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跌宕起伏
    呱!
    尖銳刺耳的聲音,自峰頂之上響徹而起,而這聲音每當傳出,便是會掀起一陣風暴,碧綠的光波橫掃,光波過處,所有的樹木都是瞬間枯萎,生機斷絕。
    峰頂上,周元望著前方那趴伏在地,猶如一只遠古兇蟾般的金蟾子,面色變得極其凝重起來,因為他能夠感覺到后者體內的源氣,在此時出現了暴漲。
    強悍的源氣威壓撲面而來,宛如泰山一般,令人身軀都是變得沉重許多。
    此時的金蟾子雖然丑陋得嚇人,但其實力,卻是得到了不小的提升,顯然,這是金蟾子隱藏的殺手锏。
    金蟾子金色的豎瞳,帶著無邊的兇殘,死死的盯著周元,他自從進入圣宮之后,宮主便是以秘法,將一頭天魔蟾的血抽出,盡數灌入他的體內。
    天魔蟾是六品源獸,堪比天陽境的強者,其血自然也是無比的霸道,當時接受這種灌注的弟子數量上百,但最終活下來的,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不過天魔蟾的血依舊殘留著意識,憑他如今的實力,不可能完全將其消除,因此蟾血會瘋狂的腐蝕他的身軀,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金蟾子不會輕易施展。
    但眼下...他被逼得沒辦法了。
    因為他很清楚,如果他在這里輸給了周元,那么回到圣宮,必然會遭受懲罰。
    他也無法接受,他輸給蒼玄宗一個首席弟子的結果。
    “沒想到我會被一個小小的首席,逼到這一步...”金蟾子兇殘的豎瞳鎖定周元,他的聲音都是在此時變得極其的尖銳。
    “周元,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所以,為了表達對你的認可,當我擊敗你后,會將你的四肢一口口的吃掉!”
    金蟾子那可怖的臉龐上流露出殘忍之色,在蟾血的侵蝕下,此時的他,心性將會兇殘得宛如天魔蟾一般。
    轟!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只見得他的手腳便是猛的一拍地面,頓時地面塌陷,而其身影,直接是化為道道殘影,如閃電般的撲向周元。
    那般速度,快得讓人心驚。
    僅僅一個呼吸間,金蟾子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周元的前方,他面露獰笑,一掌拍出,頓時間滾滾碧綠毒氣咆哮涌動,以排山倒海之勢,狠狠的轟向周元。
    那一掌,就算是換作孔圣,李卿嬋他們在此,一旦被擊中,恐怕都是重創的下場。
    周元的瞳孔也是微縮,這金蟾子的實力,比起先前,強悍了太多。
    他不敢有絲毫的輕視,體內涌動的源氣也是在此時毫無保留的呼嘯而出,五指緊握,一拳轟出。
    蒼黃色的源氣,如地龍咆哮,一拳轟出,震蕩虛空,直接與金蟾子那毒掌硬憾在一起,沒辦法不硬憾,以此時金蟾子的速度,周元根本躲不了。
    化虛術雖說速度不慢,但現在來看,終歸還是品階有些低了。
    轟!
    電光火石間,雙方拳掌再度硬碰,頓時間狂暴的沖擊波爆發,直接將地面都是一層層的掀飛開來,破壞力驚人。
    砰!
    周元的身軀一震,身形猛的倒射而出,腳掌在那地面上劃出長長的痕跡。
    在其身體表面,那一道圣靈虛影,也是微微震蕩了一下。
    不過還不待周元穩住身影,面前腥風涌來,只見得那金蟾子再度撲來,連綿的攻勢攜帶著澎湃毒氣,鋪天蓋地的轟擊而來。
    “小雜碎,你先前不是很狂嗎?!看我今日不將你活活打死!”金蟾子面目猙獰,眼中閃爍著兇殘之光,一拳拳瘋狂的轟出,同時獰笑出聲。
    在催動的蟾血之后,他的理智顯然也是漸漸的被兇性所侵蝕。
    砰!砰!
