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三十章 洞試的動靜
    由周元那八龍洗禮所帶來的沸騰,在圣源峰上持續了數日后,便是漸漸的消退,而取而代之的熱點,則是接下來陸宏一脈與沈太淵一脈的洞試。
    如今的圣源峰,因為大部分區域都是被封印的緣故,因此導致這些洞府的修煉資源也是有所匱乏,所以每一座洞府,都將會引起諸多弟子的激烈爭奪。
    這一次的洞試,更是關系到一座紫源洞府的歸屬。
    這無疑更是引人注目,畢竟這種級別的洞府,放在整個蒼玄宗內,都是優質的修煉資源,尋常弟子可謂是求而不得。
    而且,諸多弟子也都明白,此次兩脈的爭斗,紫源洞府只是表面現象,在那更深處的爭斗,顯然是借此來爭奪在圣源峰中的話語權。
    陸宏一脈由劍來峰空降圣源峰,強勢而來,以極為霸道的姿態,從沈太淵,呂松兩脈手中搶奪了許多資源,大有一副一家獨大的意思。
    面對著陸宏一脈的咄咄逼人,呂松長老選擇了退讓,而性格古板的沈太淵,卻是選擇強硬對上,顯然不甘心讓一個外來者,將他們的話語權剝奪。
    不然的話,他們圣源峰本就沒落,若是再讓得陸宏稱霸圣源峰,恐怕他們這一脈,也將會更加的被人所遺忘,以后想要為門下弟子爭取到修煉資源,也會更加的困難。
    那樣最后的結果,無疑就是門下弟子盡散,而他,也只能隱退,成為蒼玄宗的一個無權長老。
    在此次洞試之前,圣源峰三脈的諸多比試中,都是陸宏一脈勝算居多,這也是為何陸宏一脈如此強勢的主要原因。
    所以,為了遏制住陸宏一脈的強勢,沈太淵只能寄希望于這一次的洞試能夠將其戰勝,不然的話,一直讓得陸宏一脈贏下去,對于他們一脈的士氣打擊,實在太大。
    而且若是傳出圣源峰的話,也會讓得其他峰看低他這一脈,認為他們無能,那樣即便他們被取而代之,也不會引來同情。
    因此,這一次的洞試,沈太淵不想輸。
    …
    而在這般沸騰中,數日過去,也終于是到了洞試的日子。
    在圣源峰的一座山峰間,有著一座巨大的洞府,只是洞口處,有著光紋閃爍,仿佛是形成了屏障,封鎖著洞府。
    但即便如此,依舊還是有著極端精純與雄渾的天地源氣自洞府中散發出來,令得洞口處綠蔭蔥郁,樹木茂盛。
    顯然,這是一座紫源洞府。
    洞府外,便是陡峭的山崖,云霧繚繞的山壁上,有著數塊巨大無比的巖石被削平,形成了寬敞的石臺。
    此次的洞試,正是在此舉行。
    往日的這里,少有人來,然而今日的這里,卻是成為了整個圣源峰最為熱鬧的地方。
    只見得天空上不斷的有著人影腳踏源氣呼嘯而來,落在了四面八方,將整座大山都是擠得滿滿當當,喧嘩聲打破了往日的寧靜。
    在洞府臨近懸崖處,一座石亭中,呂松長老安坐其中,在其身后,還站著呂嫣以及其門下的數位紫帶弟子。
    石亭外,則是更多的金帶,黑帶弟子,人數倒是不少。
    “今天怎么來了這么多人?”呂松捧著茶杯,目光卻是有點疑惑的望向四周,此時還不斷的有著人影腳踏源氣而來。
    而且那些人影,顯然并不是他們圣源峰的弟子。
    這讓得他有些驚疑,這種洞試,頂多只是在各自峰中有些影響,其他峰的弟子卻是沒什么興趣,但為何今日來了這么多人?什么時候他們圣源峰的一場洞試,能夠吸引來這么多其他峰的弟子圍觀了?
