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獎賞
    圣源峰,一座庭院中。
    院內的一塊花田中,沈太淵一身麻衣,拿著小鋤頭,小心翼翼的照料著他精心培養的一片源材,而在那一旁的石亭處,周元則是站在此處望著。
    沈太淵忙活了半天,然后方才滿意的起身,拍了拍手中的泥土對著周元走去。
    周元望著這個時候猶如老農一般的沈太淵,則是有些感嘆,誰能想到,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卻是一位天陽境的強者。
    這種級別的人物,放在其他地方,都足以開創一個小型宗派,當那一宗之主。
    甚至如果放在他們蒼茫大陸上,更是無敵般的存在,諸多王朝的興盛,都在他的一念之間。
    然而在這蒼玄宗內,沈太淵卻只是一位長老,在其頭上,還有著諸位峰主以及青陽掌教,由此可見,這曾經身為蒼玄天中最強大的宗派底蘊之強。
    同樣的,對于那位開創了蒼玄宗,并且執掌蒼玄圣印,成為蒼玄天天主的蒼玄老祖,周元也是更加的多了一些了解。
    在那圣跡之地中,那個俊美如少年般的存在,曾經是這天地間的最強者。
    “等久了吧?”沈太淵沖著周元笑了笑,自從當日的那場洞試結束后,所有的弟子都見到素來古板嚴厲的沈太淵笑容都是變多了起來。
    周元笑著搖搖頭,對于沈太淵,他也是抱著一些感激的心態,畢竟能夠得到如此的看重以及信任,總歸是一件讓人舒心的事。
    特別是在旁人并不看好的情況下,他依舊能夠力排眾議,這足以讓人感動。
    沈太淵在石凳上坐下,然后從袖中掏出了一枚令牌,令牌呈現紫色。
    “這是那座紫源洞府的令牌,從今日開始,那座洞府就屬于你了。”沈太淵有些欣慰的笑道。
    周元接過令牌,眼中也是有著一些欣喜,畢竟他很清楚,紫源洞府乃是極為重要的修煉資源,擁有著這種洞府,對于他的修煉大有裨益。
    而他之前費盡心思參加洞試,無非便是為此。
    “多謝沈師。”周元抱拳道。
    沈太淵擺了擺手,道:“這也是你自己贏回來的,如今應該不會再有弟子對此有非議了。”
    雖然這座紫源洞府,沈太淵本就是為周元所準備的,但在最開始的時候,顯然是遭受了不少弟子的反對,畢竟在很多弟子看來,周元一個金帶弟子,還并沒有資格承受紫源洞府。
    不過經過前些天的那場洞試,如今已再沒有弟子對此反對,即便是張衍等人,都是默不作聲,顯然是默認了此事。
    畢竟,誰都沒想到周元在這場洞試會表現如此的出彩,那可真是力挽狂瀾,將他們一脈原本將要丟盡的顏面,盡數的贏了回來。
    沈太淵面帶溫和笑容的看著周元,眼中滿是欣慰,他袖袍一擺,便是有著數個玉盒出現在了石桌上。
    “小家伙,這次算是托了你的福,讓我這張老臉沒丟光,所以這些就算是給你的額外獎勵。”沈太淵笑道。
    周元一怔,隨手打開一個玉盒,只見得其中有著熾熱的波動釋放出來。
    “這是...九陽晶?天火巖髓,金烏心?”周元望著玉盒中的東西,頓時忍不住的大喜,因為這些正是修煉“天陽神錄”所需要的源材。
    他這段時間,一直苦于無法修煉“天陽神錄”,正是因為無法湊齊源材,沒想到如今沈太淵給他都準備齊全了。
    “呵呵,這些東西還算稀罕,老夫也是找了幾個老友,用了點臉面,方才弄到手,我知道你現在最想要的,應該就是他們。”沈太淵說道。
    周元欣喜之極,當日在與衛幽玄對戰時,他便是察覺到了真正的天源術有多強,想那家伙的“大黑魔”并不完整,而且尚未修成,威力恐怕不足完整形態的五分之一,但就算如此,也逼得他唯有動用大成的九龍典,才能夠將其戰勝,由此可見,真正的天源術有多厲害。
    而在見識了其威能后,周元的心中對于手中的“天陽神錄”也是更為的垂涎,這幾天的時間,他想盡辦法湊齊源材,但卻一直未能成功,如今見到沈太淵幫他準備好,省了他諸多的麻煩,如何能讓得他不欣喜。
    “謝過沈師!”周元再度抱拳,誠聲道。
    見到周元一臉的喜色,沈太淵也是笑了笑,他望著周元,緩緩的道:“周元,你來到蒼玄宗修行,是想要回去對付那所謂的大武王朝吧?”
