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九百零四章?戰陳玄東
        三千萬源氣星辰映照虛空,那一幕在壯觀的同時,也是帶來了強大的壓迫感,無數關注于此的目光,皆是忍不住暗感驚嘆,這陳玄東能夠位列神府榜第九,的確是實力非凡,讓人震撼。
        一場戰斗,決定勝負的因素不少,但自身的源氣底蘊在其中絕對是有著不小的比重,所以當陳玄東展露出三千萬的源氣底蘊時,任誰都知道,此時的周元陷入了絕對的劣勢之中。
        因為按照兩個月前周元與呂霄交戰所展現的實力來看,他自身的源氣底蘊,應該只是兩千一百萬。
        足足九百萬源氣底蘊的差距!
        這足以形成絕對的碾壓,尋常手段根本難以彌補。
        天淵域數百州內,無數人通過光鏡望著這般情景,神色都是顯得有些沉重。
        陳玄東傲立虛空,他所修煉的源氣呈現漆黑色彩,那是一種名為黑麒蝕氣的源氣,擁有著極為可怕的侵蝕之力,位列七品,也是三山盟中的頂尖源氣之一。
        他似笑非笑的盯著周元,對于自身的實力,他顯然是擁有著極強的自信。
        “周元總閣主,你還是將那天淵域九域大會的資格讓給我來吧,不然的話,憑你的實力,恐怕連九域大會的闖三關都過不去,那時候,平白讓得天淵域丟盡顏面。”陳玄東笑道。
        周元神色沒有波瀾,并沒有因為陳玄東的話語有絲毫的怒意。
        因為他知道對方是故意想要激怒他,而憤怒之下自身狀態也會受到影響,這個陳玄東,看上去剛猛霸氣,但實則心眼極深。
        “三千萬源氣底蘊雖強,但今日倒是不見得就能取勝。”
        周元聲音平和,他腳掌凌空一跺,身后有三輪混沌光環浮現而出,下一瞬,有著蛟龍長吟響徹虛空,磅礴源氣自他的體內呼嘯而出,占據了身后半壁天際,浩蕩如云。
        而那源氣映照虛空,顯露出了兩千三百萬源氣星辰。
        這兩個月的時間,周元雖說將絕大部分的精力時間都放在了剩下的兩道源紋上面,但他自身的源氣依舊有所精進,源氣星辰增長了兩百多萬,但這差不多也是極限了,如果不貫穿第八重神府,源氣底蘊的增長將會極為的緩慢。
        只是,這與陳玄東依舊有著七百萬的差距!
        陳玄東臉龐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顯然并沒有將周元那種底蘊放在眼中,他搖搖頭,道:“既然周元總閣主不愿意想讓,那我就只能自己來取了。”
        他單手結印。
        嗡!
        身后那滔天的黑氣源氣猛然咆哮而出,宛如是化為粘稠黑海,裹挾著滔天之威,鋪天蓋地的對著周元籠罩而去。
        周元見狀,雙目微瞇,掌心間有一枚劍丸升起。
        一道劍吟聲回蕩,劍丸迎風暴漲,直接是化為千丈劍光,一劍對著那粘稠黑海狠狠的斬下,劍勢兇猛。
        千丈劍光斬入黑海,頓時將黑海撕裂開來,不過那黑海卻是猶如無窮無盡,粘稠黑氣不斷的用來,一波波的沖擊,最終反而是將那千丈劍光困入其中,不斷的磨滅,侵蝕。
        短短數息,千丈劍光便是化為百丈左右,劍光黯淡。
        周元見狀,雙手合攏,有著神秘光影出現在了身軀表面。
        “太玄圣靈術!”
        周元氣勢暴漲,下一瞬,他直接裹挾著磅礴源氣,猶如腳踏青蛟,直接是沖進了那源氣黑海,手掌一招,劍丸落回手中,劍光再度暴漲。
        唰!唰!
        無數道劍光斬出,將那源氣黑海生生的斬裂。
        鐺!
