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方鰲
        “你一個副閣主,也有資格在這里說話嗎?”
        當周元那冰冷的聲音在大廳中響起時,那方鰲本就陰狠的雙目頓時有著寒光涌現,他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道:“真是好大的威風,你這風閣閣主有多少斤兩,心里沒點數嗎?”
        “陳北風的實力在我火閣,前五都進不了,打敗了他,你以為你很有本事是嗎?”
        “你如果認不清楚自己的斤兩,今天我可以代勞讓你清醒一點!”
        轟!
        當方鰲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頓時有著狂暴的源氣洪流自他的體內爆發,強悍的源氣威壓籠罩全場。
        “如果火閣的副閣主都是這般沒規矩,那我也不介意代呂霄閣主管教一下!”周元眼神冷冽,身軀不動,但同樣是有著磅礴金光源氣自體內震蕩,引得虛空波動。
        方鰲聞言,眼中頓時有著戾氣閃現。
        不過,就當他要忍不住的暴起出手時,呂霄那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方鰲,不要沒規矩。”
        聽到呂霄的話,方鰲那渾身涌動的強悍源氣方才漸漸的平息,他眼神陰翳的盯著周元,片刻后方才冷笑著坐了回去,不過那眼神之中,依舊是充滿著挑釁之意。
        呂霄目光投向周元,道:“方鰲他素來脾氣都是如此,周元閣主也不要太在意了。”
        聽得他這般輕描淡寫的語氣,周元心中卻是一聲冷笑,這兩個家伙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無非便是要給他這位新任風閣閣主一個下馬威,若是常人恐怕還真被他們給嚇住了。
        周元也是收斂了源氣波動,平靜的道:“一個副閣主而已,若是太過與他計較,倒是掉了身份。”
        那方鰲眼皮都是抽搐了一下,看著周元的眼中滿是兇光。
        周元卻沒有再理會他,道:“我先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新人份額,四閣各自兩成五,這是規矩,以前沒有照此來,那本就是壞了規矩,我也不打算追究,但如果現在還打算照著那樣來的話,那我只能將此事上稟于郗菁大人。”
        呂霄面色平淡,手掌握著茶杯,最后輕笑一聲,道:“好,看來周元閣主滿懷振興風閣之心,這一點我很欣賞。”
        “那就一切按照規矩來吧。”
        “新人份額,四閣各自兩成五。”
        周元點點頭,道:“那就多謝呂霄閣主理解了。”
        呂霄曬然一笑,道:“小事...不過說起來,我之前與周元閣主談的那事,你就不打算再考慮一下嗎?我此次的出價會更高。”
        購買風母紋煉制方法的事嗎?
        周元神色不變,只是搖了搖頭。
        風母紋對于風閣是無價的,呂霄對此應該也很清楚,畢竟他們火閣就是靠捕痕紋崛起的,而呂霄一直打著風母紋的主意,無疑就是擔心風閣也有了崛起的機會。
        見到周元再度拒絕,呂霄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緩緩的道:“周元閣主,新人份額其實不是最重要的,有時候,就算有了份額,恐怕也無法招來什么好苗子。”
        這話語中,已是帶著一絲絲的威脅與警告。
        周元笑笑:“這就不需要呂霄閣主操心了。”
        呂霄也是一笑,道:“看來周元閣主已經是有了心理準備,那我就拭目以待吧啊。”
        周元面無波瀾,不再接話,反正今日他來此的目的已經達到。
        而在談妥了新人份額后,呂霄又談了一些事,不過周元皆是不感興趣,全程保持著沉默。
        于是會議持續了半個時辰后,便是宣告結束。
        周元率先起身,對著呂霄,韓淵,木柳等人抱了抱拳,便是徑直帶人離去。
        木柳也是笑瞇瞇的起身而去。
        隨著他們的離去,大廳內,呂霄臉龐上的微微笑容也是收斂起來。
        嘭!
