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四十二章 比試至
    接下來的五天時間中,周元與祝岳的源術比試,無疑是成為了整個外山的熱點,一時間沸沸揚揚,引得無數弟子關注。
    誰都沒想到,祝岳會以這種方式來發起對周元的反擊。
    而此舉無疑是很聰明的,僅僅只是源術比試,誰也沒辦法說他祝岳是在以強欺弱。
    不過如此一來,周元的處境顯然就很不妙了,畢竟在眾人看來,不管周元在修行化虛術的天賦上有多好,恐怕依舊比不過在此道上浸淫將近兩年的祝岳。
    畢竟,能夠成為內山弟子,祝岳也真沒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對付。
    于是,外山弟子中,不少人都是感到惋惜,若是周元輸了的話,那他們也就只能再度回到祝岳那里去修行化虛術了...
    ...
    外山,一座小樓。
    一身白衣的陸風,盤坐在石亭中,天地間的源氣,滾滾而來,化為白氣,順著其鼻息,涌入體內。
    身后有著一道破風聲響起,陸風睜開了眼睛,便是瞧得一名藍袍青年立于身后,青年眼睛狹長,笑瞇瞇的,只是笑容有著一種刀鋒般的感覺,讓人不敢直視。
    藍袍青年名為楊修,也是這外山弟子中的風云人物,在那十大外山弟子中,排名第三,僅次于陸風與顧紅衣。
    “嘿,你聽說了嗎?那個叫做周元的小子,竟然要跟祝岳比試化虛術了呢。”楊修笑瞇瞇的道。
    陸風神色淡然,只是道:“不自量力。”
    楊修笑道:“看來你對他意見很大呢...”
    陸風神色平靜,道:“他倒沒什么資格讓我對他有意見,只是此人心機頗深,故意接近紅衣,想來是欲攀上高枝。”
    “而最近,紅衣與他接觸的次數,也太多了。”
    陸風眼目微垂,眼中掠過一抹寒意。
    “這個人,真的是有些不識相,原本我是警告過他的。”陸風自語道。
    聽到陸風的話,楊修一笑,道:“那這小子,倒真是倒霉,惹上了你...”
    陸風淡淡的道:“不過眼下看來也不需要我出手了,祝岳雖然只是黑帶弟子,但畢竟入了內山,即便只是比試化虛術,想來也能將那小子踩下去。”
    “祝岳此人,也沒多大能耐,這些年了,還只是內山的黑帶弟子。”楊修言語間倒是對那祝岳頗有不屑。
    陸風瞧了他一眼,道:“你也別小瞧了他,這祝岳頗有心機,怕也是藏了不少。”
    他抬起頭來,望向外山中的某個方向,沒什么波瀾的眼中,有著一抹冰冷與輕蔑浮現出來。
    “等到祝岳將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踩了下去,他應該就會老實一些了吧?”
    “一個來自偏遠地方的泥腿子殿下,也敢和我陸風搶女人?”
    陸風嘴角微彎,沖著楊修道:“到時候,我們也去瞧瞧這場好戲吧。”
    ...
    這些天來,山澗中的修行倒是未曾間斷,周元依舊幫著眾人打通竅穴,只不過,更多的時間,他也是沉浸在自身的修煉中。
    溪畔,眾多弟子時不時看向周元的眼神都是有些復雜。
    他們能夠感覺到周元的這些天似乎是在爭分奪秒的加緊修煉,但這種情況落入他們的眼中,無疑是讓他們覺得周元沒有十足的把握。
    所以這更讓得他們心中哀嘆連連,畢竟在周元這里,他們的修煉進展實在太過喜人了。
    一想到幾天后將會失去這些,他們就郁悶得很。
    修行結束后,諸多弟子慢慢的散去,顧紅衣來到周元身旁,道:“喂,你這兩天,狀態有些不對勁呢。”
    她也是感覺到,周元這兩日沉默了許多,整個人仿佛都是緊繃了起來,似乎是感受到了祝岳所帶來的壓力一般。
    周元雙目緩緩睜開,有些無奈的笑道:“那祝岳修行化虛術的時間畢竟領先我那么多,我當然得加快修行。”
    “臨時抱佛腳...”顧紅衣撇撇紅唇,她猶豫了一下,低聲道:“要不要我幫忙,我可以找人把祝岳直接給調回內山去。”
    她家老祖便是洪崖峰峰主,地位極高,只要開口的話,調回一個內山弟子,的確并不難。
    周元倒是有些訝異的瞧了顧紅衣一眼,忍不住的笑道:“你不是最討厭走后門的人嗎?”
    記得在那剛開始的時候,顧紅衣就因為誤以為周元是靠關系成為的一等弟子,所以對他極為的不待見。
    而眼下,性格驕傲的顧紅衣,竟然愿意為了幫他,從而去走關系,這倒是讓得周元極為的驚詫。
    顧紅衣聞言,俏臉也是忍不住的一紅,旋即她狠狠的剮了周元一眼,道:“我這是為了外山諸多修行化虛術的弟子著想,你有這個本事,自然就是最適合的人,為何要把你換掉?”
    “還有,你可是答應了我,要幫我將化虛術第二重修成,若是你被判定沒有教導的資格,那我怎么辦?!”
    周元笑起來,心中對這顧紅衣倒是多了一些好感,不過他還是擺了擺手,道:“那就多謝你的好意了,不過此事還是我自己來解決吧。”
    畢竟若是依靠了顧紅衣的關系,萬一事情傳出去,不管是對他還是顧紅衣名聲都不算好。
    一個祝岳,還沒資格將他逼到要靠一個女人去走關系的地步。
    顧紅衣見狀,輕哼一聲,道:“我看你能逞強到什么地步。”
    不過嘴上這般說著,她心中倒是微微松了一口氣,若是周元真的同意了她的做法,雖然她理解,但怕也是會有些失望吧。
    眼前這個少年,笑起來的時候雖然很溫和很好看,但那骨子里面的驕傲,顯然并不比任何人少。
    “那你好好修煉吧,我倒是要看看,這么幾天,你能將這化虛術修出個什么來...”
    顧紅衣小腰一扭,便是干脆利落的轉身而去,一抹紅影,猶如火一般的熾熱跳脫。
    ...
    五天的時間,便是在這諸多外山弟子的翹首以盼之下,漸漸的來到。
    待得第五日清晨時,一縷晨輝破開厚重的云層,照耀在了連綿的大山中,而寂靜了一夜的外山,也是在此時陡然間沸騰起來。
    無數道身影腳踏源氣騰空而起,最后對著一座大山呼嘯而去。
    在那一座樓前,祝岳整裝出門,祝峰已是在門口等待著。
    “大哥今日,總算能夠將之前的氣盡數的討回來了。”祝峰望著神采奕奕的祝岳,笑道。
    祝岳神色淡淡,他望著那沸騰的外山,雙目微瞇,最后有著一抹不屑的冷笑自嘴角溢了出來,他腳掌一跺,源氣升起。
    “走吧,今日之后,我要那周元,再不敢提及化虛術三個字!”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