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六十章 只剩三個
    轟!
    一座被云霧繚繞的石臺上,狂暴的源氣碰撞在一起,不過霎那間,其中一道便是被蠻橫的撕裂,后方的一道身影直接被源氣掃中。
    那道身影當場就倒飛了出去,在那石臺上劃出了長長的痕跡,口吐鮮血,異常狼狽。
    “嘿嘿,韓巖,你就這點本事嗎?”
    一名陸宏一脈的參選弟子面露冷笑,一拳轟出,源氣滾滾咆哮,攜帶著撕裂空氣的尖銳之聲,狠狠的對著那道身影呼嘯而去。
    韓巖狼狽的翻身而起,雙臂急忙交叉在身前,源氣噴涌而出,護住身軀。
    砰!
    源氣勁風沖撞在其雙臂上,他身軀猛的一震,再度被震得滑落而退,雙臂都是有些扭曲,顯然是承受了極大的傷害。
    噗嗤。
    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韓巖的面龐上滿是鮮血,但他卻只是抹去嘴角的血跡,一聲不吭,眼神兇狠的盯著前方的兩道身影。
    那是陸宏一脈的兩位參選者。
    而他以一敵二之下,顯然是很快就落入了下風。
    那兩位陸宏一脈的弟子,眼神戲謔的盯著韓巖,有著貓戲老鼠般的意味,憑借韓巖的實力,想要以一人之力抗衡他們二人,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韓巖搽拭著臉龐上的血跡時,又是一道狼狽的身影自后方落來,踉蹌的落在他的身旁。
    那嬌小的身影,自然便是韓玉。
    不過此時的她,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在那后方,另外兩位陸宏一脈的弟子笑瞇瞇的圍攏而來,直接是將兩人盡數的困住。
    “你沒事吧?”韓巖望著韓玉,苦笑著問道。
    韓玉咬著銀牙搖了搖頭。
    “看來光靠我們兩人,還是無法攔住對方四人啊。”韓巖嘆息道,他們二人,也算是盡力了,但顯然效果并沒有預期的那么好。
    “再堅持一下吧,那周元纏住了吳海,聽說他之前還將其打敗過,如果他這次能夠再取勝的話,應該就能夠來支援我們,到時候三對四,就輕松許多了。”韓巖說道。
    韓玉聞言,卻是搖了搖頭,撇嘴道:“你還指望他?上次周元能打敗吳海,只是因為后者大意而已,如今這種場合,必然不會再給周元那種機會,所以你就別想著我們還能有人支援了。”
    韓巖一滯,面容有些苦澀,最終他深吸一口氣,道:“我來為你打開缺口,你全力逃出去,接下來不要硬戰,能拖一會是一會吧。”
    韓玉咬著紅唇,眸子中滿是不甘之色,她知道韓巖這樣做恐怕立即就會被集火,到時候不僅大吃苦頭,而且無疑會直接出局。
    “你速度比我快,適合拖延,就這樣決定吧。”韓巖擺了擺手,語氣堅定的道。
    韓玉咬著銀牙,艱難的點點頭。
    轟!
    雄渾的源氣,將近千丈,直接是自那韓巖頭頂沖天而起,最后分化開來,化為四道源氣洪流,洪流化為四道源氣光印,對著那四道身影呼嘯而去。
    這般攻勢,已是韓巖破釜沉舟,傾盡全力,聲勢顯得尤為兇悍。
    所以,即便是那四位弟子,都是微微一怔,源氣升騰而起,發出長嘯,正面迎了上去。
    轟隆!
    源氣轟撞時,韓巖一聲厲喝:“走!”
    韓玉不敢浪費韓巖拼盡全力造成的機會,源氣涌動,身形直接是化為一道光影疾掠而出。
    嗡嗡!
    四道源氣洪流,僅僅堅持了不過十數息的時間,便是瞬間將那韓巖的源氣洪流震碎,緊接著源氣反攻而至,轟在了韓巖身軀上。
    石臺崩裂,韓巖的身軀都是被掩埋了下去,鮮血狂噴,顯然是被徹底重創,離出局已是不遠。
    韓玉眼角余光見到這一幕,眼眶也是通紅,但卻不敢停留,源氣在體內奔涌,速度施展到極致,暴射而出。
    不過,就在她的身影剛要沖入云霧之中時,忽然在其前方,源氣涌動,一道人影便是猶如鬼魅般的橫擋在了面前。
    同時一道冰冷的譏諷笑聲,傳入她的耳中:“你的速度的確不錯,但可惜,還是沒我快!”
