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九百零七章?四靈歸源圖
        轟轟!
        磅礴雄渾的源氣,宛如火山一般自周元的體內噴發而出,源氣與虛空震蕩,發出了如雷鳴般的聲音,震動天地。
        而無數道目光皆是帶著駭然的望著這一幕。
        因為他們清晰的感覺到,周元那三千六百萬的源氣底蘊,在此時再度開始一輪 暴漲。
        三千八百萬...
        四千萬...
        最終那源氣底蘊抵達了四千兩百萬的層次,終于是停止下來。
        于是整個天地間皆是一片寂靜,無數人的眼瞳都是瞪得圓圓的。
        四千兩百萬!
        跟之前相比,又增長了六百萬的源氣底蘊!
        無數道目光震撼的望著那立于虛空,身后有滔天源氣席卷的周元,誰不知道到了這種層次,源氣底蘊提升數十萬百萬就已經是極為的艱難,期間不知道要付出多少的努力以及機緣,然而眼下,周元如果算上這兩輪的增幅,幾乎是增長了將近兩千萬!
        而周元本身的源氣底蘊,也就不過才兩千三百萬!
        這種增幅,簡直是有些駭人聽聞。
        在那天淵洞天,四靈歸源塔的圓盤平臺上,四閣的成員全部猶如石化一般,就連呂霄,木柳,韓淵三位閣主,都是一臉見鬼表情。
        “這是什么東西?!”片刻后,終于是有四閣成員忍不住的失聲道。
        “四靈紋怎么可能還有這種形態?聽都沒聽過啊!”
        “四靈紋還能第二輪增幅?!”
        “我的天,總閣主這是鬧哪樣啊?”
        “......”
        就連伊秋水與葉冰凌此時都是面面相覷,臉頰上滿是震驚,因為即便是她們,都是第一次見過甚至聽說過四靈紋居然還有第二輪的增幅...
        “呂霄師兄,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左雅臉頰呆滯,喃喃問道。
        呂霄眼神復雜的望著光鏡中那腳踏著滔天源氣的身影,道:“看來我們對四靈紋的了解實在是太淺薄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周元這四靈紋的第二輪增幅,最起碼都是要將四靈紋齊聚,才有可能做到的。”
        旁邊所有人都是失聲,齊聚四道源紋...那對于他們而言,簡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恐怕就連呂霄都沒把握在離開四閣之前,完成四道源紋。
        他們這位總閣主,究竟是什么樣的妖孽啊...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即便是那些天靈宗的弟子,都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在心中升起一種敬畏之意,因為當一個人只是超越你一步,十步的時候,你或許會不甘心的想要追趕,可如果你突然間發現,他猛的將你甩到了極為遙遠的后面,遠到他們根本就無法觸及時,這個時候,除了敬畏的仰望,似乎沒有其他的任何辦法了。
        即便是那左雅,都是臉色黯然,有些頹敗的低下頭來。
        呂霄嘆息一聲,這兩個月的時間,他也是有一些提升,但這種提升跟周元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如果此時的兩人再交手的話,呂霄知道,他恐怕在周元的手中連三回合都支撐不下來。
        這個曾經不被他所看中的人,現在已經徹底的將他拋在了身后。
        ...
        深澗上空。
        那處于無數道震撼目光中的周元,輕輕扭了扭脖子,他感受著體內那種從未有過的澎湃之感,也是感到有些酣暢淋漓。
        “又增添了六百萬源氣底蘊...”
        周元低頭看了一眼皮膚表面所形成的古老,玄奧的光紋,唇角微掀,當他之前在凝煉出第三道靈紋時,就已經知曉,當四紋齊聚時,將會再度出現一些奇妙的變化。
        那所說的,便是這四靈歸源圖。
        而想要覺醒它,并不僅僅只是將四道源紋凝煉出來就可以的,而且還必須讓每一道源紋的增幅,達到三百五十萬源氣的這一個坎,因為每一道源紋的增幅越高,就說明自身與源紋之間的契合度越好。
        不說前一條,就算是后一條,如今的四閣中,除了他之外,也沒人能夠做到。
        即便是呂霄,木柳,韓淵三人,他們的源紋,一道頂多只能夠達到三百萬的增幅。
        周元能夠做到這一步,不僅僅是因為他天賦好,神魂境界強,同時還有著混沌神磨觀想法所帶來的契合,也就是說,這種終極形態,本就不是人人都能夠觸及到的,甚至...古往今來,恐怕也就他一人達到。
        周元目光抬起,望著遠處虛空上陳玄東的身影。
        此時的后者,面色青白交替,眼中有著濃濃的難以置信在翻涌,顯然周元再一次的源氣增幅,給他帶來了極大的沖擊。
        “怎么可能會有秘術將源氣增幅到這種程度?!”感受著那從遠處一波波涌來的磅礴壓力,陳玄東忍不住的低吼出聲。
        他對四閣的四靈紋并非是沒有了解,可以往所知道的那些信息中,從未出現過這種變化。
        四千兩百萬的源氣底蘊啊!
        這比此時的他足足多出了兩百萬!
        這讓得陳玄東有些難以接受,因為他面對著周元,源氣底蘊就是他最大的驕傲,可如今,在他傾盡手段后,卻是發現周元的源氣底蘊反而比他更強了...
