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霸道的怨龍毒
    一片狼藉的峰頂之上,徐炎低頭,面色鐵青的望著雙臂上浮現的詭異血線,那些血線散發著怨毒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栗。
    顯然,那是一種可怕的毒氣。
    “以為憑借一點毒氣,就能讓我忌憚?”
    徐炎寒聲道,旋即他體內的源氣陡然涌動,對著雙臂席卷而去,試圖將那些怨龍毒排出體內。
    不過,就在他的源氣與怨龍毒接觸的瞬間,他便是驚駭欲絕的感受到,凡是與怨龍毒接觸的源氣,都是在此時猶如被污染一般,呈現血紅色彩,直接是令得他失去了對其的控制。
    于是,他雙臂上的詭異血紅之色,更加的濃郁。
    徐炎的面色終于是浮現了一絲驚懼,他死死的盯著周元,低喝道:“你這是什么毒?!”
    竟然霸道到了這種程度,只是源氣稍稍觸及,便是連源氣都被污染,如此霸道的毒氣,他簡直聞所未聞。
    周元甩了甩手掌上的血跡,一屁股坐在地上,淡淡的看了徐炎一眼,道:“如果你夠聰明的話,接下來就別再輕易動用源氣了,不然被感染得深了,到時候想救都救不了。”
    怨龍毒有多可怕,周元再清楚不過了,那根本就無法抹除,眼下這徐炎還只是初步感染而已,若是被感染得深了,怨龍毒爆發,那么他就能夠體驗到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了。
    “什么?!”
    徐炎面龐扭曲,有些震怒的看著周元,如果他不動用源氣,還如何將周元踢出選拔?
    “你,你太陰險了!”徐炎怒聲道。
    他此時方才明白過來,之前周元看似魯莽的要和他以肉身為戰場比拼源氣,其實所為的,就是在源氣侵蝕間,將那怨龍毒侵入他的體內。
    然而對于他的指責,周元只是眼皮抬了抬,便是沒有理會,紫帶選拔并沒有多少的規矩,一切都是要依靠各種手段,不然的話,若說陰險,這劍來峰那么多金帶弟子針對他,難道就光明正大了嗎?
    眼下這徐炎憑借著老牌紫帶弟子的實力,全力壓制他,要將他踢出選拔,莫非就不陰險了嗎?
    既然都是在規則之內,那也就怪不得他了。
    而且周元也很清楚,以他如今的實力,想要真正的打敗徐炎,還是有些難以實現的,所以他早就打算兵行險招,以這種手段,逼得雙方兩敗俱傷,讓得徐炎沒有余力將他踢出去。
    眼下雙方戰斗力都是全失,那就這樣的等下去吧...
    周元的嘴角掀了掀,也不理會暴跳如雷的徐炎,開始擦拭著手臂上的血跡。
    徐炎被周元這幅旁若無人的姿態氣得臉都綠了,好幾次都要忍不住暴怒的動手,但在看見手臂上詭異盤踞的血線時,又只能強行用理智將沖動壓制下去。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這種血紅毒氣的恐怖,如果真的亂來的話,萬一造成了什么不可逆轉的傷害,他真是哭都沒地方哭。
    所以,他也就只能站在原地不敢動。
    于是,這里的場面瞬間就變得尷尬起來,先前的兩人還在拼死相斗,可眼下,兩人一個坐,一個站,動也不動,只能干瞪眼...
    他們這般古怪的場景,落在山脈外無數弟子的眼中,也是立即引起了滔天般的嘩然聲。
    “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徐炎為何不進攻了?周元竟然還坐了下去...他在休息?”
    “這發生什么事了?”
    “......”
    諸多弟子一頭霧水,有些哭笑不得,這上一秒還在生死交鋒,怎么下一秒就各自和平的坐下聊天了?
    無數疑惑的竊竊私語聲在響起。
    不過終歸還是有著眼力毒辣的弟子,有些猶豫的道:“徐炎的狀態似乎是有些不對勁。”
    “恐怕他不是不想動,而是被周元逼得不敢動了...”
    “先前兩人源氣對拼時,徐炎恐怕是著了周元的道。”
    “......”
    其他弟子聞言,也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眼前的模樣,似乎的確如此,而且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何一向理智的周元,在先前竟會魯莽的主動與徐炎進行源氣比拼。
    顯然,那是有目的的。
    而徐炎則是因為一時的輕視,中了周元的招。
    眼前的局面,如果周元與徐炎都是保持不動,那么時間就會無限的推遲下去,直到大香燃盡,那時候,恐怕周元就是支撐到最后一個的人...
