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夭夭的手段
    “九星紋!”
    金章立于水柱之上,手中青銅般的源紋筆落下,復雜的源紋陡然成形,天地間的源氣受到引動,滾滾而來,涌入其中。
    咻咻!
    星光瞬間大放,只見得那源紋猶如是化為了一片星空,其中有著九顆巨大的星辰呼嘯而出,彼此相連,攜帶著驚人的聲勢,直接對著前方海面上的夭夭怒嘯而下。
    整個海面,都是被那種狂暴的力量所撕裂。
    這金章出手,毫不留情,而且因為立于中樞的緣故,他能夠借助這座結界八成的力量,那幾乎是能夠讓得他擁有著源源不絕的力量。
    九顆星辰呼嘯而至,在夭夭清澈的眼眸中急速的放大,她素手輕抖,那碧玉源紋筆便是劃出諸多源痕。
    “玄冰盾紋!”
    一道源紋迅速成形,直接是融入了腳下的海水中,頓時間一道千丈左右的海水巨盾呼嘯而起,阻攔在其前方,進而寒冰凝結,化為了一座巨大的冰盾,冰盾上,可見玄妙的光紋,堅不可摧。
    轟!轟!
    九星落下,狠狠的轟擊在冰盾上,有著裂紋浮現。
    一顆顆的星辰呼嘯而下,冰盾裂紋越來越多,最終是無法承受,轟然炸裂開來,化為漫天的冰屑。
    金章望著這道源紋攻勢被化解,眉頭微挑,卻并不感到意外,反而是淡笑一聲,源紋筆一落,有著源紋融入海水中。
    嗤!嗤!
    下一瞬間,夭夭玉足下的海水忽然發出細微的聲音,只見得無數道鋒銳無匹的冰凌,鋪天蓋地的暴射出來,對著夭夭渾身要害暴刺而去。
    夭夭玉足輕點,踏著輕風升起,也是再度勾畫出一道源紋。
    “鐵水紋!”
    海面波蕩起來,這一片海水迅速化為漆黑色彩,竟直接是化為了漆黑的黑鐵之色。
    鐺鐺鐺!
    那海水中無數的鋒利的冰凌刺在了黑鐵般的海水上,然而這水卻是堅如金鐵,碰觸間,冰凌盡數的爆碎開來。
    雙方的交手,可謂是你來我往,激烈異常,而且不論哪道源紋,威力都是極為的驚人,遠比周元,夏雨那邊的交鋒更為的兇悍。
    不過,夭夭與金章的交鋒,顯然金章更為的主動,借助著結界源源不斷的力量,不斷的發動著攻勢,而夭夭,則是選擇不斷的化解對方的攻勢。
    如此一來,自然是顯得被動一些。
    金章立于水柱上,他望著夭夭的倩影,目光微微閃爍,經過先前的交鋒,他感覺似乎夭夭對他有些忌憚,想來應該是察覺到他借助著結界,擁有著源源不斷的力量。
    “既然夭夭師妹想要防守,那就再試試我這一招!”
    金章面帶微笑,源紋筆猛然凌空點下。
    轟!
    只見得夭夭腳下的海水中,忽有無數光芒升起,仔細看去,竟是發現在其足下的海水中,有著兩道巨大的彎月緩緩的形成。
    彎月如刀,緩緩的旋轉,月芒掠過時,海水都被割裂。
    一股無法形容的鋒銳之氣散發出來,滲透而出的月光,竟是令得海面都是被撕裂出無數的孔洞。
    “此為雙月靈紋,尋常時候,施展出此紋,會耗盡我所有的力量,也就只有在這里,才能夠如此的肆無忌憚。”金章望著夭夭,道。
    “還請夭夭師妹指點一下。”
    他手指一點,海水之中的兩道巨大彎月陡然呼嘯而上,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對著夭夭暴斬而去,月光散發出來,直接是在海水中撕裂出了兩道千丈龐大的痕跡...
    而金章這般驚人攻勢落在靈紋殿前諸多視線注視中,也是不出意外的引發了諸多震動之聲。
    顯然,在場的人都是知曉,這道源紋,正是金章最為自傲的殺招,面對著這“雙月靈紋”,太初境九重天以下,無人可擋。
    “唉,這周小夭怎么會讓金章將此紋給施展出來...此紋一出,可就徹底沒了勝算。”
    “她一直都是在被動防御,看來也是忌憚金章,畢竟后者能夠借助結界的力量。”
    “可惜啊...”
    諸多弟子搖頭感嘆,特別是那些靈紋峰的弟子,都是面露輕松之色,因為只要當金章師兄施展出了“雙月靈紋”,那么接下來的節奏,就將會盡數的落入他的掌控中。
    這么來看,這位被峰主極為稱贊的周小夭,似乎也不算特別的厲害么?
