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九十九章 洗禮來臨
    距離周元與曹獅的比試,很快就過去了數日,而此戰造成的余波,也是在漸漸的消退。
    在經歷了最開始的震動后,諸多弟子也就開始接受了這個結果,畢竟這場比試只算是沈脈內部的競爭,與其他兩脈并沒有太大的關系。
    當然,最重要的是看過周元與曹獅比試的弟子都知曉,周元雖說勝了曹獅,但也因為自身源氣不足,導致勝得頗為的驚險,所以嚴格說起來,兩人的實力倒也是在伯仲間。
    因此,對于周元取代曹獅成為了第三位洞試出陣者,陸宏一脈的弟子根本就沒有太過的在意,因為在他們看來,不論是曹獅上還是周元上,最終的結果都沒什么區別。
    這場洞試,陸宏一脈,顯然并沒有太將沈脈放在眼中。
    即便如今冒出來一個周元頂替了曹獅,但在他們眼中,這無非就是換一個人上來丟臉罷了。
    所以對于周元的關注,在持續了數天后,便是直接散去,懶得再理會,因為他們知曉,周元的這點光環,等到了洞試的時候,自然會被打回原形...
    ...
    又是一日求道殿的早課。
    周元端坐于蒲團上,雙目微閉,借助太初巖與太古蒲,神魂進入太初天中搬運著太初氣。
    大殿內,偶爾有著弟子的目光看來,不過如今對于周元坐穩金帶弟子第三席,卻是無人再有異議,即便是在其身旁的曹獅,這些天都是偃旗息鼓,不敢再隨意的挑釁。
    顯然,周元與曹獅的一戰,還是立威成功了。
    大殿內的安靜持續了許久,直到眾人皆是修煉完畢,方才漸漸的有著低低的聲音開始傳開。
    最高處,沈太淵的目光也是投射下來,他的目光掃過童龍,潘嵩以及周元三人,緩緩的道:“距離洞試,尚還有二十來天。”
    大殿內的目光,頓時都是匯聚向了周元三人。
    “此番洞試,你們可有把握?”
    聽到沈太淵此話,那曹龍與潘嵩面色有些猶豫,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畢竟他們也知曉,陸宏一脈出陣的三人,可都不簡單,特別是那個衛幽玄,頗有些手段。
    這未曾交手,誰能知曉把握有多少?
    “沈師,我等定會盡全力迎戰。”曹龍最終說道,只是誰都能夠聽出他言語間的不確定。
    沈太淵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太滿意,但他也知曉曹龍,潘嵩所承受的壓力,畢竟陸宏一脈的弟子本就質量勝于他們一脈。
    更多的弟子暗中搖頭低嘆,其實心中也對自己這方不是很看好。
    對于周元,倒是沒太多人在意,雖然他贏了曹獅,但曹獅的實力要稍遜曹龍,潘嵩一線,既然連他們兩人都只能如此說,想必周元也只能跟著混混。
    不過對此眾人倒是沒什么嘲諷的想法,因為就算是換了曹獅,也是一樣。
    “你們三人最近修煉有什么問題或者需要,都可以直接找我。”沈太淵說道。
    這個時候,也只能給予三人最大的便利,看能否讓他們實力提升一步。
    曹龍與潘嵩則是神色微喜,連忙恭聲應道。
    周元聞言,倒是想了想,試探的道:“沈師,我近來倒是想要嘗試修煉掌教所賜的“天陽神錄”,只是所需要的一些源材始終未曾到手...”
    修煉天陽神錄需要三種源材,九陽晶,天火巖髓,金烏心,這都是頗為罕見,他在琳瑯閣中找了許久都沒有結果。
    如今沈太淵如此說,他立即就打蛇上棍,毫不客氣了。
    而他這話一落,沈太淵還沒說話,其座下的張衍便是淡笑道:“周元師弟未免也太好高騖遠了一些,天陽神錄乃是下品天源術,莫說是金帶弟子,就算是紫帶弟子能夠修成的都是少數,依我看,周元師弟還不如將心思放在如何加深自身源氣上,畢竟洞試所遇見的對手可不簡單。”
    “到時候若是對方接下了你的九龍典八龍,恐怕你就再無還手之力了。”
    大殿內其他的弟子也是竊竊私語,有些贊同張衍的話,畢竟他們都很清楚天源術修煉是何等的苛刻,此時周元連施展九龍典八龍都有些源氣不濟,就算是修成了天陽神錄,恐怕也是無法施展吧?
