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大黑魔
    周元立于石臺之上,拳頭表面青光縈繞,淡青色的鱗片浮現,顯得分外的奇異。
    他的目光輕瞟了一下,只見得拳頭上的鱗片處,有著一些劃痕,顯然那是先前衛幽玄所留,后者破源手雖然霸道,但卻只是針對源氣,所以不僅無法突破玄蛟鱗,反而被周元那沉重如山般的一拳,生生的震碎了指骨。
    “玄蛟鱗…”
    周元手指輕輕的抹過那若隱若現的淡青色鱗片,嘴角有著一抹滿意笑容浮現出來。
    比起之前的玄蟒鱗,蛻變后的玄蛟鱗不論是防御還是所增幅的力量,都是大大的增強,不然的話,先前他也不可能一拳將對方的指骨震碎。
    “聽夭夭姐說,若是我的通天玄蟒氣能夠再度進化,成為七品的鎮世天蛟氣,那這玄蛟鱗方才會再度蛻變,成為真正的天蛟鱗。”
    “此鱗在身,足以防御神府境強者的攻擊,并且擁有著諸多的玄妙,幾乎能夠真正讓人化為一頭人形般的天蛟,可謂是霸道到了極致。”
    “如果有朝一日,我能將祖龍經修到第三重的九品乾坤圣龍氣,那就更不得了,玄蟒鱗化為圣龍鱗,真不知道會強到什么地步。”
    想到此處,周元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心潮澎湃,不過很快他便是將其壓制下來,因為他知曉,那一步對于他而言,還極為的遙遠,眼下的他,還是必須一步步的走,增強著自身的根基與底蘊。
    他抬頭,看向對面面色漸漸變得陰沉下來的衛幽玄,而這些眼前的敵人,就是他增強根基與底蘊的最好踏腳石。
    “沒想到,我的破源手也會有被折斷的一天。”衛幽玄寒聲說道。
    在說著話的時候,衛幽玄周身那幽黑如夜色般的源氣,也是在劇烈的翻滾著,嘶嘯聲響起,攪動著虛空,顯示著他心頭的憤怒。
    顯然,從一開始就笑瞇瞇的衛幽玄,終于是動怒了。
    衛幽玄依舊還流淌著鮮血的手掌,猛然按在地面之上,幽黑源氣猶如粘稠的沼澤一般,自其掌下閃電般的蔓延開來。
    “黑沼澤!”
    整座巨大的石臺地面,瞬間被幽黑源氣所化的沼澤所覆蓋,與此同時,沼澤中暴射出無數道如蛇般的匹練,對著周元纏繞而去。
    周元身形迅速的虛化,猶如一縷青煙,自那黑色沼澤上面疾掠而過,避開了所有的攻勢。
    噗通!
    沼澤之中,無數粘稠的黑色光芒射出,猶如是形成了一張巨網,當頭籠罩向周元。
    周元雙目微瞇,袖袍一抖,一顆巨大的風雷光球在其掌心凝聚而成,散發著狂暴的源氣波動。
    “大風雷!”
    他手中的風雷光球,狠狠的對著黑色沼澤拍下。
    轟!
    蘊含著風雷的源氣狂暴的肆虐開來,硬生生的將那覆蓋地面的黑色沼澤震碎開來,彌漫的黑色,迅速的褪去。
    而那當頭籠罩而來的粘稠巨網,也是爆碎成了漫天光點。
    咻!
    而就在光點飄舞之間,忽有一道尖銳的破風聲響徹,一抹寒光,帶著森冷的氣息,洞穿了空間,直指周元咽喉。
    那是一柄黑戟。
    周元手掌一握,天元筆落在其手中,微微一抖,便是膨脹開來,雪白的毫毛呼嘯而出,化為了一張白色的網。
    嗤!
    黑戟刺在毫毛白網之上,將其撕裂出驚人動魄的弧線,那鋒銳的戟尖,自周元咽喉不過寸許距離,但卻始終無法突破最后一步,最終被毫毛白網陡然的彈射開。
    彈開黑戟,周元虛化般的身影暴射而出,手中天元筆化為漫天寒光,直接是對著那后方暴射而來的衛幽玄籠罩而去。
    鐺鐺鐺!