    “還能為什么,當然都是來看那個周元的啊。”呂嫣紅唇一撇,卻是有點幸災樂禍的道。
    呂松眉頭挑了挑。
    “前些天雪蓮峰的那位苗長老,可是當眾說了,這周元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說不定能夠和楚青師兄媲美呢。”呂嫣笑吟吟的道,只是那聲音中,怎么聽都有著一絲不屑。
    “楚青師兄在咱們蒼玄宗諸多弟子心中是什么地位?所以那位苗長老的話傳出去,自然引起了許多弟子的好奇與不忿,如今再聽到周元要出戰洞試,自然是要來看看他究竟是不是三頭六臂…”
    聽到呂嫣所說,呂松這才明白,這些其他峰的弟子,看來也都是來者不善啊。
    今日的周元若是沒什么出彩的表現,恐怕要不了多久,此事就會被宣揚得滿宗門皆知,到時候不知道會引來多少嘲笑。
    畢竟,楚青太過的出色,周元只要稍微表現一般,反而會凸顯自身的無能,即便這個無能,只是與楚青相比。
    “這個苗長老,也真是嘴大,這種話,豈能隨意而言。”呂松皺著眉頭,就算她真的看好周元,也不能當眾這么說啊。
    如今引來這種動靜,必然會給周元帶來極大的壓力。
    雖說在與陸宏的爭斗中,呂松選擇了退讓,但從內心深處,他顯然還是更偏向沈太淵的,畢竟若是陸宏再度贏了洞試的話,打壓下了沈太淵,對他們一脈,也沒有什么好處。
    呂嫣顯然沒這個覺悟,她雙臂抱胸,道:“也是那周元咎由自取,身為一個新入內山的弟子,偏偏跳得厲害,還真以為他和楚青師兄一樣么?”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沒多少本事,老實安靜一點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看得出來,身為楚青的狂熱支持者,呂嫣對于苗長老的那番評判,最是感到嗤之以鼻,在她看來,兩人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周元怎么可能跟楚青師兄相比。
    一個八龍洗禮而已,還不知道這后面是怎么回事,憑此就說周元能跟楚青師兄相比,也實在是讓人無法信服。
    所以,在呂嫣看來,今日這場洞試過后,恐怕苗長老對周元的這番評價,會成為所有弟子用來譏嘲周元,甚至成為一顆巨石,壓得周元抬不起頭。”
    呂松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若是他們輸了,只會壯大陸宏一脈的聲勢,對我們而言,又有什么好處?”
    呂嫣一滯,有些悻悻的道:“反正這場洞試又不是靠他…他一個太初境三重天,怕也就只是上場混混罷了。”
    呂松嘆了一口氣,他如何不知道,這一次,沈太淵他們的勝算,的確不大。
    而在他們兩人說話間,山峰中忽然有著騷動聲傳來,只見得無數道饒有興致的目光,都是對著那個方向投射而去。
    只見得那里,大批的人影緩步而來。
    在那領先的,正是沈太淵,在其身后,便是周泰,張衍以及周元,夭夭等人。
    人數也是不少,顯然這一次,沈太淵門下弟子也是盡數前來,至少要把聲勢壯起來。
    沈太淵來到此處時,他也是見到了那山峰地面,天空黑壓壓的人影,當即一怔,顯然同樣沒想到這次的洞試竟然會引來這么多的人。
    他皺了皺眉頭,但也沒有多說什么,邁步上前,最后與呂松點點頭,進入到了另外一座懸崖邊的石亭中。
    周元立于石亭內,他也感受到了那無數道陌生而戲謔的目光,這讓得他知曉,這些其他峰的弟子,應該都是沖著他而來的。
    “看來很熱鬧么,你這次或許要出名了呢。”一旁的夭夭戲謔的道。
    周元無奈的笑笑,這些人,恐怕都是來看他出丑的。
    不過對此他倒沒什么憤怒,眼眸中一片平靜,因為不管這些人的目的是為何,他今天的目的都只有一個。
    贏得這座紫源洞府。
    在沈太淵一脈到場后不久,場中又是有著喧嘩聲傳開,只見得一波人影氣勢洶洶的涌入,聲勢驚人,受人矚目。
    那領首者,自然便是陸宏。
    只不過,在陸宏的身旁,周元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身黑色的衣裙,勾勒著動人的曲線,雙腿修長筆直,腰肢纖細,那一對美眸,噙著冷傲。
    竟然是那陸玄音。
    而那陸玄音現身時,她那冷傲美眸,第一時間便是鎖定了周元,當即那俏臉上便是有著一抹玩味之色浮現。
    同時她那眼眸中的恨意,也是散發出來。
    “周元,你搶了陸風的第一,奪了他的名聲,那今日,我也要親眼看著你,顏面丟盡!”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