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震撼四方
    巨大的峰頂之上,一片狼藉,深深的裂痕猶如是要將那座廣場一分為二,在那裂痕的盡頭,亂石堆積,掩埋了袁洪的身影。
    首席峰外,一片死寂。
    所有的目光都是震撼的望著這一幕,自從首席之爭開始到現在,袁洪一直都是從容不迫,即便是面對著周泰,呂嫣,張衍三人的聯手,他都是未曾有半點的落入下風。
    跟周元相比,袁洪才算是真正的所向披靡。
    所以,當眾多弟子在見到這無人可擋的袁洪,竟然是在此刻,被周元一拳轟飛時,那種震撼感,方才如此的強烈。
    要知道,在那片刻之前,周元可是被袁洪壓著打,狼狽至極。
    可這短短一會,周元卻是猶如脫胎換骨一般。
    誰能想到,周元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在那沈太淵一脈,莫說是尋常弟子,就算是沈太淵,都是忍不住的張大了一些嘴巴,失神的望著這一幕。
    從先前周泰他們落敗的時候,沈太淵心中其實就沒有再抱有希望,畢竟周元雖然表現也是不差,但與袁洪相比,的確還是有些差距。
    所以他已經做好了失敗的準備了。
    但他卻從未想過,局面會突然之間,峰回路轉。
    這種驚喜,讓得沈太淵都有點措手不及。
    而在措手不及之后,他只能以無比欣慰的目光望著峰頂上那道隱隱散發著銀光的身影,心中有著極為慶幸的情緒涌現出來。
    他在慶幸,當初力排眾議,選擇了周元,并且還給予了他最大的支持。
    或許,很久以后,他的這個選擇,會成為他這些年中最成功的一件事。
    而在沈太淵感嘆的時候,那不遠處的呂松長老也是輕嘆了一口氣,雖說對于圣源峰的爭斗,他已經選擇了退讓。
    但在眼睜睜的見到周元走到這一步的時候,他內心深處依舊還是有些波動,畢竟當初,他也升起過一點將周元收入門下的心思,只是最終卻因為不想和陸宏一脈交惡,所以才沒有和沈太淵進行爭奪。
    而此時來看,他當初的那種退讓,顯然是太過的可惜了。
    如果周元真的能夠奪得首席位置,那么沈太淵一脈就有可能成為圣源峰主脈,而沈太淵的身份地位,也會提高,遠超于他。
    “這個老家伙…”
    他嘆息一聲,看向沈太淵的目光中有些艷羨。
    “眼光真的很好啊。”
    更遠的地方,陸宏一脈再度從之前的狂喜變得寂靜下來,諸多弟子都是一臉的驚駭,這些年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袁洪如此的狼狽。
    而造成這一幕的,卻不過只是一個四重天的新紫帶弟子。
    他們的目光偷偷的看向陸宏,發現此時后者那蒼老的面龐陰沉得有些扭曲,他死死的咬著牙,望著峰頂那道身影時,充滿著驚怒。
    他從未將周元放進眼中過,即便后者之前打敗了吳海五人,但陸宏依舊沒有太多的擔憂,因為他有著袁洪。
    在他看來,當周元遇見袁洪的時候,前者自然會明白,什么叫做差距。
    到時候,袁洪自然會將他們之前損失的顏面找回來。
    可讓得陸宏沒想到的是,局面會有這般變化…
    周元突然爆發出來的實力,震撼了所有人,包括他。
    陸宏深吸一口氣,原本勝券在握的絕對心態,已是有些松動,但好在的是,局面并沒有到最差的那一步。
    那周元想要從袁洪手中奪得首席之位,恐怕也沒那么簡單。
    “就讓我來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吧!”
    陸宏咬著牙,眼冒著兇光,盯著峰頂那道身影。
    …
    峰頂上,周泰,張衍,呂嫣三人都是張大著嘴巴,臉龐上的驚駭遲遲未能散去,顯然眼前這突然的變故,讓得他們太過的震撼。
    誰能想到,周元一拳轟飛了袁洪…
    要知道先前他們三人聯手,都未曾將袁洪逼到如此狼狽,而周元卻是偏偏做到了,這說明什么?
