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零九章?木柳
        “天靈宗宗主,玄鯤?”
        當那天地間響起無數驚嘩聲時,周元也是眼神有些驚奇的望向不遠處那座石柱上,只見得那里,一道身影,負手而立。
        那是一名身軀瘦弱的老者,老者身穿月白色的大袍,袍服上面似是銘刻著層層云紋,云紋下,似是巨獸之目張望,顯得格外的神秘。
        他的面龐,平靜如幽潭,那對眼目,宛如深淵,深不可測。
        他僅僅只是站在那里,周身并沒有任何源氣波動散發,可仿佛整個天地,都是屈居于其下。
        “嗯,那的確是玄鯤宗主。”
        在其身旁,葉冰凌低聲道:“你可莫看他身軀老朽瘦弱,但玄鯤宗主聞名于混元天的,卻是他那近乎入圣般的超強肉身,舉手投足,可裂乾坤。”
        周元眼中掠過驚色,被驚到了,他顯然是真沒想到,這位看起來干枯瘦弱的老者,竟然肉身如此的恐怖。
        “玄鯤宗主的萬鯤法域,可化萬千神鯤,一旦神鯤納入體內,那種力量,可搬動一座大陸!”
        周元頭皮發麻,搬動一座大陸?那是什么恐怖力量啊?難怪蒼淵師父一失蹤,郗菁師姐就有些壓制不住天靈宗了,這老家伙簡直就是戰斗力爆炸啊。
        心中感嘆著,周元的目光又是看玄鯤一旁的石柱上,那里一道修長倩影俏立,酒紅色的齊肩短發隨風輕揚,有著說不出的英姿颯爽,引得天地間無數年輕女子眼中閃爍著星光,崇拜無比。
        那自然便是郗菁。
        五大元老,今日竟然是來了兩位,這般規格,不可謂不高。
        而在那萬眾恭迎聲中,郗菁與玄鯤宗主輕輕點頭,而后郗菁那清澈的聲音響起:“不必多禮。”
        她的眸子投向了風閣所在,然后目光在周元的身上一掠而過,道:“今日風閣開啟空置多年的閣主之爭,還望你等全力施為,莫要讓人失望。”
        所有風閣弟子皆是恭敬應是。
        郗菁袖袍一揮,天地源氣匯聚而來,在她與玄鯤宗主身后形成了寶座,她伸手一引,淡笑道:“沒想到玄鯤宗主竟會對風閣的閣主之爭如此上心,還能親自前來。”
        玄鯤宗主在寶座上坐下,慢悠悠的道:“閑來無事,來看看這些小輩也是一場樂事。”
        郗菁聞言,心中卻是一聲冷笑,這老家伙此次前來,恐怕是擔心她一旦輸了,找借口否認今日的閣主之爭吧,畢竟這天靈宗覬覦風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當初師父在的時候,玄鯤宗主可沒如今這么熱心呢。”郗菁道。
        玄鯤宗主笑道:“蒼淵大尊在的話,足以橫壓當世,萬般事務,皆在他掌控之間,哪里需要老夫多手多腳?如今大尊離去,為了不使天淵域出亂子,老夫也只能多管閑事,不然萬一哪天大尊歸來,老夫可不好交代。”
        說到此處,他忽然一頓,道:“不知道郗菁元老最近可有得到大尊的什么消息?”
        郗菁神色不起波瀾,道:“師父他老人家神出鬼沒的,該歸來時自然就歸來了。”
        玄鯤笑了笑,沒有再多說,那一對如深淵般的眼目,令人看不出絲毫心中所想。
        而此時,隨著郗菁與玄鯤宗主兩位巨頭的到場,風閣閣主之爭也是在那萬眾矚目間拉開序幕。
        無數道目光都是在此時匯聚向了陳北風與葉冰凌,而至于周元,雖說是副閣主,但一時間卻是關注度寥寥,想來都不覺得今日這閣主之爭跟周元會有什么關系...
        陳北風享受著那種矚目的感覺,旋即他偏過頭,沖著周元與葉冰凌露出一抹冷笑,腳掌猛然一跺。
        轟!
        腳下的石柱崩裂開道道裂痕,而他的身影則是暴射而出,重重的落在了湖泊中央漂浮的那座青石廣場上,兇悍的力量,令得湖面上都是綻放出水波漣漪。
        “風閣副閣主,陳北風!”
        陳北風暴喝如雷,眼神如刀般的鎖定向葉冰凌,道:“在此請賜教!”
