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洗禮開
    翌日,當一輪火紅大日自那海平線上緩緩升起時,萬丈光輝射將下來,彌漫源池的迷霧,都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消退。
    鐺!鐺!
    與此同時,嘹亮的鐘吟聲,也是在天地間響徹,回蕩在源池的每一個角落。
    鐘聲響起的瞬間,猶如是激活了整個源池,頓時間無數道光影破空而出,浩浩蕩蕩的對著源池外而去。
    那些都是進入源池中搜尋龍源髓的弟子,如今十日時間已到,自然便是要迫不及待的出了源池,去享受那源髓洗禮了。
    畢竟,辛苦十日,所為的就是此時。
    石亭中,盤坐中的周元緩緩睜開了雙目,然后他便是見到面前的石桌兩邊,兩道倩影趴在桌上,青絲垂落,衣裙勾勒著纖細動人的曲線。
    兩女的臉頰,也是溫潤如玉,因為喝多的緣故,臉色紅潤,再沒有平日里的清冷,倒是顯得極為的可愛。
    不過,就在周元饒有興致的望著醉酒的兩女時,李卿嬋的雙眸忽的睜開,她的眸子深處出現了數息的茫然,最后立即坐直了身軀,美目恢復冰冷,瞪了周元一眼。
    “呵呵,醒了啊?”周元笑了笑,道:“其實剛才挺可愛的。”
    李卿嬋剛剛恢復冷冰冰的臉頰頓時有著一抹緋紅浮現出來,她狠狠的剮了周元一眼,道:“敢說出去昨晚的事,就殺了你!”
    周元無奈的一笑,這話說得,搞得他們昨晚做了什么一樣。
    李卿嬋平復下心情,又是有些恨恨的看了夭夭一眼,真不知道著了什么魔,被她一激,便是沒了平日的冷靜,就想和她分個高低。
    通宵喝酒這種事,對于以往的李卿嬋而言,簡直就是不可理解的事情。
    周元對此倒是感覺能理解,主要是兩女都是那種冷淡驕傲的性子,不僅是在容顏氣質方便都極為的出眾,而且也是頗為要強。
    所以誰都不愿意在對方面前服了軟,而夭夭則是抓住這一點,方才能夠每次激李卿嬋,都能取得效果。
    “你們待會自行先出源池吧。”李卿嬋長身而起,她聞著自己一身酒味,柳眉微蹙了蹙,就要打算先去清洗一下。
    要離去時,她美目多看了周元一眼,神色不復以往的冰冷,道:“此次,也多謝你了。”
    她所說自然便是那顆到她手的龍源髓晶,如果不是周元相助的話,恐怕她此次也只能與孔圣皆是兩手空空,毫無收獲。
    “各持所需罷了,如果沒有李師姐,我怕也得不到這龍源髓晶。”周元笑道。
    李卿嬋也知曉周元的客套話,至少有夭夭在這里,借助她的力量,周元同樣能夠獵殺那頭千丈水獸。
    不過,在幾天接觸下來,她對周元最開始因為誤解產生的成見倒是消退了許多,如今平心而論,也是能夠察覺到周元的與眾不同。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明明只是金帶弟子,卻是能夠在第一次進入源池時,就達到八龍洗禮,這般成就,咱們蒼玄宗這一代弟子,還沒人能夠做到。”
    李卿嬋美眸看著周元,紅唇微啟道:“至少,就算是楚青,他也是在成為圣子后,才有機會達到八龍洗禮,這一點,你已是遠超于他。”
    聲音落下,她也未曾停留,直接轉身而去。
    周元有些訝異的望著那道倩影,顯然是沒想到以李卿嬋那冷冰冰的性子,竟然會說出這般安慰鼓勵的話來。
    “看來她很看好你嘛,竟然還用他楚青來抬舉你。”
    在周元驚訝時,一道慵懶的聲音,也是響起,他轉過頭,便是見到夭夭伸著懶腰,然后玉手托著香腮,戲謔的望著他。
    周元無奈的一笑,道:“這可說明不了什么。”
    他能夠在第一次進入源池時,就達到八龍洗禮,不過只是因為通天玄蟒氣的特殊罷了,他自然不會真就因此驕傲自大,覺得自己能夠無視蒼玄宗那些圣子了。
    “還算沒被人小小的捧一下就頭腦發熱,知道自身的斤兩。”
