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三十三章?陷阱
        “那周元似乎是在布置源紋結界。”
        暴雨籠罩的天地間,朱煉雙目微瞇的望著遙遠處,他能夠隱約的感覺到那里有著一些源紋的細微波動。
        “什么結界?”方鰲眉頭一皺,問道。
        “應該是某種屏蔽外界感知的結界,這是擔心待會跟天湮獸大戰起來,將山林間其他的源獸引來吧。”朱煉說道。
        方鰲聞言,眉頭微松,冷笑道:“這小子還蠻機警的呢。”
        不過可惜,那周元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他最該防范的可不是什么其他源獸,而是他們這群隱匿在暗中窺探的漁翁!
        “待會我與其他人上前動手便可,你在后方壓陣。”他看向朱煉,提醒道。
        朱煉眼中掠過一絲不愉,他如何聽不出方鰲言語間的一絲輕視,這個家伙,在火閣一直與他競爭二號人物的位置,更是因為他只是神府境初期的實力就諸多小覷。
        可這滿腦子肌肉的蠢貨也不想想,若不是他帶來的捕痕紋,火閣這些年怎么可能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論起貢獻,這方鰲給他提鞋都不配。
        不過朱煉終歸也沒在這個時機多說什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因為他也的確明白,他這神府境初期的實力,上去摻和這種級別的戰斗討不到什么好處。
        方鰲也不理會朱煉的態度,心中冷笑,只要此次他順利的完成任務,對于火閣而言,也是滔天大功,未來這二號人物,他未必嘗不得,甚至,一旦呂霄三個月后奪得總閣主的位置,這火閣閣主騰出來,恐怕就是他方鰲的了。
        而當他們這邊勾心斗角的時候,那遠處的天地間,源紋結界成形,頓時將那一方天地籠罩進去,同時那里的虛空微微扭曲,令人的視線再難以投射而進。
        “應該很快就要打起來了。”方鰲笑道,眼中滿是迫不及待。
        雖說那道源紋結界能夠屏蔽大部分的動靜,但若是仔細感知的話,還是能夠察覺到一些,而他們則是能夠從這些細微的余波中來判斷里面的戰斗持續到什么地步。
        而也正如方鰲所想,就在源紋結界成形后不久,那里忽有異樣的動靜傳出。
        那是強大源氣的對碰。
        隱隱約約間,方鰲似乎還聽見了暴怒的獸吼聲響徹。
        “真想看看此時他們有多慘。”方鰲伸了一個懶腰,就算那天湮獸是重傷狀態,但六品源獸終歸是六品,周元他們八個神府境就想獵殺,必然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不過可惜,既然是漁翁,那自然就得最后時刻閃亮登場。
        此處火閣這邊,除了方鰲與朱煉外,還有著五人跟隨,這些都是火閣的精銳,實力在神府境后期中也算是好手,而他們聽的方鰲的調侃,也是紛紛哄笑出聲。
        看得出來,他們的氣氛隨意,并沒有真的將周元等人太過的放在眼中。
        畢竟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是正面硬碰,要吃下周元他們都不算難,更何況眼下他們還在暗處做著漁翁,此次的任務,想必是十拿九穩。
        方鰲老神自在的坐在樹干上,微瞇著雙眼如毒蛇般的盯著遠處,感知著那一波接一波不斷傳出的源氣波動,雖說看不見那里面的情況,但他的腦海中已經勾勒出了清晰的畫面。
        那小子,怕是被天湮獸攆得跟狗一樣的亂跑吧?
        方鰲算著時間,如此約莫將近一炷香后,他忽的站了起來。
        “時間差不多了,現在的雙方恐怕都已經算是油盡燈枯了。”他淡笑道,有著一種局面盡在掌握之中的從容淡然。
        “走!”
        方鰲手一揮,便是率先掠出,其他人也是立即跟上。
        朱煉則是只能孤零零的站在原地,面色不爽的望著他們離去。
        在暴雨的遮掩下,方鰲一行人悄無聲息的接近了遠處那源紋結界所在,在近距離的觀測下,眼前的結界猶如是隱形的光罩一般,若不是仔細看的話還真是難以發現。
        “這小子的源紋造詣倒是還不錯。”方鰲冷笑一聲。
        他伸出手掌,源氣凝聚,直接是對著面前的源紋結界輕輕一劃。
        頓時結界被他輕易的撕裂開一道縫隙,方鰲招了招手,數人便是跟在他身后,一股腦的鉆了進去。
        鉆進源紋結界,方鰲第一時間便是看向前方,不過旋即他就是一愣。
        因為這源紋結界中,并沒有任何他想象中的滿地狼藉,反而依舊是一片平靜,特別是他們竟然沒有看見天湮獸的影子,而且此地怎么看,都不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
        那先前傳出來的動靜是什么情況?
        “怎么回事?人呢?!”方鰲身后的幾人也是驚疑的問道。
        方鰲沉默了一下,面色猛的劇變:“糟了,中計了!快退!”
        他轉過身便是一掌對著源紋結界狠狠的拍去。
        嗡!
        不過這一次,源紋結界仿佛是有了巨大的變化,其上雄渾的源氣波動涌現,竟是擋住了方鰲這一掌。
        “快,一起轟開這結界!”方鰲面色鐵青,厲聲道。
        但就在他們剛要動手時,忽有一道輕笑聲突兀的響起:“各位剛來就打算離去嗎?”
        方鰲目光一轉,只見得不遠處的虛空微微波蕩,數道身影便是自那里顯露出來,領首一人,除了周元外,還能有誰?而在周元身后,葉冰凌等人也是有些震驚的望著他們。
        方鰲咬著牙道:“周元,你竟然知道我們在跟著你?!”
        周元微微一笑,雖說呂霄調查他的事情做得很隱秘,如果光憑他的身份勢力恐怕還真是沒辦法察覺,但他可不是孤家寡人啊!
        他有師姐罩啊,雖說郗菁師姐將他放在風閣后就任由他發展了,但對于他這個小師弟的安全還是很上心的。
        所以當呂霄在探查他行蹤的時候,郗菁那邊的耳目便是有所察覺,并且上報。
        而郗菁自然也就將此事告知了周元,讓他小心行事。
        于是,就有了眼下這場好戲。
        “周元,把源紋結界給我撤了!”方鰲有些羞惱的厲喝道。
        “方鰲副閣主應該是來看戲的吧?如今好戲剛剛上演,走了未免太可惜了。”周元嘴角掀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你想干什么?!”方鰲感覺到有些不安。
        啪!
        周元伸出手指,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
        轟!
        而也就在這一刻,遠處深淵之中忽然傳出了源氣爆炸的巨響,緊接著,一道憤怒暴戾的獸吼聲,猛的震耳欲聾的響徹而起。
        周元印法變幻,有著云霧涌來,迅速的將他們的身影籠罩,憑空消失于結界之中。
        咻!
        而方鰲他們則是齊齊色變的見到,一道巨大的黑影自深淵中沖天而起,滔天兇威彌漫,那一對赤紅的獸瞳,直接就鎖定了方鰲等人。
        它同樣是察覺到了遮蔽此地的源紋結界,于是它就覺得這是天淵域的圍剿,而方鰲等人,顯然就是罪魁禍首。
        方鰲等人望著天湮獸那充滿著暴怒與赤紅的獸瞳,也是一股寒氣自腳底直沖天靈蓋。
        到得此時,他們哪里還不明白...他們被周元算計了!
        什么狗屁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他們自詡為漁翁,卻根本沒想到,觀戰的漁翁會突然被強行扯入了戰圈,于是,漁翁與獵物的身份,直接就出現了轉變。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