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九十二章 六千七百息的震撼
    大殿內,一片寂靜,所有的目光都是帶著一絲難以置信的望著周元的身影,顯然所有人都被那六千多息的時間所震撼。
    六千七百多息啊!
    要知道就算是圣源峰歷代的弟子中,第一次借助太初巖,太古蒲修煉時,最為優秀的弟子,也只是五千八百息!
    而周元,卻是在這個記錄上,再度超出了將近一千!
    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所有人都是感到匪夷所思。
    甚至連周泰,張衍這些紫帶弟子,都是面露驚容,他們都很清楚這個數字代表著什么,這代表著最起碼在太初境,周元的修煉速度將會遠超他們。
    因為他一次搬運而回的太初氣,是他們的數倍之多!
    “周元師弟果然異以常人,難怪沈師如此看重他。”周泰有些欣慰,他的性子溫和耿直,倒未曾因為周元展現出來的潛力感到什么威脅,反而因為他們圣源峰出現了如此天賦的弟子而欣喜。
    不過顯然也并非是所有弟子都是如此心思,最起碼此時那曹獅,正面色陰晴不定的盯著周元的身影。
    他對于圣源峰如今在蒼玄宗的尷尬處境并沒有任何的想法,在他看來,那是沈師等長老應該考慮的事,跟他并沒有多大的關系,反正他只是一個金帶弟子而已。
    但周元的到來,卻是令得他的利益與地位受到了威脅,不僅看中的金源洞府被賜給了周元,甚至連屬于他的金帶弟子第三席的席位,都是被周元所占。
    這顯然就讓得他極為的憤怒了,在他看來,不管周元天賦多好,是否具備著潛力,但他畢竟只是新來的弟子,怎么就有資格爬到他的頭上去了?
    當然,這更多的也是一種嫉妒般的心態。
    他在圣源峰攀爬這么多年,方才一步步的從普通內山弟子達到如今的地步,費盡艱辛,可周元呢?剛進入內山,便是一步登天,這讓得他如何能平衡。
    這世間上,總是有人不會審視自身。
    而且,此時周圍的諸多弟子,也是在用怪異的目光看向曹獅,畢竟先前還是他在帶頭嘲諷,但哪料到周元反身便是一記狠狠的反擊,打得他頭暈眼花。
    在那種目光下,曹獅的眼神顯得有些陰沉,顯然是感到極為的羞怒。
    他本還想再說點什么挽回場面,但最終還是將話吞了下去,只是冷冷的望著周元的身影,咬牙暗道:“小子,就讓你再得意一下,五天后,我自會讓你明白什么叫做規矩!”
    周元搬運而回的太初氣也的確是讓他感到震驚,不過那又如何呢?現在的周元,畢竟只是太初境二重天而已。
    而他曹獅,卻是太初境五重天中的好手!
    他們之間,有著巨大的差距。
    所以曹獅也打算讓周元明白,潛力再好,那也只是潛力而已,但現在,周元還并沒有與他叫板的資格。
    “你潛力再好,那也得等你將潛力化為實力再說,而如今么,還是先老實一些!”