    夭夭滿意的點點頭,然后長身而起,抱過吞吞,道:“我們也走吧。”
    周元也是點了點頭,腳下金光源氣升騰而起,直接載著兩人升空而起,也是飛快的對著源池之外疾馳而去。
    對于接下來的源髓洗禮,他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
    在那源池邊緣處,早已是人山人海,鼎沸之極。
    無數道腳踏源氣的身影自源池深處掠來,最后落到了源池邊緣周圍的一座座山頭上,呼朋喚友間,極為的熱鬧。
    而更多的弟子,也是在清點著這十日的收獲,估算著此次能夠獲得幾龍洗禮,于是有人面露歡喜,也有人失望嘆息。
    金光源氣掠空而過,最后落到了一座山峰上,周元,夭夭現出身來。
    “呵呵,周元師弟總算出來了。”當周元先出身時,前方便是有著聲音傳來,只見得周泰,張衍等一眾弟子已是在此。
    周元見狀,也是抱拳一笑。
    “周元師弟,這十日收獲如何?”周泰面露關切。
    周元能夠感覺到周泰的關心并非作假,所以反而猶豫了一下,因為他知曉實話說的話,怕是反而將他們嚇到。
    八龍洗禮,這一代的弟子也就楚青能夠做到,那還是在他成為圣子后,而周元這第一次進入源池就能夠達到這一步,那是何等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而在周元猶豫間,那張衍卻是微微一笑,玩味的道:“若是周元師弟收獲不足,我們這些做師兄的,倒可以均你一點。”
    其他那些親近他的弟子也是低笑出聲,目光戲謔的看向周元。
    周泰師兄有些不愉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后對著周元安慰道:“你畢竟是第一次進入源池,收獲不足并不奇怪,我們以前第一次進入,也是一頭霧水,沒多少的收獲。”
    周元笑著點點頭,對于張衍等人的戲謔也并未放在心上,因為等待會洗禮開始時,他們自然會笑不出來。
    而在他們不遠處,便是呂師一脈的呂嫣等人。
    呂嫣也是發現了這邊的動靜,她眸子掠過周元,輕哼了一聲,看周元那個猶豫模樣,顯然是在源池中的收獲拿不出手。
    “哼,之前那周泰還大放厥詞的說這周元未來有機會達到八龍洗禮,和楚青師兄媲美…也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她紅唇撇了撇,那周泰難道真以為只要是個選山大典第一,就都能達到楚青師兄的層次嗎?
    “呵呵,師姐不必動怒,待得那周元嘗試了一次源池后,自然會知曉八龍洗禮代表著什么,日后也就知曉了和楚青師兄的差距。”在呂嫣身旁,有著一名英俊的弟子笑著道。
    呂嫣點點頭,也就將目光從周元那邊收了回來,不再過多的關注。
    …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弟子從源池中疾掠而出。
    與此同時,還有著無數未曾進入源池的弟子從四面八方趕來,畢竟這源髓洗禮,也是一件大事,誰都想要來開開眼界。
    于是,在這種盛況下,烈日高懸。
    鐺!
    當一道嘹亮的鐘吟聲響起時,只見得一道源氣升空而起,一名美婦立于其上,赫然便是那位當值源池的長老。
    雪蓮峰的苗長老。
    她懸浮于源池上空那座巨大祭壇上,然后目光掃視開來,聲音在源氣的包裹下,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十日已到,源池關閉!”
    “洗禮開!”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沸騰起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