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第一十九章 立威
    巨大的源山上,一片安靜,眾多目光都是凝固在那立于半空,保持著一拳轟出姿勢的周元身上。
    此時后者手臂上的紫金鱗片開始消退,他的神色始終沒有波瀾,仿佛先前那震撼性的一拳與他并沒有太大的關系一般。
    安靜持續了好半晌,方才漸漸的被打破。
    那羅松使勁的咽了一口口水,看向周元的目光中有著一絲懼色,他雖然也是太初境二重天,但真要論起戰斗力,恐怕還要弱韓山一線。
    然而連韓山都被周元一拳轟潰,更何況他?
    “這也太恐怖了吧...”他喃喃道,感到很是不可思議,他實在無法想象,太初境二重天的韓山,竟然連周元的一拳都接不下來。
    畢竟韓山也算是圣州大陸上的驕子,雖然只能算做中等,但也絕對比大多數人都強了,但即便如此,依舊是在周元的手中敗得如此的干脆利落。
    由此可見周元的戰斗力究竟有多兇悍。
    羅松咧咧嘴,之前他還在為韓山拔得頭籌而遺憾,眼下,倒是感到有點慶幸了,不然的話,現在被一拳轟到山腳下的,恐怕就是他了。
    “小元哥還是這么兇殘啊。”沈萬金他們這些蒼茫大陸的驕子,在震撼了片刻后,便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
    他們感到與有榮焉,因為當周元這一拳出來后,他們能夠感覺到,其他的那些弟子看向他們的目光,倒是少了之前的輕蔑。
    “看現在誰還敢說我們蒼茫大陸的驕子無能。”
    那蕭天玄沉默著,身體倒是微微放松下來,雖然與周元在蒼茫大陸有著恩怨,但他們總歸都是來自蒼茫大陸,如果周元受挫,對于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呵呵,還真是有些本事啊...”在那源山山頂的位置,一位圣州的一等弟子笑著出聲,看向周元的目光,略帶玩味。
    “這韓山,也是有些不爭氣。”這些來自圣州本土的一等弟子,出言評價,對韓山的表現顯得極為不滿意。
    畢竟,韓山被一個來自偏遠大陸的驕子打敗,無疑會對他們圣州驕子高高在上的地位造成一些影響。
    “陸風,你怎么看?”一名一等弟子看向陸風,笑問道。
    陸風眼神淡淡的看了一眼周元的身影,然后收回目光,道:“算是個人物,他所修的源氣,應該達到了六品,這倒是有些少見,那些偏遠大陸,可很少有如此高等級的源氣功法,看來他應該是有所機緣。”
    “不過,自身等級太低,先前那一拳,看似隨意而為,其實卻是匯聚了他大部分的力量,所以若是換做你們的話,應該能夠抵擋下來。”
    “總得說來,有點小威脅,但沒必要大驚小怪。”
    聽到陸風這般評價,其他那些圣州的一等弟子都是笑笑,與其他弟子的震撼不同,他們眼界更高,自然不會就被周元那一拳嚇住。
    只是以往對于周元是蔑視,如今稍微將其放入眼中了一些而已。
    身為圣州弟子,他們對于這些外大陸的弟子,自然是懷著俯視般的傲氣。
    顧紅衣那美眸倒是帶著一絲興趣的盯著周元,看來這次她也是走眼了,這個周元看上去只有準太初境的實力,但真實的戰斗力,卻是強悍得爆表。
    “看來這家伙的一等弟子,還真不是走關系來的。”顧紅衣自語一聲,然后方才徐徐的收回目光。
    周元先前的表現算是相當的完美,不過頂多只能讓她感到驚訝而已,至于如同其他弟子那般的震撼,顯然是不太可能。
    在那漫山遍野各種各樣的目光中,周元也是緩緩收拳,他望著那滾落到山腳下不知死活的韓山,忽的袖袍一抖,一道源氣匹練暴射而出,直接是自韓山的懷中卷起了一個布袋。
    布袋輕輕搖晃,有著清脆的玉聲響起,正是源玉。
    咻!
    不過,就在周元要將那裝著源玉的布袋卷回時,忽有一道源氣也是暴射而來,纏住了布袋的另外一角。
    周元眼目微凝,抬起頭來,只見得在那山頂位置處,一座修煉臺上,一名披散著頭發,一身赤袍的青年正眼神淡淡的看著他。
    “這位同門,既然你贏了,也就不用這么咄咄逼人吧?”那赤袍青年淡笑道。
    諸多的目光看向那赤袍青年,頓時有著竊竊私語聲傳出。
    “是祝鋒,他果然出手了,聽說他與韓山關系極好,而且最關鍵的是,他也是圣州弟子。”
    周元望著那赤袍青年,笑了笑,道:“我取回我所應得之物,應該不算咄咄逼人吧?”
