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八十七章 請纓
    對于那一道道充滿著審視,質疑的目光,周元視而不見,至于那面龐陰沉的曹獅,他也并沒有多少理會,直接邁步上前,最后在那第三席的金色蒲團上盤坐下來。
    而見到周元如此不客氣,一些弟子都是微微皺眉,顯然是覺得這個新來的弟子有些驕狂了。
    如此作為,就算是沈師極為看重他,那也只不過是看重他有可能擁有的潛力而已,至于現在,在他們看來,不過太初境二重天的周元,根本沒有坐在那個位置的資格。
    不過,畢竟這是沈師的安排,所以他們即便不滿,但還是忍耐了下來,只是冷眼看向周元。
    曹獅也是深吸了一口氣,壓制著心中的怒意,但那看向周元的眼神,愈發的陰沉。
    于是,整個大殿內,氣氛有些詭異的壓抑。
    居于高處的沈太淵自然也是察覺到了這股氣氛,眉頭微皺了一下,他如何不知曉他如此重視周元,必然會引得一些弟子不平衡。
    但他卻已經沒有太多的辦法了,圣源峰已經很多年沒有獲得一位選山大典第一的弟子了,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一位,沈太淵也只能試一試了。
    他如何不知道,想要再碰見一位類似那楚青般的絕世驕子有多困難,可在毫無退路的情況下,他沒有其他的選擇。
    于是,沈太淵很快堅定了心態,目光掃視開來,沉聲道:“一月之后,便是與陸宏一脈的洞試,這關系到最后一座紫源洞府,所以不容有失。”
    “因為紫帶弟子都已出手,所以此次,將會派遣金帶弟子出陣。”
    “童龍,潘嵩,曹獅。”
    “我欲派你三人出陣。”
    童龍,潘嵩,正是如今金帶弟子第一,第二席,而曹獅,則是第四席,算是金帶弟子中實力最強的三人。
    沈太淵的聲音落下,不過卻并沒有立即引來應答聲,只見得那童龍,潘嵩兩人目光有些閃爍,而曹獅隱晦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氣,開口道:“沈師,我等愿意出陣。”
    沈太淵古板的臉龐上微微松動。
    不過還不待他說話,曹獅便是再度道:“只是不知我等若是僥幸贏了,這紫源洞府,應該如何分配?”
    沈太淵眉頭皺了皺,在三日前,他的意思就很明顯了,那座紫源洞府是為了周元準備的,如今曹獅還明知故問…
    “我打算賜予周元。”沈太淵淡淡的道。
    曹獅眼角抽動了一下,咬牙道:“雖然有些不敬,但沈師此舉,未免有些太不公平了,我等辛苦出戰,為何卻是周元受益?”
    “按照規矩,紫源洞府的歸屬,應該是從出陣的三人中挑選其一才是,哪有外人坐享其成的道理?”
    曹獅的話一出,頓時引得一些弟子暗暗點頭。
    沈太淵的面色微微難看,沉聲道:“你是在質疑我嗎?”