    說明周元的實力,甚至要超過他們三人的聯手。
    這讓得三人都是有些呆滯,特別是呂嫣和張衍,他們兩人對周元總是有些挑剔感,甚至覺得周元參加首席之爭有些拖后腿。
    但他們從未想到,他們所小覷的周元,竟然是在此時,擁有了超越他們聯手的力量。
    這讓得他們的神情變得極為復雜起來。
    周元手持天元筆,鋒利的筆尖斜指地面,有著源氣吞吐形成光芒。
    他眼神毫無波動的望著眼前那刺眼的深痕,然后停留在亂石堆積處,雖說先前那迅猛的攻勢,讓得袁洪極為的狼狽。
    但在周元的感知中,那袁洪卻并沒有因此受到致命般的重創。
    這個對手,同樣出乎周元意料的棘手。
    不過,周元無所畏懼,畢竟連之前那最艱難的時刻,都被他挺了過來,更何況,如今的局面,已經在開始扭轉。
    當在踏入銀骨境時,再加上自身源氣以及天元筆的增幅,周元的真正戰斗力,已經不會再弱于袁洪八重天巔峰的實力。
    “既然你之前沒擊潰我,那么,你便是失去了最后的機會。”
    周元眼中冷冽浮現,下一瞬間,他腳掌一跺,身形便是猛然暴射而出,直接是出現在那亂石堆積的上方。
    “現在的你,就只會如老鼠一般的躲藏了嗎?”
    周元冷笑聲傳出,手中天元筆轟然揮下,可怕的力量傾瀉而下,下方那無數的亂石瞬間爆裂開來,化為粉末。
    而一道漆黑筆影,則是重重落下,轟向了那裂痕深處,周圍的地面,不斷的崩塌。
    唰!
    就在筆影攜帶著可怕力量落下那瞬間,漆黑的深坑深處,忽有赤紅光芒沖天而起,隱約間,仿佛是一道赤光,與漆黑筆影,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鐺!
    嘹亮的金鐵之聲,響徹而起。
    兩者硬碰,頓時有著恐怖的源氣沖擊波肆虐開來,整個巨大廣場似乎都是被犁平,巨峰峰頂上,有著裂縫不斷的出現。
    遠處的周泰,張衍,呂嫣三人都是受到波及,被掃飛而去,當場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極為狼狽。
    不過他們卻并沒有在乎自身的傷勢,目光死死的望著那碰撞的地方。
    只見得那里,周元的身影倒射而退,腳掌在地面上劃出長長的痕跡。
    而周元,則是死死的盯著前方,只見得那里的煙塵散去,袁洪的身影,再度出現。
    此時的他,衣衫破碎,頭發披散,倒是顯得有些狼狽,不過他的那一對眸子,卻是在此時宛如野獸一般,充滿著兇悍之氣。
    雄渾的源氣在其周身升騰,帶來著巨大的壓迫。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雙掌緊握處,一柄赤紅的無鋒巨劍,矗立在身前。
    高溫自其中散發出來,猶如是能夠融化地面。
    袁洪手掌搭在劍柄上面,天地間的源氣在瘋狂的呼嘯而來,令得他的氣勢節節攀升。
    無數道視線望著袁洪那柄赤紅巨劍,瞳孔都是微微一縮。
    “下品天源兵,天焱劍!”
    天地間,有著一些驚呼聲傳出。
    在那高空上,漣漪峰主見到這一幕,也是一聲冷笑,看向靈均峰主,道:“這柄天焱劍,據我所知,應該是劍來峰的吧?”
    靈均峰主眼皮微垂,淡淡的道:“袁洪曾在劍來峰表現突出,所以在來到圣源峰之前,我便是將此劍賞賜給了他。”
    漣漪峰主冷哼一聲,聲音中充滿著譏諷。
    首席峰外,那陸宏見到這一幕,則是松了一口氣,進而咬牙切齒。
    “該死的小子…既然你將袁洪逼得連天焱劍都是祭了出來,那么…接下來,你就該準備付出代價了!”
    在他看來,當袁洪祭出天焱劍時,那也就代表著后者,要真正的展現實力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