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月隕術
    嗚嗚!
    狂風卷動著塵霧,遮掩視野,而周元的身影則是消失在其中,化虛術大成后,肉身也是能夠徹底虛化,稍稍借助環境,便是能夠隱匿身影,神出鬼沒,令人防不勝防。
    徐炎立于塵霧之中,面露冷笑的望著四周,周元此舉,顯然是不打算被動的防御,要展開反攻借此來拖延時間了。
    “倒是聰明,可惜就是有些高估你自己了。”
    徐炎身軀一震,便是有著青色的源氣成環形般的爆發開來,源氣化為無數纖細如牛毛般的源氣細絲,在周身的區域高速旋轉。
    “化虛術雖然有些門道,但在我面前,恐怕沒多大的作用!”
    源氣細絲呼嘯,忽然間,徐炎嘴角掀起譏諷笑意。
    “抓到你了,小老鼠!”
    他身形猛的暴射而出,手中長劍之上,劍芒吞吐,鋒利得撕裂了虛空,猶如一抹寒光,直接刺向了右側的某個方向。
    那一劍,凌厲異常。
    叮!
    雪白的筆尖,如槍尖一般憑空出現,筆尖之上有著紫芒吞吐不定,與那劍尖碰撞在一起。
    不過兩者碰撞,顯然還是徐炎更勝一籌,劍芒閃爍間,直接是擊碎了紫芒。
    嗤!
    但紫芒剛碎,只見得那筆尖便是陡然間分化開來,化為一道道毫毛鎖鏈,閃電般的纏繞上了長劍,并且如巨蟒般的纏繞在了徐炎身軀之上。
    徐炎眉頭一皺,體內源氣爆發,想要將其震斷。
    不過那些雪白毫毛堅韌異常,竟是令得他一時無法掙脫。
    周元的身影在此時出現在了徐炎身后,雙手閃電般的結印,金色源氣沖天而起。
    “九龍典,九龍!”
    他暴喝出聲,頓時有著嘶嘯響徹,九道源獸源氣沖天而起,最后互相吞噬,化為了一頭散發著兇煞之氣的源獸源氣。
    吼!
    那道數百丈龐大的源獸源氣咆哮而下,狠狠的對著被捆縛的徐炎沖殺而下。
    氣勢洶洶。
    徐炎抬頭望著那咆哮而來的巨大源獸源氣,那種兇煞之氣,令得他雙目微瞇,旋即嘴角又是掀起一抹輕蔑。
    “大成的九龍典么...周元師弟,你這種攻勢,如果對付金帶弟子的話,恐怕沒幾個人能夠擋得下,不過可惜,你還是太小瞧老牌紫帶弟子的手段了...”
    當聲音落下的瞬間,徐炎嘴巴忽然的鼓了起來,青色的源氣在其嘴中急速的匯聚,下一瞬,猛的化為一道青光,噴吐而出。
    “上品小天源術,青月錐!”
    那道青光,宛如錐子一般,速度快得肉眼難以察覺,無數弟子都只能看見青光一閃即逝,然后下一瞬,那抹青光,便是與那咆哮而來的源獸源氣,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
    狂暴的沖擊波肆虐開來,兩道威力驚人的攻勢在碰撞間,各自的湮滅。
    徐炎身軀一震,終于是掙脫了那些雪白毫毛的束縛,而毫毛倒卷而回,一支斑駁的黑筆倒射而出,被一只修長的手掌緊緊的握住。
    周元現出身來,手中天元筆斜指地面。
    “老牌的紫帶弟子,竟然這么棘手...”周元眼神微凝,看來最近一帆風順的戰績,倒是讓得他有些自大了,蒼玄宗畢竟是蒼玄天中的巨頭宗門之一,其中的老牌紫帶弟子,哪個不是萬中選一,這些人若是放在圣州大陸以外的地方,必然是受追捧的天驕。
    而且,太初境七重天所擁有的優勢實在太大,周元自身現在還只是太初境三重天,如果不是因為通天玄蟒氣乃是六品頂尖的源氣,再加上自身那有些變異的血紅氣府導致他自身源氣雄厚程度遠超三重天的層次,恐怕先前光是與徐炎硬碰的那幾下,自身的源氣就會被摧毀了。
    “怪不得宗門定下的規矩,是看誰能夠在他們的手中堅持的時間更久,而并非是將他們打敗...”
    周元的眼神,漸漸的凌厲,既然如此,那就看誰堅持得更久吧。
    他相信,只要等他晉升為紫帶弟子,并且踏入太初境四重天,那時候再來面對著這些老牌的紫帶弟子,他將不會再有半點的忌憚。
    唰!
    周元手握天元筆,虛化的身影,再度如青煙般暴射而出。
    他依舊選擇以攻代守。
    徐炎見狀,冷笑一聲,身影也是疾掠而出,手中長劍劍芒吞吐,化為無數道劍影,直接籠罩向周元周身要害。
    鐺!鐺!
