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八十八章?武瑤與蘇幼微
    第八百八十八章?武瑤與蘇幼微
        武神域。
        一座古老的莽荒森林中。
        吼!
        有著滔天獸吼之聲響徹而起,充滿著暴虐。
        轟隆!
        狂暴的源氣自森林中爆發,千丈之內的林海瞬間化為平地,八頭巨猿之獸顯露而出,它們巨拳揮舞,裹挾著磅礴之力,狠狠的對著它們前方的一道纖細身影狠狠的砸下。
        這八頭巨猿通體金黃,猶如身披金價,赫然是八頭黃金猿,這是頂尖五品源獸,實力堪比頂尖的神府境后期強者,再加上它們那一身防御力可怕的金甲,甚至連一些頂尖神府境后期都不太愿意招惹它們。
        更何況,一次還是八頭!
        在八頭黃金猿的圍殺中,那纖細身影身穿鮮艷刺目的大紅袍裙,裙袂飄飄,仿佛不帶絲毫的煙火氣息。
        轟!
        八頭黃金猿漸漸的圍攏,形成了包圍圈,不過就在它們猙獰著要將那人類女人撲殺時,突然天地間有驚雷的聲響徹,下一瞬間,黑色的雷光自那道紅裙倩影體內咆哮而出。
        黑雷宛如八道雷龍,直接洞穿虛空,一個瞬間就轟擊在了八頭黃金猿身軀之上。
        八頭黃金猿暴沖而出的身軀頓時僵硬,黑色的煙霧升騰起來,面對著那種霸道得無以倫比的黑雷,即便是它們引以為傲的金甲防御都是毫無作用,體內的生機幾乎是在頃刻間就被斷絕。
        嘭!
        八頭巨獸緩緩的倒塌而下,大地都是在劇烈的震動起來,煙塵彌漫。
        紅裙倩影緩緩的飄落而下,她鳳目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些冒著黑煙的黃金猿,略微有些不滿意的輕輕搖頭,這些五品源獸對于她,已經很難再造成什么威脅了。
        紅裙倩影有著絕美的臉頰,一對鳳目,略顯凌厲與威嚴,那股氣勢,宛如女皇一般,讓得尋常男子真是望而生畏。
        而這般容顏,不是那武瑤,又能是誰?
        在武瑤秒殺了八頭黃金猿后,不遠處有著一道身影掠來,那是一名女子,不過此時的她望著武瑤,臉頰上也是有著敬畏之色浮現,低聲道:“武瑤師姐,新版神府榜發出來了。”
        她雙手恭敬的抬起,舉著一卷卷軸。
        武瑤絕美的容顏上沒有任何的波瀾,隨手接過,漫不經心的扯開。
        “也沒什么太大的變化。”武瑤的聲音都是透著一種淡淡的冷漠,她的眸光掠過排名第一的趙牧神,沒有波瀾,然后又停留在了第二位的蘇幼微上面。
        瞧得這個名字,武瑤眉尖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這個紫霄域的十神府頂尖天驕她見過數次,但似乎并不怎么友好,而且武瑤憑借著敏銳的感知,甚至能夠感覺到蘇幼微對她隱藏著一絲針鋒相對的敵意。
        那種敵意不像是單純的排名之爭,反而像是因為其他的緣由。
        但武瑤很是想不明白這緣由來自何處,因為她和蘇幼微之間,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至于這所謂的排名,武瑤并不覺得蘇幼微真有多么的看重,因為她也是如此。
        想不通,便是不再多想,她武瑤不懼任何人。
        她的眸光只是習慣性的掠過前十,然后在陳玄東的名字上面停了停,便是沒有了關注的想法。
        于是她就要將其收起。
        不過,就在收起的瞬間,卷軸再度移開了一絲,又是顯露出了幾個名字,于是,她那淡漠的眼神便是在這一瞬間凝了起來,走出的步伐,也是突然的停下。
        她緩緩的將卷軸抬起,鳳目微瞇的盯著那第十四名的名字。
        天淵域,周元。
        周元?
        武瑤那淡漠凌厲的氣勢在此時微微的有些變化,是那個周元嗎?
        武瑤眼神變幻了瞬息,然后將卷軸遞還給那女子,平靜的道:“給我調查一下那天淵域的周元,我要知道他所有的信息。”
        女子一怔,有些驚訝,顯然是沒想到武瑤竟然會關注一個排名在十四的人,不過她也是聰明人,當即應道:“是,師姐!”
        武瑤螓首微點,她上前數步,來到山崖邊,輕風吹動著青絲,她鳳目凝視著蔓延到視線盡頭的蔥郁林海。
        大周王朝的周元...如果真是你,你是來取回這圣龍氣運的嗎?那希望現在的你有這個本事吧,若你比我強,這氣運和我這條命都可還給你,若是你依舊比我弱,那么這一次,就不要怪我要讓這圣龍氣運齊聚了...
        氣運之爭,本就是你死我活,沒有半分慈悲與道理可言。
        ...