    這讓得他們略微有些懷疑周元是不是趁機想要撈好處。
    當然,更多的人則是心頭有些嫉妒般的心態,天源術,即便只是一卷下品天源術,就算是一些紫帶弟子,都不見得能夠擁有。
    周元看了那張衍一眼,卻并沒有理會他,只是看向沈太淵。
    “天陽神錄么?”沈太淵也是微怔,他對于此術倒是聽過,所以也知曉需要的源材,當即撫須道:“你倒是會找機會,那三種源材就算是我也要頭疼一下。”
    他看著周元,道:“你確定有把握修煉“天陽神錄”?”
    周元平靜的道:“我會盡力一試。”
    那張衍聞言,玩味的一笑,就又要開口。
    不過沈太淵卻是揮了揮手,目光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既然如此,那我自然會全力支持你,這些源材,我會為你去湊齊。”
    張衍嘴角抽了抽,他也沒想到沈太淵竟然連周元的這種要求都能答應,尋常弟子,就算是他們這些紫帶弟子有時候都沒這種待遇。
    心頭有些憋悶的張衍,只能斜看了周元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周元師弟,沈師如此看重你,你可莫要辜負了,希望洞試的時候,能夠見到你將修成的天源術展現出來給我們眾師兄弟開開眼,不要光拿了資源,卻是毫無作為。”
    一些親和張衍的弟子暗中竊笑,張衍顯然是故意將周元抬起來,到時候洞試時,周元萬一拿不出什么來,恐怕就會讓其他弟子覺得他只是在趁機要好處,如此作為,自然會降低他的聲望。
    “張衍師兄放心,我自會竭盡全力。”周元不咸不淡的道。
    瞧得周元這幅油鹽不進的模樣,張衍也只能暗自冷哼一聲,不再多說。
    沈太淵看著周元,忽然一抬手,又是兩道光芒落下,周元接過,竟是兩枚令牌,令牌上面,似乎是雕刻著一頭巨龍盤踞,在巨龍身上,有著綿延的山岳,洞府。
    “這是?”周元疑惑。
    “這就是你選山大典的獎勵,源髓洗禮的名額。”沈太淵道。
    “哦?源髓洗禮開始了?”周元聞言,頓時大喜,他對此也是期盼許久了。
    沈太淵點點頭,道:“明日就會正式開始。”
    “第二枚令牌是給周小夭的,乃是白眉峰主所賜,所以她明日若是有興趣的話,也可去。”
    說起夭夭,沈太淵也是有些牙疼,因為來到圣源峰這些天,夭夭竟然一次早課都沒來上過,所以他連人都沒見過一次。
    周元暗暗感嘆,白眉峰主對夭夭可真是看重啊。
    “源髓洗禮,唯有各峰紫帶弟子方才有資格享受,兩月一次,也算是盛事,明日你可隨周泰一同前往。”沈太淵說道。
    周元看向周泰,后者對著他露出和煦的笑容,于是他也是點點頭。
    沈太淵再度吩咐了幾句,便是揮手讓得眾弟子散去。
    周元握著手中的令牌,眼中則是有著好奇與期盼之色涌出來,對于那源髓洗禮,他可是期盼許久了,如今總算是等到了。
    之前與曹獅的一戰,也是讓得他感覺到自身的源氣修為略有不足,所以這一次,他對于這聞名蒼玄宗的源髓洗禮抱有很大的期待。
    他收起兩枚令牌,喃喃自語。
    “希望這源髓洗禮,不會讓我失望吧...”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