    曹獅連忙抱拳道:“弟子不敢,只是我等為了圣源峰,也是付出諸多辛勞,我們也知道沈師的壓力,所以若真是有人能夠挑起大梁,我們自然是全力支持,只不過有些人,恐怕擔不起沈師的重任,平白浪費了諸多師兄弟的眾望。”
    他聲音義正言辭,卻是暗指周元并沒有讓沈太淵如此重視的資格與能耐。
    沈太淵面色越來越沉。
    而就在他要喝斥曹獅時,忽有聲音再度響起:“沈師勿要動怒,曹獅師弟雖然魯莽,冒犯沈師,但卻并無惡意,周元師弟是選山大典第一不假,但終歸還是稚嫩了一些,若是再等一兩年,或許擔得上沈師的期望,想必那時,無人再有異議…”
    沈太淵順著看去,只見得在那周泰身旁,一名男子面容誠懇的開口說道。
    此人名為張衍,乃是紫帶弟子第二席,僅次于周泰。
    周元也是平靜的看了張衍一眼,后者雖然話說得還算好聽,但潛在意思也很明顯,那就是說現在的他,并沒有資格擁有紫源洞府。
    他無疑也是支持曹獅的。
    而張衍在這一脈弟子中顯然也是有所威望,所以當他一開口時,頓時有著其他一些弟子紛紛出言附和,一時間大殿內頗為的熱鬧。
    特別是除了張衍外,還有著兩三位紫帶弟子也是表示贊同,這樣一來,反對的聲浪就更大了。
    在那大殿后方,沈萬金這些新入門的弟子,則是眼神有些擔憂,遠遠的望著前方周元的身影,他們也是沒想到,竟然會有這么多弟子反對。
    今日的事若是搞不好,恐怕會令得周元聲望受損。
    不過他們也知道,在這種場合,他們這些新入門的弟子,根本就沒有什么話語權。
    不僅是他們,就算是沈太淵面對著這一幕,眉頭都是緊緊皺起來。
    他倒是可以力壓眾人,可到時候出陣還要靠曹獅三人,若是他們心不在此,那更是沒有多少的勝算,平白的將那座紫源洞府拱手相讓。
    大殿中,沈太淵沉默了半晌,然后他緩緩的看向周元,道:“周元,你覺得呢?”
    當曹獅聽到此話時,嘴角便是掀起一抹難以察覺的得意之色,顯然,沈太淵也無法忽視這么多弟子的反對,先前的堅持,開始有所松緩。
    于是他眼角余光掠過周元,心頭冷笑一聲。
    這個小子,還是太嫩了,真以為沈師看重你,你就能夠不懂規矩了嗎?
    要將你搞下去,也就翻掌間的事情而已。
    今日這一切,顯然都是他施展手段促使而成。
    在那諸多目光的匯聚下,周元的面容始終都是頗為的平靜,特別是曹獅那種敵意目光,他也是敏銳的察覺到了。
    其實對于那座紫源洞府,他的確是有點興趣,但也并非是到了非要不可的地步。
    只是,這曹獅的針對以及敵意,卻是令得他眉頭微微一皺。
    他能夠猜測到,今日的變故,多半就是這個曹獅在引導,所謂的,便是要將他這位初入內山的黑馬給打壓下去。
    他偏過頭,有些冷意的目光看了曹獅一眼。
    而察覺到他的目光,曹獅嘴角卻是微微掀起一抹輕蔑,淡淡的道:“周元師弟,飯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一步登天的事,終歸是隱患太大。”
    “聽師兄的話,你先好好修煉一兩年,到時候再來想這些或許會更容易一些。”
    聽到曹獅的話,周元不置可否的一笑,道:“按照規矩的話,如今我是第三席,你是第四席,其實應當稱呼我為師兄才是。”
    曹獅面龐一抽,譏諷的冷笑一聲。
    周元則是沒有再理會他,抬起頭來,道:“沈師,我覺得,按照規矩來或許倒也不錯。”
    那位張衍聞言頓時笑道:“周元師弟能如此想,那就再好不過了。”
    沈太淵緩緩的道:“那你的意思是打算放棄這座紫源洞府嗎?”
    曹獅曬然一笑,這個周元,看來也頂不住壓力,知曉他現在還沒資格觸及紫源洞府了。
    然而,周元卻是笑著搖了搖頭,道:“先前曹獅師弟不是說,按照規矩,紫源洞府的歸屬,應該從出陣的三人中挑選而出。”
    “既然如此,那我便自動請纓,請沈師允許我作為三人之一出陣洞試吧。”
    既然這曹獅咄咄逼人,那他也沒必要再留情面了。
    嘩!
    周元的聲音一落,整個大殿中頓時一片嘩然。
    曹獅面龐上的笑容微微凝固,旋即嘴角的輕蔑愈發的擴大,他伸出手指,指著周元,譏諷的聲音響起。
    “周元啊周元,你還真是猖狂到沒譜了!”
    “你以為洞試是那選山大典嗎?”
    他搖了搖頭,盯著周元,眼神冷厲。
    “說句不好聽的話,那洞試,你還沒資格參加,你想去丟人,可我們還不想呢!”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