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三十七章 當眾出手
    山澗上。
    顧紅衣也是俏生生的立著,美目望著溪畔。
    “紅衣,你如實跟我說說,這小子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中修成化虛術第一重,是不是你從你家老祖那里得了什么異寶?”在顧紅衣身旁,還有著一名粉衣的女孩,女孩模樣美麗,雙眸水汪汪的,特別是那胸前,衣衫包裹著驚人的弧線,令得周圍不少男弟子目光都是若有若無的投來,喉嚨偷偷滾動。
    女孩名為韓秋水,也是來自圣州本土的一等弟子,她在外山中也有著不小的名氣,只不過跟顧紅衣比相差了一些。
    她與顧紅衣倒是相識,所以眼下偷偷的說道。
    “這種謠言你也信?”顧紅衣柳眉一蹙,看了她一眼,道。
    韓秋水咯咯笑道:“我倒覺得這所謂的謠言,可信度更高一點。”
    她的眸子,也是掠過了溪畔周元的身影,目光談不上輕蔑,但依舊是有著點點身為圣州本土弟子的傲氣。
    顯然,她同樣不相信,一個來自偏遠大陸的小子,竟然能夠做到連他們這些圣州本土弟子都做不到的事。
    顧紅衣搖搖頭,也懶得多說什么,只是道:“看著就是了。”
    韓秋水瞧著顧紅衣這幅堅信周元的模樣,倒是有些訝異,因為她很清楚后者有多清高驕傲,尋常弟子根本就入不得她的眼,甚至就連那陸風,屢屢想要接近,都只得到一個冷冷淡淡的回應。
    所以她無法想象,身為天之驕女般的顧紅衣,竟然會對一個外大陸的小子如此的相信。
    “紅衣啊,你最近和這周元走得倒是很近...我可聽說后陸風對此很不舒服呢。”韓秋水悄悄的道。
    顧紅衣柳眉微豎,道:“我和誰走得近,關他陸風什么事?”
    韓秋水道:“他那心思,你還不清楚嗎?”
    顧紅衣瞥了她一眼,道:“他找你來當說客啊?”
    韓秋水尷尬的笑了笑。
    “那你告訴他一聲,我的事,他最好少管,否則別怪我翻臉。”顧紅衣冷聲道。
    韓秋水無奈的道:“我也就一個傳話的人,別沖我發火啊。”
    顧紅衣冷哼一聲,便是不再多言,美目看向溪畔。
    韓秋水嘀咕一聲,也是看向溪畔,沒好氣的道:“好好,我倒是要來親眼看看,這個口氣大得沒邊的家伙,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連咱們心高氣傲的紅衣大小姐,都為其折服。”
    “不過也希望這家伙不是吹牛皮,不然的話,今天可就不好收場了。”
    ...
    “開始吧。”
    當周元這句話落下時,山澗兩側,無數道目光都是似笑非笑的投下來,仿佛是在看待一場即將上演的好戲。
    喬修,蕭天玄等人則是對視一眼,然后便是在溪畔盡數的盤坐下來。
    “周元師弟,這接下來要怎么做?”喬修問道,他雖然故作輕松,但看得出來他的眼中也有著一絲緊張,畢竟周元今日若是失敗的話,恐怕后果難料。
    光是這在場的諸多弟子的嘲笑,恐怕就能夠將其淹沒。
    更何況,那祝岳已經放出了話,若是周元失敗,就要上報執法堂將其定罪。
    那有可能會導致周元被驅逐出外山,這種代價,堪稱慘重。
    “各自運轉化虛術便是。”周元盤坐在青石上,隨意的道。
    眾人聞言,便是不再多說,皆是閉上眼目,然后運轉化虛術。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周元自腰間將天元筆抽了出來,手掌一握,天元筆膨脹開來,只見得那筆尖雪白毫毛都是暴射而出,化為十數道纏繞在了喬修等人手腕處。
    “我會以毫毛為媒介,感應你們體內,到時你們只需要散去對體內源氣的引導,由我來控制便是。”周元的聲音,也是傳進眾人耳中。
    聽到此話,那周玉忍不住低聲的道:“究竟行不行啊?萬一他瞎搞的話,體內源氣失控,經脈受損怎么辦?”
    喬修猶豫了一下,最終咬牙道:“都放心吧,周元師弟不是胡來的人,他知道輕重。”
    喬修聲望還不錯,所以其他人聞言,也就只能點點頭。
    眾人不再言語,皆是控制著體內源氣,順著化虛術的運轉路線而動。
    于是溪畔,便是再度變得安靜下來。
    山澗兩側,所有的目光都是眨也不眨的望著這一幕。
    溪畔,唯有溪水流淌的清脆聲音響起。
    時間,便是在這種水浪聲間悄然流逝,很快的便是足足一個時辰過去...不過溪畔,依舊毫無動靜。
    那韓秋水打了一個哈欠,有些無聊的道:“這家伙是不是也沒招了啊?”