        方鰲眼神陰沉,重重的一拳砸在鐵木桌上,宛如精鐵的桌子直接被他砸出一個坑來。
        “他娘的,一個狗屁風閣閣主而已,若是在外面,我現在就把他的頭給摘下來!”方鰲眼神兇戾的道。
        呂霄淡淡的道:“這里是天淵洞天,一切都要按照規則來,你若是在這里直接對他動手,他就能夠直接上報,解除你的火閣副閣主職位,到時候丟臉的還是你。”
        “就這樣將新人份額還給他們了?”一旁的朱煉也是皺眉問道。
        “我說了,新人份額不重要。”
        呂霄擺了擺手,道:“以風閣如今這千瘡百孔的底蘊,就算有風母紋,一時間也難以改變什么,你真以為以他們這種條件,能夠吸引到什么好苗子嗎?到頭來,還是只能被丟兩成半的垃圾進去罷了。”
        “回頭我會派人先在那些新人中散布流言,讓他們明白風閣的成色,這樣一來,他們就更不可能收到好苗子。”
        方鰲聞言,神色這才變緩。
        “不過還是很不爽。”他冷哼道。
        朱煉也是冷笑道:“這小子看來是不想把風母紋煉制之法交出來。”
        呂霄一笑,漫不經心的道:“不急,這也就是他最后的掙扎而已,還有四個月就是總閣主之爭,待我成為總閣主后,自有手段讓他乖乖的把東西交出來。”
        他望著周元離去的方向,眼中有著一抹冰冷笑意浮現。
        ...
        酒樓之外。
        周元忽的停住腳步,他轉頭看著身后的葉冰凌,此時后者那纖細玉手上,還有著一些血跡。
        “沒事吧?”他雙目微瞇,眼中有一抹冷意掠過,問道。
        葉冰凌螓首微搖,道:“小傷,不礙事。”
        她俏臉微微凝重,道:“那方鰲的實力,的確很強,比陳北風更強!”
        周元也是輕輕點頭,先前他接了對方一招,那種如億萬針刺的尖銳源氣,也是令得他手掌微麻,看來先前那方鰲所說沒錯,陳北風的實力方才火閣,前五都進不了。
        按照他的估計,那方鰲的源氣底蘊,恐怕不會弱于一千五百萬源氣星辰,當然,這是他沒有催動火靈紋的前提下。
        這火閣的強者,的確是層出不窮,底蘊遠比風閣更強。
        “放心吧,以后有機會的話,我會幫你討回來的。”周元輕聲道,這方鰲兇戾跋扈,今日的沖突,他算是記下了。
        葉冰凌看了他一眼,道:“可別胡來,那家伙不好對付。”
        周元笑笑,這段時間他那第六重神府的打磨也是即將圓滿,一旦貫通的話,他源氣底蘊也將會暴漲,到了那個時候,若是這方鰲再敢撒野的話,他會讓其明白什么叫做自其欺辱。
        “周元閣主,雖說此次你拿回了新人份額,但以呂霄的性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多多小心吧。”此時忽有笑聲從身后傳來,只見得木柳一行人緩步而來。
        “多謝木柳閣主提醒。”周元笑道。
        木柳饒有興致的瞧著周元,道:“不過我總感覺你似乎留有什么制衡呂霄的手段,七天后的新人大典上,莫非有好戲看?”
        周元微驚,有些訝異的看了看木柳,這家伙怎么知道的?要知道其他三道源紋他從未透露過,就連葉冰凌,伊秋水都是不知曉。
        “嘿,看來我沒感覺錯,有意思。”
        木柳見到周元的眼神,頓時大感興趣的笑起來,然后搖搖頭,便是帶著木青煙,蔣蠻轉身而去。
        “這家伙...”
        周元狐疑的瞧著這木柳的背影。
        不過他最終還是搖搖頭,木柳應該是猜到他有手段,但應該沒有聯想到三道古源紋上面去...
        周元轉過頭,看了一眼后方的酒樓,眼中有著冷笑浮現。
        原本他還并不打算將捕痕紋的生意全部搶光,可如今來看,對方似乎是并沒有任何要表達善意的地方,既然如此...那也就真怪不得他不留情面了。
        你們想玩,那我風閣就奉陪到底吧。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