        紫霄域。
        一座巨大的云臺之上,云臺周圍,層層疊疊有著無數的石臺,而此時,這些石臺上,皆是盤坐著人影,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盯著云臺中央。
        只見得那里,一道體態優美的倩影亭亭玉立,吸引著無數道目光。
        倩影身穿紫裙,身姿窈窕修長,她肌膚白皙細膩,玉鼻挺翹,杏目柳眉,有著傾國容顏,特別是在她的眼角處,有著一顆淚痣點綴,令得她多了一絲清媚之意。
        她的神色柔和,唇角時刻掛著令人心暖的一絲笑意,讓人心生親近。
        只是那柔和之下,雙眸深處,卻是有著一種許多年都未曾改變過的堅強與堅韌之意。
        紫霄域,蘇幼微。
        “可有人要下場與幼微對戰?”高臺上,有著一位紫霄域的長老高聲問道。
        然而場中無數道身影聞言,皆是低笑出聲,但卻沒人下場,因為他們對于蘇幼微的實力再清楚不過,那種絕對強橫的源氣底蘊,足以將任何人壓制得毫無脾氣。
        那長老見到這般結果,倒是并不意外,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后便是宣布今日的演武到此結束。
        隨著長老的離去,這云臺上的氣氛頓時變得松緩下來,諸多年輕身影起身,彼此笑鬧,氣氛極為的熱鬧。
        不過更多的青年,目光皆是在偷偷的望著場中那道優美倩影。
        場中,諸多年輕貌美的紫霄域女弟子圍繞著蘇幼微,清脆的笑聲不斷的傳出,看得出來,蘇幼微在這里的人緣極好。
        “幼微師妹,此次演武又是無敵之姿,真是讓我紫霄域內諸多男弟子都是汗顏啊。”在她們對著場外走去時,一名青年笑著走來,神態隨和。
        青年模樣也是英俊,頗有氣勢,乃至于蘇幼微身旁的一些女弟子都是偷偷看來。
        因為她們知道,眼前的青年名為薛驚濤,在這紫霄域也是極為出名的存在,莫看他并沒有出現在神府榜上,但這卻是紫霄域的高層故意隱藏所致,這是為了未來的九域大會做一些準備。
        而薛驚濤真要論實力的話,或許不及蘇幼微,但卻擁有著爭奪神府榜前十的資格。
        薛驚濤的目光,只是盯著蘇幼微,眼中那一絲細微的愛慕并不遮掩。
        蘇幼微輕聲道:“只是諸多師兄弟謙讓而已,可當不起無敵二字。”
        薛驚濤笑了笑,取出一卷卷軸,道:“師妹,這是新版的神府榜,我得到后就立刻給你帶來了。”
        周圍那些女弟子聞言頓時起哄,這薛驚濤的心思,還真是明顯。
        蘇幼微沒有理會那些起哄聲,搖搖頭,婉拒道:“多謝薛師兄,不過這神府榜想必沒有太大變化,也就沒必要再看了。”
        她的婉拒,不僅是針對于神府榜,還有著對于薛驚濤本人,因為對于他的心思,她同樣很清楚。
        面對著蘇幼微的婉拒,薛驚濤卻不在意,只是灑然一笑,道:“呵呵,師妹猜得倒是真準,此次神府榜前面的確沒有太大的變化。”
        蘇幼微蓮步輕移,對著前方而去。
        薛驚濤跟在后面,聲音笑著傳來:“那前十,也就一個陳玄東是新上來的,他頂替的是天淵域呂霄的位置,說起來那呂霄也真是沒什么用,據說是競爭總閣主失敗,被一個叫做周元的人奪了去,現在那周元則是排名第十四...”
        他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見到身前蘇幼微的步伐猛然間的停住。
        “師妹,怎么了?”薛驚濤疑惑的問道。
        蘇幼微沉默了數秒,然后轉過身,伸出玉手,露出一個柔和的笑容,道:“師兄,把這神府榜給我吧,我回頭看看。”
        薛驚濤聞言,心中頓時一喜,連忙將神府榜遞過去。
        蘇幼微接過來,玉手用力的握了握,但卻并沒有當眾打開,而是收起,轉身就對著住所而去。
        一路上她跟眾女分別,又是與薛驚濤告辭,迅速回到住所。
        關上房門,她背靠著門,第一時間的取出神府榜,然后猛的將其打開,眸子直接看向那第十四名的位置,緊接著她的心尖便是一顫。
        天淵域,周元。
        望著那個名字,蘇幼微一時間有些癡了,眼眶甚至都是泛紅了起來,她不確定這不是她所想的那個人,但光是這個相同的名字,就讓得素來堅強的她都有些忍耐不住內心的情緒。
        她微微有些顫抖的指尖輕輕的撫摸著那個名字,腦海深處的記憶,自那深埋之中不斷的涌出,是那樣的清晰與深刻。
        “殿下...真的是你嗎?”
        空曠的閨房中,有著輕輕的聲音,帶著期盼的在回蕩。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