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零二章 震撼
        風島,葉冰凌所住的小樓中。
        葉冰凌坐于上方位置,原本冷艷的臉頰此時顯得有些憔悴,緊抿的紅唇顯露著她此時心情極差。
        而在一旁,除了了伊秋水,柳之玄外,還有著十數道身影也是神色低沉,這些人算是葉冰凌的核心支持者,而且在風閣中,也是身居不低的位置。
        葉冰凌纖細玉指揉了揉眉心,美目掃過屋內,忽然問道:“黎堅呢?”
        聽得此話,在場的一些人面色微變了一下,片刻后,方才有人壓抑著怒意的回答道:“那個混蛋似乎是去陳北風那邊了。”
        葉冰凌聞言,玉手也是忍不住的緊握起來,眸子中有著寒氣凝聚,但最終她只是重重的一拍桌子,沒有說話。
        但任誰都看得出來,此時的葉冰凌心中怒火極盛,因為這黎劍身居統領之位,算是周元來到風島之前,葉冰凌僅有的兩位統領支持者。
        如果是其他的人因為捕痕紋而選擇投靠陳北風,其實她并不怎么憤怒,畢竟別人并沒有在她這里得到什么實質的好處,支持她只是因為她的一些個人魅力,但這黎堅不同,如果不是葉冰凌,他根本不可能登上統領之位。
        然而她沒想到的是,這位受了她極大恩惠的人,如今會因為捕痕紋而選擇背叛她,要知道,就連最新加入他們的蕭弘,李法,陸明月三位統領,都一直未曾顯露過搖擺心態。
        “這個白眼狼!”有人恨恨的出聲。
        伊秋水輕聲道:“這位黎堅統領恐怕是早就有這個心了,捕痕紋只是一個引子而已。”
        其他人聞言更是憤怒,就連葉冰凌銀牙都是忍不住的咬得咯吱作響。
        但最終,葉冰凌還是只能頹然一嘆,如今這個局面,她根本就無能為力,捕痕紋的殺傷力對于尋常成員來說簡直太大了。
        眼下恐怕就只能等到閣主之爭,如果她能夠取勝,奪得閣主之位,那么就能夠直接下令禁止陳北風這種行為。
        但...想要打敗陳北風奪得閣主之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周元呢?”葉冰凌問道。
        伊秋水苦笑一聲,道:“似乎還在閉關,沒什么動靜。”
        聽得此話,一些葉冰凌的鐵桿支持者就忍不住的有些不滿的道:“這位周元副閣主也太不靠譜了,明明此事是他招惹那王塵搞出來的,如今出了事就躲起來...”
        伊秋水聞言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好,因為此事總體說來,周元的確占了不小的責任,對方會有些怨言也是理所應當。
        倒是葉冰凌擺了擺手,道:“這種沒意義的話就不用再說了,周元并非是躲了起來,他只是在嘗試能否破解捕痕紋,然后將其復刻。”
        其他人面面相覷,最終苦笑著搖搖頭:“如果捕痕紋這么容易復刻出來,火閣哪有今日的聲勢?”
        他們又哪里會被搞得如此的狼狽?
        這位周元副閣主,也真的是太想當然了。
        葉冰凌心中也是嘆了一口氣,對于周元那邊,其實她也沒有抱太大的期望,只不過這么多天沒有消息,難免也是會讓人失落一下。
        “算了,最近就任由那陳北風折騰吧,暫且忍忍,等待閣主之爭來到,再一決勝負。”葉冰凌強打起精神,道。
        眾人沉默著點點頭,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嘎。
        不過就在此時,客廳的房門忽然被推開,一道身影走了進來,笑道:“我這人可不喜歡忍,有仇就得當場報。”
        眾人目光看去,來人不正是閉關數日不見蹤影的周元嗎?
        葉冰凌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不忍還能干嘛?去把捕痕紋搶過來嗎?”
        周元在葉冰凌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伸了一個懶腰,眼中有著一絲疲倦,這數日的高強度推衍,顯然是將他累得夠嗆,他隨手將一旁的茶杯端起,狠狠的牛飲了一口,喝得干干凈凈。
        不過當他將茶杯放下時,卻是在那杯口處聞到了淡淡的幽香之氣。
        他愣了愣,抬頭一看,卻是發現葉冰凌美目帶著寒氣的將他給盯著,放在桌面上的玉手處,也是有著寒霜開始彌漫出來。
        顯然,這茶杯是葉冰凌先前喝過的。
        “周元,你不聲不響的躲了好幾天清凈,倒是悠閑得很呢。”葉冰凌咬著銀牙,有點手癢,想要將這家伙收拾一頓。
        周元訕訕的一笑,道:“別這么大的火氣...”
