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八十六章 金帶第三席
    三日時間,眨眼即過。
    經過三天時間的適應,周元也是漸漸的熟悉了圣源峰,而同時,他也是真切的開始察覺到洞府所帶來的好處。
    在內山中,每一位弟子都是擁有著洞府,只不過等級不同。
    而每一座洞府,都是連通著一座源山,但顯然等級更高的洞府,連通的源山等級也更高。
    在洞府深處,有著一口泉眼,而這就是連通源山的地方。
    泉眼中,無時無刻都是有著磅礴精純的天地源氣源源不斷的涌出來,最后形成了淡淡的霧氣,充斥在洞府中。
    在這種地方修煉,效率顯然不是在外山數萬人在同一座源山上修煉可比的。
    所以在這座金源洞府中,周元僅僅三日的時間,便是察覺到體內的源氣有所精深,這才讓得他體驗到,內山弟子與外山弟子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不過洞府雖好,也是要有所付出。
    據說洞府可以以源玉換取,金源洞府的價格,在一萬源玉左右,同時換取后,每一個月都要繳納數百源玉作為維護。
    這顯然是一筆很高昂的價格,但好在內山弟子的待遇也比外山弟子更高,每月領取的源玉,也有著上千枚左右。
    而且內山的雜事閣,也能夠領取任務,報酬也更為的豐厚,如此這些內山弟子,才能夠維持住洞府的開銷。
    周元對此,倒是沒什么壓力,之前教授源術,他大賺了一筆,再加上這座金源洞府是沈師直接賞賜他的,所以就省去了一萬源玉,只需要負責平日的維護開銷即可。
    在他看來,只要能夠對自身修煉有裨益,源玉只是身外之物罷了。
    而在金源洞府中修煉了三天,反而也讓得周元對那更高級的紫源洞府生出了一些興趣。
    金源洞府就已經如此厲害了,那紫源洞府又該到了何種程度?
    而且據說,如果成為十大圣子的話,甚至能夠獨自享用一座源山,那一座源山上,都只有一座洞府,整個源山的源氣,都只提供給那一座洞府,在那種地方修煉,怕是會更加的迅猛。
    那種洞府,也被成為圣子洞府,比紫源洞府還要高級,當然了,那種級別的洞府,就算是沈長老他們都沒資格賜予,必須要青陽掌教以及五位峰主同時決議。
    不過圣子洞府對于周元還有點遠,眼下,他決定還是先將那座紫源洞府弄到手中。
    沈太淵對他的重視,這幾天他也是想明白了,既然前者真對他如此的重視,那他也沒必要謙讓,他知道沈太淵的目的,無非便是指望著他這個大典第一能夠有所不同,在給予一些培養后能夠展現出潛力,自諸多弟子中脫穎而出,最終成為圣源峰首席弟子,取回峰主印,讓得他們一脈揚眉吐氣。
    而這個目的,和周元的目的完全相合,畢竟,他想要得到第二道圣紋,就必須進入那座被封印的主峰。
    …
    “今日的早課,你去嗎?”
    洞府中,周元準備完畢,目光投向了不遠處,那里的山壁處,外邊便是云霧繚繞的深崖,而夭夭悠然的坐在一道蔓藤所做的秋千上,抱著吞吞,眸子只是盯著手中的一卷古籍上。
    陽光透過云霧照耀下來,落在她的身上,本就白皙如玉般的肌膚,更是猶如泛著光澤,晶瑩剔透,這一幕驚艷無比。
    但周元對此早已免疫。
    聽到周元的聲音,夭夭眸子微抬了一下,便是懶懶的搖搖頭。
    “不去。”
    她對于修煉,似乎并沒有太大的興趣。
    周元對這個回答并不意外,所以點點頭便是腳踏源氣云朵升空而起,直接對著那所謂的“太初巖”而去。
    在半途時,他又遇見了沈萬金等一眾剛入內山的新弟子,一起同行時,倒也是熱鬧。
    十數分鐘后,他們的速度都是減緩下來,目光望向前方,只見得那里一座巨峰撕裂了云霄,在那巨峰最頂部,似乎是一座巨大的青色巖石。
    那座巖石與巨峰格格不入,顯然是以外力強行搬來,想來這座巨巖,應該便是太初巖了。
    而在青色巨巖上,矗立著一座青色大殿。
    而此時,有著諸多源氣云朵疾掠而來,陸陸續續的落向那座大殿。
    周元等人也是落向青色大殿,只見得大殿上方,有著三個古樸蒼勁的大字。
    “求道殿。”
    周元等人步入大殿內,只見得大殿內部,寬敞宏大,而此時,大殿內,能夠見到以階梯狀延伸下來,在那最高處,盤坐著一道身影,正是沈太淵長老。
    而對著下方延伸開來的寬敞階梯上,則是有著一座座古老的蒲團。
    這些蒲團,分為三種顏色,紫,金,黑。
    紫色蒲團居于最上方,最為的靠近沈太淵,金色蒲團其次,黑色蒲團居于最下方…顯然,這蒲團應該也是對應著弟子的等級。
    周元目光掃過蒲團,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似乎有著一種奇特的波動在散發出來,顯然并不簡單。
    紫色蒲團只有八個,此時上面已是有著八道身影盤坐,為首的便是周泰,顯然他們便是沈太淵門下的八位紫帶弟子。
    當周元進入大殿時,諸多目光投射而來,周泰倒是對著他和善的一笑,不過其他弟子,神色便是有些莫名。
    特別是靠近周泰身旁的兩三位紫帶弟子,目光帶著一些審視與銳利,打量著周元。
    “周元,你坐此處吧。”
    沈太淵也是見到了周元,不過他的神色還是一片冷肅,古板得猶如石頭般,他伸出手指指了指下方。
    那個位置,在金色蒲團中,位居第三。
    沈太淵的舉動,頓時在大殿中引起了低低的嘩然聲,諸多弟子都是眼帶艷羨之色。
    因為這里的蒲團,并不是隨隨便便亂坐的,越是靠前,好處越大,同時那也代表著地位,那第三個金色蒲團,便是代表著金帶弟子第三席。
    坐了上去,就算其他入門更早的金帶弟子,只要排名在第三后的,都要稱呼周元為一聲師兄。
    在內山,無疑是等級更為的森嚴,遠不是在外山那般以年齡來區分的松懈環境可比。
    不過正常來說,新入門的弟子,大多都是只能靠后,老老實實的排在諸多老弟子后面,慢慢的提升,而像周元這種,一入門就直接賜予金帶弟子第三席,倒是少見得很。
    周元也明白這些,不過他也是想通了,既然沈太淵把他當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的寄以厚望,那他也沒必要太過的謙遜,任何的好處直接收了,到時候再還便是。
    于是,他便是直接無視了那諸多審視,質疑的目光,直接走向了那第三座金色蒲團。
    不過,在他走到第三座金色蒲團時,他忽然察覺到一道充滿著敵意的目光。
    他順著看去,只見得在那第四座金色蒲團上,一名長發青年此時正面色陰沉的望著他,正是那名為曹獅的青年。
    因為原本那第三席的位置,是他的,但今日,卻是被讓給了周元。
    沈太淵對周元的這種重視,讓得他心中極為的嫉妒與不甘,周元是大典第一不假,但那又如何?往年的大典第一,最終又不是沒人最終被諸多弟子超越,歸于平凡的。
    難道沈師就那么有信心,指望眼前的周元,能夠成為第二個楚青?
    可是,他配跟楚青相比嗎?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