    在那諸多震撼目光的匯聚下,周元也是睜開了雙眸,他感應著氣府,氣府內,源氣充盈,特別是在其中,一顆顆的源氣星辰閃爍著光芒,散發著奇特的波動。
    如今周元氣府中的源氣星辰,已是高達四百多顆,遠比當初剛突破到太初境時更多。
    而先前那一次搬運太初氣,直接是令得他體內的源氣星辰多了將近十顆,可見此次的修煉效率之高。
    周元眼中浮現出一抹滿意的笑意,按照他的估計,這般速度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便是能夠順利的突破到太初境三重天。
    “此番修煉,搬運而回的太初氣,持續了六千七百多息。”
    “正常來算,就算是有著太初巖與太古蒲,我應該也只能達到六千息左右,而這多余出來的七百多息,應該是圣魂晶的作用。”
    周元有些驚嘆,沒想到圣魂晶還有著這般作用,以前的他倒是忽略了,如今看來,圣魂晶顯然是不遜色于太初巖,太古蒲的修煉之寶。
    按耐下心中的情緒,周元抬起頭,然后便是瞧得了那些還殘留著震驚的諸多目光。
    他的神色對此倒是頗為的平靜,畢竟這種情況之前在外山時,他已經經歷過一次了,同時如今的他也知曉這六千多息代表著什么。
    大殿內,安靜也是漸漸的散去,諸多弟子視線與周元一碰,不過這一次,即便是那些老弟子,眼中都是少了一些審視。
    之前他們對周元質疑,只是覺得他值不得沈太淵那種重視而已。
    但如今,周元最起碼展現了一些潛力,雖說搬運太初氣并不能決定一切,但至少,也說明了周元的確是有些與眾不同的能耐。
    “周元,你做得很不錯。”
    與此同時,有著一道聲音傳來,眾多弟子看去,只見得那沈太淵正目光灼灼的望著周元,他那原本不茍言笑的古板面龐,也是在此時浮現了一抹極為難得的笑意。
    顯然,先前周元的表現,也是讓得他極為的滿意。
    “另外,也恭喜你刷新了圣源峰歷代弟子第一次借助太初巖,太古蒲搬運太初氣的記錄。”沈太淵笑著指向殿壁。
    只見得那里,有著光芒浮現,而原本排名第一的位置,竟是出現了一排字體。
    “周元,六千七百四十三息!”
    周元也是有些訝異,沒想到一不小心竟然就破了記錄。
    “不過你也莫要以此自傲,這種記錄,只是一種小小激勵,并不能證明長久之事,所以往后修煉,依舊要勤勉努力。”沈太淵生怕周元得意忘形,立即敲打道。
    “弟子知曉。”周元笑了笑,對于這種記錄,他只是一笑置之,因為他很清楚,這種記錄根本代表不了什么,畢竟不是是搬運的太初氣多,未來成就便越大。
    修煉之道,想要勇猛精進,還是得勤勉苦修,日積月累,以待厚積薄發。
    沈太淵點點頭,看著周元越看越滿意,真是天不絕他們圣源峰,在如此凄慘的時刻,又是迎來了一個天賦驚艷的弟子。
    不過旋即他便是想起了周元與曹獅五日后的約戰,微微猶豫,再度道:“你的潛力極高,其實沒必要爭在一時。”
    然而他的話剛落,曹獅目光一閃,忽道:“沈師放心,就算是周元師弟五日后輸了,以后那紫源洞府若是能夠落到我們一脈,只要其他師兄弟沒有異議,弟子也愿意退出,讓與周元師弟。”
    他這大義凜然的話一出,倒是惹得諸多弟子目光驚異的看來,顯然沒想到之前屢屢針對周元的曹獅,竟會選擇讓步。
    不過,他這一讓,卻是讓得一些老弟子眉頭微皺了皺,似是覺得沈師對曹獅有些不公,這讓得他們有點兔死狐悲的感覺,一時間,不由得對周元也是生出一絲微辭。
    畢竟在很多弟子看來,周元得到的好處已經很多了,而那些很多好處,都是從他們這些老弟子手中分離出去的。
    周元冷眼的望著那曹獅大義凜然的表演,卻是洞穿了這家伙的心思,無非便是以退為進,引起其他弟子的同情,進而對他產生意見。
    眼下來看,倒是有些效果,畢竟此時的他,的確沒有什么聲望,無法服眾。
    于是,他搖了搖頭,道:“沈師,既然約定已下,自然無可更改,不然弟子日后,如何立足?”
    他也懶得理會曹獅的那些小手段,因為這一切都沒有多少的作用,只要五日后的比試如約舉行,到時候周元自會讓這曹獅知曉什么叫做絕望。
    沈太淵聞言,也就不再多說,只能點點頭。
    “那就如此吧,今日早課結束,各自散去吧。”
    諸多弟子紛紛應是。
    曹獅也是彎身抱拳,只是在其低頭時,眼角余光掃過了周元,嘴角有著一抹冷笑掀起。
    小子,有潛力又如何,最起碼現在,我要收拾你,依舊易如反掌!
    五日之后,待你敗在我手時,我倒是要看看沈師以及其他弟子,會對你如何失望?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