挑戰。”
    “一等弟子并非就是鐵打不動,若是自身不行,自然也會被取而代之。”
    “所以,不要以為成為了一等弟子就可安心,努力修行,才是正道。”
    陳猿的話,讓得不少弟子有些蠢蠢欲動,一些不懷好意的目光,若有若無的投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
    如果說在場的這一百多位一等弟子中,誰最容易被取而代之,答案顯而易見。
    陳猿倒是沒理會眾人的反應,再度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將會在此修行三個月,三個月后,便是選山大典,只有過了選山大典入了七峰者,才能算做真正的蒼玄宗弟子,若是失敗者,則會成為外山弟子,日后有貢獻了,方能進入七峰。”
    眾多新弟子心頭一凜,能夠進入蒼玄宗的,也都算是驕子,自然心高氣傲,所以萬一連七峰都無法進入,恐怕對他們將會是極大的打擊。
    “你們的居住之所,都在弟子令牌之上。”
    “明日開始,所有弟子開始在“源山”修煉,這是我蒼玄宗獨特打造的修煉福地,你等可要好好把握。”
    陳猿此話一出,倒是引起了廣場中有些沸騰聲傳出,一些圣州本土的驕子,皆是眼露熾熱之色,顯然是對此有所知曉。
    一些其他大陸來的驕子,則是一片茫然,只能虛心求教。
    于是,一些圣州本土的驕子,便是以一種看鄉巴佬般的目光瞧著那些驕子,得意洋洋的道:“連源山都不知道?”
    “源山乃是蒼玄宗自創的一種修煉福地,其形如火山,火山內部,刻畫源紋結界,吸取天地源氣,再以重重源紋結界凈化雜質,令得噴發出來的源氣更為精純。”
    “而且源山最妙的是,每個修煉臺上,都種植著一株“天源花”,只要將源玉喂養給這株“天源花”,天源花便會汲取火山中的源氣,將其噴出。”
    “這種由“天源花”噴出的源氣,不僅更為的精純,而且還摻雜了天源花的妙用,能夠在那一次次的沖刷間,不斷的淬煉體內的源氣,堪稱是修煉之寶。”
    諸多圣州大陸之外的新弟子聽得一頭霧水,雖然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但那源玉和天源花,又是什么東西?
    “所謂源玉,乃是我蒼玄宗所煉制之物,你們可以將其當做源晶的替代品,只不過只是在我蒼玄宗內流通,持有源玉,可以在宗內的藏經閣以及琳瑯閣中兌換各種源術,丹藥,源兵等等...”
    陳猿開口說道:“你們這些新弟子,每月的月初,都能領到三十枚源玉,而這一月的源玉,都已放在你們居所之中。”
    “至于關于源山之事,待得你們明日修煉時,自能得知。”
    他揮了揮手,道:“現在就各自尋找居所去吧。”
    說完,他便是轉身悠然而去。
    廣場上,也是一片騷亂,諸多弟子開始紛紛散去,按照令牌上的指示,尋找著居住地。
    周元與夭夭也是順著指示,穿過綠茵蔥郁的山間,最后在那靠后山的位置停下來,只見得在那山腰間,一座座精致的小樓矗立,隱隱間有著雄渾的源氣波動蕩漾在周圍。
    “小元哥,小夭姐,一等弟子的待遇,是比咱們這些三等弟子好無數倍。”在那后面,沈萬金感嘆道。
    或許是為了能夠讓新來的弟子彼此照應,所以蒼玄宗暫時都是將來自各個大陸的驕子都放在一塊。
    而沈萬金,蕭天玄他們,便剛好是在距離周元他們小樓不遠處的山腳,只不過他們是一片聯排的小平屋,看上去很是簡陋,與周元他們這種小樓相比,不知道差了多少。
    其他人也是連連點頭,眼中滿是羨慕之色。
    他們以往也算是錦衣玉食的驕子,如今到了蒼玄宗,卻是生活品質一下子降低了無數倍,實在是有些難以適應。
    周元笑了笑,安撫了幾句,便是先與夭夭上了山腰,兩人的小樓倒是相隔不遠。
    兩人分別進了各自的小樓,周元饒有興致的轉了一圈,倒是頗感滿意,最主要的他能夠察覺到,這座小樓中刻畫著一道源紋結界,能夠不斷的吸取天地源氣,在這種地方長時間居住,對于修煉也是有著不小的好處。
    在那小樓中的桌上,他倒是見到了一個布袋,拎起來晃了晃,有著清脆的聲音傳出來。
    他抓出了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長條玉石出來,玉石晶瑩剔透,其中有著精純的源氣散發出來。
    “這就是源玉嗎?”周元好奇的自語道。
    這里的一切,都是顯得如此的新鮮。
    周元來到二樓陽臺處,剛好有著溫暖的陽光落下來,照耀在身上,極為的舒服。
    周元瞇著眼睛享受了片刻,忽然感覺到遠處有著一道目光看來,他看過去,只見得在那右側的山間,也是有著一座小樓。
    在那小樓上,一道紅衣倩影俏然而立,她斜著欄桿,顯露著修長火辣的身材。
    正是那顧紅衣。
    察覺到周元看過來的視線,那顧紅衣紅潤小嘴輕撇一下,便是轉身進了屋,顯然對這位走關系成為的一等弟子感官并不好。
    周元見狀,也只是一笑,懶得理會。
    噠噠!
    樓下有著敲門聲傳來,周元心念一動,大門開啟,卻是夭夭抱著吞吞慢悠悠的走了進來,然后她上上下下的看了看,最后來到這陽光大好的陽臺上,滿意的點點頭。
    “你干嘛?”瞧得她這模樣,周元忽然感覺到不對。
    “我那邊太陰涼了,這里挺好的,以后我住二樓,你住一樓。”夭夭對著周元露出淺笑,沒有半點客氣的就將位置最好的地方給占了。
    周元一臉愕然,道:“你跟我一起住?”
    “我又不修煉,不會占用你的源氣。”夭夭道。
    周元連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吧?”
    夭夭空靈清澈的眸子微瞇了起來,看向周元:“你不同意?”
    吼吼!
    夭夭懷中,吞吞也是發出不懷好意的叫聲。
    于是周元只能干笑出聲道:“沒有。”
    夭夭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望著她那優雅的倩影,周元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這算什么?同居生活嗎?
    他搖了搖頭,望著那陽光明媚的天空,忽的一笑,這蒼玄宗的生活...似乎也還不錯,對于這里的未來,他倒是有點小期待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