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拳轟殺
    高空之上,周元凌空而立,此時在其身體表面,有著一道神秘的光影覆蓋,光影身后,還有著兩道光翼,緩緩的扇動。
    而那雙翼每一次的扇動,都將會引起一陣颶風。
    一股玄妙而強悍的波動,緩緩的散發出來。
    “怎么可能…”而那雷俊,則是面容凝滯,顯然是無法想象他這最強的一擊,竟然依舊未能對周元造成絲毫的損傷。
    周元面無表情的盯著雷俊,身后光翼輕輕扇動,這道神秘光影,自然便是“太玄圣靈術”,只不過這一次的太玄圣靈術,是真正的完整形態。
    借助著吞吞的血液威壓,在這數天時間中,他終于是成功的將最后九道主材獸魂融入到了圣靈種子內,而這也代表著,他的太玄圣靈術,真正的修成。
    天地間的源氣,源源不斷的涌來,被那一道圣靈光影吞納,進而又反哺給周元,迅速恢復著他體內消耗的源氣。
    當太玄圣靈術真正的修成時,其威能比起之前,無疑是強悍了太多。
    唰!
    雷俊從此時的周元身上,感受到了濃濃的死亡氣息,所以當他回神之后,直接第一時間倒射而退,將速度催動到極致,顯然是打算逃跑。
    他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戰意。
    周元面色冷漠的望著如喪家之犬一般的雷俊,五指緩緩的握攏,那眼眸之中森冷的殺意,令得四周的空氣都是變得冰冷下來。
    對方設計于夭夭,將其困于險境中,這徹徹底底的觸及到了周元的逆鱗,此時此刻,對于圣宮這些圣子的殺意,周元可謂是強盛到了極致。
    這兩人,必須斬殺于此!
    一個都別想跑!
    嗡!
    圣靈光影的雙翼,在此時猛然一振,周元的身影,直接是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那般速度,快得無法想象。
    這里周元的身影剛剛消失,不過短短數息,那雷俊便是魂飛魄散的見到,在其上方,空間扭曲,一道身影閃現而出。
    周元面色冰冷,緊握的拳頭,一拳轟下。
    那一拳,氣府內三萬九千顆源氣星辰綻放出璀璨的光芒,金色的源氣如同金漿,在體內奔涌而動,最后順著經脈,自周元的拳下,噴薄而出。
    與此同時,心臟之間,一滴金血也是綻放出光芒,無數道金色光絲彌漫,與血肉相連,磅礴的力量,灌輸而出。
    一拳之下,匯聚了三萬九千源氣星辰之力以及金血肉身之力!
    并且,還有著那圣靈虛影的加持。
    一拳轟出,尚未落下,面前的空間已是開始有著一道道細微的痕跡出現,那是被強大的力量震蕩所導致。
    磅礴的勁風呼嘯而至,那雷俊也是一臉的驚駭,顯然是察覺到了周元這一拳之強。
    “饒命!我也是奉命行事!”雷俊驚駭尖聲道。
    那一拳,帶來的死亡氣息,讓得雷俊再不復絲毫的氣度。
    轟!
    不過周元卻是面色冰冷,拳風咆哮,最終一拳轟下,帶起一道道虛空漣漪,直接是轟在了雷俊身軀之外那重重的源氣防御之上。
    砰!
    那諸多源氣防御,幾乎是在短短數息之間,盡數的爆碎。
    咚!
    周元那毀滅般的一拳,也是落到了雷俊的身軀之上,那一瞬,如火山般的力量,盡數的噴發。
    虛空震蕩。
    一道慘叫之聲響徹而起。
    砰!
    雷俊的身軀,直接是在這一刻,被轟成了漫天血沫。
    周元這傾盡全力的一拳,竟是如此恐怖!
    在那下方的山頭上,左丘青魚他們目瞪口呆的望著天空上飄蕩的血霧,許久都是說不出一句話來,眼前這一幕帶來的沖擊,實在是太過的強烈了。
    他們怎么都沒想到,周元這一拳之下,竟然是生生的將一位圣子轟成了碎渣…
    那可是圣宮的圣子啊!
