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大周反撲
    斷龍城城墻上,周擎,衛滄瀾等諸人望著遠處那幾乎是在頃刻間崩潰的大武軍隊,皆是張大著嘴巴,一臉的呆滯。
    誰能想到,那小半日之前還氣勢洶洶而來,一副要將大周踏滅的大武軍隊,此時卻是不攻自潰。
    城墻上,陷入了短暫的死寂。
    無數人搽了搽眼睛,似乎是有著一種處于夢境中的不現實之感。
    眼前這一切,難道是他們在死亡前的臆想嗎?
    有著戰士忍不住的扇了自己一巴掌,于是此起彼伏的啪啪聲在城墻上響起,緊接著便是一道道痛呼聲傳來。
    “好痛,竟然是真的?”
    “哎喲,你不會打你自己嗎?為什么要打我!”
    “呃...”
    “大武的軍隊崩潰了?”
    “好像是真的...”
    “......”
    城墻上有些混亂起來,所有人都是徹底的清醒,于是那臉龐上有著狂喜之色涌出來。
    下一刻,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響徹而起,引得城墻都是震動起來。
    他們所有人之前都抱著以身殉國般的心態,但他們并非是不想活,只是因為太過的絕望,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可走。
    然而誰又能想到,在這絕望之間,希望就這么從天而降了?
    “殿下無敵!”
    “殿下無敵!”
    “......”
    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響徹天地。
    大周無數軍士,眼神狂熱無比的望著遠處江面上的那道年輕身影,眼中的敬畏與尊崇幾乎是濃烈到要滿溢出來。
    在他們那絕望之際,猶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周元,力挽狂瀾,此時在他們心中的威望程度,恐怕比周擎還要更高。
    衛滄瀾等諸多將領也是激動得眼眶通紅,感嘆道:“殿下果真是圣龍。”
    此時他們的心中,同樣滿是震撼之色,誰都沒想到,踏入神府境中期的武王,最后竟然被周元斬得自爆肉身而逃。
    周擎也是面色激動得漲紅,再不復平常的穩重,手掌重重的拍在城墻上,喃喃道:“好!好啊!”
    “武玄,你想要毀我周家圣龍,如今,可嘗到苦果了?!”
    “我周家圣龍,沒那么容易就被你毀掉!”
    在斷龍城城墻上處于狂歡之中時,江面上的周元遠遠眺望了一眼武王逃竄而去的方向,然后身形一動,在那無數道狂熱敬畏的目光中掠向了斷龍城城墻上。
    “父王,母后。”
    他落下身來,目光第一時間看向了周擎與秦玉,咧嘴一笑。
    秦玉最先沖了過來,紅著眼睛上下查看:“元兒,你沒受傷吧?”
    周元笑著,伸出手臂將秦玉抱住,笑道:“母后放心,我沒事。”
    周擎也是大步走來,他望著周元,眼中滿是激動,但最終只是伸出大手,重重的拍了拍周元的肩膀,道:“終于長大了。”
    當初周元離家時,尚還只是天關境的小小少年,數年過去,再度歸來時,卻已是成為神府境強者。
    這讓得周擎感慨的同時,也是感到極其的欣慰與自豪。
    “我大周此次,還真是多虧了你。”
    周元搖了搖頭,笑道:“我可是大周的殿下呢,保護大周,自然也是我的使命。”
    “另外...”
    他微微沉默了一下,咧嘴露出白燦燦的牙齒,道:“父王,此去多年...我也總算是不負所望了。”
    當年少年離家遠去時,曾與周擎說,待得他歸來時,定會將當年那些屈辱,盡數的討回來。
    當時,或許連周擎都認為這只是少年人的大話,然而今日...他真正的做到了。
    那個曾經給周元,給周擎,給秦玉,給大周帶來無盡傷害與屈辱的武王...那個以往在他們的眼中高高在上,難以匹敵的武王...
    卻是在所有人的面前,生生的被周元打敗。
    以往的恩怨與屈辱, 也是在這一刻,被徹底的討回。
    周擎眼眶終于是通紅濕潤起來,他點了點頭,道:“這些年來,我雖然時刻被那武王壓制,但起碼有一點我強過他,那就是我兒子比他還有他兒子都強!”
    “那武王之前還問我憑為什么與他爭,當時不知如何回答,可現在想來...我就憑我有一個好兒子!”
    周擎說到此處,已是忍不住的大笑起來。
    周元也是笑著搖了搖頭。
    “父王,如今武王打敗,大軍軍勢崩潰,這個機會,我們大周可不能放過了。”在與周擎說笑一番后,周元的目光轉向了遠處大武潰敗的方向。
    周擎神色也是一凝,道:“你欲如何?”
    “武王雖然肉身自爆,但想必他應該有所準備,恢復肉身不難,假以時日,又將會是我大周的隱患。”周元緩緩說道。
    而他以后自然也不太可能時刻待在大周,這里的格局實在太小,對于修煉并沒有好處,所以既然要動手,那就必須斬草除根。
    “我當年的圣龍之氣被武王三分,武煌那一份,我已奪回,而有一份,便是這大武之國運,唯有將大武剿滅,我方能將之取回。”
    周元盯著周擎,聲音變得凌冽起來:“所以,此次,必要滅了大武,令我大周,重回當年!”
    周擎聞言,眼中頓時有著激動涌現出來,對于這一天,他顯然無時無刻不是在期盼著。
    周擎深吸一口氣,道:“如今武王戰敗,對于大武的軍心將會有著致命的打擊,正是我大周反擊的最好時機。”
    此時的他,似乎是再度恢復了大周之主的穩重與威嚴。
    他目光看向衛滄瀾等將領,沉聲道:“大將軍,立即整頓大軍,我大周要傾盡所有力量反撲,那些我們曾經所失去的東西,這一次,我們要再度將其拿回來!”
    衛滄瀾聞言,也是面色漲紅,激動的抱拳道:“領命!”
    隨著衛滄瀾領命而去,這斷龍城內,很快也是掀起巨大的動靜,龐大的軍隊在匯聚,很快的,那斷龍城城門開啟,無數戰船滿載著士氣高昂的戰士,呼嘯而出。
    周元立于城墻上,他望著那浩浩蕩蕩的反撲之勢,也是點了點頭。
    “父王,此時還不是放松的時候...”
    “我將會直接動身追殺武王,令他無法整頓大軍,而至于大軍攻伐,就得看你們這里了。”周元目光轉向周擎,說道。
    他能斬殺武王,但卻不太可能一人破萬城,不然那得活活累死他。
    周擎點頭,關切的道:“你追殺之時要保持謹慎,小心那武賊狗急跳墻。”
    一旁的秦玉也是眼神不舍。
    周元點點頭,沖著秦玉笑道:“母后放心,那武王全盛時期都不是我的對手,如今他肉身已失,更是難成氣候。”
    聲音落下,周元的身影已是沖天而起,化為一道光影對著遠處疾掠而去。
    “父王,我會在那大武都城等你們,到時候,再來慶賀!”
    他的身影遠去,一道清朗的笑聲,回蕩于斷龍江上。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