    兩道模糊的身影在廣場之中閃電般的碰撞,一道道殘影浮現,每當有著清脆碰撞聲響起時,都會掀起一道狂暴而驚人的源氣沖擊。
    不過,任誰都是看得出來,每一次的碰撞,周元的身影都會被震得倒射而退,顯然那是因為正面硬碰被壓制了。
    這讓得諸多將視線投向這里的弟子,都是暗暗搖頭,周元畢竟只是太初境三重天,即便他手段眾多,但想要跨越四重天和徐炎交手,還是太勉強了一些。
    而在那無數道惋惜的目光中,正與徐炎激烈交鋒的周元,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因為伴隨著激戰,他的鼻息間有著若有若無的細微龍吟聲傳出。
    天地間的源氣,不斷的被其吸入體內,迅速的煉化,恢復著消耗。
    龍吸術。
    周元的源氣雄厚程度或許不及七重天的徐炎,但憑借著龍吸術的玄妙,他卻是能夠不斷的恢復所消耗的源氣,進而將時間拖延下來。
    眼下的他,想要打敗徐炎雖然有難度,但如果要拖延的話,徐炎恐怕也沒那么容易輕易的將他掃出去...
    他的身體上,偶爾會被對方劍罡劃出血痕,但大部分的傷害都被天蛟鱗與化虛術所化解,并不會影響他的戰斗力。
    于是,時間便是在兩人這種越來越激烈的戰斗下,漸漸的流逝。
    而到了這個時候,眾多弟子也是開始察覺到不對勁,他們發現雖然周元被徐炎壓著在打,看上去似乎頗為的狼狽,但偏偏周元卻在徐炎那暴雨般的攻勢下,苦苦的堅持了下來。
    “咦?”就連李卿嬋都是微微驚咦出聲,顯然是察覺到了一些異狀。
    周元的源氣,看似沒有徐炎雄渾,但卻偏偏顯得極為的連綿悠長。
    顯然,周元似乎也沒有了再抱著要打敗徐炎的心態,開始理智的選擇拖延時間。
    鐺!
    天元筆與一道劍影碰撞在一起,周元身形再度被震退,不過望著他退后的身影,徐炎的面龐,卻是漸漸的有些陰沉起來。
    因為他瞧得后方那燃燒的大香,已經燃燒了將近五分之一了。
    他原本的打算,是在這五分之一的時間內,就將周元狼狽的踢出去,但眼下來看,周元雖然被他壓制,但依舊精神抖擻,源氣也是沒有半點要枯竭的跡象。
    “這個家伙...簡直是屬烏龜的,不僅硬,而且還很耐磨!”
    徐炎深吸一口氣,眼神冷冽。
    不能繼續再跟他這樣磨下去了,既然你擅長打消耗,那就采取最直接的方式,一擊,摧毀你的所有防御!
    徐炎冷冷的看了周元一眼,手中的長劍松開,劍身緩緩的升起。
    天地間的源氣,在此時漸漸的有些暴動起來。
    咻!
    長劍暴射天際,天地間的源氣匯聚而來,漸漸的有著璀璨的青光浮現,最后竟是在那天空上,形成了一輪青色的彎月。
    彎月之上,月光散發出來,猶如是無窮無盡的劍罡,令得人頭皮發麻。
    一股恐怖的波動,從那青色彎月中散發出來。
    山脈外,諸多弟子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下一瞬間,便是有著一些嘩然聲爆發起來。
    “這徐炎也太狠了點吧,對付一個金帶弟子而已,竟然連天源術都施展出來了!”
    “這應該是劍來峰的“月隕術”吧!貨真價實的下品天源術!”
    “這吃相也太難看了...”
    諸多弟子竊竊私語,對于徐炎這種舉動,頗有微詞,畢竟他本身源氣修為就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如今甚至還開始動用天源術。
    他以為這是在和同級別的老牌紫帶弟子一決勝負嗎?
    欺負人也太過了點。
    不過,他們再如何的表達不滿,也是無法影響到此時的徐炎,后者立于廣場中央,眼神冰冷的鎖定著周元。
    他如何不知曉動用天源術來對付周元會顯得他吃相難看,但誰讓得周元這么耐抗,按照徐炎的估計,以先前那種程度來看的話,恐怕大香燃盡,他都無法將周元的源氣消耗干凈。
    所以,他只能采取最凌厲的手段,以絕對的力量,摧毀周元。
    他冷傲的目光,看向周元,雙手緩緩的合攏。
    “聽說你與衛幽玄交手的時候,他施展過一道并不完整的下品天源術,那么今日,師兄我就讓你開開眼界,讓你知曉..”
    “何為完整級別的天源術!”
    “月隕術!”
    嗡!
    當其聲落那一瞬間,高空之上懸掛的一輪青色彎月,猛然墜落而下。
    那一抹青光,猶如是斬裂了天際。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