    難以想象,此事若是傳出,將會引來多大的轟動。
    天空上,周元面色冰冷的望著飄蕩的血霧,袖袍一揮,直接將血霧吹散,然后從中抓出了一道閃爍著六彩光澤之物。
    那是一道六色筑神異寶。
    雷俊雖然被他轟殺了,但這存在于其氣府中的筑神異寶,卻是留存了下來。
    周元收起這道六色筑神異寶,又將目光投向遠處的塌陷的山壁上,那里的鐵魔的尸體漸漸的冰冷,他曲掌成爪,猛的一吸。
    頓時鐵魔的身體中,又是有著一道六彩光華沖天而起,落入了他的手中。
    這雷俊與鐵魔的六色筑神異寶中,蘊含著極為精純的源氣波動,看起來應該已經是融合了不少筑神異寶,正在對著七色筑神異寶進化著。
    顯然,雷俊與鐵魔對于自身的筑神異寶,也沒少費心思,但可惜的是,如今都是為周元做了嫁衣。
    周元將它們收起,忽的目光投向一座山頭上,袖袍一揮,一道源氣暴射而出,直接是在那里卷起了一道細微光芒。
    光芒飛射而來,落在周元的手中,是一面銅鏡。
    “傳影銅鏡嗎?”周元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銅鏡上面的圣宮宮紋,便是知曉這應該是之前雷俊他們所布置下來,而這銅鏡,應該也是將先前發生在這里的一幕,盡數的傳遞了回去。
    于是,周元將銅鏡抬起,對著自己的面龐,眼中殺意流動,淡淡的道:“看夠了嗎?從現在開始,圣宮圣子席位,當空兩席。”
    聲音落下,他手掌猛的一握,直接是將銅鏡捏得爆碎開來。
    …
    在周元捏碎銅鏡的瞬間,在那蒼玄宗大本營之外,天空上的影像也是消散而去,而那坐于樹干之上的詹臺清,原本笑吟吟的俏臉,已是在此時盡數的變為了陰沉之色。
    那猩紅的眼瞳中,滿是森冷。
    她顯然沒想到,最后的結局竟然會是這樣…兩位圣宮圣子,竟然直接是被周元斬殺…
    這個結果,她有些無法接受。
    而與詹臺清的陰沉相比,李卿嬋也是張大著紅潤小嘴,好半晌后,方才漸漸的恢復過來,那美眸之中,同樣是布滿著震動。
    詹臺清沒想過這個結果,她又何嘗想過?
    要知道,在那數天之前,周元打敗柴嬴,還得傾盡全力,但如今,卻是接連斬殺兩位實力更強于柴嬴的圣子,這之間的進步,究竟有多大?
    光是按照這個戰績,周元的實力,放在他們蒼玄宗十大圣子中,都足以排進前四了!
    李卿嬋眼眸有些復雜,誰能想到,在那不知不覺間,周元竟然已經開始無限的接近他們了…
    李卿嬋深吸一口氣,壓制著心中的情緒,然后美眸投向俏臉陰沉的詹臺清,有些快意的道:“詹臺清,你們這次,可真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兩位圣子的隕落,對于圣宮而言,損失不可謂不大。
    然而這一切,都是圣宮自找的,如果他們不設計夭夭的話,恐怕周元也不會爆發這么強烈的殺意。
    詹臺清原本俏臉上的笑容早已消散,她眸子冰寒無比的盯著天空上影像消失的地方,然后收回視線,淡淡的道:“真不錯,竟然能讓我圣宮屢屢吃癟…”
    “李卿嬋,告訴他,讓他小心一點吧,如果他落在了我的手中,我會讓抽干他體內的血液,讓他痛苦哀嚎到死為止…”
    李卿嬋淡淡一笑,道:“此話我聽見也就罷了,如果落進了夭夭的耳中,恐怕你就沒那么好運氣了。”
    “哦?那個周小夭嗎?”
    詹臺清柳眉一挑,冷笑道:“你蒼玄宗除了楚青,還有人能讓我看得上?那周小夭如果還能活下來,那就盡管讓她來找我便是,看看我如何炮制她。”
    “我想你會后悔的。”李卿嬋緩緩的道。
    詹臺清紅唇掀起一抹輕蔑的弧度,身軀上紅光一閃,便是消失而去,一道聲音殘留而下。
    “是嗎?那我等著呢。”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