        周元神色淡漠的望著陳玄東,卻是并沒有興趣跟他過多的解釋,他五指緊握,身后源氣震蕩,
        唰!
        他的身影瞬間消失,音爆聲響起。
        下一瞬間,他出現在了陳玄東前方,一拳轟出,只見得磅礴的源氣洪流咆哮而出,裹挾著恐怖之力,直接對著后者轟擊而去。
        “你不過比我多兩百萬源氣底蘊,真以為就勝券在握了嗎?!”陳玄東見狀,眼神含怒,他也是頂尖天驕,這些年來戰績驕人,并非是沒有戰勝過底蘊比他強的對手,畢竟真正的戰斗勝負,源氣底蘊只是一部分的因素。
        陳玄東手掌緊握黑色長槍,槍芒震顫虛空,也是狠辣無比的與那源氣洪流硬憾。
        砰!
        虛空上,有巨聲響徹,兩股磅礴強悍的源氣瘋狂對撞。
        高空上的云層在此時被撕裂。
        然后眾多目光便是見到一道身影狼狽的倒射而出,那是...陳玄東!
        一道道吸氣的聲音響起,因為這是陳玄東今日第一次被正面擊退。
        而此時的陳玄東,面色也是一片鐵青,眼眸深處帶著一絲震驚之意。
        不過他的震驚并沒有持續多久,音爆聲再度響起,周元身影暴掠而來,在他的身軀表面,一道雙翼的神秘光影伸展開來,吞吐著天地源氣,令得其氣勢更為強盛。
        而且周元的皮膚上,也是有著玉光綻放。
        此時的周元,給陳玄東的感覺,就宛如一頭絕世兇獸!
        危險無比!
        但再危險,此時的陳玄東也沒有絲毫的退路,他眼中有著赤紅涌現,厲聲道:“怕你不成!”
        “三山神甲術!”
        陳玄東咆哮,身后虛空三座巨山虛影出現,然后落在他的身軀上,似是化為了一層三色玄甲,厚重無比,與此同時,他的力量隨之暴漲,舉手投足間,猶如擁有著三座巨山之力。
        他手持黑槍,暴射而出,與周元相撞。
        轟轟轟!
        高空上,兩道身影裹挾著恐怖源氣波動,瘋狂的交手,兩人身影如電,攻勢如暴雨一般的對著對方傾瀉而去,直接是引得虛空劇烈的震蕩。
        激烈得讓人頭皮發麻。
        短短不過數十息,雙方交手了上百回合。
        在場的一些同樣處于神府境后期的強者望著兩人的戰斗,皆是生出恐懼的感覺,如果換做他們上去的話,恐怕不出十息,就會當場被斬殺。
        這兩人真不愧是神府榜上的超級黑馬。
        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在這種糾纏的激戰中,陳玄東從一開始就被壓制住了...
        畢竟陳玄東原本跟周元之間,就僅僅只是有著源氣底蘊的差距,可如今,周元不僅彌補了這種差距,甚至反而還趕超了陳玄東,如此一來,雙方局勢立刻變幻,這讓得陳玄東也吃到了源氣被壓制的苦頭。
        轟!
        高空上,一道流光暴射而下,直接是狠狠的砸在了深澗一側的峭壁上,頓時山壁龜裂,整個人都被深深的鑲嵌了進去,巨大的裂縫如蜘蛛網般的蔓延開來。
        深澗峭壁上,陳玄東奮力的掙扎著,此時他的嘴角掛著一絲血跡,他身軀上的那層三色神甲,更是在此時崩裂出了諸多的裂痕。
        高空上,周元的身影緩緩的飄落,他眼神凌冽的盯著陳玄東,淡淡的道:“還要繼續?”
        陳玄東眼神兇戾,他深吸一口氣,緩緩的爬起,搽去嘴角的血跡,道:“你真就以為我沒招了不成?”
        他還有著最后的殺手锏,那是一道殘缺的小圣術,而且他也還并沒有完全的修成,但那一旦施展的話,必然能夠將一切的局面都翻轉過來。
        只是,那道殘缺的小圣術還未曾修成,強行施展,恐怕會造成一些反噬。
        不過,眼下這種情況,也顧不得了...
        “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
        陳玄東雙手合攏,印法陡然變幻,就要施展那最后的底牌。
        不過,就在此時,周元緩緩的抬起了手掌,雙指并曲,眼神淡漠的盯著陳玄東,在其眼瞳深處,有著黑白色的雷光掠過,而指尖,也是有著若有若無的黑白雷光閃現。
        轟!
        天地間,似有狂雷響徹。
        無數的天地源氣呈現一種瘋狂的沸騰姿態,然后對著周元所在的方向匯聚而來,猶如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源氣漩渦。
        無數強者面色大變,即便是一些天陽境強者,眼神都是變得凝重起來,顯然是察覺到天地間那隱隱間存在的一絲危險氣息。
        陳玄東變幻的印法陡然凝固了下來,他睜大著眼睛望著周元,臉龐上的神情也是凝滯,因為此時此刻,他最清晰的感覺到了一股恐怖得無法形容的力量在匯聚。
        那是...
        真正的小圣術!
        周元將要施展的,竟然是一道被修煉成功的小圣術!
        冷汗,從陳玄東的臉頰上滾落下來。
        周元眼神冷淡,他盯著陳玄東,半晌后,有著淡聲傳出。
        “想死,你就再動彈一下。”
青海快3开奖公告