    周元一怔,旋即點點頭,沈太淵畢竟是蒼玄宗的長老,別看成日里受那陸宏的氣,但不論是放在那里,都算是一方強者,再加上蒼玄宗的底蘊,要調查他的根底顯然沒什么難的,雖然周元對此也并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那大武的武王,乃是神府境的強者,不過這也不算什么,若是老夫想的話,翻手便可將其輕易鎮壓。”沈太淵說道,淡淡的言語間,卻是有著一種凜然霸氣。
    “在你進入我門下這一個月,我也將你們大周王朝與大武王朝間的恩怨調查得清楚,我為讓了你能夠安心修煉,本想請宗門出手,解決掉那大武。”
    周元聞言,頓時驚愕的望著沈太淵。
    沈太淵皺著眉頭,道:“不過此事最終宗門駁了回來,我想此事應該和圣宮有些關系,那大武王朝的太子武煌,在圣跡之地被你斬殺了肉身,但神魂卻被圣宮接走。”
    “根據老夫得到的最新消息,圣宮的那位宮主,不知為何,似乎極為重視武煌,親自收其為弟子,并且還為他重鑄了肉身。”
    “故而現在那大武王朝背后,有了圣宮支持,所以掌教他們方才沒有同意我的建議,因為那樣的話,很有可能會引來圣宮的反對。”
    周元瞳孔微微一縮,這武煌,還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沒想到被他斬殺了肉身,奪回了一半的圣龍之氣,依舊還能夠被他翻身而起。
    他目光閃爍了一陣,漸漸的歸于平靜,當年的他,落后武煌那么多,最終都是能夠一步步的追趕而上,將其斬殺,那時候的他都未曾懼怕過,更何況如今?
    他能夠將那武煌斬殺第一次,就能夠斬殺第二次...
    只不過,第一次他失了手,留下個尾巴,若是再有第二次的話,那他定然不會再讓這武煌有絲毫的活路。
    “沈師,若是那圣宮支持武煌,會不會對我大周王朝不利?”周元緩緩的道。
    武煌他絲毫不懼,但他忌憚那個深不可測的圣宮。
    這才是如今蒼玄天中的龐然大物。
    沈太淵擺擺手,沉聲道:“這個你放心,我們不想壞了規矩,圣宮想必也不敢,若是他們要做什么,我向你保證,我們蒼玄宗也不是泥捏的。”
    “所以,到頭來,你們大周王朝與大武王朝的恩怨,還是得你們自己去解決。”沈太淵有些歉意的望著周元,道。
    他本想要幫周元清除這些隱患,但最后不得不罷手。
    周元鄭重的對著沈太淵行了一個大禮,后者的所作所為,讓得他頗為的感動。
    “沈師不必如此,那大武王朝,是我的心障,這必須我自己去完成,不然借手他人,對我自身的修煉,并沒有任何的好處。”
    周元緩緩的道:“有朝一日,我會親自去將這些恩怨斬除!”
    他的聲音低沉,但卻充滿著自信。
    感受著周元言語間的強烈自信,沈太淵也是愈發的欣慰,這個弟子,不論是心性還是天賦,當真都是最頂尖的。
    “若是有什么需要老夫的,盡管開口,我會全力支持你。”沈太淵說道。
    周元聞言,倒是沉吟了一下,旋即笑道:“倒是真有一事,想要請沈師支持。”
    “哦?”沈太淵笑道:“盡管說吧。”
    周元抿了抿嘴唇,看著沈太淵,認真的道:“我想參加紫帶選拔,晉升紫帶弟子。”
    他來到蒼玄宗的目的,是為了進入圣源峰主峰,找尋那第二道圣紋,而按照規矩,唯有圣源峰的首席弟子,才能夠進入主峰。
    而想要在年底的時候競爭首席弟子,那么前提條件是必須成為紫帶弟子。
    所以周元在此之前,必須通過紫帶選拔,晉為紫帶弟子,不然的話,他連參加首席之爭的資格都沒有。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