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推衍
        床榻上,周元靜靜盤坐,他手中把玩著那捕痕紋的玉簡,面露沉吟之色,片刻后他眉心處有著神魂光澤閃爍起來,一縷神魂之力散發出來,對著玉簡悄無聲息的侵入。
        不過,神魂之力剛剛進入其中,便是觸動了某種極為敏感的反應,一股細微的力量從玉簡中爆發,瞬息間玉簡上面的源紋便是猶如殘雪一般的迅速消融,化為一面光潔的玉簡。
        “自毀設置如此的敏感。”
        周元目光微閃,倒并不感到意外,畢竟這只是第一次的嘗試而已,如果這么簡單的就成功了,他反而是有些不相信了。
        他隨手捏碎玉簡,又是取出一枚捕痕紋。
        周元直接將這枚玉簡拍碎在胸膛上,拍碎的瞬間,頓時有著一團光芒爆發,這些光芒在周元的胸膛處凝聚,漸漸的形成了一道奇特的源紋。
        這道源紋,直接是滲透進入血肉中,一道道光線蔓延然后形成奇特的交織網,粗略看去,宛如蛛網。
        這蛛網遍布上半身,每一條線路的鏈接都是相當的巧妙,雖說看上去極為的脆弱,并不具備著任何的防御,攻擊之力,但周元卻知曉,如果在四靈歸源塔內,那些源痕一旦穿過身軀,就會有一些被蛛網所粘附,然后滯留于體內。
        “好精妙的源紋。”周元以神魂觀測,不斷的點頭,發出贊嘆。
        這捕痕紋看似簡單,但其實頗為的復雜,因為它的線脈處于一種不斷的變化之中,這應該就是其他人無法將其復刻的主要原因。
        而且...
        周元敏銳的感覺到,刻畫這捕痕紋,應該是需要某種特殊的材料作為媒介,只不過具體是什么材料,他無法推測出來,想必這也是火閣最大的秘密。
        如果他想要復刻出捕痕紋,那么就必須搞清楚是什么材料,而這顯然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
        而且捕痕紋極其的脆弱,稍稍有點動靜就隨時會崩裂,這也就讓得周元無法直接以神魂侵入其中去觀測。
        一個時辰后,周元收回神魂,他看了一眼胸膛處,那捕痕紋已經是漸漸的消散。
        周元的眼中露出沉思之色,其實捕痕紋的原理并不算特別的復雜,只是其中某些關鍵點很難攻破,比如捕痕紋中所蘊含的特殊材料...
        所以想要復刻的話,難度還真是不小。
        “既然無法復刻,那我就自己來創一個!”周元冷哼一聲,他當年八脈未開時,好歹也是將源紋當做本命技能來練習的,即便后來開始修行源氣,但關于源紋上的修行他也并沒有放下。
        甚至,因為身邊有著夭夭這種源紋宗師級別的人在,他的源紋造詣同樣是在不斷的加深。
        火閣那位化境神魂者能夠創造出捕痕紋,他就不信,他會比其弱了。
        不過,想起夭夭,周元眼神忽的黯淡了一下,如果有她在身邊的話,這捕痕紋恐怕分分鐘就直接給破解了。
        “夭夭,等著我,我正在努力,努力的得到祖龍燈, 然后再找到祖龍血肉,那樣你就能夠恢復過來了。”周元輕聲自語,手掌卻是忍不住的緊握起來,他也很懷念當初身旁時刻有著夭夭與吞吞的日子。
        與那個時候相比起來,現在的他,獨自一人在這陌生的混元天,的確是有些孤獨。
        不過周元終歸不是沉浸以往難以自拔的人,他深吸一口氣,便是將心中的情緒壓制下來,既然現在他已經無法回到以往的生活,那他就要不斷的為之努力,而不是在這里做一些無謂的空想。
        周元的眼目漸漸的閉攏,眉心神魂卻是閃爍起來,接下來他打算嘗試推衍,看看能否創造一道與捕痕紋有相仿效果的源紋。
        ...
        周元這一閉關推衍,便是三日時間沒有動靜。
        而這三日中,風閣內則是因為捕痕紋的事掀起不小的動蕩,為了安撫人心,葉冰凌幾乎都沒有時間進入風域修煉,但即便如此,那所取得的效果也并不大,畢竟歸源寶幣太重要了,而且因為三年時間的限制,很多人都浪費不起時間。
        所以一些原本支持葉冰凌的人,也是開始動搖。
        為此,葉冰凌可謂是被折騰得精疲力盡,只能黯然的聽著那些不斷報來的壞消息,卻毫無辦法。
        而當葉冰凌,伊秋水她們頭疼萬分的時候,此時風島的另外一座小樓中,陳北風卻是滿臉的笑意,他站在欄桿前,望著小樓前方沸騰的人氣,那些都是趕來購買捕痕紋的風閣成員,其中不少都曾經是葉冰凌的擁護者。
        但顯然,再忠心的擁護者,都抵不過歸源寶幣的誘惑。
        “陳哥,這三天時間,葉冰凌那邊的人,恐怕已經散了將近一半了。”在陳北風身后,金騰滿臉的快意。
        陳北風淡笑一聲,道:“時間再長久一些的話,恐怕她那邊就只有野貓兩三只了,不成氣候。”
        “等之后的閣主之爭上,我將她打敗,我倒是要看她這冰美人究竟臣不臣服!”
        他頗有些意氣風華,前些時候被周元搞出來的狼狽在此時消散殆盡。
        “對了,那個周元呢?”陳北風忽然問道。
        金騰咧嘴一笑,道:“據說躲在樓里已經好幾天沒現身了,想必是沒臉出現吧,畢竟這種局面,出來了也是焦頭爛額,還不如當瞎子躲起來。”
        “葉冰凌還真是瞎了眼才會這么的支持他。”
        
        陳北風搖搖頭,不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現在知道踢到鐵板了?哼,晚了!”
        “現在先不理他,等我成為閣主后,找個辦法,將他副閣主的職位免掉,得罪了我陳北風,他以為副閣主的身份就保得住他嗎?”
        “那就先提前恭喜閣主大人了。”金騰笑道,他的眼中掠過解恨之色,到時候等那家伙丟了副閣主之位,定要好好的羞辱一番。
        “繼續宣揚吧,我看他們還能夠堅持幾天。”陳北風拍了拍金騰的肩膀,然后便是轉身進了屋內。
        ...
        而床榻上,當周元的推衍進行到第五天的時候,他那緊閉的雙目,終于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
        雙目之中,似有神光涌動。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