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八十八章 一場較量
    周元的話,落在大殿內,引起一片驚愕目光,顯然誰都想不到,他竟然是打算作為出陣洞試的三人之一。
    要知道,雖然如今兩脈的紫帶弟子都已無法出手,但雙方派遣的弟子,也都是金帶弟子中的佼佼者,周元雖然也算是金帶弟子,但畢竟才剛剛入門,跟這些老弟子相比,還是有著極大的差距。
    周元在選山大典上與陸風激戰成那般模樣,可陸風畢竟只是太初境四重天頂峰,還算不上真正的五重天。
    可內山的金帶弟子,大部分都是踏入了五重天的層次。
    而如童龍,曹獅他們這種,就算是在五重天中,都算是不弱了。
    因此在很多人的眼中,此時的周元,根本就沒資格插手這種級別的爭斗,所以當聽見周元此話時,那曹獅方才會忍不住的出言譏諷。
    不過,面對著那諸多譏諷,質疑的目光,周元并沒有理會,他只是直視沈太淵,面色平靜。
    沈太淵同樣是神色有些驚愕,顯然周元此舉出乎了他的意料,旋即他眉頭皺了皺,他會如此重視周元,說到底是重視他的潛力。
    而現在的周元,畢竟還只是太初境二重天,雖說他在選山大典上勝過了太初境四重天頂峰的陸風,但就算是陸風,恐怕都沒膽子插手這種爭斗。
    若是尋常弟子這般說話,恐怕沈太淵早就喝斥了回去,但眼前的周元,畢竟是選山大典第一,總歸是有些與眾不同。
    所以沈太淵并未喝斥,只是道:“周元,莫要逞強,你不必與他人爭這一時,以你的天賦,再待一兩年,定能嶄露頭角。”
    他雖然看重周元,但顯然還是認為周元此舉是一時腦熱。
    “而且…此事關系到我這一脈的顏面,不可胡來。”
    那曹獅聞言,也是冷眼望著周元。
    周元平靜的道:“沈師,所謂無功不受祿,若是我什么都沒做,那座紫源洞府,就算到時候贏了回來,弟子也是收不下去。”
    曹獅冷笑道:“算你還有些自知之明。”
    周元眼神淡淡的瞧了他一眼,再度道:“沈師無非是覺得或許我實力不足,此事倒也簡單,就讓我與一位出陣者交手一番,若是我僥幸贏了,那就由我代替其出陣,而若是我輸了,那自然此事休提,而且那座紫源洞府,我也無臉染指。”
    當話說到這一步時,周元也終于是圖窮匕見。
    他如何不知曉,因為他是新弟子的緣故,諸多老弟子恐怕都是心中對他抱有輕視,而且同樣也對沈太淵對他的重視感到不公平。
    只是他們沒有曹獅那般的膽子敢公然反對,但其實心中必然也對周元不以為然。
    不然的話,曹獅哪能獲得這么多的支持。
    在這種情況下,他想要順利的將那座紫源洞府收入囊中,那就必須要讓得其他弟子心服口服,而他如今只是新入內山,毫無資歷,想要用這個選山大典第一以及所謂的潛力去說服其他的弟子,顯然是異想天開的事情。
    所以,那還是選擇最為直接和有效的方式吧。
    任何的爭辯,都敵不過眼前的事實。
    嘩!
    而也的確不出所料,當周元的話落下時,整個大殿內都是掀起陣陣嘩然聲,所有弟子都是目瞪口呆。
    誰都沒想到,周元的膽子竟然大到這種地步,他竟然要從三位出陣者中選出一人來扳腕子!
    這莫不是瘋了吧!
    要知道,童龍,曹獅三人,就算是在太初境五重天中都算是好手,他們的實力,遠超陸風,周元怎么來的膽子,敢和他們叫板的?
    童龍,曹獅,潘嵩三人也是怔了怔,旋即對視一眼,皆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滑稽之色。
    他們顯然也沒料到,周元竟然會狂到這種地步…
    位居沈太淵之下的周泰,也是有些驚愕,旋即無奈的一笑,這個周元師弟,果然不是什么善茬,半點虧都不會吃。
    只是這種反擊,會不會魯莽了一些?
    “呵呵,這位周元師弟,還真是有個性。”那張衍帶著戲謔的笑了笑。
    其他的幾位紫帶弟子也是笑著點點頭,看那模樣,顯然是覺得周元有點愣頭青,簡直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膽魄有,卻是缺少了一點自知之明。
    沈太淵也是神色有些驚奇的盯著周元,顯然后者這個提議同樣出乎了他的意料,所以,他在沉默了好一會后,方才道:“你的意思,是要從他們三人中選一人交手,以決定誰才是最好的出陣者?”
    他的眼光閃爍,緩緩的道:“周元,你可是確定?此事一旦應下,就再無反悔余地,到時候你若是輸了,紫源洞府,就真與你無關了。”
    周元面容平靜的點點頭。
    沈太淵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最終道:“既然你如此決定,那就依你,他們三人,你要選誰為對手?”
    周元的目光,在那大殿內眾多視線中,微微轉移,最后便是不出意外的停留在了曹獅的身上。
    既然這曹獅諸多挑剔,那就用他來奠定他周元日后在這圣源峰上的聲望吧。
    而對于周元的目光,那曹獅卻是絲毫不意外,他反而是咧嘴笑了起來,沖著童龍他們搖頭一笑,玩味的道:“沒想到我曹獅竟然也有被人當做軟柿子的一天。”
    “也罷,作為師兄,教導后進師弟如何低調,也是應該的事,既然如此,那這場比試,我便接下來了。”
    言語之間,并沒有絲毫的壓力,反而是有著濃濃的戲謔。
    在其身旁,諸多弟子也是輕笑出聲。
    沈太淵緩緩的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們二人的比試,就定在五日之后,到時勝者,便可取代對方的位置,作為三位出陣者之一。”
    沈太淵的目光停留在周元的身上,他還是為周元多準備了一些時間,從某種方面而言,他還是希望周元真的能夠創造奇跡,那樣的話,說明他真正擁有著潛力,這足以讓得他力排眾議。
    但是,如果周元此次輸了的話,那么沈太淵也不得不感到失望,因為這說明周元的舉動,真的只是魯莽之舉,如此性格,實在是有些難堪大用。
    沈太淵緩緩的收回目光,心中輕輕一嘆。
    “周元,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吧…”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