    周元面色冷冽,源氣噴薄,拳腳化為無數道殘影,與金蟾子硬碰。
    在外人看來,此時的兩人猶如是兩團光芒,每一次的硬碰,都將會有著狂暴的沖擊波肆虐,而且他們交手速度極快,旁人僅僅能夠見到無數道殘影飛舞。
    但即便是身處場外,他們也是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就算是那一道殘影,恐怕尋常圣子都沒有能力承受。
    而兩人這一次的瘋狂硬碰,局面則是再度出現了變化。
    周元的身形被金蟾子轟得不斷的后退,而金蟾子則是得勢不饒人,攻勢越來越兇殘,似乎正要如其所說,打算硬生生的將周元打死在這里。
    “周元似乎要頂不住了...”蒼玄宗方向,唐沐心,顧紅衣等人面色皆是一變,因為眼下任誰都看得出來,當金蟾子催動了“大妖蟾術”后,源氣暴漲,再度將周元壓制。
    無數人暗暗感嘆,這兩人的交手,還真是跌宕起伏,一會這個壓一下,一會那個壓一下,互相輪流來,真有意思...
    不過,雖然這般說著,但任誰都是知曉這兩人此時交手的兇悍程度,那一個不留心,真是有可能被當場打死。
    咚!
    峰頂上,兩道身影倒射而退。
    周元無疑是要退后得更多,此時的他,面色極其凝重,在其身體表面,有著一道道碧綠色的拳印,那是先前被金蟾子擊中了。
    而金蟾子雖然模樣看上去可怖,但情況無疑比周元好很多,如今他的蟾血腐蝕了血肉,令得他感知不到疼痛,所以根本不怕和周元換傷。
    而且...
    金蟾子眼目兇殘的盯著周元,獰笑道:“你真以為我的拳頭這么好接的嗎?”
    周元低頭,只見得身體上的那些被金蟾子擊中的地方,竟是殘留著碧綠的毒氣,這些毒氣順著毛孔侵入體內。
    “我這蟾魔毒,一旦入體,同等級的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周元,你死定了!”
    金蟾子雙手結印,森然道:“毒爆!”
    只要他引爆毒氣,周元必被重創。
    轟!
    碧綠的毒光,在周元的體內綻放開來,不過他只是眉頭一皺,并沒有理會,因為當那些毒氣在其體內爆發的時候,盤踞在掌心的怨龍毒也是微微震動了一下。
    吟!
    似是有著低低的龍吟聲在體內響起,怨龍毒爆發出恐怖的吸力,一口就將體內那些作怪的毒氣吞得干干凈凈。
    周元身體表面閃爍的碧綠光芒,也是黯淡消散。
    金蟾子臉龐上的神情瞬間僵硬,眼神驚疑不定,他那蟾毒有多霸道,他最清楚不過,神府境下,就算是姜太神,也不敢讓蟾毒在其體內肆無忌憚的爆發。
    可怎么眼下,周元這里,卻是毫發無損?
    噗。
    周元冷冽的看了金蟾子一眼,張嘴吐出一團腥臭的碧綠鮮血,那血液直接將地面腐蝕。
    “這種不入流的東西,就別拿出來玩了。”
    金蟾子眼皮一抽,眼中兇殘之光更甚,他陰森森的看了周元一眼,道:“放心,接下來這道大餐,足夠把你撐死了!”
    他雙手合攏,猛然結印。
    “嗡!”
    這一瞬,峰頂之上,忽然有著一道道碧綠的毒光自地面暴射而起,毒光沖天而起,猶如是融化開來一般,形成了碧綠毒液。
    毒液彌漫開來,環繞成形。
    濃濃的腥臭之氣散發出來。
    遠遠看去,宛如是巨大的毒液沼澤盤踞于天地間,而此時的周元,便是身處那沼澤中心,那一幕,看得無數人皆是面露驚駭之意。
    “桀桀,蟾毒大葬術!”
    而金蟾子根本就不給周元任何反應的時間,一聲獰笑,雙手合攏,下一瞬間,巨大的毒澤咆哮而下,瘋狂收縮,帶著無法抵御的恐怖之力,對著處于中央位置的周元狠狠咆哮而去。
    這一手,方才是金蟾子準備已久的必殺之術!
    在他看來,毒澤絞殺,周元,再無活路!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