    衛幽玄手持黑戟,幽黑源氣如狼煙般升騰,漫天戟影呼嘯,將那籠罩而來的雪白筆尖,盡數的抵御下來。
    兩人皆是眼神冷冽,出手毫不留情,直指對方的要害,但卻又被對方盡數的抵擋下來。
    好一場激烈的獅虎斗。
    在那山崖四周,諸多弟子心頭微顫的望著場中斗得兇狠的兩人,那種戰斗波動,任何一位五重天的弟子摻和進去,恐怕不出三回合,就得被生生的撕碎。
    這般交鋒,已經不比一些紫帶弟子間的爭斗來得差了。
    鐺!
    筆尖與戟尖碰撞,火花濺射,狂暴的源氣波動沖擊開來,連空氣都被震爆。
    周元與衛幽玄的身影,皆是一震,然后身形倒射而退。
    周元手中的天元筆挽出一朵雪白的槍花,他感受著體內沸騰般的源氣,雙目微瞇,先前兩人如此硬碰,他卻依舊沒有半點落入下風的跡象。
    顯然,經過源髓洗禮后,他在源氣的底蘊上,已經足以正面抗衡六重天的弟子。
    如今周元氣府之內,源氣星辰七百多顆,而正常的六重天弟子,應該是達到了八百顆,不過周元的通天玄蟒氣無疑是更為的玄妙,渾厚持久,所以并不遜色于六重天。
    “太初境六重天,也沒什么了不起么?”周元淡笑一聲,望著衛幽玄。
    衛幽玄冷漠的看了一眼周元,卻是未曾說話,因為他同樣知曉,眼前的周元,雖然只是三重天,但要比起源氣的話,即便是他這個六重天,也占不到多少的優勢。
    這個周元,出乎意料的棘手。
    不過,一個剛入門沒多久的弟子,竟然也是敢在他面前如此的賣弄,真當他沒有什么手段么…
    “周元師弟,年輕人也莫要太猖狂了,既然沈長老沒有好好教你尊敬師兄,那么師兄我今日,就代沈長老好好的教一教你!”衛幽玄嘴角掀起一抹冰冷。
    鐺!
    他手中的黑戟,重重的跺地,插入地面。
    他的袖袍在此時忽然的碎裂開來,露出了手臂,只見得在其手臂上,竟是有著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宛如蚯蚓一般。
    那些黑色的紋路凝結在一起,猶如詭異的符文一般。
    一股森冷的氣息頓時散發出來,竟是令得石臺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冷冽起來,一股可怕的波動,開始在衛幽玄的體內澎湃凝聚。
    砰!
    衛幽玄雙掌對碰在一起,只見得其手臂上的黑色紋路瘋狂的蔓延出來,短短數息,便是猶如鉆進了他渾身的血肉之中。
    一縷縷的黑氣,自衛幽玄的身體表面升騰起來。
    雄渾的黑色源氣,在其身后升騰盤旋,發出尖嘯之聲。
    山崖四周,諸多弟子都是微微色變,顯然是察覺到了衛幽玄體內忽然間暴漲的源氣波動…
    那種源氣波動,絕非是尋常的小天源術可比!
    顯然,這衛幽玄,終于是殺招顯露。
    黑氣升騰,衛幽玄那同樣變得漆黑的雙目,陰森的看著周元,他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道:“雖然還沒修煉成功,不過用來對付你,應該是足夠了。”
    “周元師弟,希望你吃了這次的虧,以后不要太囂張了,你要知曉,在這內山中,能收拾你的人,大有人在。”
    “在這里,你還沒資格狂!”
    當其聲音落下那一瞬,他雙掌猛然合攏,低沉的聲音,帶著森冷響徹在山崖之間。
    “下品天源術,大黑魔!”
    轟!
    驚人的源氣,宛如火山一般,在這一刻自衛幽玄的體內,橫掃開來。
    山崖周圍,眾多弟子,駭然失色。
    而那石亭中原本俏臉難看的陸玄音,則是在此時眼眸陡然變得明亮興奮起來,玉手死死的握在一起。
    這個不知死活的周元,終于把衛幽玄的底牌給逼出來了!
    你還真以為今日沒人治得了你嗎?!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