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議事殿
    隨著時間一天天的在蒼玄宗內流逝著,那首席之爭的熱度,也是在漸漸的沸騰,作為宗內一年中最為盛大的事情,首席之爭不論是層次還是受關注程度,都遠非之前的紫帶選拔可比。
    甚至,連青陽掌教以及其他五位峰主,都是將注意力投注過來,那些名單上的名額,早就是擺在了這些大佬的桌上。
    畢竟,首席弟子,基本算是各峰弟子中最頂尖的存在,不論天賦還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選,未來培養好了,必然會是宗內的頂梁柱。
    所謂的新鮮血液,指的就是這一類,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所以,在這首席之爭的事情上,就連蒼玄宗的幾位大佬,都是產生了一些分歧。
    ...
    議事殿。
    作為蒼玄宗最具備權利的場所,這座莊嚴巍峨的大殿矗立于蒼玄峰最高處,云霧繚繞,尋常長老都是沒有資格踏入其中。
    “此次首席之爭,圣源峰這里我覺得不妥,陸宏一脈本就空降過去,另外兩脈留守圣源峰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所以我建議圣源峰今年推遲首席之爭,明年再算。”大殿內,雪蓮峰峰主柳漣漪淡淡的開口道。
    她的手中的紙上記錄著所有參加首席之爭的各峰名額,而她的目光,停留在圣源峰那里,那里人數最少,但顯然,陸宏一脈占據著絕對的優勢。
    劍來峰靈均峰主聞言,眉頭皺了皺,道:“當初讓陸宏一脈空降過去,本就是共同決議,你現在又有異議了?”
    “而且陸宏一脈若是得了首席弟子,自然也會加快速度破解主峰的封印,待得圣源峰封印一破,日后就能夠讓更多的弟子進入圣源峰,從而再度讓圣源峰壯大。”
    柳漣漪冷笑道:“就怕到時候這圣源峰,反而變成了第二座劍來峰。”
    靈均峰主俊美如少年般的臉龐也是一沉,手掌猛的一拍桌子,道:“柳漣漪,你別太過分了!”
    漣漪峰主冷冽的眸子看過來,道:“怎么?說到痛處惱羞成怒了?”
    靈均峰主眼神變得鋒銳起來,天地間的源氣仿佛是在此時躁動起來,竟是有著肉眼可見的波動蔓延而開。
    波動所過之處,仿佛是形成了一座巨大的領域,在那其中,有著銀色的滔天劍氣凝聚而成,那一瞬間,整個天地仿佛都是陷入了靈均峰主的掌控中。
    法域!
    在這個劍氣法域中,靈均峰主就猶如神靈一般,能夠掌控任何在其中生靈的生死。
    整個蒼玄宗的天地源氣,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
    “哦?你還想跟我動武不成?!”
    柳漣漪感受著那劍氣法域的籠罩,也是美眸一寒,玉手一握,雪白的源氣光芒沖天而起,然后以她為中心,迅速的蔓延開來。
    天地冰寒,宛如一座極寒法域,整個蒼玄宗的溫度,都是在此時驟降,猶如突然進入到了寒冬。
    這般變故,倒是引得諸多弟子驚疑不定。
    兩座法域互相的對碰,頓時天地都是漸漸的昏暗,法域唯有法域方才能夠抗衡。
    但法域之間的撞擊,也是極為的可怕。
    眼下的兩人,雖然動怒,但都知曉克制,不然的話,兩座法域真正開啟,恐怕十萬里之內,都將會在兩位法域強者的交鋒下,化為冰天雪地以及億萬劍光。
    砰!
    不過就在漣漪峰主與靈均峰主眼神愈發的冷冽時,一只干枯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上,仿佛是有著萬雷炸響,狂暴的波動肆虐開來,生生的在兩座法域碰撞的地方,形成了一座雷光界限。
    “你二人,休要太沒有規矩了!”
    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只見得那坐于青陽掌教身旁,面色冷肅的黑袍老者睜開雙目,那雙瞳中宛如是雷霆世界,璀璨得令人心悸。
    乃是雷獄峰雷鈞峰主。
    在這蒼玄宗內,雷鈞峰主資歷最老,甚至連青陽掌教對其都是保持尊敬,而且他掌管宗內刑罰,最是具備威嚴。
    青陽掌教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揮了揮袖,叱責道:“你二人還不收了法域?!”
