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八十章 大宴
    首席之爭雖然落幕,但那所造成的余波,卻依舊是令得整個蒼玄宗處于沸騰之中。
    而此次首席之爭,最讓得人意外的,無疑便是從圣源峰所出現的超級黑馬,周元。
    在首席之爭開始之前,恐怕誰都無法想到,這個剛剛進入宗門不過一年時間的新弟子,竟然會以這般勇猛的姿態,在首席之爭上,完成如此顯赫震撼的戰績…
    而一年時間,從普通弟子成為首席,這無疑是突破了蒼玄宗以往的記錄。
    經此一戰,在這蒼玄宗,周元恐怕已是真正的風云人物。
    …
    大戰落幕,沈太淵一脈的弟子處于狂歡之中,此次首席之爭,他們這一脈,算是徹底在宗門中長了面子,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已經很久沒出現在諸多弟子心頭了。
    于是,因為投了兩萬源玉在周元身上而身價暴漲的沈萬金,直接是一揮手,豪邁的包下了內山中的百香樓,宴請所有師兄弟,引來諸多弟子熱烈擁護。
    沈萬金還心細的邀請了呂松一脈的弟子,畢竟此次的首席之爭,兩脈也算是有些聯手,雖然最終失敗,但無疑還是令得兩脈關系近了一些。
    對于沈萬金的邀請,呂松一脈的弟子初始還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呂松長老開了口,應了下來。
    顯然,面對著愈發強盛的沈太淵一脈,呂松長老也是在示好。
    于是,這場盛宴,又是有了呂松一脈弟子的參與,聲勢一時間倒是極壯。
    …
    百香樓。
    氣氛沸騰,兩脈弟子匯聚,喧嘩不斷。
    在那最居中的大桌上,周元的身影無疑是眾星捧月,在其身旁,夭夭抱著吞吞,桌上的美食,不斷的被吞吞狼吞虎咽,盡數的掃清。
    不過諸多弟子對于吞吞的胃口,顯然也已經習慣,所以只是大口喝酒,也不去搶它的,而且也有點不敢,因為誰敢伸手過去,吞吞便是一副齜牙咧嘴的兇狠模樣,即使以它這種迷你形態做出的兇狠模樣反而更加的可愛。
    而身為的這場宴會的主角,周元自然是最為的繁忙,不過他也知曉兩脈弟子的興奮,于是來者不拒,令得氣氛更加的沸騰。
    倒是夭夭沒有理會眾人,只是自顧自的喝著小酒,優哉游哉,也沒人敢去騷擾她。
    畢竟在這圣源峰,誰不知曉夭夭的特殊,雖然沒有圣子的身份,但那般實力,卻是絲毫不弱于圣子,如果此次首席之爭她能夠出戰,恐怕首席位置將會毫無懸念。
    酒過半巡。
    那呂嫣忽然站起,她那俏臉因為喝多有些泛紅,美目盯著周元,有些微醺的道:“周元,以前看你不太順眼,現在來看,的確是我呂嫣沒什么眼力,不過這次咱們圣源峰多虧了你才保住最后的顏面,這杯酒,就當是我以前的賠禮吧!”
    她聲音落下,便是將手中的大碗一飲而盡,酒水流淌下來,衣衫都被打濕了一些,不過看起來,卻是顯得頗為的豪邁,引來一片叫好聲。
    周元見狀,有些尷尬,最終苦笑一聲,將身旁的一碗酒端起來喝盡,以前呂嫣總是對他評頭論足,覺得他種種不夠資格,有時候倒也的確是讓得他有點煩,最終只能敬而遠之,不過總體說來,兩人間也沒多大的恩怨。
    “我們兩脈都是圣源峰的弟子,雖有爭端,但總也有幾分齊心,日后希望我們圣源峰,能夠在這蒼玄宗,恢復以往榮光。”周元看向其他弟子,面色肅然的說道。
    兩脈弟子也是收斂了笑鬧,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那看向周元的目光,倒是多了一些敬意。
    如今的周元,已經是他們圣源峰的首席弟子,地位身份,都將會以往截然不同。
    “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氣,無知果然無懼。”而就在此時,忽有一道冷笑聲響起。
    “誰?!”兩脈弟子面露怒容,起身喝道。
    轟!
    然而,回應他們的,卻是一股雄渾無匹的源氣威壓,威壓如海般的籠罩下來,直接是令得兩脈弟子面色大變,站起的身子直接是被生生的壓了回去。
    在那樓梯上,有著腳步聲響起,一群人漫步而下,在那最前方者,赫然是那劍來峰的圣子,趙燭,在其身后,還有著一些劍來峰的弟子,眼神不善的盯著眾人。
    兩脈弟子見到趙燭的身影,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變,到嘴的喝斥都是吞了回去。
    身為十大圣子之一,趙燭在蒼玄宗內的地位實力,顯然遠非他們這些尋常弟子可比。
    周元眉頭也是微皺的望著這出來攪局的趙燭,道:“我記得這百香樓今夜被我們包了?”
    趙燭嘴角微掀,其身后一名劍來峰弟子也是嗤笑出聲,譏諷的道:“這位周元首席,莫非你不知道,百香樓頂樓,乃是圣子獨屬嗎?你包得了下面,難道連頂樓也包得了?”
    另外有著劍來峰弟子暗笑:“圣源峰畢竟好多年都沒出過圣子了,不知道此事,倒也是正常。”
    其他劍來峰弟子哄笑出聲。
    下方兩脈的弟子面色難看,但在那趙燭的威勢下,卻不敢再駁斥,氣氛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周元眼皮微垂,淡淡的道:“趙燭師兄,聽說此次陸宏長老一脈失了首席位置,劍來峰也會損失大量的修煉資源?”
    趙燭的面色頓時一僵,眼神有些森冷的盯著周元,這件事他自然是知曉,如今整個劍來峰都將此視為奇恥大辱,正因為如此,他方才會出現在這里,所為的就是出一些惡氣。
    “周元師弟,你這膽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既然知曉此間緣故,還敢摻和進來。”趙燭寒聲道。
    周元笑道:“我們一脈,也屬圣源峰,為何不能摻和?若是你對此有意見,大可去和掌教稟明,剝奪我們一脈參加的資格。”
    “牙尖嘴利!”趙燭眼神冰冷。
    他目光環視一圈,卻沒幾個弟子敢和他對視,最后一揮袖袍,冷笑譏諷道:“就憑你們這幾只小狗小貓,也還敢妄稱恢復圣源峰榮光,笑死個人。”
    “區區一個撿來的首席,就值得這般慶祝,我看,你們圣源峰還是先考慮如何出一個圣子吧,這么多年,圣子都快和你們圣源峰絕緣了!”
    聽到他這般刻薄之言,兩脈的弟子也是面色鐵青,呂嫣一拍桌子,就要勃然大怒,但卻被一旁的弟子連忙按住。
    趙燭見狀,這才諷刺一笑,徑直對著百香樓外而去,有了他這一出,他倒是要看看這兩脈的弟子,還有沒有心情在這里慶祝。
    周元望著他的背影,雙目微瞇,剛要說什么,一道清澈如山間幽泉般的冷徹的悅耳聲音,便是淡淡的從身旁傳了出來。
    “圣子…很了不起么?”
    百香樓中的目光匯聚而來,那趙燭的腳步也是緩緩的停了下來,偏過頭,那些視線,最后停留在了周元身旁那道如驚鴻般的倩影身上。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