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三十五章 龍涎真水
    吼!
    波濤洶涌的海面上,萬丈水獸仰天咆哮,那自其體內爆發出來的源氣波動,直接是將四周的海水狂暴的推開,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
    而其龐大的身軀上,暗黃色的液體流轉,宛如一層水罩,覆蓋在其身體表面。
    低沉的龍吟聲,若有若無的傳出,令得此時萬丈水獸的兇悍氣勢,都是節節攀升,引得空氣震蕩。
    眾圣子望著這一幕,面色都是有些不太好看,顯然也是發現此時的萬丈水獸,比之前更加的兇悍了。
    不過萬丈水獸變得再兇悍,他們此時也無法后退,所以眾人對視一眼,下一瞬,幾乎是同時間暴射而出。
    轟!轟!
    雄渾驚人的源氣一波波的自眾圣子體內橫掃開來,一道道威力驚人的源術在他們的手中施展而出,最后宛如長虹貫日一般,鋪天蓋地的轟擊在了那萬丈水獸身軀之上。
    不過,面對著眾圣子的攻勢,那萬丈水獸卻是躲也不躲,立于原地,任由那些源氣攻勢落在身軀上。
    嗡嗡!
    然而,那些威力驚人的攻勢,落在其身軀上,竟只是令得那暗黃色的水衣綻放出陣陣漣漪,然后便是被盡數化解而去。
    萬丈水獸龐大的身軀,穩如磐石。
    李卿嬋他們見到這一幕,面色變得更加難看了,他們顯然沒想到,這“龍涎真水”,竟然如此變態。
    吼!
    萬丈水獸發出長嘯,六臂虛握,滔滔源氣席卷而出,卷起萬重水浪,竟是化為了一道巨大無比的水柱,水柱呼嘯長空,震裂了虛空,狠狠的對著高空上的眾圣子揮砸而去。
    那般速度,快若奔雷。
    眾圣子急急避開,唯有那趙燭晚了一步,被那巨大的水柱重重掃中。
    砰!
    他的身影頓時狼狽的倒飛了出去,在那海面上劃出萬丈長的痕跡,面色微白間,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顯然是有所受創。
    轟!
    萬丈水獸得勢不饒人,直追趙燭而去,試圖先行將其擊破。
    不過,在其身形剛沖出的瞬間,海面忽然炸裂,有著一條巨大的水龍咆哮而出,張牙舞爪的纏繞而上,將其捆縛在原地。
    那水龍之中,流轉著諸多源紋,赫然是一道源紋所化。
    高空中,夭夭玉手握著源紋筆,冷聲道:“還不攻擊?”
    其他圣子見狀,也是再度出手,澎湃源氣沖天而起,再度化為連綿不盡般的攻勢,狠狠的轟向萬丈水獸。
    轟!轟!
    整個海面都是在此時被轟裂開來,形成巨大的真空,海水都無法倒灌而回。
    遠處無數弟子望著這一幕,都是暗感駭然,諸圣子出手,果真是兇悍得無法形容。
    轟轟!
    諸圣子的狂暴攻擊,持續了十數分鐘,方才漸漸的平息下來,而在這等狂轟猛炸下,就算是連綿山脈,都將會被夷為平地。
    狂暴源氣造成的震蕩漸漸的消散,無數道視線投向那源氣轟炸之地。
    只見得那里,萬丈水獸的身軀似乎是縮小了一些,不過在其身軀表面,龍涎真水緩緩的流轉,依舊是將其守護得固若金湯。
    雖然萬丈水獸有所受創,但顯然遠遠未曾達到眾圣子的預料。
    吼!
    萬丈水獸被這般源氣轟炸,也是怒嘯出聲,身體上龍涎真水爆發出光芒,只見得源池中有著滾滾源氣涌來,迅速的灌入其體內。
    于是,短短數息間,那剛剛還被眾圣子轟炸得身軀有所縮小的萬丈水獸,便是再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起來。
    “不行,那龍涎真水太麻煩了!”李卿嬋銀牙微咬,道。
    他們如此猛攻,都未能將萬丈水獸擊潰,而只要它撐了下來,立即就能借助龍涎真水汲取源池中的力量,恢復自身。
    如此來說,只要擁有著龍涎真水,這萬丈水獸在源池中幾乎是立于不敗之地。
    而反觀他們,不管源氣再雄厚,總有枯竭之時。
    這樣拖下去,對他們極為的不利。
    “如果破不開它那護體的“龍涎真水”,這場戰,恐怕也沒必要繼續下去了。”孔圣面無表情的道。
    “就算破不開龍涎真水,也不能放棄!”商春秋沉聲道。
    “那你說怎么打?它能從源池中汲取力量,耗下去我們必輸無疑。”孔圣冷聲道。
    商春秋眉頭緊皺,顯然也是感到頭疼萬分。
    眾圣子對視一眼,皆是沉默下來,這萬丈水獸的“龍涎真水”讓得他們有些束手無策。
    而在他們這里沉默的時候,那后方七峰的弟子也是能夠感受到這邊的僵局,一時間也是有些騷動,畢竟他們同樣是看見了眾圣子聯手似乎都無法對那萬丈水獸造成毀滅性的傷害。
    如果連眾圣子都是無法對付那萬丈水獸的話,那此次的源池祭,恐怕所有人都得空手而回,而這對蒼玄宗七峰弟子,無疑都將會造成不小的打擊。
    周元也是察覺到了那邊的狀況,當即眉頭微皺,眼中掠過一絲憂慮,他其實看了出來,那萬丈水獸實力雖然強,但眾圣子聯手再加上夭夭,吞吞,不見得就不能對付它。
    只是誰都沒想到那萬丈水獸身軀外的暗黃水衣如此的厲害,不僅防御力驚人,還能夠吸收源池的力量。
    正因為這東西的存在,眾圣子方才會感到如此的棘手。
    周元輕嘆一聲,那邊的戰斗層次頗高,此時的他怕是還難以插手,而且想必就算插手了也是毫無作用,所以眼下,還是只能希望眾圣子能夠打敗萬丈水獸,不然的話,他們此次,也將會空手出局。
    高空上。
    面對著無果的商議,李卿嬋銀牙一咬,道:“若是不行,也只得硬來了,我倒真想試試,在我們源氣耗盡前,能不能將它這烏龜殼打碎!”
    其他人聞言,眉頭皺了皺,這個辦法最為的粗暴直接,但說實在,他們并沒有多少的信心能夠跟這萬丈水獸比持久力。
    畢竟不論如何,這里都是源池,水獸擁有著無法想象的地利。
    “要破解這龍涎真水,倒也并非是沒有法子。”而就在此時,忽有一道清澈的聲音傳來。
    眾人一怔,目光轉去,然后便是匯聚在了夭夭的身上。
    “夭夭你有辦法?”李卿嬋喜道。
    其他人也是眼神有些驚疑。
    “萬事萬物,自有克制之法,這龍涎真水雖然霸道,但要將其壓制,并非是沒有辦法。”夭夭不急不緩的道。
    “哦?你能做到?”商春秋驚訝的道。
    夭夭搖了搖頭,道:“我做不到。”
    其他人一滯,孔圣冷聲道:“那你說什么?”
    夭夭唇角微掀,似笑非笑的道:“我做不到,自有人能夠做到。”
    眾人疑惑的對視一眼,倒是那趙燭忽的冷笑一聲,譏諷道:“難不成你又要說,那能做到此事的人,會是那周元不成嗎?”
    夭夭看了他一眼,螓首微點。
    “看來你倒還并不是蠢得無藥可治嘛。”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