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九十四章 準備
    洞府深處。
    一汪泉眼中有著源源不斷的精純源氣涌出來,化為淡淡的霧氣,盤旋在洞府內。
    而在泉眼邊的巖石上,周元靜靜盤坐,他的體內,隱有龍吟般的聲音傳出,而后他鼻息間便是生出龐大的吸力,只見得那滾滾源氣便是化為白煙,被周元一口吸入嘴中,吞入腹內。
    如此數次,洞府內充盈的天地源氣也是稍淡了一些。
    周元這才漸漸收功,睜開眼目,看向了右掌掌心,眉頭微皺,只見得在那里,一團令人心悸的猩紅盤踞著,宛如龍影,透著幾分猙獰。
    正是怨龍毒。
    自從當日周元將武煌體內的圣龍之氣奪回大半后,無疑也是令得他體內的怨龍毒隨之壯大,此時的周元,已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他體內的怨龍毒更為的霸道,強悍。
    “怨龍毒每三年就會爆發一次...如今距離三年之期,倒是很近了。”周元有些感嘆,不知不覺間,竟已是將近三年過去了。
    上一次怨龍毒爆發的時候,周元連體內八脈都未曾打通,然而現在的他,卻已踏足太初境,若是放在他們大周王朝,甚至足以成為震懾一方的強者了。
    不過他在成長的時候,體內的怨龍毒,顯然也今非昔比。
    這東西,在未曾徹底控制前,始終都是個極大的隱患。
    “看來得想個辦法徹底將這怨龍毒化為己用才是。”周元摸了摸掌心,自語道。
    怨龍毒中蘊含著圣龍之氣,如果周元沒辦法將其徹底收服,那他也無法將其玄妙發揮出來,所以若是能成的話,必然會是他手中的一個大殺器。
    沉吟了片刻,周元便是先行收斂了心思,怨龍毒的事應該還有一些時間,眼前最重要的,還是與那曹獅的一場較量。
    那曹獅畢竟也是老牌的金帶弟子,貨真價實的太初境五重天,這般實力,顯然比陸風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這些人,能夠混到這一步,也并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既然擋到了他的面前,那也只能踏過去了。
    但對方畢竟是太初境五重天中的佼佼者,戰斗力強橫,也容不得他過于的小覷。
    周元微微沉思,雙手忽然一合,只見得有著光芒自其掌心升起,光團中,赫然是一卷古書,仿佛蒼陽升騰,散發著一股極端熾熱的氣息。
    赫然便是周元身為選山大典第一的獎勵,下品天源術,天陽神錄。
    周元感應著古書,許久后,方才再度睜開眼目。
    “不愧是真正的天源術,修煉起來極為的復雜麻煩。”周元皺了皺眉頭,這卷“天陽神錄”威力的確恐怖,遠非小天源術可比,但修煉條件之苛刻,也是遠超小天源術。
    想要修成這“天陽神錄”,還需要諸多外物協助,諸如九陽晶,天火巖髓等等,都是相當稀罕的東西,想要湊齊怕都是需要一些時日。
    于是周元略作沉吟,便是再度將其收起,眼下與曹獅交手在即,顯然是沒時間來參悟這“天陽神錄”。
    “可惜那“源髓洗禮”需要醞釀兩月時間才能開啟,不然的話,我倒是能夠借此更進一步。”周元有些惋惜的搖搖頭。
    此番他這選山大典第一還有一個好處便是那“源髓洗禮”,但眼下時間未到,他也無法去領略一番。
    在周元沉吟間,有著細微的腳步聲傳來,他轉過頭,便是見到夭夭抱著吞吞輕移蓮步而來,在她的修長玉指間,掛著幾個玉瓶,碰撞間發出清脆的聲響。
    “你去上個早課,都能惹來一身麻煩。”夭夭紅唇微啟,瞥了周元一眼。
    周元無奈的笑笑,嘆道:“沒辦法,新弟子毫無威望,想要占好處,可沒人會服我,既然有人要跳出來讓我殺雞儆猴,那就只能收下了。”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新弟子剛入門,必然會被老弟子壓榨一段時日,這算是某種規矩,但周元卻并沒有這種時間來適應這種規矩。
    而且他想要心安理得的將那座紫源洞府收入囊中,那就必須讓得其他所有弟子都挑不出口舌,不然以后麻煩更多。
    而想要避免這些紛爭,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展現實力,讓得那些老弟子認清現實。
    所以,就算那曹獅不來挑釁,恐怕周元也得找個由頭,顯一下威。
    “人可是太初境五重天,你可別被反殺了。”夭夭戲謔的道。
    不過雖這般說著,她還是將指尖掛著的五個玉瓶彈向了周元,道:“這是剛才沈萬金送來的。”
    周元接過玉瓶,彈開瓶蓋,頓時有著濃郁的血腥之氣沖出,竟是形成了五道獸影,隱隱間有著充滿著殺伐氣息的嘶吼聲傳出。
    赫然是五瓶源獸精血,而且看上去等級還不低,恐怕都是達到了五品。
    “不愧是內山,五品龍屬源獸精血都能搞到!”周元眼中掠過一抹驚喜之色,忍不住的贊嘆道。
    他之前囑托了沈萬金守在內山的琳瑯閣,其目的便是購買龍屬源獸精血,他原本以為就算能買到,也頂多一兩道,結果沒想到沈萬金竟然搞到手五道。
    有了這五道源獸精血,他的九龍典,應該便是能夠更進一步了。
    “你野心倒是不小,小心煉化太多源獸精血,兇氣太盛被反噬。”夭夭提醒道。
    周元摸了摸右手掌心,笑道:“再兇能兇得過怨龍毒?”
    他搖搖頭,不再多說,目光卻是忽然停在了夭夭懷中懶洋洋的吞吞身上,于是臉龐上露出了極為溫柔的笑容,道:“好吞吞,想不想試試內山的百香樓是什么味道?”
    原本懶洋洋的吞吞,頓時豎起了耳朵,獸瞳熾熱的望著周元,舌頭都吐了出來。
    夭夭見狀,則是沒好氣的搖搖頭,拎著它的耳朵就丟了出去,道:“不長記性的東西,遲早被人賣了。”
    她哪能不知曉,吃完東西,就該被人放血了。
    周元笑瞇瞇的抱住吞吞,道:“夭夭姐,放出消息,就說這些天我會閉關潛修,下次的早課便不去了。”
    夭夭應了一聲,便是轉身而去。
    ...
    求道殿。
    又是輪到了沈太淵一脈在此修行。
    那曹獅來到此處,一眼就見到了周元那空缺的位置,當即便是玩味的一笑,顯然也已經聽說了周元閉關的消息。
    “短短幾天時間,也要故弄玄虛。”曹獅搖搖頭,眼中流露出一絲冷笑與輕蔑。
    “周元啊周元,你與那陸風交手時,將自身底牌施展得干干凈凈,若你只有這些手段的話,那恐怕就不能怪師兄以大欺小了...”
    在其身旁,幾位與其相熟的金帶弟子,也是紛紛輕笑出聲,看來幾天后,一場好戲是要難免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