    赤袍青年雙目微瞇,道:“先前的確是韓山魯莽了,不過你也教訓了他,這源玉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必取了吧?”
    他聲音雖然平和,但卻并沒有什么商量的意思,仿佛此事已經這樣決定了一般。
    “這位師兄若是在之前能夠挺身而出,今日之事,恐怕就不會發生了。”周元道。
    “至于現在么...”
    “怕是晚了。”
    周元眼神一冷,屈指一彈,源氣瞬間撕裂布袋,源玉散落,而他袖袍一揮,源氣匹練便是將那些源玉盡數的接住,卷了回來。
    若是今日他戰敗的話,恐怕這祝鋒絲毫不會為他說話,既然如此,他自然也不會對這種拉偏架的人有多少客氣。
    “你!”
    那祝鋒見到周元絲毫不給他面子,直接搶走源玉,眼神也是一寒,看向周元的目光中,有著寒光浮現。
    “好猖狂的小子!”祝鋒怒笑道:“我就不信,你還敢騎在我圣州弟子頭上了不成?!”
    祝鋒此話惡毒,一下子就將周元立于所有圣州弟子的對面,顯然是打算讓他惹上眾怒。
    一些圣州弟子的目光,也是若無若無的看來,他們對于韓山慘敗,自然也是心有芥蒂,所以難免也會對打敗韓山的周元有意見。
    “呵呵,祝兄此言差矣,韓山挑戰之前,他們已是有過約定,在場的所有弟子都聽得清清楚楚,所以周元師弟取回他的戰利品也是理所應當,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忽然間,又是有著一道聲音響起,不過出人意料的,竟是幫周元的。
    周元也是有些訝異,轉過頭來,只見得不遠處的一座修煉臺上,一名身材修長,青年正微笑出聲。
    這個人周元隱隱有著印象,他也是一等弟子,似乎是叫做喬青,也是來自外大陸,而且此人在諸多外大陸的新弟子中聲望還不小,也算是一個名人了。
    顯然,隨著周元展露出屬于他的實力,改變了眾人眼中的關系戶的印象后,也是開始有人愿意與他接觸釋放善意了,雖然他對此并不在意。
    喬青在外大陸弟子中,擁有著一些聲望,所以當他開口后,也是陸陸續續有著一些外大陸的弟子出言支持。
    那祝鋒見狀,有些惱怒的看了那喬青一眼,但也知曉今日沒辦法對周元如何,于是就不再多言,眼神冰冷的掃了周元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不過任誰都知道,這祝鋒顯然是記住了周元。
    周元對于祝鋒的目光,卻是絲毫不在意,只是偏頭看了那喬青一眼,后者也是對著他露出善意的笑容。
    周元不好太冷淡,回以點頭,然后目光掃視開來,平靜道:“可還有人要挑戰?”
    滿山安靜,那些二等弟子見識到韓山的慘狀,哪還敢來捋虎須,而那些一等弟子,則都是冷眼旁觀。
    于是,無人再應戰。
    周元見狀,也是不再多說,身形一動,掠回屬于他的那座修煉臺,抬頭望向半空中盤坐的陳猿,道:“陳師,可否開啟源山修行了?”
    陳猿此時也是回過神來,他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顯然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么一個結果。
    難怪那穆無極絲毫不擔心周元取得一等弟子身份后,轉眼就會被人搶走,原來是因為這個小子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簡單。
    不過,這小子怕是不知道,打敗了一個韓山,恐怕反而會惹惱那些圣州本土的弟子。
    未來的日子,怕是少不得一些紛爭了,就是不知道到時候他還能不能如現在一般承得住氣?。
    陳猿眼目閃爍一下,也是收回了目光,然后目光掃視那源山上下上萬座修煉臺,平靜的聲音,響徹而起。
    “開源山!”
    隨著他聲音一落,他袖袍一揮,有著一道源氣落進了山頂的火山口深處,似乎是激活了某道源紋。
    嗡!
    頓時間,整個天地都是在此時動蕩起來,所有弟子震撼的抬起頭來,便是見到天地間的源氣,猶如是化為了滾滾霧氣,鋪天蓋地的涌入了源山之中。
    而他們面前的那株天源花,也是在此時搖曳起來,不斷的吸取著源山之中的源氣,最后花朵冉冉綻放,磅礴的源氣,帶著無數金色的花粉,噴發而出...
    源山之上,萬花噴灑,那一幕,壯觀而絢麗。
    周元也是抬起頭來,眼中有著期待之色浮現,他倒是想要試試,這傳聞之中的天源花,對于修煉,究竟有何等奇效...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