    顧紅衣紅唇一撇,道:“沒修煉過化虛術你就不要多嘴好嗎,感應竅穴哪有這么容易,而且還是一次性感應十數人,這得多強的神魂感知?”
    被顧紅衣懟了一下,韓秋水只得不滿的撅起小嘴,狠狠的盯著周元,道:“那我就看看,他能裝到什么時候!”
    時間依舊在流逝,很快又是一個時辰。
    山澗兩側已是隱隱有些不耐的聲音傳出,不過唯有一些修煉過化虛術的弟子,方才知曉這其中的難度,所以都是靜靜等待。
    時間流淌,很快開始接近第三個時辰。
    天空上,有著溫暖的光斑落下來,照耀在周元的身上,令得此時的少年,仿佛是在散發著光,分外耀眼。
    而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周元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
    “散去源氣引導!”
    周元的聲音,落在了喬修等人耳中,令得他們心頭一震,然后便是不由自主的散去了體內對源氣的控制。
    而也就是在這一瞬間,他們感覺到體內的源氣,被一股外來的力量所引動,沿著經脈流轉,十數息后,源氣忽的呼嘯而出,對著體內某一個個位置,兇悍的撞擊而去。
    轟!轟!
    在那撞擊的一瞬間,喬修,周玉等人猛的感覺到體內傳出了震動聲,再然后他們便是震撼的感覺到,源氣撞擊的位置,仿佛有著什么被打通了一般...
    一個竅穴出現在了感應中。
    體內的源氣,一絲絲的流入其中。
    竟然,真的被打通了!
    喬修等人都是在此時睜開了眼睛,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哈哈,通了,竅穴出現了,被打通了!”其他的那些弟子,更是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手舞足蹈的大笑出聲。
    轟!
    山澗兩側,也是在此時爆發出嘩然聲,所有弟子都是目瞪口呆。
    “什么?打通了 ?一下子幫十多人一起打通了竅穴?!”一些修煉過化虛術的弟子,更是跳起腳來,面色震驚:“瞎扯淡吧?”
    他們非常清楚感應竅穴有多麻煩,而眼下,周元不僅是在幫一個人,而且還是在同時幫十多人感應竅穴,這都能成功?這得多強的感知啊?
    “不會吧?”
    那韓秋水也是張大著紅潤小嘴,忍不住的道:“這些人是在配合他演戲吧?”
    說完后,連她自己都感覺不信,畢竟這種演戲太容易被拆穿了。
    但如果不是演戲,豈非就是真實的了?
    韓秋水美目亮晶晶的望著周元的身影,喃喃道:“這個小子,竟然真有這本事?!”
    山澗兩側的嘩然聲,止都止不住,不過在經過許久的震撼后,眾人忽然將熾熱的目光,投向周元所在的位置。
    周元對于這些目光,卻是視而不見,他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一次性幫十多人感應,的確很消耗神魂。
    “周元師弟,你也太厲害了吧!”喬修面色興奮得漲紅,道。
    在其身旁,那名為周玉的女孩,也是紅唇動了動,小臉上的震驚,還沒有徹底散去,顯然周元這一手,把她都給嚇住了。
    周元沖著他們擺了擺手,然后抬起頭,神色平靜的望著山澗兩側那無數道人影,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經過剛才的嘗試,我發現我的能力還是有限,所以我決定將最后的人數,限制在一百人以內,人數滿了,就不再教授了。”
    周元此話一出,四周頓時安靜了下來。
    眾多弟子眨了眨眼睛,這意思是說,名額只有一百個嗎?
    安靜持續了數息,下一刻,混亂陡然間爆發。
    只見得山澗上,一道道身影猛的如蝗蟲般的暴射而下,直撲溪畔而來,與此同時,一道道狂喊聲,響徹起來。
    “我!我報名!”
    “我也要一個!”
    “大哥給我留一個!”
    “......”
    韓秋水望著亂成一團粥的溪畔,也是咽了口唾沫,旋即她笑容有些嬌媚的看向身旁的顧紅衣,嬌滴滴的道:“紅衣,你和那周元熟,你也幫我要一個名額嘛。”
    顧紅衣白了她一眼,然后美目也是投向下方的那道身影,紅唇小嘴掀起一抹細微的笑意。
    這個家伙,這下子,算是徹底出名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