    葉歌也是凝望著那源氣光鏡,他望著那里面的交鋒,眉頭皺了皺,雖說金章看上去處于主動之中,但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是是有著一種詭異的不安感。
    夭夭,真的這么容易對付么?
    就算金章能夠借助結界的力量,但就真的能夠將夭夭逼到只能不斷的防守?
    “你...究竟在想什么?”葉歌喃喃道。
    嗡!
    在那靈紋殿前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兩道彎月撕裂了海面,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自左右呼嘯而來,軌跡玄妙,直接是封鎖了夭夭的所有退路。
    夭夭立于海面上,玉顏平靜得不起絲毫波瀾,她手中的源紋筆也是未曾有什么動靜,仿佛就這樣任由那兩輪彎月帶著驚天之勢斬來。
    靈紋殿前,無數弟子忍不住的失聲。
    葉歌眼神也是微凝,不過沒有出聲,因為他知曉,峰主同樣關注于此,自然不可能真讓得夭夭出現事故。
    只是,為何夭夭半點都不防御?
    嗤!
    兩輪彎月撕破了海面,最終在那一道道駭然的驚呼聲中,直接是掠過了夭夭的嬌軀...
    “被擊中了?!”諸多弟子面色蒼白,如此程度的攻勢,就算是九重天的實力,恐怕都不能以肉身硬接吧?
    更何況,夭夭強在源紋造詣,但其肉身,卻并沒有半點的源氣保護。
    金章立于水柱上,他望著掠過夭夭嬌軀的兩輪彎月,也是忍不住面色微變,道:“夭夭師妹?”
    不過,他的聲音剛落,卻是猛的察覺到不對勁,因為夭夭依舊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一對清澈空靈的眸子,淡淡的望著他。
    她的身軀上,似乎并沒有絲毫的血跡浮現。
    “這是怎么回事?!”
    不僅金章對于這一幕瞳孔一縮,靈紋殿前諸多弟子,都是面色微變,感到分外的詭異。
    唯有葉歌眼中光芒急速的閃爍,片刻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眼中猛的有著不可思議之色浮現出來,失聲道:“難道是?!”
    咔嚓!
    就在他聲音剛落的瞬間,那金章忽然感覺到所處的天地間竟然有著裂紋浮現出來,猶如破碎的玻璃,這一瞬間,他眉心的神魂,有著恍惚浮現。
    咔嚓!咔嚓!
    天地間的裂紋越來越多,整個天地將要崩塌。
    金章望著崩裂的天地,先是呆滯了一瞬,旋即似是明白了什么,猛的一咬舌尖,一口精血便是狂噴而出,眉心處的神魂則是一口將精血吸入。
    金章的眼睛,在此時閉上,數息后,又猛的睜開。
    崩裂的天地,悄然的恢復,整個天地都是變得安靜下來,唯有著汪洋在卷動著海浪。
    先前那種驚天動地般的激斗,也仿佛是沒有任何的痕跡。
    猶如,一場幻境。
    不過,金章卻是猛的轉頭,看向原本夭夭所在的方向,卻是發現那里空空如也,于是,他帶著一些顫抖的抬起頭,只見得海面上的一道水柱之上,一道倩影,靜靜而立。
    那道水柱,則是中樞所在。
    然而現在,他所保護的中樞位置,竟然是在莫名其妙間,被夭夭所占據...
    “怎么會這樣?!”靈紋殿前,諸多弟子也是目瞪口呆。
    葉歌深吸了一口氣,望著夭夭的眼神變得極為的凝重,緩緩的道:“竟然是極為罕見的幻術源紋...真是好可怕的源紋造詣,金章從一開始就陷入了她的幻術源紋中,先前的那場戰斗,不過只是發生在幻象中而已。”
    金章看似在戰斗中掌握著主動,但卻不知,他不過是在平白的消耗力量對著空氣打而已,而夭夭,恐怕便是看著他在那里胡亂進攻,然后看著他讓出了中樞所在,同時一步步的走上去,將他的中樞位置所占據...
    真是...好詭異的手段。
    葉歌輕嘆一聲,抿了抿嘴,金章這邊,算是不出所料的陷入夭夭股掌之間,不過還好,即便夭夭占據了中樞,但想要破解結界,卻需要周元的配合。
    只要周元這邊無法占據中樞,那么就算夭夭這邊得手,最終也是無法得逞。
    他抬起頭,看向了另外一道源氣光鏡。
    “夏雨小師妹...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金章那邊,本就沒有抱有期望,而唯有你這里,才是真正的重頭戲,那周元,不可能斗得過你...”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