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五十四章 首席峰
    鐺!
    古老的鐘吟聲,回蕩在蒼玄宗的每一個角落,而當鐘聲響起的那一瞬間,整個安靜的天地猶如油鍋中被冷水潑入,滔天的沸騰在此時轟然爆發。
    無數道光影自那天地間呼嘯而出,帶著破風聲,然后鋪天蓋地的對著各峰疾掠而去。
    一種熾熱的戰意,充斥著蒼玄宗。
    …
    周元走出小樓,來到洞府門口,便是見到一道倩影俏立,氣質飄渺,自然便是夭夭。
    此時的夭夭正抬頭望著那變得熱鬧無比的蒼玄宗,經過兩個月的累積,所有的戰意都在此時爆發,顯然今日的蒼玄宗,將會顯得格外的精彩。
    “休息好了?”她轉過身來,晨曦照在她的身上,令得她綻放著光,讓人移不開眼睛,不過她的俏臉,也是恢復了以往的那種清冷,讓人看不出內心深處的情緒。
    周元笑著點點頭,心中滿是遺憾,然后眼神猙獰的掃了一眼旁邊的吞吞,這個小畜生,這筆賬給我記好了!
    “看什么呢?”夭夭察覺到周元的眼神,當即有些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周元干笑兩聲。
    “準備動身吧…你為了今日,也算是吃足了苦頭,就讓所有人看看,究竟有多少的成效吧。”夭夭說道。
    周元長吐了一口氣,這兩個月的修煉,的確是不容易,而如今,就該是檢驗成果的時候了。
    他的雙目中,有著熾熱戰意升起,不見絲毫的懼色,今日,不管將會面對著什么樣的對手,這圣源峰的首席弟子之位,他周元都要定了!
    他腳掌一跺,有著源氣升起,然后直接是馱負著夭夭,吞吞,迅速的升空而起,對著圣源峰所在的方向疾掠而去。
    而當周元二人趕到圣源峰時,只見得他們一脈的弟子已是齊聚,在那前方,沈太淵面色肅然,緊隨其后的,便是周泰,張衍等人。
    周元也是落入前方,對著沈太淵抱拳行禮。
    沈太淵對著周元微微點頭,目光一掃,道:“既然人已齊至,那便動身。”
    他袖袍一揮,滾滾源氣呼嘯而出,宛如云彩,直接是卷起眾人呼嘯而出,如此約莫一炷香后,方才落在了一方巨大的石臺上。
    在這方巨大石臺的前方,有著一座巨峰矗立,巨峰半山腰處,就已被云霧所遮掩,可想而知其巍峨程度。
    “此為首席峰,也是首席之爭的戰場,蒼玄宗內,共有七座首席峰,而這一座,便是屬于我們圣源峰。”沈太淵指著前方的巨峰,沉聲說道。
    “我們圣源峰的首席之爭,便會在此展開。”
    周元望著那座巨峰,若有所思,如此說來的話,七峰的首席之爭應該都是分開的,此時其他六座首席峰處,怕也已是萬眾矚目了。
    咻!
    而在此時,天空上有著破風聲響起,只見得一片源氣云朵從天而降,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座石臺上,現出了諸多的身影。
    在那領頭處,便是呂松長老,而其身后,呂嫣亭亭玉立。
    這呂松長老一脈,也是趕來了。
    在呂松長老一脈現身后不久,再度有著破風聲響起,那陸宏一脈,便是氣勢浩大的入場,不論是人數還是氣勢,都要遠勝其余兩脈。
    陸宏長老立于諸多弟子前方,雙手負于身后,那淡然的目光掃過另外兩脈,他的目光,只是在周泰,張衍,呂嫣這三位名氣比較大的弟子身上頓了頓,而至于周元,他只是余光瞟了一下,便是漫不經心的收回,顯然并沒有真的將其當做一種威脅。
    在其身后,六位弟子以袁洪為首,氣勢兇悍,可謂是兵強馬壯。
    而當陸宏一脈現身后,另外兩脈也是隱隱有些騷動,大多數的弟子面色都是極為的凝重,顯然是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
    身為熱門人選的周泰,張衍,呂嫣三人,他們的目光則是凝聚在面無表情的袁洪身上,眼中掠過濃濃的忌憚之色。
    陸宏一脈其他弟子,他們都不懼,但唯有這袁洪,讓人感覺到危險。
    而除了三脈的人外,還有著不少蒼玄宗其他峰的弟子也是趕來,落在了首席峰的四周,當他們瞧得三脈的人馬后,也是有著竊竊私語聲響起。
    “這圣源峰的首席之爭,看來沒什么懸念啊...”