    而魁首之位,自然也就非他莫屬。
    想明白這一點,無數弟子都是眼神有些震動的望著源氣光鏡中周元的身影,雖然此時的后者坐在地上搽拭著血跡的模樣有些狼狽,但這卻并不妨礙諸多弟子心頭升起一絲驚嘆與敬畏。
    只因他們在周元的身上,看見了太多的意料之外。
    這種意外,偶然出現,或許眾人還不會太怎么當回事,可如果時常出現的話,意外,恐怕就不只是意外了...
    顯然,這個剛剛進入蒼玄宗不到一年時間的新人,并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簡單。
    ...
    “怎么會這樣...”
    河流旁邊,陸玄音俏臉蒼白的望著這一幕,也是踉蹌的一屁股坐在石頭上,眼中有著一抹頹然與絕望浮現出來。
    她沒想到,連徐炎親自出馬,都未能直接解決掉周元,反而被周元拖入這種兩敗俱傷的尷尬局面。
    她望著源氣光鏡中周元的身影,臉頰上有著一抹懼色浮現,在屢屢的針對依舊被周元化解后,她的心中,也是開始對周元升起一點恐懼。
    這樣的人,太詭異了。
    ...
    那最高的山峰上。
    六道散發著偉岸源氣波動的身影,也是注視著山脈深處的峰頂上。
    青陽掌教以及五位峰主的目光看著徐炎的身影,他們是何等的實力,一眼就看穿了后者體內,同時也是清晰的看見了徐炎雙臂中涌動的詭異血紅。
    “咦...”
    望著那血紅的怨龍毒,青陽掌教也是發出了一道輕咦之聲,顯然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波動。
    “好霸道的毒氣...這種毒氣,連本座都從未所見。”青陽掌教緩緩的道。
    其余數位峰主也是點點頭。
    雪蓮峰的漣漪峰主則是笑道:“這個叫做周元的小家伙,還真是讓人意外呢,三重天的實力,竟然能夠將七重天的徐炎逼得罷手。”
    她斜瞥了一眼靈均峰主,嘲諷不言而已。
    靈均峰主面容平靜,不過熟悉他的人都知曉,今日劍來峰可算是丟了大臉,而靈均又是愛好顏面的人,想來此時心中也不平靜。
    “只是依靠毒氣罷了。”靈均峰主淡淡的道。
    青陽掌教搖搖頭,道:“紫帶選拔,各憑手段,即便是毒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周元實力本就弱于徐炎,但他卻是擅長尋找機會,利用徐炎輕視的心理,兵行險著,以肉身為戰場,將徐炎拖入陷阱,這般老辣的戰斗經驗,非同凡響。”
    靈均峰主默然,沒有再辯駁,他何嘗不知曉這些,只是今日劍來峰大敗,也是令得他心境波動了一下。
    青陽掌教眼神欣賞的望著周元,道:“這個小家伙,真是不錯,可惜了,怎么就去了圣源峰呢...”
    他聲音中滿是惋惜,如今周元在沈太淵一脈,所以就算他這個掌教愛惜人才,也不好拉下臉去搶一個長老門下的弟子。
    ...
    “沒想到,周元竟然還藏了這般手段...”
    李卿嬋美眸望著源氣光鏡,那兩敗俱傷的局面,也是讓得她愣了好一會,方才輕聲贊道,對于周元,她又是刮目相看了一回。
    原本以為這場局面,周元必然沒有翻身的機會。
    但誰能料到,偏偏他又是展現了奇跡,將那不可能贏的局面,扭轉成了兩敗俱傷...而且說是兩敗俱傷,但從規則來看,其實算是周元贏了。
    因為這樣坐下去,顯然對周元更有利。
    甚至可以說,當局面變成這樣的時候,魁首之位,已經算是周元的了...
    “這個家伙,真的不能以常理來度量...”
    她看著一旁的夭夭,嘆道:“這次你又賭贏了。”
    夭夭抬起光潔玉顏,眸子凝視著周元的身影,不過她卻并沒有多少的喜悅,反而是柳眉微蹙起來,微感惱怒。
    “這個家伙,真的是太魯莽了...”
    “眼下本就是他怨龍毒的爆發期,竟然還敢引動怨龍毒...”
    “若是怨龍毒再爆發,可是有你好受的。”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