    隨著雷鈞峰主與青陽掌教發話,靈均峰主與漣漪峰主方才冷哼一聲,手掌一握,恐怖的法域迅速的收縮,最后化為光圈縮進了兩人身體之中。
    天地間的溫度恢復正常,躁動的天地源氣,也是平復下來。
    議事殿內,其他幾位峰主無奈的搖搖頭,這兩人素有爭執,當初師父在時,還能壓制,而待得后來師父出事,這兩人就愈發的針對起來,如果不是掌教和雷鈞峰主壓制,不知道打起來了多少次。
    青陽掌教也是感到頭疼,他想了想,看向雷鈞峰主,道:“雷鈞峰主覺得此事應該如何?是否要延遲圣源峰的首席之爭?”
    雷鈞峰主不茍言笑,平靜的道:“既然此事之前是我們共同決議,如今又豈能臨到頭了再做更改?”
    “沈太淵與呂松兩位長老雖然堅守圣源峰多年,但他們終歸是沒有成效,既然如此,那就換人上去吧,早點將圣源峰封印解開,日后我們才能讓更多的弟子進入其中修行。”
    青陽掌教點點頭,道:“我也如此認為。”
    他看向俏臉冰寒的漣漪峰主,道:“師妹,此事事關圣源峰重啟,對于我們蒼玄宗而言事關重大,不可因個人情緒影響。”
    漣漪峰主面無表情,她指著沈太淵,呂松兩脈的參與首席之爭的名額,道:“如此作為,何曾是給了這兩脈相爭的機會?”
    陸宏一脈的實力,跟另外兩脈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所以在她看來,圣源峰的首席之爭,根本就沒有懸念。
    雖說陸宏一脈進了圣源峰,就基本與劍來峰沒有了關系,但不管如何,陸宏都是出自劍來峰,未來自然是會偏向靈均峰主。
    即便以陸宏的實力,還沒有資格成為圣源峰的峰主,但如果他們得到了圣源峰的峰主印,其地位也比尋常長老不知道高了多少。
    那樣的話,靈均峰主在蒼玄宗內的話語權,也會隨之提升。
    靈均峰主淡淡的道:“這個世界可沒有絕對的公平,這兩脈我們不是沒有給予機會,但他們始終無法解開主峰的封印,那自然就怪不得誰了。”
    “而且,當初我也立下了賭約,如果陸宏一脈無法取得圣源峰首席位置,那自然是我劍來峰無能,我劍來峰不僅要取出本峰五分之一的修煉資源分給各峰,而且下次招收弟子時,也會縮減一半名額...”
    “我劍來峰如此冒險行事,眼看如今就要得勝了,而漣漪峰主卻想不作數了?”
    漣漪峰主微微一滯,當初為了決定派哪一峰的弟子前往圣源峰,他們之間自然也是有過爭執,最終是靈均野心更大。
    他以劍來峰五分之一的修煉資源以及下次招收弟子的名額來作保,這算是一個大手筆,其他幾位峰主都不是喜歡折騰的人,所以在見到靈均峰主那副姿態后,也就沒有再相爭,于是最終由劍來峰派遣一脈空降圣源峰。
    而看眼下的情況,這圣源峰的首席,多半是落在陸宏一脈頭上了,說起來,這靈均峰主也算是贏了一場豪賭。
    也正是因為如此,漣漪峰主方才有些不舒坦。
    青陽掌教也是輕輕點頭,然后嘆了一口氣,他畢竟是掌教,要協調各峰,當即擺了擺手,對著漣漪峰主道:“此事就不用再多說了,一切照例。”
    “而且若是靈均賭約輸了,他也得按照當初所說,付出這些代價。”
    漣漪峰主俏臉冰冷,看了靈均峰主一眼,冷笑道:“你也別高興得太早,萬一到時候出了意外,看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說完,她便是直接起身出了大殿。
    見到她離開,大殿內其他人也是無奈的笑了笑。
    而靈均峰主也是毫不在意,伸出手指輕輕彈了彈手中的紙張,眼光淡漠的掠過圣源峰另外兩脈的那些參選名額,最后嘴角輕撇,有些戲謔與輕蔑的笑意。
    “意外?”
    “憑這些人嗎?那也真是可笑。”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