    那道人影,赫然便是那四位陸宏一脈弟子之一。
    他冷笑的盯著韓玉,身影猶如鬼魅般的欺近了后者,手掌如鷹爪般的探出,其上劍意森森,瞬間抓住了韓玉的喉嚨。
    韓玉的嬌軀僵硬下來,咬著銀牙狠狠的盯著眼前的人,只是那眸子中,卻是有著無力與頹然浮現出來。
    “還不認輸嗎?雖然辣手摧花的事情我做不出來,但若是再動起來來,恐怕你就要有些狼狽了。”那名弟子笑道。
    在那下方,另外三位弟子見到這一幕,都是戲謔的笑出聲來。
    他們盯著石臺中重創得毫無再戰之力的韓巖,道:“憑你二人,也想將我們四人拖住?未免也太小看我們了吧?”
    韓巖渾身鮮血,無力的躺倒在地上,他望著被擒住的韓玉,也是苦笑一聲,他們真的是盡力了,希望這個時候,呂嫣師姐他們已經打敗了袁洪吧...
    在那首席峰外,當諸多弟子見到韓巖,韓玉二人被擒時,也是有著嘩然聲響起。
    呂松一脈的弟子,都是面色難看,呂松長老本人,也是眉頭皺著,雖說這一幕也早有預料,但那陸宏一脈的弟子,倒也是有些過分了。
    而反觀那陸宏一脈,則是喝彩出聲,之前因為吳海的落敗而沉悶尷尬的氣氛一掃而盡,他們知道,只要這四位師兄騰出手來,周元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來。
    之前他們一脈所丟的顏面,待會那周元必然要盡數的還回來。
    陸宏冷厲的面色,也是在此時緩和了一下, 目光看向另外兩脈,暗自冷笑一聲。
    ...
    “韓玉師妹,認輸吧。”
    陸宏一脈的那位弟子,笑瞇瞇的盯著眼神不甘的韓玉,然后玩味的道:“韓玉師妹可以記住我的名字,在下陳宮,以后師妹若是還不服氣的話,歡迎來找我指教。”
    “不過現在么,卻是沒時間了...”
    他另外一只手掌上,源氣瘋狂的匯聚而來,最后猛的一拳轟出,顯然就要打算直接先重創韓玉,將其戰斗力廢掉。
    韓玉望著那轟來的凌厲攻勢,也是有些絕望的閉上眼瞳。
    轟!
    不過,就在那陳宮一掌將要拍下的瞬間,他眉頭忽的微皺,隱約的似乎是聽見了一道細微的破風聲。
    那道破風聲一息前還極為的微弱,然而一息之后,猛的如炸雷般在其上方響徹。
    那里的云霧,陡然間被撕裂。
    一道虛化般的身影呼嘯而下,雄渾的源氣爆發,在其身軀上,有著玉光流轉,直接是攜帶著一股恐怖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那陳宮還沒徹底回過神來時,便是重重的撞擊在了其身軀之上。
    唰!
    于是,所有人都只能見到陳宮的身影宛如炮彈般的從天而降,最后重重的跺在了石臺之上,煙塵升騰,整個石臺都是漸漸的龜裂。
    這一幕,頓時引起漫天驚嘩聲。
    在那石臺上,另外三位陸宏一脈的弟子面色也是大變,源氣鼓動間,將那彌漫的煙塵掃飛而去,再然后,他們便是見到在那崩塌的石臺中,陳宮的身體直接是被踏入了亂石中,狼狽到了極致。
    而在陳宮的身體上,有著一道人影踩著。
    一道道目光看去,猛的一驚。
    “周元?!”那三位陸宏一脈的弟子驚呼出聲。
    半空中,那韓玉也是有些沒回過神來,她先前只是感覺到眼前一花,那陳宮就飛了下去...
    她緩緩的低頭,然后便是紅唇微張的望著下方踩在陳宮身體上的那道年輕身影,有些不可思議的喃喃道:“...周元?”
    她沒想到,在這最后關頭,竟然是周元現身救了她一把。
    “周元,把人給放開!”那三名弟子怒喝道,雄渾的源氣升騰而起,鎖定了周元。
    然而周元卻是沒有理會,只是低頭,他望著被踩在腳下的陳宮,此時的后者滿臉鮮血,不過卻是極為兇狠的盯著他,咆哮道:“你敢偷襲我!你死定了!”
    周元笑了笑,然后眼神淡漠的抬起腳。
    “你也記住我的名字...以后有時間的話,可以來找我指點一下。”
    再然后,腳掌上源氣升騰,一腳便是狠狠的對著陳宮的臉龐跺了下去。
    砰!
    地板碎裂,那陳宮直接是被周元一腳踩得昏死過去。
    不遠處那三位陸宏一脈的弟子,面色鐵青。
    周元卻是拍了拍手,抬起頭來,沖著他們一笑,道:“這下子...就只剩三個了。”
    今日一更。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