        不過就在周元斬裂源氣黑海時,某一刻,他神色忽的一凜,手中劍光毫不猶豫的對著右側的虛空斬下,只見得那里,一截槍尖疾射而出,裹挾著極端恐怖的力量。
        劍光與槍芒相撞,然后僅僅數息,劍光便是爆碎開來。
        一道黑影閃現而出,宛如鬼魅,萬千槍芒仿佛化為漫天星辰,帶著濃烈的殺機,籠罩向周元周身要害。
        那陳玄東,終于是出手了。
        周元不敢怠慢,一手劍光斬下,另外一只手掌上出現了一盞燈籠。
        “魂燈術!”
        燈籠之中,有磅礴的魂炎咆哮而出,直撲陳玄東而去。
        顯然,周元早準備好了一記殺招,等著陳玄東上門。
        “呵呵,周元總閣主這手魂炎殺招,我可早已知曉了。”不過對于這魂炎咆哮,陳玄東卻是并沒有顯露絲毫的懼色,顯然對此早有準備,只見得他手掌一握,有著黑色的泥碗出現。
        那泥碗之內,似乎是盛滿著黑色的液體。
        他指尖一引,黑色液體飛騰而起,頓時化為一股黑水洪流,那黑水之中,有無邊寒氣升騰,足以凍結神魂。
        嗤嗤!
        魂炎與黑水相撞 ,頓時爆發出呲呲聲響,兩者雙雙湮滅。
        與此同時,陳玄東雙目冷冽,手中黑色長槍化為一道驚鴻槍影,其勢如洞穿虛空,直接是出現在了周元面前,一槍就對著其眉心捅來,那一槍之狠戾,甚至足以將神魂震散。
        周元眼神微凝,磅礴劍光順手斬下。
        砰!
        然而兩者碰撞,劍光卻是直接蹦碎開來,劍丸倒射而回。
        電光火石,周元五指緊握,有著黑色的毫毛自毛孔中涌出,化為黑色拳套覆蓋拳頭,磅礴源氣層層涌動,一拳就與那凌厲槍尖硬憾在一起。
        鐺!
        火花濺射,虛空震蕩。
        周元的身形卻是如遭重擊,猛的倒飛而出,拳頭之上,毫毛縮回,卻依舊是有著鮮血從指間滴落下來,顯然是被陳玄東那恐怖的力量所傷。
        兩人這般交手,看似短暫,但卻皆是兇悍無匹。
        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周元雖然試圖掌控局面,屢屢主動出擊,但卻都被陳玄東輕易的化解,而后者突然的間攻擊,卻反將周元擊退。
        這般局勢,無疑是陳玄東穩占上風。
        不過對此所有人都并不奇怪,畢竟陳玄東的源氣底蘊占據著絕對的優勢,周元這種對碰,根本是以卵擊石。
        天淵域八百州,有著無數不甘與惋惜的聲音響起。
        天淵洞天,那圓盤平臺上,四閣的成員也皆是沉默,神色壓抑。
        無邊澗上空。
        陳玄東手中長槍斜指,他望著被震退的周元,面露微笑。
        “周元總閣主,早就聽聞天淵域四靈紋出眾,今日如果你再不施展出來看看,恐怕你就要沒機會了。”
        “而我也想要看看,周元總閣主四靈紋究竟成了幾道?”
        周元揉了揉拳頭,上面的血痕在迅速的愈合,他抿了抿嘴,對方這三千萬的源氣底蘊的確強橫,他接連施展了蕩魔劍丸術,太玄圣靈術以及魂燈術,竟然都是沒有討得絲毫的好處。
        比起呂霄,這陳玄東棘手了太多。
        這就是純粹的底蘊碾壓。
        周元神色不起波瀾,他也未曾多說廢話,然后下一瞬間,所有人都是見到,在其雙手手背之上,兩道古老的源紋開始綻放出光芒。
        而就在這兩道源紋出現后,周元的眉心間,又是有著一道古老源紋出現。
        第三道!
        天地間有一些低低的驚呼聲響起。
        不過,當周元胸膛處也是開始有著異光綻放,隱隱約約的形成了一道古老源紋的時候,那些驚呼聲陡然間擴大起來!
        四道源紋!
        伴隨著四道源紋的出現,周元體內的源氣波動,也是在此時開始節節攀升。
        一直都是漫不經心的陳玄東,眼神終于是在此時猛的一凝,顯然他也是有點沒想到,周元竟然將四靈紋全部的凝煉而成了!
        他舔了舔嘴唇,喃喃自語。
        “這倒是有點意思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