    “是啊,陸宏一脈太強了,其他兩脈與其相比,實在是顯得有些破落...”
    “看來那首席之位,必定是陸宏長老一脈了。”
    “......”
    那些聲音,也是傳入了沈太淵,呂松兩脈諸多弟子的耳中,當即更是憂上心頭,因為陸宏一脈的勢強,只要不是瞎子,都是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而陸宏一脈的弟子聞言,則是面露笑容,氣焰變得更盛了,那時不時投射過來的目光,都是充滿著輕蔑。
    沈太淵與呂松望著這一幕,目光互相對視一眼,最后皆是輕輕點頭。
    沈太淵收回目光,他看向站在前方的周泰,張衍,周元三人,源氣包裹著聲音傳進他們耳中:“此次首席之爭,陸宏一脈占據絕對優勢,單憑一脈之力,怕是很難與之抗衡。”
    “沈師的意思是?”周泰一怔,問道。
    沈太淵淡淡的道:“我已和呂松長老談好,你們進入首席峰后,周泰,張衍,你二人與呂嫣聯手,狙擊袁洪,務必要將其率先擊潰。”
    周泰與張衍對視一眼,顯然是沒料到兩脈竟然會打算聯手,畢竟從某種角度而言,他們兩脈同樣算是競爭對手。
    不過最終他們還是點了點頭,因為單獨面對著袁洪,他們誰都沒有把握,若是能夠先聯手將最強的袁洪逐出,那自然是最好的情況。
    “我們三人聯合對付袁洪,那陸宏一脈其他的參選弟子呢?”張衍問道。
    沈太淵看向了周元,道:“周元,你就和呂松長老一脈的另外兩位弟子,阻攔陸宏一脈另外五位弟子,你們人數少于對方,到時候壓力必然會不小,所以不需你們全力迎敵,只需你們能夠將對方多牽扯一些時間,若實在不行,可認輸退出。”
    “只要你們能夠堅持到周泰他們聯手擊敗袁洪,那么就算是成功了。”
    顯然,在沈太淵的眼中,此次他們一脈首席之爭的主力,還是周泰與張衍而言,所以周元這里,也沒有抱太大的期望,只是希望他能夠盡力的多拖延一些時間。
    在沈太淵看來,讓周元此次參加首席之爭,更多的還是讓他有一些經驗,為明年的首席之爭做準備。
    周元沉默了一下,倒沒有反對,只是問道:“若是周泰師兄他們擊敗了袁洪呢?”
    “只要能夠將陸宏一脈狙擊,最后的首席位置,就看雙方各自本事了。”沈太淵說道。
    周元聞言,輕輕點頭,不再多言,只要不是讓他別去爭首席,那就好。
    “好,我知道了。”
    ...
    “如果我和周泰,張衍聯手的話,要對付袁洪倒是不難。”另外一邊,呂嫣也是從呂松長老那里知曉了兩脈聯手的事。
    “不過...”她的眸子,掠過遠處周元的身影,柳眉蹙了蹙,道:“你確定那周元再加上我們這邊的兩人,能擋得住陸宏一脈五位弟子,為我們爭取足夠的時間嗎?”
    她搖搖頭,略有不滿的道:“我覺得恐怕不行...沈長老也真是,什么時候混經驗不行,偏要在這種場合將人給混進來。”
    呂松無奈的笑了笑,道:“事已至此,就別說無用之言了,只要你和周泰,張衍三人聯手,盡快擊潰袁洪,局面自然會落入我們的掌控之中。”
    呂嫣嘟囔一聲,道:“那就希望這小子不會成為最拖后腿的一環吧。”
    “不然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他。”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