        他輕咳一聲,道:“而且我去搶他那捕痕紋做什么,現在他們送我我都看不上。”
        葉冰凌一怔,輕嗤道:“少說大話!”
        其他人包括伊秋水與柳之玄,也是有些無語的瞧著周元,顯然覺得他說話不著調。
        周元瞧得那滿屋的懷疑與無奈的目光,笑了笑,然后取出一枚玉簡放在桌上,淡聲道:“這是我所創的“風母紋”,同樣能夠提高吸收源痕的效率。”
      “提升的效果比火閣的捕痕紋要高一些,他們兩成,我這風母紋應該能達到四成吧。”
        啪!
        他聲音一落,客廳內頓時響起一連片茶杯被捏碎的聲音,眾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周元,就連葉冰凌都是檀口微張,冷艷臉頰上的神情有些凝固。
        “風母紋?!”
        “四成?!”
        數息后,一道道難以置信的驚呼聲響徹起來,所有人眼神都是震驚無比。
        “你,你瞎說什么呢?”葉冰凌也被震得不輕,她望著桌上那枚玉簡,實在是有點不敢相信周元所說屬實。
        周元能夠在這數日的時間,創出一枚能夠吸收源痕的源紋就已經顯得很不可思議了,然而現在周元還說,他創造出來的這道源紋,效果竟然比火閣的捕痕紋高了一倍?!
        如果不是對周元還算有些信任的話,葉冰凌真的要以為周元是在故意戲耍她了。
        “周元,這數日的閉關,你還真創出了能夠吸收源痕的源紋?”伊秋水也是忍不住的問道,她還真擔心周元為了安撫他們,故意瞎說,可那樣只會弄巧成拙。
        瞧得她們那些懷疑的目光,周元也有些無奈,他也懶得再多說,屈指一彈,一道道玉簡源紋飛向在場的眾人,懶洋洋的揮了揮手,道:“自己去風域試試吧,也要不了多久的時間。”
        葉冰凌一把抓住桌上的玉簡源紋,咬著銀牙的盯著周元,警告道:“如果我發現你忽悠我,周元,你就死定了!”
        她匆匆起身而去,顯然是打算自己去親自嘗試一下,不然她真的不可能相信周元的話。
        而伊秋水,柳之玄以及其他人也是抓起玉簡沖了出去。
        于是剎那間房間內便是空空蕩蕩。
        周元見狀也是有點郁悶,竟然真的沒一個人信他?連伊秋水都跑這么快!
        他搖了搖頭,只得取過茶壺,自斟自飲。
        而當他將一壺茶盡數喝光的時候,外面再度傳來了源氣破空的聲音,再然后,房門被猛的推開,葉冰凌帶著一眾人急急的闖了進來,他們的臉龐上,此時涌動著難以置信的狂喜之色。
        他們的目光凝聚在客廳內周元的身影上,這一刻,就連驕傲的葉冰凌,都是美目中異彩漣漣。
        “效果如何?比捕痕紋應該要好一些吧?”周元放下茶杯,略微有點不太確定的問道,畢竟之前也就他自己嘗試過。
        所有人都是眼神狂熱的看著他,然后瘋狂的點頭,那蕭弘更是忍不住激動的道:“那捕痕紋跟元哥你的風母紋比起來,就是垃圾!”
        有了這風母紋,他們往后的修煉效率,無疑將會大大的提升。
        周元輕笑道:“這些只是用來售賣的風母紋,效果只有四成,往后我會制作一些專供你們用的風母紋,那效果還能再提升一成。”
        他知道,直到現在還能夠留在這里的人,都算是鐵桿,所以他當然不介意給他們一些甜頭。
        而周元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氣,那看向周元的眼神,已經狂熱得近乎崇拜了,提升五成的效果?這是什么源紋啊?簡直是將捕痕紋甩到連影子都看不見!
        葉冰凌走到周元的身旁坐下來,此時她的眼神還有點恍惚,但她最終還是看向周元,貝齒咬著紅唇,道:“周元...你太厲害了。”
        即便是驕傲如葉冰凌,此時也不得不服氣。
        周元一笑,旋即他將手中的茶杯重重的往桌面上一放,眼神也是冷冽下來。
        “各位,把消息放出去吧,他們高興這么久,也該到哭的時候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