        葉冰凌俏臉冰寒,嬌軀同樣是疾掠而出,落在了青石廣場上,聲音冷徹:“風閣副閣主,葉冰凌!”
        當這兩人出現在湖面上的廣場上時,這天地間的氣氛頓時就變得火熱起來,無數道目光饒有興致的匯聚于兩人身上,因為在在場的人看來,今日這場閣主之爭,主要就看的是場上這兩人。
        在不遠處的方向,有著大批人影匯聚,他們是屬于林閣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林閣跟風閣關系更近一些,因為郗菁與木族,同樣是算是某種聯盟,用以抗衡天靈宗,玄晶族,白族。
        而此時,在林閣諸人的最前方,數道身影也是盯著場中的陳北風與葉冰凌。
        “老大,你說這風閣閣主會落到誰手里啊?如果是陳北風的話,那對郗菁大人豈不是很不妙?”一名身軀魁梧的男子聲如悶雷,說著話時,口沫濺射,如雪花飄舞。
        在魁梧男子的面前,是一名面容清雋的青年,青年身軀挺拔,一身青衫一塵不染,整個人透著一種難以言明的干凈之感。
        而此時,青年望著魁梧男子說話時,落在他衣衫上的水漬,眼角微微的抽了抽,然后強忍著當場換衣服的沖動,露出笑容溫和的道:“蠻子,我聽得見你說話,所以你不用離我這么近。”
        “哦,不過如果風閣閣主是陳北風的話,那以后咱們林閣豈不是要對付三家了?咱們怕是打不過啊。”那被稱為蠻子的魁梧男子點點頭,說話間,又是有著幾滴水沫濺射到青年肩膀上。
        青年渾身都是一抖。
        那魁梧男子總算是發現,當即露出憨厚的笑容,道:“不好意思啊老大,我幫你搽搽。”
        他連忙伸出黑乎乎的大手,對著青年肩膀上搽去。
        望著那伸過來的黑色大手,清雋青年額頭上青筋一跳,終于是忍耐不住了,一腳如電光般的甩出,在那黑手落下之前,直接一腳就將魁梧男子踹到了湖泊中。
        “你個混蛋,都跟你說一萬遍了,說話就說話,不要對著我吐口水!你想氣死我然后繼承我的閣主位置是不是?!”青年氣急敗壞的道。
        周圍眾多林閣成員見狀,都是忍不住的憋著笑,不敢顯露。
        因為眼前的青年,正是他們林閣的閣主,木柳。
        在木柳的身旁,一名淡綠長裙的少女則是不加掩飾的噗嗤一笑,她容貌清美,腰肢如柳條一般的纖細,氣質淡雅。
        她名為木青煙,乃是林閣的二號人物,先前被青年一腳踢下去的魁梧男子,則是林閣的三號人物,名為蔣蠻。
        林閣所有人的人都知道,他們這位閣主平日里風輕云淡,即便是面對著火閣的呂霄,他都絲毫不懼,但唯一的缺陷就是超級潔癖,不能容忍身上有絲毫不干凈的地方。
        一旦惹上他這一點,他那素來極好的修養就直接破功,跳腳大罵宛如潑婦。
        木青煙望著黑著臉拿出手帕狠狠搽著衣服的木柳,笑道:“那你覺得他們誰能贏?”
        木柳在將衣服清理了一遍后,神情倒是再度恢復了平常的從容清淡,他目光看了一眼場中的陳北風與葉冰凌,半晌后,卻是微皺了下眉頭,目光緩緩的轉向了風閣最前方周元的身影。
        他沉吟了一下,道:“我怎么感覺那個家伙有點危險啊。”
        木青煙微怔,美目也是轉向了周元,有些玩味的道:“那個風閣新來的副閣主?神府境中期?你確定這次的感覺沒出錯?”
        她知道木柳因為某些緣故,對于危險的氣息感知極為的敏銳,但這一次真的沒搞錯嗎?
        木柳一本正經的道:“那家伙雖然看上去溫和如兔子,人畜無害,但渾身散發著陰險的氣息,肯定沒少做扮豬吃老虎的事,這種人,最為的狡詐,不能以顯露的表面來衡量。”
        旋即他又聳聳肩,道:“感覺是這樣告訴我的,至于有沒有出錯那就不曉得咯。”
        “反正看著吧,如果我感覺沒出錯的話,今天他必然會出手的,因為...”
        他望著湖泊中心那廣場上的兩道對峙身影,微嘆了一口氣。
        “葉冰凌不是陳北風的對手。”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